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玻璃种的威力

吴迪刚将石头放好,旁边的人群传出一阵欢呼,

“第十一块,鹦鹉绿冰糯种,连涨十一块啊!”

“我出二百万!二百万!”

“二百一十万!”

吴迪这边的几个商人也往那边凑。

钟棋擦了一把汗,把自己弄成了个大花脸,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把嘴里的沙尘吐掉,问道:

“小五,这块怎么切?”

“还是沿着线切,不过皮子可能比较厚,手一定要稳,千万别伤着里边的肉!”

胖子在旁边迟疑道:

“兄弟,要不我来?”

“不争馒头争口气,我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厉害!我自己来!”

吴迪小心的调好石头,皮下没有雾,直接就是翡翠,解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刀下去可就是几十万上下啊。

钟棋双手握着把手,稳稳的一刀切下,皮壳很厚,而且很硬,反冲力特别的大。钟棋的脸都涨成了红色,双手死死的握着把手,汗顺着额头就向下流,流到了眼睛里都不敢眨眼,常琳琳看的有些心疼,想上去帮忙擦擦汗,被宋鸿雁制止了。

砂轮摩擦的声音特别大,但隔壁竞价的声音一点都不逊色。吴迪一边关注钟棋解石,一边听着旁边竞价的声音。终于,在二百八十五万的价位上,不停攀升的价格停了下来,明料被一个大肚子商人抢走。那年轻人也没有迟疑,马上放上另一块毛料,开始解石。

一时之间,刺耳的声音响遍全场,仿佛较劲一般,那边石头的皮壳也很硬,砂轮摩擦声一点都不比这边小。吴迪看了看仿佛斗鸡般的两个人,无奈的摇摇头,

“连解石小王子都争得这么起劲,要是赌石小王子呢?那还不打个头破血流?”

砂轮空转的声音传来,钟棋关了开关,抬起了刀片,常琳琳连忙拿起湿纸巾去擦拭,却被一把挥开,嘟着嘴站在一边生闷气。钟棋此时哪里顾得上她,连声的问拿水冲了石头后就几乎把胖脸贴在了石头上的钱胖子。

钱胖子的声音颤抖,都快激动得哭了,

“玻璃种,苹果绿,极品,极品啊!”

最后三个字声音极大,那边的人呼啦一声围过来一大群,

“极品,什么极品?胖子你说清楚!”

宋鸿雁一把拨拉开胖子,看了一眼,说道:

“见色涨一级,没错,是玻璃种!”

“玻璃种!天啊,我今天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玻璃种帝王绿了,胖子大爷,让我摸一把吧!”

“滚犊子,回家摸你自己去,摸你胖大爷,这身肉你摸的起吗?”

“白痴,那是苹果绿,赶帝王绿还差点,不懂别在这儿鬼叫!”

“哪来的白痴,刚才都说了苹果绿了……”

“我,我……我靠你们大爷!”

又一个人泪奔了!

一声尖叫响起,是后知后觉的常琳琳。她抱着钟棋又跳又叫,

“老公,我说我能听见石头说话吧,我说我能听见石头说话吧?这都是第三块了!啊!我好崇拜我自己啊!”

“小兄弟,别切了,开个价吧!”

“八百万,小兄弟,这才是第一刀,万一要是切垮了,你可就亏大了,八百万让给我吧,我不怕!”

“老洪,你丫又想捡便宜,我出一千万!”

钟棋转身缓慢的扫视人群,仿佛骄傲的大将军,人群逐渐安静下来,这家伙转过身,双手握上手把,大喝一声:

“小五,切!”

吴迪无奈的苦笑,不出这风头你要死啊,演技也太烂了吧?你看我,把这种为你服务的任劳任怨中包含的不甘、矛盾、委屈的尺度把握的多好?没看到那些白痴都盯着我吗?

“发什么呆呢,石头放好了赶紧闪,不想要手了?”

钱胖子推了吴迪一把,吴迪潸然泪下,别拉着我,哥哥我也要泪奔,没脸见人了!

连续两刀下去,石头露出了本来面目,钟棋也累的不轻,胖子早就手痒了,接过石头开始擦石,小心翼翼的比侍弄自己孩子还小心。

旁边的切石声停了下来,一阵叹息声传来,

“垮了,终于垮了,太可怕了,要是十二块连涨,天啊!”

“为什么别人的都涨,就我的垮呢?为什么呢?”

“我真傻,真的,竟然相信会解涨而不是赌涨!

“我靠,他是解石小王子,不是赌石小王子好不好?你选的石头不好,能怪人家解垮吗?你要是路边捡一个石疙瘩抱过来,他就是解石神仙也解不出翡翠啊!”

“就是啊,你自认倒霉吧!”

“狗屁的解石小王子,那边一个棒槌还解出了玻璃种呢!”

“我靠,王利强你骂人家棒槌,还想不想收人家石头了!”

“口误口误!真是口误!李清我操你大爷,居然把老子的名字叫出来,我跟你没完!”

解石区的人在吵,市场里的人听到消息纷纷向外冲,一时间市场大乱,吴迪急忙喊道:

“胖子,别擦了,快跑!”

一个人忽然从旁边冒出来,说道:

“跑不了了,市场外的人都在往里边涌!快跟我走!”

“快看玻璃种帝王绿啊!听说两个人比解石,都解出帝王绿了!”

“狗屁,听说是两拨人赌解石,打起来了,放倒了好几个呢!”

“最新消息,有人把解石机的刀片卸了,在那儿抡刀子砍呢!”

“我操,这还往里冲,快往回跑啊!”

整个市场乱成了一锅粥。

吴迪他们跟着胖子那个朋友,躲在一个小库房里,听到外边兵荒马乱,叫什么的都有,什么杀人了!帝王绿了!踩死人了!还有人拉响火警的,惨叫声不断,简直像是一场暴乱!不由得感到一阵阵心悸,要是被这些疯狂的人围上,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捣乱,不要说保住石头,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听着喧闹的声音离库房越来越远,众人一颗吊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吴迪忽然觉得有点不对,一回头,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竟多了两个人!

吴迪吓了一跳,喝道:

“你们是谁?在这里干嘛!”

暗影处走出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正是穿着工作服的解石小王子,他朝吴迪点点头,走到钟棋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如果不是我一时好胜,也不会惹来这些麻烦。”

他旁边的另一个年轻人抢着道:

“王胜,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要不是我乱说话,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钟棋听了听外边的动静,说道:

“似乎你们两个人找错了对象,而且今天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如果真的需要说对不起,我想应该我们一起去医院向那些在这次事件中受伤的人说。”

常琳琳打了个寒战,问道:

“真的会有人受伤吗?”

“你刚才没听见有人惨叫吗?”

“唉,这还是个一般的玻璃种,要是真的玻璃种帝王绿,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我想,可能这就是市面上看不到帝王绿的原因,怀璧其罪啊。”

吴迪深深的警惕起来,以后找到极品翡翠,还是自己猫屋里偷偷的解吧,这些人太疯狂了。

屋外,忽然传来几声枪响,大院一下安静了下来,警笛声、整齐的跑步声、呵斥声响起,

“武警出动,看样子市场要关闭几天了。”

胖子的朋友刘利幽幽的看了这群人一眼,能怪他们吗?可不怪他们,又能怪谁呢?

半个小时后,刘利悄悄的打开门,向外张望了一会儿,正准备回身招呼众人出去,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抵上了他的脑袋!

“出来,里边的人都出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

钟棋被气笑了,这他妈的警匪片看多了吧?老子又不是恐怖分子!可不管是不是恐怖分子,在得知这些人就是引发市场骚乱的罪魁祸首后,一群人被请到了警察局喝茶。

“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无聊的比赛,市场出现了踩踏事件,伤了三十七个人,有两个现在还在急救室!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有二十三个商户的摊位受到冲击,丢失了价值三百多万的原石,你们知不知道……”

“我们犯了什么错?要在这里听你的指责?”

那个警官正一副痛心疾首、语重心长的样子,忽然被钟棋冷冷的一句话打断,登时勃然大怒!

“我怀疑你们内外勾结,利用解石比赛为掩护,企图抢劫市场!”

“原石丢了,你们不去抓抢原石的人。人踩伤了,你们不去找踩人的人。市场秩序混乱,仅仅因为出现玻璃种,就发生了骚乱,你们不去找市场的管理人员,你在这里冲我们吼。好,我记住你了,李警官,你要为你刚才的指控负责。”

钟棋看到警察的胸牌,森森道。

李警官打了个寒战,难道今天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刚才他的小组最先到达现场,反映情况及时,并建议上级调动武警,及时平息了骚乱。他刚刚获得嘉奖,听到事情的罪魁祸首都已被抓获,就过来表演一番悲天悯人给领导看,怎么会碰到这种刺头?

看着身后手下似笑非笑的眼神,李警官深受刺激,下意识的手一扬,一巴掌就朝钟棋脸上打去!

-----------------------------------------------------------------------------------------------------------票票,我要推荐票!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