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石中之石

吴迪习惯性的将小指搭在石头上,想看一下真假,没想到手指一搭上去,一道温润清凉的气息沿着小指流入了身体,感觉竟然比在玉雕乡开出的那块玻璃种更加的明显。

掌柜的发现了吴迪的异状,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小兄弟?”

“哦,没什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应该是跟田黄石有关,可又觉得没想起什么,所以愣了一下。”

“呵呵,老弟,这看到好东西就跟碰到老朋友一样,总是会想起一些让人唏嘘的画面,看来,这块石头和你有缘啊。”

吴迪暗道:

“是和我有缘,不过不是这块石头,而是这块石头里藏着的那块。不,是这块,虽然石内藏石,可是人家也是一家不是?”

吴迪的小指还搭在石头上,细细感受着传来的画面,透视渗进去不足一公分,石质突然发生变化,萝卜纹几乎微不可见,入眼处的石质晶莹滋润,仿若凝脂。再向内深入,吴迪感觉入眼所及,仿佛进入到了凝固的蜂蜜之中,不用手触,只是眼观,就有一种润泽无比的感觉。这竟是一块田黄石中最上品!田黄石冻!

宋鸿雁看吴迪神色还不正常,不禁关心的问道:

“小五,怎么了?今天累着了?”

吴迪不敢再看,闻言苦笑摇头,我能告诉你我是被吓着了吗?这块石头真可惜,肚里藏宝却蒙冤这么多年,不过今天既然被他看到,那就归他了,他会让它放出应该属于它的光彩!而且,这可是送给老师最好的礼物。

吴迪看了一眼刘掌柜,知道他已经起了疑心,不过也没有办法,将石头往前一推,笑道:

“现在我倒是信了,这块石头和我有缘,掌柜的,开个价吧。”

宋鸿雁闻言瞟了吴迪一眼,很是不满,你这不是让人宰你的吗?果然,掌柜的将田黄石雕拿在手上又仔细看了一遍,才沉吟道:

“这块田黄石雕有两千克重,像这种质地,这种重量的现在几乎已经见不着了,要不是老弟要为老爷子祝寿,我还不想出手。这样吧,六百万,石头你拿走,也算是我对素未谋面的老哥哥的一点心意。”

掌柜的报价比他刚刚将石头拿出来时心中最高的价位整整翻了三倍!

宋鸿雁倒是不着急,笑着看吴迪怎么应付。这块石头应该还入不了小师弟的眼,你卖的便宜倒还罢了,这个小富翁说不定心情好,还有可能买回去玩玩,你这漫天要价,不是往外赶人吗?

果然,吴迪听到这个报价,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不悦道:

“老板,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什么了,大家都是行家,你这样可不是做生意的态度啊。”

掌柜的仿佛吃定了吴迪,也不着恼,笑道: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小老弟你若想要,就还个价,合适的话这石头还是你的。不合适的话,我就再自己玩两年,反正这东西的价格只有越来越高的。”

吴迪摇摇头,说道:

“这价格我没法还,师兄,我们还是再去看看其他的吧。”

吴迪作势欲走,掌柜的说道:

“那我就再说一个价格,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带上走,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只能说缘分还没到。不过这块石头就放在这里,哪天老弟想要了,可以再过来谈。你看,五百万怎么样?”

吴迪摇摇头,面无表情,说道:

“不怎么样,既然老板没有诚意卖,咱们还是走吧。”

那老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疑虑,难道是他看错了?这小伙子真的是走神,而不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老板待吴迪二人一离开,就快步跑到楼上研究石雕去了。宋鸿雁等走出了一段距离,问道:

“小五,莫非那块石雕有古怪?”

吴迪不答反问,

“师兄,你说那老板的话是真是假?两块质地相差那么大的石头有可能是一块分出来的吗?”

“这个可不好说,田黄石属火山热液交代(充填)型叶腊石矿床,在火山喷发的间隙或喷发结束之后,伴有大量的酸性气、热液活动,交代分解围岩中的长石类矿物,将钾、钠、镁等杂质淋失,而残留下来的较稳定的Al、Si等元素,在一定的物理条件下,或重新结晶成矿,或由岩石中溶脱出来的Al、Si质溶胶体,沿着周围岩石的裂隙沉淀晶化而成矿。由此可见完全有可能在成矿时将两块质地相差较大的石头粘在一起。”

“你知道我开出过一块三变翡翠,所以我一直在想,那块田黄中会不会再发生变种?”

宋鸿雁哑然失笑,拍了吴迪一掌,说道:

“我看你小子是魔怔了,翡翠变种有迹可循,田黄石中藏石倒是从来没听说过,别疑神疑鬼了,走吧。”

吴迪不依不饶,说道:

“师兄,我要是说我有感觉呢?”

“我知道你小子的钱来的容易,但也不是白捡的,咱总不能上杆子白送给人不是?要不,你把这钱给我,我有一块还不错的方章,让给你了。”

吴迪想说,我的钱可不就是白捡来的?随即又一想,也是,不能让那个黑心老板遂了心意。算了,等瑞丽之行回来再说,要是和这石头有缘,自然还是他的,要是没缘,这天底下奇珍异宝何其之多,岂能尽入他手?

那刘掌柜在楼上苦苦钻研了一个小时,没有任何收获,正想将石雕放起,又不甘心,随即找了个软布口袋,将那石雕装了,匆匆从后门走了。

晚上回到酒店将下午的事情一说,钟棋立马跳了起来,

“我相信小五的感觉,不如我去将它买回来!”

“胡闹!你这一去,这价格还能下来吗?”

吴迪也劝道:

“我已经想好了,等从瑞丽回来再说。要是石头还在,就花个五百万将它买下来也没什么,要是不在,就算了,毕竟这只是一个猜测。而且那么高的价,不会有人愿意当这个傻子的。”

晚上接到赵浩然的电话,津城的项目要招标了,吴迪问了王总预算,又和赵浩然密谋一番,将价格定在了三百二十万。双核公司的底价是一百一十万,扣去各种费用,吴迪大概还有一百万可得。这种闭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的感觉让吴迪不胜唏嘘,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将这曾经的巨款看的如此淡然?

四合院的图纸已经出来,吴迪、杨教授、林虎三人在qq上一直讨论到半夜,确定了施工方案,约定明天一早,吴迪给曲主任打电话,让其帮忙办理开工手续,其他人就开始准备进场施工了。吴迪给杨教授又划了一千万过去,给林虎也划了三百万,笑着制定了基本方针:

“不求最贵,但要最好!”

第二天,玩的差不多的几人决定启程前往瑞丽。因为罗圈说瑞丽除了可以在姐告边贸区早市赌石,还可以到老乡家去收石头,而且现在还流行一种宾馆赌石。宾馆赌石的货主大多是缅甸人,每天带几块毛料偷越边境,放在宾馆的床上等客上门,据说石头品质不错。宾馆赌石的大多是小毛料,一个砂轮就可以现场解石,很是吸引游客,听得常琳琳也心动不止,她现在可是能听懂石头说话的高手高高手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