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飞机上

春城没有到瑞丽的班机,需要先到保山转汽车。保山据瑞丽还有近三百公里的路程,不太好走,要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

在酒店吃了早餐,几人打车直奔机场。春城机场就在市区,很小,听说新的机场规划已经批下来了,不过地方会偏远一些。

换好登机牌,还有一点时间,常琳琳兴致勃勃的拉着钟棋逛专卖店,真不知道这些女孩怎么想的,逛街似乎已经深入到了她们的骨髓。

吴迪跑到机场外边去抽烟,远远的看到大巴上下来三个人,朝他这边走来。他不由得苦笑起来,那块田黄不知道和他有没有缘分,眼前这个小女子只怕真的是和他有缘。

孟瑶说笑着打趣愁眉苦脸的推着行李的李立昌,让他也去京城打工,这样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好不容易在政府谋得一席之地的李立昌正在纠结,在学校就追了四年,闻斓从来没有对他有任何特殊的表示,本想这次到春城来找他当导游,是给他机会,没想到是真的旅游来了。现在她们要飞走了,那家里介绍的那个局长的女儿,他见还是不见呢?

闻斓一边呵斥孟瑶,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一小块豆种,这是她花了一千七百块钱,解了三块石头才解出来的翡翠,足够她和孟瑶一人雕一个挂件了。无意间一转头,看到了那个叼着烟,站在垃圾桶旁,正呆呆盯着自己的黑脸家伙。

孟瑶几乎在同时看到了吴迪,再看看闻斓的神色,不由的笑了。这两个家伙似乎真的有缘啊!春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就是这两个人在这几天里频频碰面,如果再来个同机飞京城,那就太狗血了。

吴迪手忙脚乱的扔了烟头,快步朝三人迎上去,笑道:

“你们好,我是吴迪,你们也是今天离开?”

“这是孟瑶、李立昌,我叫闻斓,很高兴认识你。似乎这几天我们见面的次数有些频繁啊?呵呵。”

闻斓很自然,也觉得有些好笑,当时的一丝好心,居然跟这家伙有了一种牵扯不清的感觉。

吴迪收拾心情,笑道:

“玩玉的人都相信玉有缘,我们这都是缘分啊。”

孟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快走了,快走了!飞机可不等人!黑小子,你是专程在这里等我们蓝蓝的?抱歉啊,我们马上要回京城了。”

“京城?我要去保山,到瑞丽公盘看看。”

“哇塞,翡翠公盘啊!你过来,这样,你要是现在贿赂我一块好翡翠的话,我马上将闻斓的联系方式、生辰八字、爱好习惯,甚至睡觉的姿势都告诉你呦。”

后边一句是压低声音说的,但是那声音却足以让几个人都听得清楚,李立昌的脸色马上黑的快赶上吴迪了。闻斓顾不上和吴迪解释,飞起一脚,就朝孟瑶那性感的小屁股踢去。

孟瑶咯咯笑着往吴迪身后躲,吴迪笑着看她们打闹,手中悄悄的握了一块翡翠,正是钟棋自那块满头包的石头中切出来的婴儿拳头大小的芙蓉种,常琳琳自己解出翡翠后,就将它还给了吴迪。

闻斓满头黑线的对吴迪解释,

“她一直都是这样疯疯癫癫,别理她。”

吴迪右手背在背后,将翡翠朝孟瑶一晃,那丫头眼睛一亮,大大咧咧的走出来拍了拍闻斓的肩膀,粗声道:

“蓝妹妹,你们先进去排队,我和这位兄弟一见如故,有几句体己的话要讲。”

说罢,也不管闻斓同意不同意,连推带搡的将她转到面对大门的方向,还向前推了几步。李立昌也在旁边小声催促,闻斓可爱的朝孟瑶晃了晃小拳头,先走了。

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到了吴迪的面前,吴迪笑着将翡翠放到了孟瑶的手心,指尖传来的滑腻让他心中一荡。

孟瑶兴奋的将翡翠对着太阳的方向看了看,嘟着小嘴道:

“阿迪,似乎不怎么透啊?”

吴迪苦笑,

“春城没什么好货色,如果在瑞丽碰到好石头,一定给你留一块。”

孟瑶黑色瞳孔占了大半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

“准备记录,我只说一遍呦。”

吴迪掏出手机,记下了孟瑶说出的号码,孟瑶看他还看着自己,就问道:

“阿迪,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姐姐吗?”

“您老人家的电话呢?”

孟瑶佯怒道:

“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得陇望蜀的家伙!哼,别想让我以后说认识你。”

看着吴迪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咯咯笑着往入口跑去,

“傻瓜,那就是本小姐的号啊,想绕过我去泡妞?到京城来吧!”

吴迪乘坐的飞机划破长空,闻斓正在第三次审问孟瑶:

“你真的什么都没说?”

“哎呀,你烦不烦啦,我都说了三百遍了,我没有透露你的任何信息!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两个人闹成一团,候机室里的男人贪婪的看着两个同样青春靓丽的女孩,心中充满了欲望。

忽然,孟瑶大眼珠子一转,小手捂住了嘴巴,

“糟糕,我犯了个大错误!”

“什么错误?是不是真的把我给卖了?”

孟瑶像祥林嫂一样,摇着可爱的小脑袋,

“我真傻,真的,我怎么没有把你的号码给他呢?要是真给了他,你怎么还会在这里和我纠缠不休呢?”

说罢,跳起来就逃,那充满动感的大腿和灵活的腰肢晃花了很多人的眼睛。

瑞丽是滇省的一个边陲小城,和缅甸接壤,是华夏著名的赌石圣地。这里有很多毛料都是从那边走私过来的。虽然这几年翡翠的重心逐渐在向粤省转移,但是瑞丽作为一个多年的毛料交易中心城市,也有自己的底蕴。

一下飞机,租车公司的两辆丰田霸道就等在了外边。办完交接手续,钟棋、常琳琳、吴迪一车,剩下的人一车,直接从机场朝瑞丽的方向开去,为了早点赶到,午饭会在路上解决。这时,常琳琳的手机响起了一连串短信的声音,她低头看了一会儿,就和钟棋在后边咬起了耳朵。吴迪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开车。

飞机上,孟瑶看到闻斓终于闭上眼睛,就偷偷的将吴迪送的翡翠拿出来玩耍,猜测着到底值多少钱。

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翡翠,眼睛一亮,问道:

“那个,小……您好,能让我看看这块翡翠吗?”

孟瑶耸耸肩,将翡翠递了过去,

“布色均匀,翠色天成!小妹妹,不如十五万让给我如何?”

“切,大叔,你这种方法似乎太老套了!”

旁边的闻斓不知何时醒了,隔着孟瑶伸手将翡翠抓走,

“我的了。”

看着孟瑶翻身去抢,大叔泪流满面,

“本来不能去瑞丽赌石就够倒霉了,现在居然还被人误认为是看金鱼的坏叔叔……”

他很想大吼一声,我孩子都上小学了!不过转念又一想,似乎,好像,貌似都是这个年纪的男人才会找小三的吧?那我要不要也试试看呢?

闻斓拿出自己那块豆种,和孟瑶的比较起来,

“你这块好像比我的大,而且好像比我的水多,我这块老板说值个千把块钱,你这块应该能值到五千吧?”

大叔贼溜溜的眼睛在两女的胸口和脸上梭巡了一番,忖道:

“她的好像确实比你的大一些,不过你们的水好像都比较多啊!呸,刘星,你还真准备当个色叔叔啊!其实,其实我真的是想买下来回去哄小三,不,哄老婆的呀!“

两个女孩根本不相信中年人的报价,在她们心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怎么会因为巧遇,就随手拿十几万的东西送人呢?就算是真正地富二代都不会吧?她们都没想到,翡翠在吴迪的眼里,就是弯腰去捡起来的一块石头罢了,虽然这石头值点钱,但随手可捡到更好得多的,那谁会去特别珍惜呢?

到瑞丽的山路很多,不过还算平整,下午四点多,奔波了一天的几人住进了预定好的酒店,准备养精蓄锐一番,备战明天的姐告边贸区早市。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