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赌和赌石

处理好津城的事,离瑞丽公盘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钟棋这一段天天腻在温柔乡里,也有点烦了,打算早点去,在春城玩两天。于是和吴迪约好,明天出发。吴迪又约了二师兄宋鸿雁,没想到钱胖子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哭着闹着非要和他们一起走。于是,一个以吴迪为中心的赌石团伙就诞生了。

在机场的时候钟棋就很活跃,飞机一落地,这货就飞了起来,错了,是他的神采飞扬了起来:

“八月份来春城是最正确的选择,可以避暑,可以赌石,还可以看美女,比如,那边那个。”

常琳琳给了钟棋一个温柔的微笑,吴迪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奸夫**啊,一从常老家里出来就原形毕露!有这么自己夸自己媳妇的吗?其实他们都误会了,在常琳琳的身后,一个穿着一身清凉装的妙曼身姿一闪而逝。

钟棋也是个伶俐人,哪里还不知道刚才忘形之下差点暴露本性?连忙转移话题:

“走吧,罗圈在外边接我们,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然后直杀花鸟市场!我要玻璃种!我要帝王绿!我要美女……都输给我的琳琳!”

同机下来的人都绕着他走,吴迪算了算时间,从他回家到这次出来,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难道钟棋都待在常老那儿?要不怎么会憋成这样?

罗圈是钟棋在缅甸认识的一个朋友,喝过酒打过炮那种,属于有点社会关系的人,专门当掮客,扯个线、拉个迁、领人到私人家里看个石头什么的。他会一直陪着他们到瑞丽。

罗圈和罗圈腿没有一点关系。被称为罗圈,是因为他真的叫罗权。大家其实可以想象这样的名字在小的时候会承受多大的压力。所以,罗圈虽然很壮,但是有点驼背。

罗圈和钟棋的见面是从拥抱开始,到一个人被抱的翻白眼结束,期间他们会互相用熊掌拍对方的后背,发出通通的声音的那种,所以最先脸色苍白的是常琳琳。

将行李往酒店里一扔,罗圈就开着他那辆GL8开始在市区转圈,路越开越窄,最后停在一道巷子的入口处。罗圈示意大家下车。

巷子很窄,很旧,但很干净,看得出来每天都有人很用心的打扫。罗圈那张大饼脸上堆满了自信的笑容,

“今天带大家吃一顿我半年才能吃上一次的大餐。”

巷子的尽头,有一个小院,院子里是刚修缮过的平房,吴迪甚至可以闻到工地上建筑器材的味道。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土布衣裳的大娘,很朴素,但很干净。

“罗大娘,今天麻烦您了。”

罗大娘笑道:

“麻烦?平时你麻烦的还少?大家快请进屋坐,马上就好。嗯,好漂亮的女伢子。”

常琳琳笑的眼都看不到了,她觉得大娘很是和蔼可亲,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很诚实。

在客厅里坐的时候,罗圈去院子里支了一张桌子,菜不多,而且大菜也只有一个汽锅鸡和一个清蒸大头鱼,似乎够不上大餐的标准。但当大家看到罗圈看那些菜时的眼神,不由的也充满了期待。

确实很好吃,尤其是那几份家常菜,手撕包菜、蒜蓉藤藤菜、酱猪肝,都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在座的没有一个美食家,但是他们觉得,即便是美食家,也可能没有吃过这等美味。

所有的菜都被吃的干干净净,钟棋拍着自己的大肚皮还有点意犹未尽。常琳琳帮老太太收拾桌子,罗圈抢着洗了碗,一群人才告辞离开。

“罗大娘的祖上是乾隆朝的御厨,今天这些菜不但有严格的原料要求,而且每一道制作工艺都有秘诀,听说还有绝密配方的香料。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是比那些大酒店强多了,有一种家常又不家常的味道,真的很难拿语言来形容。”

宋鸿雁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大家深有同感。

“下一个节目,花鸟市场赌石!出发!”

春城的赌石市场其实并不繁荣,因为有腾冲、瑞丽、盈江的存在,人们认为春城的都是一些剩货。可对于一个赌石人来说,任何一个市场都有机会,关键是有没有能把握住机会的人。

花鸟市场赌石店里的原石都是散放在店外的空地上,用红绳一圈了事,看毛料的人进入其中自选,很是方便。一群人里,除了常琳琳,都是准备出手的人,所以看起毛料来比较快。一个人看一片,一个店一会就完。至于能不能碰到好毛料,各安天命。

连逛了三家店,没有买到一块毛料,吴迪更是每次只用手挨个拍拍,就和常琳琳站一起观战了。

又来到一家大店,吴迪似乎连拍的兴趣都没有了,钟棋疑惑道:

“你这是赌石来了,还是拍石头来了?”

“当然是赌石了!我的方法和你们不一样,你知不知道,石头其实是会说话的。”

“真的?那它们在说什么?”

常琳琳像一个好奇宝宝。

“我在拍它们的时候,会在心里对它们说,乖乖,告诉叔叔,谁肚子里头有翡翠,我给它糖吃。一般不回答我的就有问题,我才会细看。”

“切,你骗鬼去吧!”

吴迪的声音刚刚落地,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流里流气的说道:

“小妞,别理那个骗人的软蛋,你这么漂亮的盘子,哥给你找个台子,一天能挣好几块石头,咱们抱回去慢慢开!”

罗圈的脸阴沉的像是要下雨,从地上捡起一块毛料就要往那边走,吴迪拉住他,笑道:

“花鸟市场嘛,有鸟粪掉头上正常得很,待会回去洗洗就没了。”

那边的人不干了,呼啦一下,又从地上站起来了五个,打扮都有点另类,最大的不会超过三十岁。

“罗圈,这就是你带来的朋友?很冲嘛!别说我大龙不给你面子,今天这小子不跪地下把话吞回去,你们谁也别想走!”

罗圈挡在吴迪身前,骂道:

“你妈个别想走,有本事冲老子来啊?来啊!”

钟棋几个人将常琳琳护在中间,聚拢站在吴迪的身后。

吴迪拍了拍罗圈的肩膀,笑道:

“罗哥,别那么大火气,不值得。对面那几个,看你们也是赌石头的,不如这样,干脆我们来赌一场。每边出一个人,在这个场子里挑一块石头,解出来价值最高的那个就是赢家,如何?”

“哈哈哈哈,这小子说和我们比赌石,他瞎了眼了吧?不知道我们强哥是今年缅甸公盘新晋的北地翡翠王吗?哈哈哈,你尽管划下道来!”

对面的几人当中走出一个年轻人,清秀的脸上满是傲色。这个场子里的毛料他已经看了一个小时了,几块表现好的都记在心上,这种时候居然有人要跟他对赌,只要待会在选毛料的时间上做点手脚,还不输死他!

“我是守法公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这样吧,我们就随便玩玩。嗯,就赌个一千万吧。四哥,麻烦你开张支票出来。”

大龙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又忽然涨得通红,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这,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他一个道上的小混混,别说一千万,就是十万,也不是随手能拿的出来的。

那个号称北地翡翠王的强哥脸色郑重,说道:

“朋友,有点过分了吧?”

“过分?我觉得还没有刚才你们那句话过分。不赌也行,按你们刚才划下的道,跪在地上把话给我吞回去。”

吴迪对谁都很温和,很谦恭,这是做业务练出来的。可是人有逆鳞,如果谁敢对他的朋友和家人不敬,他会一步不退的顶到底,哪怕是碰的头破血流!

强哥掏出支票本,开出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撕下来扬了扬,说道:

“你划下的道我接了。既然有人抢着要送钱,何乐而不为呢?老板,你来当这个公证!不过,既然你提出了赌法和赌注,我也有权对时间做些限制,否则的话,你挑到明年都挑不出一块石头来,我们岂不是要等死?”

大龙几人配合的哈哈大笑,吴迪连话都懒得说,比了一个你随便的手势。

“十分钟,现在,开始计时!”

吴迪点点头,开始看毛料。这个场子一共有二百多块毛料,而且都有编号,排放的很规整。一个拍一下,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

强哥说完“开始”就快步朝刚才看中的毛料走去,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个计较,如果吴迪水平很高,选的也是这几块毛料中的一块的话,那就跟他抢,大不了最后是个平手,省得输了他的全副身家。

吴迪脚步没有停留,一个毛料上拍一下,几乎跟儿戏一样,很快将全场的原石拍了个遍,包括强哥隐隐关注的那几块。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不得不承认强哥是有一定水平的,那几块毛料里边确实有货。但是全场都没有一块能确保压倒性胜利的毛料,吴迪可不想最后扯皮,变成一场闹剧。

他扫视全场,实在不行,就在那几块里选一块,至于刚才他们对常琳琳的侮辱,就要另外想办法来报复了。

“喂,你那样是不行的,别发呆了,赶快选吧。你朋友的钱也是钱啊。”

一个清脆、焦急的声音传来,吴迪应声转身,就觉得眼前猛然一亮,整个人呆住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