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宾馆赌石

当天晚上,在新闻上就看到了白天市场骚乱的画面,场面很惊人,起码有将近一万人涌入了市场,将里边堵的水泄不通,武警是鸣枪后才得以进场驱散人群的。新闻通知,因为此次恶性冲击事件,原定明天举行的翡翠公盘延后两天。因为担心不安全,罗圈安排好去乡下看石头的行动也取消了。

第二天早饭,整个宾馆都在议论边贸市场的骚乱,不少人哀叹道:

“姐告关了,公盘延迟了,这两天干什么啊?”

钟棋悄悄的接道:

“哈哈,正好去宾馆赌石。”

说罢赶快贼眉鼠目的左右张望,要让这些人都知道了,那还赌个屁啊!只怕去晚点,抢都抢不到一块石头。

吃过早饭,在罗圈的带领下,几个人出发了。

车一直在市区,不过路越来越差,两边建筑也越来越破烂。十分钟后,罗圈随便在一家路边小店停好车,说道:

“这附近的家庭旅馆都有从缅甸带石头过来的人,大家碰运气吧。”

吴迪他们决定分兵三路,胖子和罗圈一路,钟棋和常琳琳一路,二师兄和吴迪一路,看谁的运气好。吴迪对此很是期待,这一次他们在瑞丽的收获太大了,网罗了四块极品翡翠,这些从缅甸走私来的毛料,会不会还有更大的惊喜呢?

吴迪和宋鸿雁随便走进一家院子,这是一个家庭旅馆,主楼下住着房东一家,另外两个房间出租,楼上加上厢房五个房间全部出租。见到吴迪他们进来,房东大娘很是热情,直接告诉他们楼上几间都能赌石,看样子平时那些人没少给她好处。

敲开第一个房间,是一个干瘦干瘦的缅甸小女孩,仿佛还没成年,只会说几句生硬的汉语。房间的床铺上,铺着一张草席,席上放着三十几块原石,摆放的很整齐,最大的不过比吴迪的拳头略大。

吴迪和宋鸿雁没有多说,分别拿起一块看了起来。吴迪拿的是达木坎场区的水石,不到两公斤,那小姑娘一看吴迪的选择,就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吴迪笑着最宋鸿雁说道:

“是不是过来时间长了,都学会拍马屁了?”

宋鸿雁笑道:

“老外本来就会的好不好?别搞得这跟中国的专利似的。”

“我以为是官场的专利呢!”

不知道那丫头听懂没听懂,反正是一个劲的傻笑。

吴迪看了几眼,就将石头放下了,现在他眼界高了,不是冰种都懒得收。

宋鸿雁看的一块更小,只有小孩拳头般大,乌砂皮,像是后江的料子。果然,没看两眼,他就问价了。小姑娘拿出计算器按了一个价格,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人民币。”

吴迪有点好笑,在自己的国家也享受了一把外国人的待遇。他记得京城很多小商贩都备有计算器,一旦有老外询价,两个人就在计算器上你来我往,无言的交锋一番。

伸头看了一眼,一千,价格还算合理。宋鸿雁没有还价,直接数了十张出来,小姑娘满怀感激的接了,说了一大堆的话,吴迪一句也没听懂。那个小姑娘看他们两个听不懂,就拉开吴迪,吃力的从床下拖出了一个大木箱。

吴迪想起罗圈的话,这些人一般会过来待三四天,完事后会被家里人接回去住两天,然后再带着一批毛料过来。如果让你看存货,就证明想走了,可以狠狠的压价。可是,看着这芦材棒似的小丫头,真的有人狠得下心狠狠地压价吗?

打开箱子,吴迪吃了一惊,一眼看去,竟然全是老帕敢的黑乌砂,各个都是拳头大小,也有人把这种毛料叫做“鸡蛋毛料”,在行里鼎鼎有名。宋鸿雁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极品现在还能看到这么多?国内已经绝迹几年了!

那女孩比了个手势,又在计算器上按了个数字,两千。吴迪点点头,开始挑选。

宋鸿雁先挑了三块出来,满意的付款装兜,吴迪也选了两块,其中有一块还是小极品,晴水底玻璃种。

挑选完毕,吴迪掏出电话来给胖子打了一个,胖子一听说有满箱的老帕敢鸡蛋毛料,激动的满身肥肉都在颤,让吴迪一定、千万、全力帮他留下来,他马上就到。放下电话,就听到对面的喊声,原来胖子就在他们对面那一家。

比划了一阵,告诉小姑娘他们还有人来,吴迪就转战第二间。第二间的毛料就有些平平无奇了,吴迪两人留恋了一会儿,就在小男孩失望的眼光中转战第三间了。在第三间,宋鸿雁买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只花了五百大洋。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胖子和罗圈抬着大箱子往楼下走,看到吴迪出来,笑道:

“胖哥我把小姑娘的石头包圆了,一共才花了这数。”

胖子比了个十。小姑娘双手提着一个大包,跟在胖子们身后下楼,瘦弱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在她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包,鼓鼓囊囊的,是装钱的袋子。

吴迪有点担心,问道:

“她回去的路上会不会不安全啊?”

“她不会自己回去的,这一片几个旅馆一般都是一个村子的,她要么在这把钱存上,要么让别人回村通知家里人来接。她现在准备带我们去找她亲戚,那还有不少鸡蛋毛料。”

“我靠,胖哥,感情这宾馆赌石就是给你准备的。”

“呵呵,你们这几天都有收获,就不兴胖哥赚点?”

胖子笑得很憨厚。

“这料子拿京城捂一捂,慢慢往外放,卖八千一块都有人抢着要,几乎个个有货啊!”

吴迪被厢房出来的小丫头一把拉屋里去了,搞得他挺不好意思的,感觉有点像国内那些旅游城市里独门独户小姐在拉客。宋鸿雁笑着跟进来,只看了一眼,就“咦”的一声,拿起了床上一块石头。

看来二师兄对后江的料子是情有独钟,吴迪笑笑,扫了一遍床上的石头,拿起来一块水石。那小姑娘用生硬的汉语说道:

“龙塘。”

“龙塘?新老厂?”

小姑娘点点头。如果在国内有人给吴迪这样说,吴迪一定会把石头扔还给他,不过缅甸小姑娘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吴迪把石头放在手里细细摩挲,感觉着砂皮的细腻程度,似乎有一点龙塘的特征。他把石头朝小姑娘晃晃,指了指计算器。那女孩飞快的按出一个两千来,看来是受过指点。吴迪笑笑,直接交了两千大洋,将毛料放到了随身的袋子里。

宋鸿雁用一千块钱收走了那块后江的石头,笑着对吴迪说道:

“我有一帮老朋友,都是玩玉石的,回去看到这些小毛料,非打起来不可,可赌性强,又便宜,很适合我们这种人玩。”

吴迪走出房间,伸头看了一眼前边还有十多个这样的宾馆,笑道:

“看样子今天会买的背不走啊。”

“不会的,你没看到路边停的那些车子吗?不少人知道消息,还有些做赌石生意的都像胖子一样,碰到好货连窝端的,上次有一个还被人掉了包,买回去一堆烂石头。”

“哪里都有好人坏人!快去隔壁吧,那小家伙屁股上的布估计都快磨烂了,这一会儿就侦察了五遍,生怕我们跑了。”

隔壁是一个黑蛋似的小男孩,看个头不过十岁左右,吴迪和他比划了半天,才搞清楚他已经十五了。

“缅甸国家穷,我们小时候个子也没比他们高多少,看看现在的孩子,八九岁都比他们高了。国家这二十年,发展还是很快的。”

吴迪点点头。那小男孩朝吴迪比划了个手势,从屋角的破报纸堆下翻出了一块大石头,得意洋洋的将计算器递到吴迪的面前。吴迪一看,好家伙,十万,看样子是压箱底的好货,不禁兴趣大增,走了过去。宋鸿雁一看,叫了一声:

“雷打的石头!”

石头很大,大概一百公斤左右,表层布满了裂绺,乍一看确实是雷打场区的特点。吴迪走过去,打量了一番,拿出强光手电沿着一条大绺随意的照了一下,光线很容易的透了进去,照在表面的部分散发出黄绿色的光晕。

雷打场区位于后江上游的一座山上。该区主要是出产雷打石,因而得名。雷打石多暴露在上层,缺点是裂绺多,种干,硬度不够,难以取料,低档货较多。

这块料雷打场区的特征很明显,大绺有三处,小绺一共十二处,不过因为石头大,还是很具可赌性。吴迪奇怪的看了一眼小男孩,这么大一块石头,他们怎么弄上来的?

宋鸿雁看了两眼就不看了,雷打的多半都是低档货,越大的石头越是如此,而且那么多裂,他可没什么信心。吴迪兴趣倒是很浓,他想检验一下自己的真实水平到底怎么样,这块石头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

吴迪拿着手电和放大镜仔细查看,石头很有看头,有不少的松花,还有两条蟒带,有绿是肯定的,剩下的就是赌水头和裂纹的深度。吴迪用手电抵住石头上的一处大绺,从光晕散发的程度来看,水头应该不错,最少是糯种以上,但裂绺的深度看不出来。再看另外一处大绺,种水又高看了一级,这块石头确实不同于其他的雷打石,百分之九十是冰种以上。如果裂绺没事,十万是个很便宜的价钱。

看完大绺再看小绺,不是马尾绺、鸡爪绺这些影响整块玉料的绺裂,但不能排除井字绺的危险。回头看了一眼宋鸿雁,早就挑好了毛料,正在和小男孩聊天。彼此都听不懂,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小男孩很心焦,不停的拿大眼珠撇吴迪,吴迪叹了口气,这些裂也太难赌了,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赌石人,估计会放弃这块料子,现在,只好动用天书了。

吴迪将尾指搭上石头,透视进去,一道微弱的凉气传来,让他精神一振,凝神看去。

------------------------------------------------------------------------------------------雷打石求票票!推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