第71章 神奇的石头

入目是一条恐怖的裂绺,贯穿了整块毛料,将原石分成了一大一小的两块。如果震动强烈点,很可能会分成两半。不过,如果真分成两半,吴迪也见不到这么神奇的石头了。

裂绺的左边,大概有五分之二大小,布满了井字绺,而且大绺之中套小绺,全掏出来,几十公斤的玉料估计也就取几个挂件,可以称之为废料。

大的这一边完全不一样,石头表皮下两指都是冰种,而且所有的裂绺仿佛都约好了一般,统统到此为止。接下来就发生了变种,一大团全是无色的老坑玻璃种,去掉外皮最少也有四十公斤往上。这么大的个,就算是无色的玻璃种,也很是值些钱。而且,这块还不是简单的无色玻璃种,在几近透明的玉料中,还有不少的白棉,不过,恰恰就是这些白棉,让这块玻璃种的价值猛翻了数十倍!

白棉的分布很均匀,,平均十多厘米一块,每块的形状各异,有的像山羊,有的像长蛇,还有的像兔子。吴迪仔细的数了一下,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如果切割得当,不需要雕琢,这块玻璃种能取出整整十六块大小一致的翡翠屏风,而且能够凑齐十二生肖!除了龙稍微和华夏传说中的形象稍异之外,其他的都是惟妙惟肖!吴迪算了一下,单个一块屏风最多能卖到五百万左右,可如果十二块成套的屏风一起上拍,最少能拍出三个亿的天价来!

只不过没有吴迪的指导,谁切这块翡翠,多半都是切出来一堆带棉的挂件、手镯,如果做大件,运气好能保留一两块白棉的天然造型,运气不好的话,一堆碎棉花。

吴迪活动了活动酸麻的腿脚,直接取出十万大洋给了小男孩,然后开始发愁怎么把石头弄下去。如果这边是普通的玻璃种,吴迪可能会试着找根东西敲一下,看能不能将毛料分成两半,可现在哪敢?他还怕待会往下抬的时候,毛料突然裂了,伤人又伤石呢!

小男孩喊来隔壁的小女孩,两个人一块数钱,看那个小女孩高兴的样子,这两个人不是姐弟也差不多。小男孩儿眼角看到吴迪在挠头,笑着从床底下拿出一张绳网,两边各有一个大网眼。一比划吴迪就明白了,这毛料是套在网里抬上来的,边上的两个大网眼可以将人的手臂伸进去,将网挂到肩膀上。

吴迪看着跃跃欲试的宋鸿雁,很不给面子的开始打电话喊人,一会儿罗圈就上来了,一进门就笑:

“你们今天算是鬼子进村了!胖子刚刚又清了一屋子货,直叫现金带少了。正好把你们的石头抬下去,送回去一趟,顺便让他取点钱。”

“胖子呢?”

“车上看车呢!你们的石头呢?”

吴迪一指墙角,罗圈就叫了一声,

“靠,雷打石,裂成那样了你也买啊。”

“少废话,赶快干活,后边还有十几个旅馆呢!”

“别十几个了,每个里头都有人,等你跑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不兴哥们捡漏吗?”

三个人为了将毛料装入绳网,折腾了一身汗,后来还是那小男孩也来帮忙,才准备停当。

吴迪和罗圈试了试,有点举步维艰,但只要到楼下就有办法,因为院子里放着一台破旧的解石机。这块石头只怕刀片一切进去,就会裂为两半,到时剩下六七十公斤,就好办多了。

两个人抬抬歇歇,绳子将四个肩膀都勒出两道血印后,终于到了楼下。期间胖子还来看了一眼,他怕出什么事,搬个石头都能折腾这么长时间,没想到看到了一个大家伙!胖子摇了摇头,这些缅甸人都是死脑壳,这东西就算扔到院子里,不明抢只怕谁也弄不走吧?

解石机一通上电,响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宋鸿雁劝道:

“还是算了,别把石头割坏了,不行多找几个老乡,给抬车上去。”

罗圈更是直接,

“老板娘,就你这破解石机,还一千块钱一刀?快扔了换新的吧。”

老板娘很凶悍,

“刀子利着呢,足够把你小子一刀两半!”

老板娘的话果然很对,解石机的把手只沉下去三分之一,石头就分成了两块。

宋鸿雁看看那么大块的无色玻璃种,朝吴迪比了个服了你的手势,又看看裂的无比惨烈的小块玻璃种,叹道:

“可惜了。”

“是啊,还要谢谢这个大绺,否则整块石头都废了。”

胖子和宋鸿雁将大块的石头抬回车里,就准备往回返,罗圈问道:

“小块的不要了?”

“不要了,最多解出来几个挂件,还不够付解石的钱呢。”

罗圈道:

“那你们等等。”

他跑回去一个人将那石头抱上了车,笑道:

“能卖不少钱呢,你们不要我捡便宜了。”

吴迪笑道:

“你小子,这会儿胳膊不疼了?”

“谁说的?抬起来都困难呢!”

胖子摇头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因为一会胖子还要来,就没叫钟棋他们,宋鸿雁倒是跟着回去了,他还要帮忙抬石头。

收拾停当已经中午,吴迪给钟棋打了个电话,那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还没发现吴迪他们走了呢。说好各自吃饭后,吴迪他们就简单的弄了点快餐凑乎了一顿。吃完饭胖子就拽着宋鸿雁去看石,罗圈一拉吴迪,

“小五,走,闲着也是闲着,手不能动,不是还有眼睛吗?”

吴迪苦笑着上了车,说道:

“也罢,我舍命陪君子了,实在不行,还能看车呢!”

下午再看的石头质量不如上午,但也并不是很惨,罗圈笑道:

“这些小孩子也很懂得做生意呢,他们并不会一次性的把好货全部拿出来,否则的话接下来几天还有谁会来?而且每天晚上都有人偷偷的向这边补货。”

吴迪看胖子和宋鸿雁一幅无动于衷的样子,终于发现姜还是老的辣,这两位哥哥只怕早就知道,就他一个小白瞎操心。

下午的吴迪是存心来捡漏的,反正这一阵接触的好石头不少,天书不缺能量,再说,这些从缅甸流过来的货里确实有好东西,所以,他跟在宋鸿雁的身后,每一块石头都拍拍,宋鸿雁笑道:

“小五,又开始和石头说话了?”

连逛三家旅社,吴迪捡了两块冰种,宋鸿雁也买了五块几个名场口的小石头,有了收获,两个人逛的更起劲。

第五家旅馆的院子比较大,一进院子,吴迪就看到了立在院子角落的一个大家伙。那是一块高足有一米,粗有半米多的大石墩子。

吴迪走近一看,表面光滑,应该是块大石头。这时,老板娘突然喊了一嗓子:

“金妹,有人看你的毛料了!”

楼上清脆的回了一声,吴迪眼前一亮,可算看到一个好看点的缅甸妹子了。那女孩一米六的个头,一张清秀的小脸,两只眼睛很灵动。说一口标准的云南普通话。叽叽喳喳一阵,吴迪也没太听懂,反正就知道这块石头要三十万,百分之百是毛料。

吴迪注意到这丫头说毛料的时候脸色有点红,估计她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宋鸿雁摇摇头上楼去了,吴迪靠在毛料上逗小丫头,他忽然发现自己在女孩面前也蛮伶牙俐齿的嘛,那是不是一回京就找闻斓试试?

那女孩一直在劝吴迪好好看看石头,后来发现这家伙纯粹是在逗自己玩之后,恨恨的跺脚跑上楼招待宋鸿雁去了。吴迪本着有杀错没放过的原则,将尾指贴在了石头上。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一股强劲的清凉气息冲进吴迪体内,瞬间肩膀疼痛大减,可是翡翠呢?翡翠在哪儿呢?

吴迪忘了他不是拿眼睛在看,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那块大石头。愣了一下,才想起把左手拿开了,赶紧又贴上去,仔细的开始搜索。

一抹绿意映入眼帘,浅绿,深绿,颜色越来越深,到中心形成了一颗香烟般粗细长短没有二致的绿色柱状翡翠。吴迪仔细的查看了一番,不知道应该算是什么种水,说不透吧?明明可以看到那深入内部的绿色,说透吧,又感觉确实不透。

吴迪皱眉苦思,老板娘见他抱着石头不说话,问道:

“小伙子?怎么了?别想了,这就是个大石头,那丫头想钱想疯了!多少人都看过的,没有一个还价的!”

吴迪谢过老板娘,

“大姐,我就是在这儿想点事,你先忙去吧。”

吴迪靠在大石头上,从身后将尾指贴上,继续寻找。石头里一共有五根香烟,而且吴迪发现,香烟旁边的石头应该是无色的,那绿色好像是被香烟发出的光映射出来的。谁这么无聊,在这个大石头里放灯泡?不对啊,放灯泡也卖不出去啊?吴迪决定不想了,把石头弄回去再说。就是这么大的个头有点不好办啊,小丫头当时是怎么弄过来的?

金妹一口咬死三十万不讲价,还说他爷爷说石卖有缘人,吴迪登时觉得真神人也!莫不是这老头也知道这里有绿香烟?不会吧?以这个石头的个头和香烟的对比,切石找不对地方当成全废料给扔了都有可能!

有困难,找罗圈。当胖子和罗圈看到这个大家伙后,再看吴迪的眼神就是一副高山仰止的神色:

“高人啊,前有奇石猪八戒,后有溜光大石头,别人是自原石中寻玉,你是梦想石头中能开出翡翠花来啊!”

------------------------------------------------------------------------------------------投票票的都送一根绿香烟!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