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田黄石

提着包装精美的瓷瓶,两个人走出说瓷坊,吴迪仰天无声长啸,终于有一个不是用床单包着的漏了!

宋鸿雁看着吴迪,笑眯眯的说道:

“小师弟,我看你多半是打眼了。”

“哦?师兄为什么这么说?”

“近代虽然多采用机器绘画,可画工精细的人也不少,而且瓶子有明显做旧的痕迹,你花两万九,肯定是打眼了。”

“呵呵,这个瓶子的破绽有两处,可正是这两处才让那老掌柜走了眼,让我捡了一个小漏。”

“哦?是哪两点?说来听听。”

“第一点就是师兄你说的做旧。你没上手,上手就知道那不是做旧,而是油烟,你闻闻看。”

吴迪把手放到宋鸿雁的眼前,宋鸿雁真的抓起来闻了闻,说道:

“似乎真的有一股子油烟味,靠,这是你抽烟的味道好不好?”

“这瓶子表面有一层油腻,闻一下里边,还有一种大料的香味,所以我判断他们收上来没多久,而且在收上来之前,瓶子的主人将它放在厨房的橱柜当中,用来装大料一类的香料。”

“勉强算你有理,那第二个破绽呢?”

“第二个在胎质上,胎质确实有些疏松,按道理程门不会这么自毁招牌,可是我记得在一个论坛上好像看到过一篇帖子,那版主说程门功成名就后有一次得罪了人,被人陷害,有半年多的时间过得穷困潦倒,什么活都接,这件想必就是那个时期的作品。最关键的还是这山水花鸟确实是程门的手笔啊。”

“靠,哪个论坛,我怎么没看到过?”

“不记得了,就是有一次百度,随便点开了一个页面,当时就是浏览了一下。”

吴迪哪里知道是哪个论坛?关键是天书告诉他是真的,哪怕胎质疏松的一碰就酥,天书说是真的就一定是真的。反正现在资讯发达,忽悠人还不好忽悠?

宋鸿雁还待再说,吴迪告饶道:

“师兄,这个小考就算我过关了吧!你要是不忿我把你的漏抢了,喏,瓶子给你,这总行了吧!”

“妖孽呀妖孽,谁都以为你是运气好,可谁又知道你竟然掌握了那么大量的信息?这上下五千年,瓷器多如恒河沙数,你竟然都知道一点。小五,你说老实话,你真的就只学了两个月?”

“温叔可以作证。不过,我可以透露个小秘密,我看书最多两遍,想忘也忘不掉。而且,在回老家的时候,我在解石厂吃住了四天四夜,连看带解近千块原石。可能我在这方面确实有天赋,对石头和古玩的感觉都很强烈。不知道这好运还能不能延续到瑞丽。”

“靠,老子不平衡了,极度的不平衡,把瓶子拿来,回去我就把它上拍,让你捡漏!”

“呵呵,上拍就上拍,反正又不是精品,自己留着还没地放呢!”

“对了,小五,听说你买了个大宅子?”

“是啊,瓷板画就是从照壁里挖出来的,你不是都知道吗?”

“来,给二师兄说个好听的,二师兄帮你个大忙。”

“大忙?什么大忙?”

宋鸿雁微笑不语,微抬头斜看远方,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明神武,盖世无双,八面玲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打遍天下无敌手,情场杀手鬼见愁,人称美貌无双,心地善良,惊世骇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方圆200里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二师兄啊!你就告诉我吧!”

吴迪以媲美华少的语速说的差点断了气,才呛咳着可怜巴巴的看着宋鸿雁。

“你小子!你知道师傅的藏宝室是谁做的吗?”

“哎呀,对了,你不提这茬我还忘了呢!我那儿那个地下室还没搞定呢!快,快,别卖关子了,赶紧的。”

“我们拍卖公司和师傅的藏宝室都是我一哥们做的,到时候你整个宅子的监控也可以交给他,绝对比一般的公司强。”

“好,我马上给杨教授的电话,房子的图纸就在这两天出来,正好让你那哥们过去一块碰碰。”

“行,我现在就跟他联系。这家伙叫林虎,我们都叫他虎子,当年可是个兵王。”

图纸要到明天上午才能出来,吴迪让杨教授和宋鸿雁的朋友林虎沟通一下,把地下室的和大院的监控都交给他做,杨教授一口答应了。解决了这个心头大患,吴迪顿时轻松不少,

“走,把春城的漏都捡了,让后来的人无漏可捡。”

宋鸿雁撇撇嘴,

“你小子,这后来的人是不是也包括我这个二师兄啊?”

“二师兄,您老请前头带路,请。”

古来阁是一个杂项大店,玉石、瓷器、书画、铜钱、印章、鼻烟壶、青铜器无一不包,摆设也比说瓷坊差了不止一筹,显得混乱而无序,看的吴迪头都晕了。

“这就是旅游区的特色,人多选择就多,所以有些店就不停的增加品种,东方不亮西方亮,总能找着你喜欢的。不过要捡漏,还是这种店多。”

“为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面,比如你师兄我就专攻玉器和杂项,老杨就专攻瓷器和书画,他的店里这么杂,他就敢保证他的不会走眼?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啊。”

吴迪点了点头,他现在还有很多东西没涉猎到,如果不通过天书作弊,他只怕还是那个每天为了几万块钱提成而辛苦奔波着的小小业务员。这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平民的日子不好混啊。所以他更加的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他要学习,要趁天书还在的时候努力学习,争取做到像师傅那样凭真本事吃饭的大家。

师傅大寿送一方印章也是不错的选择,就先从印章看起吧。治印以田黄石和鸡血石为上,老板这里十几方印章都是普通货色,没有能入眼的东西。有一大块田黄石雕的福禄寿三星祝寿,倒是有点符合大寿的主题,奈何雕工一般,石头更是粗、杂、干、涩,不仔细看差点没认出是田黄石来,一看价格,好家伙,十八万现大洋!

吴迪转身到其他柜台,宋鸿雁正在看一个葫芦,看到吴迪过来,笑道:

“人们都以为葫芦是京津地区八旗子弟畜养鸣虫所专用,其实以葫芦制器,肇自远古。甲骨文之“壶”字,颜回之“一瓢饮”,《豳风》之“八月断壶”,均为较早之文献。宋元之际,文人喜用葫芦器,也时见之文献记载。《前赤壁赋》中有“驾一叶之扁舟,举匏尊以相属”之句,说明苏东坡饮酒也尝有葫芦器。明代以降,制者愈多。当时ZJ携李,更是匏尊著称,驰名遐迩,人争购之。后满清入关,京城,徐水、三河及SD聊城等地也有范制葫芦虫具的艺人,像三河刘、TJ葫芦张都是其中佼佼者,若能淘到一件真品,也是不错的收藏。”

旁边的客人早就放下了手中正在挑选的物件,听到宋鸿雁说完,纷纷情不自禁的鼓掌叫好,吴迪更是听得目瞪口呆,看来,自己还差的远啊。

宋鸿雁本意是想提醒吴迪不要自满,没想到影响了店家的生意,更有游人围过来让宋鸿雁帮忙挑选,宋鸿雁不由苦笑着对掌柜道歉,掌柜的倒是大度,笑道:

“我玩了几十年葫芦,都没老弟说的透彻,今天也算是长了一番见识,老弟,咱们楼上聊聊去。各位,今天所选物品一律八折,也算是我谢过大家捧场,一块儿乐乐。”

闻者皆高呼老板甚善,更有那已经付了款的高喊:

“交过钱的退不退?”

老者笑道:

“交过钱的,宝已到手,还不赶紧藏好偷着乐,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闻者大笑,一时间店里生意更好了几分,吴迪暗道高人也。

老者姓刘,老BJ过来开的店,怪不得能见到很多京城人才爱玩的玩意,得知吴迪的来意,笑道:

“吴老弟,我倒有一样东西,不知道入不入得了你的眼。”

那老者去隔壁拿了一个盒子过来,吴迪看着体积挺大,猜不到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竟是和他刚才看的福禄寿三星石雕一样造型的的福禄寿田黄石雕,不过无论是石质还是雕工,和那个垃圾货相比,都有天壤之别。

吴迪指着石雕问道:

“掌柜的,这石雕莫不是有什么说法?”

“呵呵,老弟好眼力!这件和你刚才看到的那块石雕出自一块石头,这一石两质,倒是罕见。”

吴迪将石雕拿在手上,细细把玩,石质虽不算顶尖,但已经有了田黄石“细、结、润、腻、温、凝”的感觉,石身布满细密的萝卜纹,加上精致的刀工,算是一件不错的藏品。

宋鸿雁接过石头仔细打量了一番,笑道:

“不错一块石头,这些年,很少见到这种田黄,老祖宗们都把它挖断根了。”

吴迪随口问道:

“掌柜的,这石头怎么卖?”

问罢,习惯性的小指一扫,登时愣在了那里。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