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意外地收获

吴迪忽然想起,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极品的翡翠才能补充能量,但石头里只要有翡翠,最少应该不会消耗能量才对,否则天书的设置就太鸡肋了,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极品?也就是说,以后他不必顾忌太多,多看一些开窗的甚至是明料,就不虞天书的能量不够消耗了,实在不行去看成品店的珍品也行啊!

想通了这一点,心情大好。胖子指着另一块请教:

“这一块有点看不懂,翠挺好,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好,有点疑神疑鬼了?”

吴迪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咦”了一声,拿出手电仔细查看起来。

毛料上开了一个大拇指指甲盖般大小的窗口,露出苍翠欲滴的绿色,种也几乎达到冰种。再看其他地方的表现,还有两处松花,不过比较散。没有蟒带,属于赌性比较高的石头。赌石的人不但要判断是否是靠皮绿,还要猜测翡翠的大小来判断其具体的价值。

吴迪又细细看了一遍,找不出太多的特征,直接动用了特殊能力。毛料里边一片白花花,只有在开窗的地方有一块鸡蛋黄般大小的翡翠,吴迪用力的拍了一把石头,叹道:

“高手啊,开窗的人是个高手啊!这一块我最多出到两万块,不过我估计没有二十万你拿不下来,赌性太大了。”

胖子将石头抱起来放到桌上,笑道:

“这两天跟你们开石头让我都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我是开赌石店的啊!我管他垮不垮,只要有表现,就有人接手,我说刚才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奶奶的,胖子不认识胖子了!”

吴迪也笑了,是啊,胖子和他们不一样,只要石头表现好,他都可以要,大不了他不开,再转一道手就是。这一块石头要是价格压得下来,能赚不少钱。

接下来胖子没请吴迪帮忙,把自己看中的几块开窗毛料都搬到了一起,美滋滋的笑道:

“刘老头这儿好货不少,狠狠杀杀价,也提高一下我石头城的档次。”

吴迪挨个把明料碰了一遍,然后在胖子奇怪的眼神中回去接着看他的蒙头货,速度加快了不少。

第二十五块毛料,居然又是一块木那的料子,个头和刚才那块差不多,不过有裂,这次的裂在外边。吴迪将手电抵在裂口上看去,一团黄绿色的光晕在手电筒旁散开,正在低头看石的宋鸿雁叫了一声,

“好家伙,高翠,水头也够足,哪个场口的?”

“木那的,不过要赌裂。”

“挑出来,待会儿再谈价,高了不要就是。”

吴迪想想也是,小指一扫,还行,裂并不深,只进去两指左右,水头达到了冰种,不过完好那部分色不好,影响了价值。他想了一下,将石头拿给宋鸿雁,

“你先看看,看好的话你赌吧,我有点拿不准。”

宋鸿雁接过仔细看了一会儿,笑道:

“就是它了,我上去探探价,你们接着看,老喽,蹲不住啊。”

胖子也挑的差不多了,半赌的毛料有五块,还有一块明料和一块全赌料,正喊罗圈帮忙往上运呢。吴迪匆匆把剩下的石头看了一遍,没有特别值得期待的,就随手拿了一块拳头大的小石头,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空手总是不好。

钟棋刚才送常琳琳上来就没有再下去,看到每个人都有收获,不禁有点眼红,拉着吴迪跑到屋角,指着一块刚才看过的石头说道:

“帮我看看,这块怎么样?总不能空手跑一趟吧,连琳琳都捡了个鹅蛋呢!”

吴迪看了一眼那石头,问道:

“你是看表现呢还是看个头啊?我可告诉你,今天人多,到时候你自己抱着石头坐前边去。”

边说边蹲下去看石头,越看越心惊,不对啊,这块石头表现这么好,怎么会放在这个角落?应该放到地下室才对啊?

他招呼钟棋,帮忙把石头翻了个身,答案揭晓了,石头放在地下的部分,开了一个大大的窗口,几乎相当于切了一刀,不过白花花一片,什么都没有。

钟棋骂了一声晦气,低头往回走,吴迪笑道:

“怎么?不要了?那我可要抱着石头坐前边了?”

吴迪刚才透视了一下,在石头没有切开的一边,有一块板砖大小的冰糯种,一条正阳绿的龙蜿蜒穿过板砖的长边,能出好几副带翠的镯子,价值一百多万。

钟棋赶紧回转,说道:

“谁说我不要了,我就是看你小子老不老实?”

又低声问道:

“多少?”

吴迪比了个八字,低声道:

“八十万以下!”

钟棋张了张嘴,还以为这小子比的是八万呢!明天拖到早市解了去,也出一把风头!

刘老头的价格要得很高,咬的也很死,宋鸿雁那块木那的料子花了五十万才拿下来,已经没什么赚头了,不过出翡翠早,虽然外边裂了,但不会切坏里边的料,也赔不了。

胖子最终忍痛割爱,只留下了那块紫罗兰的明料和一块吴迪没有看过的半赌料。

钟棋的石头倒是便宜,十万,相比它的个头来说,算是按砖头料卖了,吴迪那块更是直接送给他了。吴迪苦笑着收了起来,刚才他透视过了,就是一块石头,可总不好现在就扔吧?

一群人皆大欢喜的出了后院,准备撤退。跟在最后帮着胖子抱了一块石头的小李忽然叫道:

“刘老头,你倒是讲究,什么时候整了块美人石,居然偷偷的放到后门口!”

“你娃子那什么眼神!那是毛料!就是样子惨点,后来有一天我孙女过来玩,说这样摆着像一个侧卧的美女,我就把她放那了。”

已经走到前院的钟棋和常琳琳跑了回来,看到靠在客厅后门外的石头,迟疑道:

“这也不像啊,不就是一块长条石吗?还疙疙瘩瘩的。”

小李往旁边让了一步,说道:

“钟哥你站我这看,是不是有点像。”

“你别说,还真有点像!老刘头,这块石头怎么卖?”

“十万!”

“我靠,你抢钱呢!”

拉着常琳琳就走,刘老头笑道:

“哪天拿到奇石店里,说不定还不止这数呢!”

“你蒙鬼去吧!”

声音传来已经在车上了,这家伙和和刘老头在一起待了半天,就混熟了,说话没大没小的。

吴迪凑近了看,确实是毛料,只是形状惨点,就算有翡翠也只能取挂件,按奇石卖可能价钱还高些。正准备起身,鬼使神差的用左手摸了一把,瞬间一股清凉的气息沿着尾指冲入体内,玻璃种极品亮红翡伴帝王绿!吴迪呆了一下,吸取了春城的教训,借起身的动作掩饰了自己的表情,笑道:

“老刘头,我就给你出个奇石的价钱,三万,你看如何?”

“不行,最少得五万。”

“你给我五万,我给你找两块去?”

吴迪转身就走,老刘头连忙喊住,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三万你拿走!”

钟棋果然抱着石头坐在副驾驶,见到吴迪拿着石头上车,扭头笑道:

“怎么,小五,思春了?改天让你嫂子给你找一个!”

常琳琳敲了钟棋一个爆栗,钟棋龇牙道:

“好疼,快看起包没?”

“哎呦,我的包,我的包忘了,停车,里边还有我买的鹅蛋呢!”

罗圈下车拿了包递给常琳琳,笑道:

“嫂子,你的鹅蛋。”

宋鸿雁买了那块木那有裂的料子,正在琢磨着从哪下刀,闻言笑道:

“别人都是来买翡翠的,你们两个倒好,买起奇石来了。”

常琳琳美滋滋的将石头拿出来,笑道:

“小五,把你的美人给我抱着,你帮我看看这个鹅蛋,要是有蛋黄,呵呵,那我就是今天的冠军!”

吴迪接过鹅蛋一看,乐了,刚才没细看,这跟鹅蛋真没什么两样,椭圆,整个弧度温柔,一头大一头小。鹅蛋的表面其实并特别不光滑,布满了麻坑,但整体的手感反而更好。没有什么表现,就算有表现估计也被磨平了。

“这不会是一块恐龙蛋化石吧?”

总有想象力像风筝一样的人。

“你别说,再大点还真像!”

吴迪一边接话,一边透视,可别真整出个化石就好玩了。

一道微凉的气息传来,吴迪如见鬼般张大了嘴巴,随即拼命的活动了一下下巴,一晚上连续贱卖两块玻璃种,刘老头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是会选择上吊还是喝药呢?

尾指搭在鹅蛋上,一个仿佛全部由海水组成的微型星球出现在吴迪眼前,星球表面都是海水,在微风下荡漾出细细的波纹,传向那无届的远方……

玻璃种海洋蓝!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