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拉出去砍了

李明明将他们两伙人分别请到两个问询室,说道:

“你们先好好想想,想清楚了该给我说什么再来叫我。”

说罢扬长而去。他接到副局的电话就很无奈,他那个侄子大龙经常在花鸟市场惹事,属于小事不断大事不犯的类型。这次这事他已经听下边人汇报了情况,那小子只怕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自己夹在中间难做人,不如把他们扔在那儿,让他们自己打电话喊人解决去。

钟棋把玩着手机,笑道:

“小五,就你好心,想一千万把这事摆平,可惜人家不领情啊。”

“哎,这事因我而起,我也出头了,解决不了是我能力不够,接下来我不管了。你自己的媳妇,自己想办法去。”

“呵呵,琳琳,没来过这种地方吧?我们等等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说着,竟从身上摸出一副扑克牌来!

李明明等了一个小时,没有接到任何电话,想了想,还是要给副局汇报一下进展。正想着,电话响了,副局的电话打了进来。

“没有人找你?小李,按说涉案金额这么大的赌博活动,除了没收赌资和赌具外,还应该对当事人处以罚款,并追究刑事责任。不过这件事,我看是斗气的成分居多,不如只是没收赌具和赌资,教育一下就放他们走吧。”

李明明暗骂:

“想吞下几千万的翡翠和一千万现金,你也不怕不小心撑着了!”

可这不关他什么事,而且按规定确实可以这样处理,只要咬死是赌博就行。李明明想了想,这半天那边都没有电话打过来说情,估计也是外地来游玩的客商,没什么背景,这事应该不难处理。

果真和他预计的一样,这群人听到他肯放他们走,就高高兴兴地收拾了牌局出门,至于那一千万和翡翠,连提都没提,似乎忘了一样。可是他又觉得很不对劲,有这么大大咧咧的公开在审讯室打牌的二愣子吗?没点过硬的关系他们就不怕罪加一等?管他呢,反正是送走了,自己也按上级要求执行了任务,剩下的事再说吧。

吴迪他们出门的时候又碰到了大龙一群人,这小子得意洋洋的看了他们一眼,笑道:

“没本事就别充那过江龙!哥哥好心送你们一句,这儿不是你们能玩的,回家找你们老妈喝奶去吧!一千万!我好怕怕啊。哈哈哈。”

胖子气愤的想冲上去,吴迪拉住他,示意他看钟棋的脸色。钟棋苦着脸,理都没理大龙,扭头对常琳琳说道:

“琳琳,我忽然觉得这样很没意思!”

“总比你操起砖头上去打的头破血流好吧?”

“可我还是觉得那样畅快!我本轻狂人,奈何装斯文……”

“我靠,想打架,就你那小身板,还想打架?小子,我告诉你,文的武的哥哥都接了,有种你放马过来,眨一下眼我就不是好汉。不过,我警告你们,还是赶快回家算了,否则,这几天给我小心点!走,兄弟们喝酒去!强哥请大餐,哈哈哈哈!”

钟棋长叹一声:

“你看,琳琳,韬光隐晦就是这样的结果啊!这个操蛋的社会,就该操板砖干他丫的!”

“爷爷说过,和人对骂、打架是纨绔的行为,我们是大人了,要学会动脑子。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让他痛彻心扉。”

常琳琳在那儿相夫教子,另外四个人在开小会,

“一千万还有咱们的石头就不要了?小五……”

“其实大龙是冲我来的,我给哥几个惹麻烦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个交代。”

“交代个头!没看刚才电话都不让你打吗?那公母俩是设套让人往里钻呢!”

“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

“我靠,你们这是骂谁呢?”

四个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脑袋,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集团何时又悄悄的增加了一名成员,闻言大惊,转眼作鸟兽散。

钟棋看了看表,叹道:

“唉,宝贵的时光就是这样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之中,今天就小五过了把瘾,哥几个还没开张呢!回去,早吃早睡,明天赶早!”

钟棋的早吃早睡就是六点吃饭,凌晨两点睡觉。看样子这家伙的晚点睡就是一通宵了。

第二天接着看石头。胖子是以为吴迪有大背景,罗圈是猜钟棋来头不小,其他人心知肚明他们吃不了亏,也就不再将事情放在心里。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几块石头一看,兴致就提起来了。

钟棋一开始就相中了一块石头,结果五万大洋就开出了一片白花花,这家伙嘟哝着一边生闷气去了。和小五这个捡垃圾必中的家伙相比,似乎亚历山大啊。

胖子也看中了一块石头,他的运气比钟棋稍好,开出了一块豆种,懒得要,直接卖给了老板。他笑着接过老板退给他的本钱,向钟棋飞了个媚眼,钟棋大怒:

“关门,放小五!”

吴迪一脚在钟棋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亲吻的印记,上去在一堆石头里随便扒拉了一下,指着一块石头喊道:

“老板,把这家伙给我拉出去砍了!”

不远处的人流中,脚伤刚好,继续出来逛街的孟瑶惊奇的冲闻斓嚷道:

“哎,蓝妹妹,那边有个家伙要砍石头,他怎么能抢你的名言呢?”

正在拿着发卡结账的闻斓皱了皱眉头,

“本姑娘还没砍石头呢,怎么能被人占了先?走,咱们也砍一块去。”

陪在两人身边的男生笑道:

“本来嘛,我就说应该先看石头,都是瑶瑶要买皮筋,这一下让人家把咱们的活给干了吧?”

“马屁精,信不信本姑娘一脚踢死你!”

吴迪选的这块毛料样子有点惨,像一个刺猬,不大的表面竟然有或高或低的五个凸起,其中有两个还被磨开了一个小口,但是一点表现都没有。另外三个包包上倒是有一点松花。这一片的老板都认识是昨天那几个一掷千金的家伙,还听说昨天他们连钱带翡翠都被没收了,却连屁都没放一个!这样的肥羊,要价自然是高高的飘起。

“我靠,你脑子是不是坏了,就这么一块你就敢要十万?那这一块呢?”

吴迪指着旁边另一块毛料问道。

那一块大概西瓜大小,一道恐怖的裂纹几乎贯穿整个毛料,看皮壳像是会卡场口的。

“这块稍微便宜点,八万。你看,打灯从石缝看进去,隐见绿色,而且大裂不比小绺,赌涨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吴迪冲钟棋一摊手,

“走吧,没得玩,老板把我们当肥羊宰呢!”

“哎,小兄弟,价钱好商量,好商量,这不都是喊价嘛!你还个价,合适的话我就做你这笔生意。”

“刚才那块一万,这块两万!”

“哎呦,兄弟,你这价给的可不是成心想要,你看,我们做生意也不容易,这摊位费……”

老板在那低头数指头诉苦,一抬头,人都要走到隔壁家去了,当下一声大喝:

“几位留步,这生意我做了!”

本来就走在最后的吴迪闻言转身,笑道:

“就是嘛,这石头也就值这个价,赌石我可是高手高高手来着!”

你大爷!侃价你才是高手高高手!老板一边在柜台上数吴迪的货款,一边腹诽。

“四哥,有兴趣没?挑一块砍了过过瘾?”

“我看那块满头包的小子不顺眼,就它了,弟兄们,开铡!”

看到有人解石,人群聚拢过来。闻斓凑到跟前一看,又是这几个人,她并不知道几人昨天的遭遇,还以为他们真能逛,不都说春城的赌石就是练练手吗?这几个家伙还解上瘾了?

吴迪付完款,走出店铺,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小白花,愣了一下,冲闻斓双掌合十拜了拜,算是为昨天的事道谢,随即走过去看钟棋解石。

闻斓展颜一笑,吴迪莫明的心底一喜,靠,真不愧是春城,哥们居然会在大夏天发春!我忍!

满头包的石头最好解,先把几个包切了就能看出结果,钟棋先从那两个被磨破皮的地方下刀,干净利落的两刀下去,白花花一片。人群中发出一阵叹息,垮了。

孟瑶拉着闻斓道:

“我们走吧,没戏了。”

“再看一会,把那三个包切了才能定论。”

“你知道?”

“废话,知道来春城玩,不知道上论坛吗?本小姐现在也是赌石界的高手高高手好不好?”

孟瑶眼光在吴迪和闻斓之间来回晃荡,又是拖出去砍了,又是高手高高手,要不是确认这两个人不认识,都要怀疑他们有奸情了。

钟棋也是玩石头的老手,丝毫不气馁,换了个方向,又切了一个薄片出来。运气依然不好,还是垮。要是一般的毛料,就可以罢手了,但这对刺猬兄不适用,钟棋再转个方向,切的厚了点。

“停,停,我看见绿了,涨了,真涨了!”

宋鸿雁高声嚷道。

散去大半的人群又赶紧往回跑,闻斓则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孟瑶和身后男子的马屁,仿佛自己解涨了一样,转身离去。

剩下的事自然是胖子接手,掏出了翡翠,婴儿拳头大小的一团,芙蓉种水地,还不错,值个十万八万的。钟棋献宝似地捧给常琳琳,常琳琳接过打量,飞了钟棋一个媚眼,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吴迪暗想:

“这小女子不简单,看着清纯温柔,可这几天本性暴露,四哥却毫无所觉,看样子是栽了!”

宋鸿雁撸了撸T恤的袖子,笑道:

“老夫聊发少年狂,那块石头归我了,胖子,架刀!我们把它拖出去砍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