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解石风波

吴迪的小指搭上石头,一道极凉的气息冲天而起,差点让他忍不住惊叫出声,还好现在随机应变能力增强,拿起手掌看了看,说道:

“我靠,什么东西把我的手扎的这么疼?”

说罢,装作去找那扎手的东西,弯下腰仔细的查看“二师兄”的头部。没有表现,任何表现都没有,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钟棋还真以为吴迪被扎了,笑道:

“就你去拍石头,不扎你扎谁?老板,多少钱,便宜点我们要了。”

吴迪用手将“二师兄”的头摸了一遍,透视之下,满是耀眼的翠色,仿佛能将他的人整个都映成绿的。料子的水头极足,如果不是皮壳箍住了,吴迪怀疑它能马上流的一滴不剩!园园的足有小西瓜般大小的一块,竟能从这边看到那边!吴迪充满疑惑,这还叫玻璃种吗?这比很多玻璃都透明啊!

继续向下透视,在“二师兄”肚子下边的一块凸起中,吴迪看到了另外一种颜色,蓝,不是海洋蓝,也不是天空蓝,更不是深蓝,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生动的蓝,和头部的绿色相似,是一种仿佛会随时逃逸、活泼的、跳动着的蓝,极品蓝精灵!

钟棋正指着“二师兄”腹下的一团凸起取笑真正地二师兄,

“你看,这家伙那一坨本钱,貌似比有些人……”

宋鸿雁飞起一脚,被早有准备的钟棋躲开,吴迪透视了一遍,看到了两种极品的颜色,情绪也已经平静下来,说道:

“老板,你开价吧。”

老板的小眼珠转了十数个圈,笑道:

“一百万!”

“我靠,你抢钱吧,最多值五万!”

钟棋远远的叫道。

吴迪摆摆手,说道:

“老板,这个造型我确实喜欢,我当奇石买,不压你价,给你个实在数,你也就别多说了。三十万,你点头,石头我就抱走了。”

老板果然点了点头,

“好,你爽快我也爽快,成交。”

这么贵重的东西吴迪可不敢寄存在这儿,当下就让老板送车上去。路过刚才的摊位,想起还有一块深蓝的冰玻种,拿了一起回到车上。

钟棋他们都跟了过来,宋鸿雁看看表,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过去解石吧。”

钟棋没什么意见,吴迪笑道:

“你们先过去吧,这块石头可是个宝贝,我得想个好去处才行。”

“你得了吧,这石头放到大街上都未必有人拣。”

宋鸿雁知道吴迪的神奇,闻言正色问道:

“小五,石头里有什么玄机不成?”

吴迪点点头,

“丑石出极品,反正这一块,还有那块美人石、琳琳的鹅蛋,给我的感觉都是一样的,要想办法保管好。”

“哎,琳琳是你叫的吗?小子,要叫嫂子!”

“我是常老的徒弟,叫琳琳怎么了?我还叫你小四呢!”

“别闹了,我相信吴迪的感觉,要不我们找一个人把毛料送到机场发京城?”

“可机场在保山啊?”

琳琳笑道:

“我有办法。”

掏出电话打了出去,一分钟不到,一辆车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车上跳下来一个小伙子,动作干净利落,一看就是军伍出身。吴迪在常老那里见过这个人,但不是原来跟在琳琳身边的小李,看样子常老安排了不少保镖。也是,常家第三代唯一的一个女孩,跑到边境附近,是要多注意安全。

常琳琳从随身的包里掏出房卡,又将宾馆保险柜的密码告诉年轻人,让他去取鹅蛋,然后让吴迪把“二师兄”和美人石都搬到年轻人车上。打发年轻人走后,转身对吴迪说道:

“我让他亲自押送到京城爷爷那里。小五,现在你可以说了吗?”

“你们知道胖子那里拍卖的玻璃种吗?”

“知道啊,你小子赚了三亿的那一块。”

“这三块石头给我的感觉没有一块比那块差!”

留下正在地上摸下巴往嘴上对的三个人,吴迪朝市场走去,

“你们先去解石的地方,我去看看胖子,别是被人抢了,现在还没出来。”

钱胖子没有被人抢,反而是抢了别人,这家伙正帮着一个小伙子推着车子往外走,小推车上大大小小竟放了十几块石头。

“我靠!你把哪个老板抢了?”

“哈哈,在这碰到了一个老朋友,他在这儿摆摊两年多了,帮我在周围几个老板那儿低价淘了一堆石头,到时候公盘上再整些砖头料,下半年我就不用发愁了。”

吴迪赶紧过来帮忙,胖子一看,松开了手,说道:

“老弟,后边还有一车呢,你推着,我找个面包车到市里办托运去。”

“这死胖子到底买了多少石头?好沉啊!”

解石区人很多,不过大多数都是观众,其中混杂了不少玉器店的老板和二道贩子,这些人东看看西看看,一幅流窜犯的样子,如果有人解出了翡翠,不管种水好坏,他们都要上去争抢一番。

解石区有四台解石机,只有一台在工作,很多人面前都放着石头,应该是要解的,却都不用那些空着的解石机,宁肯排队等这一台。

钟棋奇道:

“怎么回事?”

“今天邪的很,这三台机器连解连垮,从早上到现在还没解涨一块,那一台就不一样了,十连涨啊,听说是什么赢石王家的解石高手在解。兄弟,要解石赶快排我后边吧,人家说还能帮十个人解石,你正好是第十个。”

钟棋看看吴迪,又看看自己脚下的那两块石头,迟疑道:

“要不,咱们也排吧?到时候这几块石头都算是我一个人的,也就没超出十个不是?”

宋鸿雁摇摇头,笑道:

“我不信这个邪,我自己解去。”

吴迪也抱着石头走了,剩下钟棋左右为难,一咬牙,对常琳琳说道:

“你在这儿排着,我去把老刘头家里这块解了,小五说这块石头值八十万,解垮了让他赔!”

常琳琳说道:

“哼,我对我选的石头有信心,要排你排去,乖,宝宝不要怕,姐姐一会儿把你肚子里的结石掏走,你的病就好了。”

钟棋哀叹道:

“病当然好了,人都四分五裂了呢!琳琳,你不会这么心狠手辣吧?”

“一边去,你不知道它是石头啊?”

胖子满头大汗的从远处跑过来,喊道:

“我帮你们解,我帮你们解!”

“咦,你石头呢?这么快就托运走了?”

“市场就有托运处,我那朋友跟着呢。我把钱给罗圈了,罗圈说快让我过来看看,别让你们把好石头切坏了。”

“我靠,胖子,就这么看不起我解石小天王的手艺?我看你小子是逃避干活,跑这儿享福来了吧,唉,罗圈交友不慎啊。”

远处人群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谁在那乱说话,不知道真正的解石小王子正在解石吗?解垮了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钟棋大怒:

“妈了个犊子的,大爷在这儿说话,哪来的鳖孙瞎嚷嚷!”

解石的声音停了下来,人群朝向这边的方向裂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浅灰色工作服的年轻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向着这边怒目而视。

常琳琳也很生气,把自己当根葱就算了,还想往别人鼻子上插,真以为是象牙呢!会解石头很了不起吗?姑奶奶还能听见石头说话呢!

两边的气场都很强大,互相看了一会儿,一个年轻人想过来,被身边的人拉住。那穿工作服的人深深的朝这边看了一眼,转身回去解石。只是两个解石机之间,再也没有围观的人群,大家都很自觉的让出了通道,好让这两伙人能够互相看到。

吴迪已经利用透视的能力在钟棋的石头上画好了线,稍微留厚了一点点,他怕钟棋切歪。

吴迪和胖子抱起钟棋在刘老头家买的且过一刀的石头放上解石机,零星的围过来的人群小声议论道:

“这下有好戏看了。不过拿这种石头跟小王子比,还真的有点不知死活啊,小王子一上午都解出两块冰种了。”

钟棋“哼”了一声,打开开关,恨恨的一刀切了下去。

钟棋解过不少石头,手很稳,吴迪石头摆的又正,所以沿着吴迪的线分毫不差的一刀到底,入眼白花花的一片,人群一阵哗然,

“垮了,我就知道要垮,这种石头要是解出绿来,我把它吃了!”

吴迪一言不发的将石头换了个面,对准的地方比画的线稍稍朝里了点,胖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钟棋又是一刀下去!

“涨了,涨了,出绿了!我靠,正阳绿,冰糯种!哎,哎,刘兄,你往哪儿去?”

常琳琳促狭的拿起钟棋片掉的石头,朝人群中刚才说要吃石头的那人走去,刘兄只有狼狈的泪奔,人群顿时哄笑成一团。

吴迪一共划了四条线,接下来两刀,刀刀见绿,翡翠的形状已经出来了,是一块板砖大小的冰糯种,一条正阳绿的龙蜿蜒穿过板砖的长边。

“能出好几个带翠的镯子,这块石头最少值一百多万!”

人群一阵骚动,有几个商人模样的想抢上来开价,又顾忌的看了看旁边还在响着的解石机,勉强忍住了。

吴迪抱出常琳琳选的那块石头,放在了解石机上,玻璃种苹果绿一出,看你们还能忍不忍得住!

-----------------------------------------------------------------------------------------------------------票票,我要推荐票票!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