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自己的路

“住手!”

一声暴喝从门口传来,吓得李警官一哆嗦,手掌被钟棋架住。一个身材高大,挂着二级警督衔的威猛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李警官,说道:

“把枪交出来,你被停职了。”

“局长!”

“在非正式场合刑讯嫌疑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李警官颤抖着掏出警徽和手枪,佝偻着身子向门外走去。刚刚才获得了市长市政府的嘉奖,转眼就被停职了,人生,何其的搞笑?充满戏剧性。平时到大门口的几步路,此时怎么觉得那么漫长?

那警督啪的一声立正,朝钟棋等人敬了一个礼,说道:

“钟棋同志,我代表瑞丽公安局边贸区分局向你们致歉,为我们部分同志粗暴执法致歉!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警督将屋子里的警察都赶出去,刚转身,迎接他的就是一个拳头。他不闪不避,挺胸受了一拳,笑道:

“你小子,还跟当年一样,没二两劲!”

接着对常琳琳笑道:

“小嫂子,让你受惊了!”

“滚一边去!好你个大熊,什么时候混成警督了?别以为插诨打科就能混过去,说吧,今天这事儿不给我讲清楚,我还住着不走了!”

“谁想住着不走了?小四你吗?”

钟棋连忙站起来,冲着门外走进来的一个中年人喊道:

“大哥!”

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野战军服的大校,正是钟家老大,特种兵团长钟麒麟!他没理钟棋,冲着吴迪、常琳琳一笑:

“小五,琳琳,你们都在?”

“我靠,大哥,你又升了?三十五岁的大校?”

“别想插诨打科、蒙混过关,说吧,今天这事不给我讲清楚,我踢你的屁股!”

大熊看到钟棋讪讪的神色,想笑又不敢笑,一张黑脸憋得通红。还是老领导厉害,把这小混世魔王的话直接还了回去,这叫什么?这叫六月债、还的快!看这小子吃瘪的样子,爽啊!

常琳琳叽叽喳喳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那个叫做王胜的年轻人又做了几句补充,钟麒麟才彻底搞明白市场的骚乱到底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安慰了几句,让人进来带王胜、胖子、罗圈等人去会议室休息,然后冲大熊说道:

“看你小子那熊样,连个小小的市场都控制不住!说,浑水摸鱼的抓住了几个?挑起事端的抓住了几个?连我的人都动了,没点效果你小子给我蹲禁闭去!”

“报告首长,趁乱抢劫的控制了三十二个,制造谣言、挑起事端的抓住了三个,正在突击审讯,是野狼的人。可让我抓住这小子的尾巴了!”

大熊后边一句话里充满了森寒的杀机。

“我的人借你两个小分队,狐狸和鸽子,你去找他们吧,这次绝对不能让野狼跑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

大熊发出震天的吼声,然后屁股后边像安了火箭一样,飞快的跑了。钟麒麟笑道:

“最近这边有点不平静,从金三角溜过来一群被抢了老窝的雇佣兵,正愁找不到他们呢,没想到居然将主意打到边贸区市场去了。还好是借你们的事临时发动,否则等他们计划停当,事情就大条了。”

“哥,这么说我们还立功了?”

钟麒麟眼睛一瞪,

“立功?就你小子能惹事,跑到哪儿都搞得一团糟!”

“得,我还是回京城当我的纨绔去算了!”

“回去?谁让你回去了?不但不能回去,还要给我参加公盘!否则,岂不是让人看我老钟家的笑话?”

“反正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钟麒麟不管钟棋,对吴迪笑道:

“小五,没想到你第一次到大哥这里就被带到了局子,哈哈,晚上多喝几杯,我让大熊那熊货给你赔罪。”

“大哥,大熊怎么改当警察了?”

钟麒麟的脸阴沉下去,半晌方道:

“半年前一次执行任务,田鼠的分队被野狼那一伙人伏击,田鼠、榆树牺牲,大熊受伤转业,麻雀和机器猫转到狐狸的小队了。”

钟棋的眼圈红了,

“田鼠、榆树都没了,你怎么没给我说?”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这是我们军人的宿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我们自己走出的路!有什么好哭的?像个娘们一样!他们为了掩护战友撤退,求仁得仁,死得其所!送他们上路那天老子让所有的战士笑着开枪送行!不笑的老子关他们的禁闭!因为那两个小子就喜欢笑,天天笑,是团里的活宝!”

钟麒麟的眼眶红了,常琳琳更是低声啜泣起来。

沉默了片刻,大熊忽然撞开门,冲了进来,用带着颤音的声音说道:

“报告首长,他们招出落脚地了,就在边界的青龙山龙岩坳!”

“青龙山在缅甸境内,不能出动大部队,他们有多少人?”

“十七个,首长,让我跟着去吧。”

“那他们三个跑到市区干什么?还有没有人和他们一起进城?”

“他们进市区采购,正好赶上市场骚乱,就想趁机抢一把,没有其他人漏网。”

“采购?他们约定回去的时间了吗?身上带联络的工具了吗?马上审讯出他们的第二、第三集合点,告诉狐狸和鸽子,通知团部第一小队、第三小队一级战备待命!”

“是!”

钟麒麟站起来,对钟棋和常琳琳说道:

“敌人很狡猾,今天招待不了你们了。市区还是比较安全的,你们这几天最好不要到处乱跑,抓住野狼我再找你们。”

吴迪他们和会议室出来的几个人会合,离开了警察局。

王胜在大门口和吴迪他们告别,年轻人低垂着头,显得没精打采的,吴迪问道:

“小子,看你解石的时候意气风发,人送解石小王子是也!怎么受了这点挫折就垂头丧气的?人谁没有赌垮的时候?何况你还只是个负责解石的,选择权又不在你?”

“大哥,就是这句话,选择权又不在我。我现在才发现,我辛辛苦苦学了数年的解石,到头来什么都不是啊!如果没有好的石头给我,我还当个屁的解石小王子?”

“我看你是钻到牛角尖里了,这个社会讲求分工合作,每一个分工环节都要有人去做。就像解石,一般人认为一刀下去,完事大吉,可是只有我们这些行里人才知道,赌对了一块石头,找错了解石师傅,一样会解垮!更不要说那些开窗的高手了,不一样是你们解石师傅?”

“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受制于人不好。”

“唉,交浅言深了,我就再送你一句,路是自己走的,出身可能无法改变,但命运是握在自己的手里的。”

回到宾馆,钟棋跑到吴迪的房间,懒洋洋的说道: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当老师的嗜好。”

“那是你没有经历过抉择。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忽然想起我刚到京城的时候。没有做成一笔业务,又不想问家里要钱,只有狼狈不堪的住地下室,每天啃大饼度日。呵呵,那时,我差点以为坚持不下去了。”

“哼,能没有抉择吗?大哥是兵王,二哥是政治新星,你能知道我的压力有多么大吗?可是我就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这有错吗?可你看,到现在,老头子看见我还非打即骂,我容易吗?正像你所说,出身无法决定,但路可以自己选。我选择了现在的路,但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

“不说这些了,你怎么会认识大熊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问,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啊!但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挺感激老头子的。”

钟棋站起来,开了一罐啤酒,又扔了一罐给吴迪,说道:

“老爷子说我整天站没站样,坐没坐样,丢老钟家的脸,就把我扔给大哥调教。大哥转手就把我扔到大熊他们小队去了。大熊他们小队有五个人,田鼠是队长,麻雀是通讯、电子专家,榆树负责防守,大熊负责进攻,机器猫是武器专家。当时大哥还是营长,这是他们营最强的小队。一直在一起待了半年时间,就这样认识了。没想到,三年时间,唉……这次事情完了,我要和麻雀、机器猫、大熊他们好好聚聚!”

吴迪沉默了。

半晌,钟棋又道:

“你小子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常老爷子的大寿就是你的大限!到时候老妈一定会过问你未来的安排,你别想拿常老当挡箭牌,他们早就串通好,会把每条路都堵死的!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看你小子也是个不受拘束的人,到时候,希望你能坚持住,走自己想走的路。”

“越是这样,越证明干妈把我当自己儿子看!

“我靠,想起来我就生气,你小子现在比我这个亲生的还吃香!”

一口灌完剩下的啤酒,将易拉罐捏扁,狠狠的砸在垃圾桶里,钟棋诡笑道:

“我找你嫂子玩去了,拜拜,别一个人睡不着觉啊!”

吴迪将自己放倒在床上,是啊,自己还年轻,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

路?吴迪忽然拍了自己脑袋一下,他本来是接到老妈电话让找王市长打招呼的,结果一见钟棋就让他看极品的石头,后来事情又太离奇,竟然将这件事情忘了!对不起了,小嫂子,还要再借四哥十分钟!

-----------------------------------------------------------------------------推荐票,让小嫂子去求!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