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看石

吃完饭,各回各的房间,吴迪拿出随身携带的古玩书籍,看了起来。他受到宋鸿雁的刺激,更加的勤力。

没看两页,敲门声响,出门一看,大家都聚在走廊上,罗圈笑道:

“本来安排明天晚上去老邓家看货的,没想到这个小弟知道毛村老刘家这几天进了新货,带我们去看看,早点出发,要下乡。”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停在外边,吴迪想开霸道,钟棋拦着说道:

“那些老乡看人下菜碟的,开的车好,会被宰,我们还是坐面包车吧。”

几个人挤到一辆破烂的九座金杯车上,一阵颠簸,来到了乡下。天色已经黑了,但是村庄里很亮,一排排的两层小楼排列整齐,街道上还有路灯,吴迪惊奇道:

“这是乡下吗?怎么感觉比很多镇子都好啊?”

“这几年翡翠涨价,这个村子动手早,靠倒腾毛料都发了。农村人,有钱就置宅子。其实,这里大多数村子破烂的还和三十年前一样。”

带路的小李解释道。

他们去的是村东头的第二家。敲开大铁门,两只大狗就窜了出来,吓得常琳琳一声惊叫。那两只狗也狂吠起来,片刻,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响起狗叫声。开门的老头上去两脚,两只狗夹着尾巴呜咽着跑回角落,那老头才笑道:

“乡下地方,家家都养狗,没关系,不咬人的。”

常琳琳小心的躲在吴迪和钟棋中间,蹭了进去,抹了一把汗道:

“下次你们来这种地方,我还是在宾馆里等着吧。”

借着外边的路灯,吴迪看到院子里都是石头,小李悄悄说道:

“院子里都是每次挑剩下的,不值钱。好货都在后院。”

刘老头走到客厅大门前,打开了一盏昏黄的灯,院子里也没有比刚才亮多少。老头往台阶上一站,指着满院的毛料说道:

“你们先看看吧,这些都是,看好了叫我。”

小李示意大家先看,自己跟着刘老头进屋去了。

钟棋笑道:

“这些人啊,贼得很,每次都用这一招,看哥哥我的法宝!”

翻手亮出两把强光手电,分了常琳琳一把,蹲下开始查看毛料。

吴迪并没有使用特殊能力,现在的钱,已经足够他花几辈子了,对于这种表现很差的毛料,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享受一下那种赌涨的快感。而且在昆明使用了太多的特殊能力,让他觉得天书的反应好像有点下降,这一路他都在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回想天书升级的经历,他猜测天书似乎能从古玩、和翡翠中吸收一种类似能量的东西,一旦能量足够就会升级,但升级需要的能量越来越多,第一次几件就够了,第二次是发现了惊天神作,还看了师傅所有的珍藏才达到升级的要求。他觉得天书应该还会升级,但是下一次升级的能量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集齐了。

在春城他做了一些实验,发现天书的能量应该是会有损耗的,不过这个过程很缓慢。他看了大量的废石头,到后来就感觉天书透视的能力似乎有所减弱,而且人也比原来容易疲劳。直到看到了那块田黄石,才觉得整个精神都不一样了,想必是天书的能量得到了极大的补充,现在想起来,不由的有点后悔,应该将田黄石拿下,二师兄怀疑就让他怀疑好了,大不了以后在他面前表现的纨绔点。

吴迪从来不是向后看的人,所以这个念头在心中只是一转,就被他丢开了。他拿起手电,和钟棋一样,仔细的看起毛料来。

看了一会儿,让他有了一种回到了解石厂的感觉,大部分的毛料都没什么表现,有表现的还都伴着癣和裂绺等破坏内部石质的东西。吴迪在解石厂养成了一种习惯,大堆的石头看的极快,因为后边有十台解石机等着解石呢!今天他也看的极快,主要是这些毛料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想想也是,都是每批里淘汰出来的,被无数人看过,稍有点表现的只怕都被挑走了。

大家看的都很快,开始的几块还仔细一点,知道了整体的水平就不再浪费精力,大餐在后边呢。一群人只有常琳琳选了一块极像鹅蛋的石头,表面溜光,怕是一块鹅卵石,而这正是常琳琳选择的原因。

一群人走进客厅,刘老头看了一眼常琳琳手中的石头,象征性的收了一百块钱,常琳琳倒也不在意,美滋滋的将石头放入了随身的包里。还得刘老头使劲看了那包几眼,仿佛想看穿里边到底藏没藏有石头。钟棋笑道:

“琳琳,把钱包拿出来,你的包就放到这屋里吧。”

常琳琳撇撇嘴,最终没忍住诱惑,将包放在了沙发上,老刘头才带着几人朝后院走去。

后院不大,没有看到一块毛料。吴迪看到大家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就没有说话。刘老头打开院子西侧的一个铁门,走进去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地上散放着一些石头。刘老头拉开灯泡,走到屋角,打开一把大锁,掀起了一个大铁盖,指着下边一个黑洞洞的大口,说道:

“好东西都在下边,一般人不让看。这上边的也都是,一会你们找好了喊我。”

说罢,在墙角按了一下,洞里透出昏黄的灯光。

罗圈和小李陪着刘老头坐在石头上聊天,吴迪五人下去地下室。

地下室有点潮湿,还有点闷,不过挺大,也挺高,以吴迪接近一米八的身高,房顶距头顶最少都还有四十厘米的距离。两盏昏黄的灯泡吊在电线上,似乎人进多了,带了点风,灯泡晃来晃去,晃得几个人的影子在墙上一阵扭曲,吓了常琳琳一跳。这丫头迅速的用强光手电将地下室扫了一圈,就张罗着上去了,说道:

“原来就是这样啊,搞得神神秘秘的,不就是一堆破石头吗?好了,下回你们可以不带我了。”

回头小手闪电般揪住刚刚露出一丝轻松笑容的钟棋的耳朵,说道:

“是不是长出一口气啊?是不是讨厌的人终于不跟着了?哼,以后想让我来我也不来了!”

吴迪摇摇头,不理他们两个,胖子和二师兄都是过来人,更没兴趣看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早找了一块石头蹲着看了起来。

老刘头的好货不少,吴迪看了三块,块块都有表现,其中一块竟然满布松花,就是石质粗糙,而且很干,应该就是争议颇大的铁龙生。他用小指试了试,没什么意外,就放下了,这种石头他没兴趣。

地下室溜边有一排铁架子,上边都放着石头,一些开窗的和半明料也放在上边。胖子主要看的就是那些。他的店有成品出售,他经常会买一些开窗的或明料补充货源,赌石也玩,但绝不碰高价的石头,看来当年的阴影挺深的。

地上的全赌毛料大概有六十多块,块头都不是很大,吴迪看到第十块的时候发现了一块木那场口的细黑砂皮料,料子大概有三公斤左右,成不规则的方形。

木那是翡翠市场上一个档次较高的种料,以鲜艳均匀的绿色、透明清澈的水头著称。有一句话,是这样形容木那出产的翡翠的:海天一色,点点雪花,混沌初开,木那至尊。

吴迪打着电筒,仔细的查看毛料的表现,这块料子的表现算是中规中矩,以吴迪的判断,不会出什么极品的料子,但只要价钱不高,赌垮的可能性也比较小。不过听说这两年市场上木那的料子很抢手,只怕这块也不会便宜。

再次动用特殊能力,小指搭上去,片刻,他摇了摇头,毛料里有货,达到了冰糯种的程度,翠也不错,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从内部开始向外裂,有三面都恰恰都是到达翡翠皮壳为止。吴迪又仔细看了外壳的表现,没有发现作假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一丝裂绺的迹象,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大自然的造物,真的是太多的出人意料了。

胖子看中了一块明料,大概一公斤左右的粉紫满色,糯种,镯子料。他将石头放到旁边一张桌子上,笑道:

“哎,吴老弟,你手上那块好像是木那的黑砂皮啊,通常都不错的,你摇什么头?”

“呵呵,这块我不看好,当然要摇头了,你选的怎么样了?”

“这边开窗的好几块表现都很好,但就是表现太好了,不敢下手啊,要不你帮我看看?”

胖子知道吴迪只看蒙头货,也不怕他抢生意,直接让他帮忙。

吴迪放下手里的石头,走过去,看胖子指给他的料子,第一块是个黄砂皮,看不出场口的特征,沿着蟒带开了两个窗口,表现都不错,达到了糯种以上,水头很足,解开有可能再升一级到冰糯。

吴迪仔细查看其它地方的表现,都没有开窗的地方好,这开窗的绝对是个高手,不但是开窗高手,还是个心理高手。沿着蟒带开窗,一头一尾开了两个,不但表现出对这块毛料的极大信心,而且也使其瞬间增值一倍不止。

吴迪用小指搭了搭,不错,翠色沿着蟒带翡翠渗进去了二指,其他部分表现虽然稍差,但高翠的手镯还是能出一个,还能挖出几个满绿的蛋面。

吴迪拍了拍石头,笑道:

“五万以下,可以拿上。”

说着话,他突然一怔,仿佛想起了什么,拍着石头发起了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