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丑石出极品

又看了几个摊位,吴迪忍不住问一个说着当地话的摊主道:

“老板,这早市里的石头似乎都不怎么样啊?不是都说姐告这里好石头多的吗?”

“呵呵,年轻人,你是来参加公盘的吧?”

“对呀?”

“这就对喽,公盘是三大家搞起来的,可是从今年开始也对我们这些摊主开放,也就是说我们也可以拿石头参加公盘,只不过要缴纳成交价的百分之十五。费用是有点高,但公盘容易出天价,所以我们都把好石头拿去试水了。”

“我靠,这么说我来的不是时候了?”

“这样说也不对,毕竟不是表现好就一定能开出好翡翠,同样的道理,表现差也不代表没好货,俗话说,丑石出极品,所以,这赌石啊,还真没有一定之规。再说了,赌石赌石,不就是图个赌吗?在没人看好的石头里赌出翡翠,那多带劲?”

“丑石出极品?哪来的俗话说?”

吴迪细想自己的几块极品翡翠,还真都是从大家没人要的石头中赌出来的,不禁笑道:

“老板高论,这丑石出极品很有道理啊,不知有什么出处?”

老板支支吾吾的乱编,吴迪笑了一下,低头看这摊位的石头。一看之下,他找着了俗语的出处。这老板也是个怪才,他的石头有一半没什么表现,另外一半全是奇形怪状的丑石。而且摊位上除了几块不错的明料外,其他的都是蒙头货。看来这丑石出极品是老板的广告语啊。

老板看到吴迪笑着摇头,有点着急的指着那几块明料说道:

“年轻人,你还别不信,看到这几块料子没有?就是高手从我这堆里开出来的!再说,我这儿石头便宜,大涨的机会多。”

吴迪乐了,

“老板,你这儿不止有广告语,还有明星代言啊,行,我今天就跟这丑石耗耗,看能不能整个大涨的石头。”

“这就对了,年轻人,赌石一定要从便宜的开始学起,千万不要学别人追表现好的,很容易倾家荡产的!而且,我从来不劝别人多买,你想,别人来旅游,你把别人的兜都洗干了,让人怎么回家?”

吴迪一下抓住了老板话里的漏洞,笑道:

“哈哈,老板,看来你对你的石头也没什么信心嘛!否则怎么不说赌出大涨,赚个盆满钵满回家?”

老板的老脸有点红,笑道:

“十赌九输,要是那么容易,那还有赌石这一行?”

正闲扯着,吴迪的电话响了,一接通,老妈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个死孩子,这么长时间也不往家打个电话?感情那专卖店不是你开的?”

“妈,这最近不是事多吗?况且,那专卖店的董事长可是你啊。”

“小兔崽子,就会哄老妈,在干什么呢?”

“陪朋友在云南看翡翠。”

“哦,替我选几副镯子出来,送人。”

“送人,送谁啊?”

“专卖店建到一半了,这要是开了张,工商税务城管那个不需要打点,光靠你那个市长可不行。对了,已经接到通知,过几天有一批土地公开拍卖,咱们这块地就在这一批。你小子可运作好了,要是弄丢了,这盖房子的几百万可就白扔了。”

“哦,我知道了,放心吧,妈,今天晚上我就给王市长打电话。”

“我看你还是亲自回来一趟保险。”

“没事,待会儿我问问帮我牵线的朋友,再打一遍招呼。”

挂了电话,吴迪没心思看石,琢磨着是不是给二哥钟正道再打个招呼,虽然现在几百万入不了他的眼,可这是老妈的第一项事业,听胖猪两个人说,老妈这半个多月来累瘦了十几斤!他有点后悔给老妈找了这件事,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瞒着老爸,就给老爸打了个电话。

老爸嘿嘿笑着说道:

“老太婆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没想到吴丹这个小间谍早就把底透给我了,而且,庞宽、朱子明那两个小子哪敢瞒着我?你妈没事,没那两个家伙说的那么严重,就是黑了点,瘦了几斤,有钱难买老来瘦嘛!她每天精神旺盛的不得了,哪有以前那个病怏怏的样子?有了事干,连带着我的日子也好过了不少。哈哈哈哈,行了,别担心,忙你的去吧,有我看着呢。”

吴迪找到钟棋,这家伙正跟一块半赌的毛料较劲,看到吴迪过来,连忙拉住他,

“快过来帮我看看,琳琳神神叨叨的非说听见石头说话了,要买这块,老板要得斐贵,这没什么表现啊?”

常琳琳在一边用脚尖捅了钟棋一下,

“哎,说谁呢?”

钟棋顾不上理她,擦了把汗,拉着吴迪蹲下看石头。

这是一块水石,但没有传统水石的特征,一看皮壳就比较厚。吴迪仔细看了一番,猜测应该是雀丙场口的水石,这个场口的石头在国内不多见,即便有,也都被笼统的成为达木坎场区。

吴迪用强光手电抵近了石头,照射了一番,黄光,光晕的边缘没有绿色,要么是皮壳厚,看不透,要么就是一块石头。又仔细看了一遍,发现还是有两片分散的松花,这种表现一般不会出什么高翠的石头,而且从皮壳看水也不一定足。吴迪摇了摇头,用小指透视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正在另一个摊位上看明料的常琳琳,

“难道这丫头真的能听见石头说话?我赌石靠作弊,真说起来,这丫头才是真正的强运小超人啊!”

石头的皮壳很厚,但皮壳之下,就是一团水汪汪的苹果绿,几条宽窄不一的绿龙纠缠交错,龙到之处,达到了冰玻的种水,无色的地方稍次,也达到了高冰,而且种水到了高冰以上,一般见绿涨一级,这料子就是俗称的老坑玻璃种!解开后大概能掏出两公斤的玉料,满绿的手镯能出两副,还能出不少满绿的蛋面,价值千万开外!

“老板问你要多少?”

“五十万,你说他是不是想钱想疯了?都是琳琳闹得,说的真的似的。走吧,跟琳琳说一声,不要了。”

“不贵,不贵,要是这个地方的松花再密点,这个地方再长上两条蟒,这块石头能卖上百万呢!”

老板开始以为吴迪在帮他说话,正有点奇怪,后来听到话音不对,怒道: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说话呢?这松花这蟒是石头自带的,你想让长就长啊?你什么意思?”

钟棋听明白了,用食指对着那老板点点,拉着吴迪就走。吴迪反拉住他,笑道: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石头有意思,十万,我就抱走。”

“不卖,多少都不卖!”

“真不卖?一百万也不卖?”

老板不知道吴迪是逗他还是怎么的,犹豫了,吴迪笑道:

“你看,你求财,我哥哥求刺激,你开价,我们还价,和和气气做生意嘛,非要把市场管理员招来?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四哥,数十五刀,石头咱抱走。”

老板没有说话,这块石头确实有问题,但真闹开他也不怕。他只是将一些高翠的粉末粘在毛料表面,又在山上埋了半年,后来为了不那么显眼,还弄掉了不少,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眼这么毒。不过十五万已经是他进价的十倍了,所以收拾心情,笑道:

“行,交小老弟一个朋友,以后多带点朋友过来。”

钟棋一边从包里往外拿钱,一边用眼神问吴迪,吴迪微微颔首,然后开始看老板的其他石头。

这个老板可能太过自信,或者太过愚蠢,摊位上竟然有一半毛料动过手脚,但都不大,很隐蔽,专业的师傅过来不提高警惕都会打眼。又问了两块石头的价格,都不贵。要么是不贪,要么是见吴迪懂行。不过,像钟棋常琳琳这种一看就是热恋中的夫妻档逛街的样子,别说是买毛料,买什么都会贵些啊!

“这个老板这里的石头也都挺丑的。”

吴迪忽然想起刚才那老板的名言,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这一看,还真发现了问题,摊位的最底下一层,躺着一块异形水桶般高的毛料,似乎有点问题。

吴迪走上前将石头扶正,一看之下乐了,钟棋付完帐一眼看到,当时就喷了,

“我靠,二师兄!”

宋鸿雁正好走到隔壁道的这个位置,闻言抬起头来,

“什么事?”

这下轮到吴迪喷了。钟棋满脸通红,说道:

“师兄,不是喊你,只是……”

宋鸿雁好奇的绕过来,一看,笑道:

“这一块和小五的美人石倒是一对,你看,放到背上那个凹下去的地方,可不就一猪八戒背媳妇嘛!”

老板也从铁架子后边走出来,说道:

“这块可是奇石,上回有个老板出价一百万我都没卖,这石头拿回去随便雕一下,绝对不比翡翠烤鸭差!”

“得了吧,人家那翡翠烤鸭里边确实是翡翠,你这里边,我看都是石头吧?要是把皮壳剥了,就是一个普通的石雕,要是留着皮壳,天然倒是天然了,可这毛毛扎扎的,还有什么美感?吓人差不多。”

吴迪用手拍着石头的头部,笑道:

“一百万是你想的卖价吧?老板,你也听说了,我有一块美人石,和这个正好配对,你开个价,合适的话,我当奇石买了。”

说罢,习惯性的用小指搭了上去,透视之下,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连忙告诫自己,淡定,要淡定!

------------------------------------------------------------

票票,我要推荐票!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