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拜师

在古代,这收徒可是个大事,尤其是关门弟子。可现在大家没有那么多讲究,一切从简,象征性走个仪式,约一群同好聚一下,算是个见证。常老的打算就是如此,甚至见证都只有杨老一个人。他的辈分太高,而且他也不想吴迪太早的进入大家的视线,对于这一行来说,他还太年轻。

钟老爷子夫妇到的很早,正好赶上吃早饭。吴迪的两个师兄在八点多一点也到了。杨林学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子,看着比常老还大,今年六十一了,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高级文物鉴定师,精通瓷器、字画鉴定。宋鸿雁也不胖,四十二岁,长脸,整天笑眯眯的,眼角的皱纹特别多,据说是爱笑的后遗症.恒佳拍卖公司董事长,全国珠宝玉石协会副理事长,高级鉴定师,专攻玉器、杂项。

杨林学不苟言笑,像个老学究一样,见了吴迪只是拉着他的手,勉励了几句,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宋鸿雁就不一样了,指着吴迪思索道:

“我一定认识你,最起码听过你的名字。让我想想……我想起来了,强运小超人!是不是?”

吴迪苦笑点头,

“那都是他们瞎喊的。”

“不不,这可不瞎喊!你出道第一战,就在钱胖子那里开出一块玻璃种帝王绿,让唐老雕成了两套首饰;第二战,从胖子那放了七年无人问津的毛料中开出了豆种变糯种,糯种变冰种的传奇三变翡翠;同日,从当年害的胖子倾家荡产的毛料做成的石墩子里开出一大块高冰高翠菠菜绿;前两天,第三战,从别人扔的废料中开出一块细豆高翠正阳绿,听说,同日拍出天价的玻璃种满绿也是你的!哈哈,师傅,谢谢你给我找了个赌石大家做师弟啊!”

随即凑到吴迪耳边,用大家都能听得到的声音悄悄说道:

“小师弟,哪天教教师兄,最近我这手气可不怎么好。”

在座几人都不完全知道吴迪的光辉业绩,一听之下,顿时有些惊心,尤其是钟棋,更是恶狠狠地看着吴迪,

“好小子,背着我去赌石,还弄了一块天价玻璃种,好啊!”

吴迪摊摊手,

“细豆那块你见过,当时还说是废料。玻璃种是我回老家开出来的。”

钟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还钱!”

“呵呵,回头就还你,看你那小气样!那天不是干妈拦住了吗?你要再横,喏,找干妈要去!”

吴迪转身出去打电话,昨天约好今天去津城的,看来是去不了了。他让赵浩然安排好冒充另外三个厂家的人分时间先过去把资料交了,然后他们明天再去。又打电话给津城项目方的采购部马主任,将约会推到明天,到时会带着完整的操作方案过去沟通。

回到客厅,差不多九点半,又和宋鸿雁聊了几句,上午十点,拜师仪式正式开始。

先拜祖师,常老这一派传承的时间非常长,从明朝洪武年间开始,历时数百年未曾间断,据传祖师是一位倒斗高手。

第二步,行拜师礼。常老上座,吴迪行三叩首之礼,单膝下跪奉茶。

第三步,轮到常老训话,主要是一些要尊祖守规,做人清白,学艺刻苦等等的大白话。

不到二十分钟,拜师完毕,钟老头急匆匆的走了,师徒四人进入书房,将杨老头和老太太、钟棋、常琳琳扔在外边。

“臭小子,这下找到组织了,以后越来越不好收拾他了。”

常老将三人领到书房,重新郑重介绍了一遍,大师兄杨林学笑道:

“师傅,我看小师弟聪明伶俐又运势惊人,一定能够继承您老的衣钵。”

吴迪偷偷打量,发现杨林学笑的比较勉强,想必是一个常年不笑的人,他现在才明白了昨天晚上师傅的话,那是在打预防针啊。知道刚才杨林学的态度不是针对自己,也就放下心来,有心思去瞎琢磨了。

“这大师兄的身材倒是合适,只是这二师兄嘛,就是个瘦版的了,再加上自己,感情师徒四人就师傅一个胖子啊!这要是以后给师傅续弦一定要找个瘦老太太。哎呦,没有尊师,赎罪赎罪。”

不理吴迪在那胡思考乱想,师徒几人的交流继续进行,

“你小师弟聪明伶俐倒未必,不过运势惊人倒是真的。刚才鸿雁说了半天他赌石的光荣事迹,那你们知不知道他在收藏上的战绩啊?”

“正要向师父请教。”

“你让他自己说。”

吴迪整理了一下,回忆道:

“一开始就是想买个砖砚送客户,结果打烂了,从里边拿出一幅画,是石涛的《山水图》。后来去一个客户那里跑项目,看到桌子上有个小瓶子,好像宋官窑,就花了五万块钱买回来,没想到是真品。接着就是四哥帮忙买了个四合院,拆的时候在照壁里发现了郎世宁《哨鹿图》同尺寸瓷板画。再有就是昨天,去津城跑项目,又收回来一个乾隆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和故宫里的那个一样。剩下的就没了。”

“林学你在故宫,听说神迹了吗?”

“听说了,还看了录像。”

“也是这小子前几天在我这里当着我的面开出来的!吴迪,你自己说,要是让我说,我怕我都忍不住要揍你一顿!”

吴迪正在板着指头算自己的战绩,他都没有想到这两个月会捡到这么多漏,对了,还有墨翠围棋子没说呢。

“前一段我回了趟老家,厂里有个老造反派去世,他的三个儿子分家产,剩下一大块古青白玉卖不出去,就想求着我买。我想着这么大的玉料也不多见,又没几万块钱,就买下来了。后来发现可能是空的,切开后就发现了那个玉雕。还有啊,师父,我在家还买了一副烧出来的玛瑙围棋,送给温叔玩,结果从里边发现了十几颗墨翠棋子,还有几颗墨玉的。”

吴迪蔫坏蔫坏的,要打击就干脆打击的彻底点,让他们不敢小看自己,师父让自己摆战绩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小师弟你学这一行多久了?”

“我想想,五月,六月,从六月份开始的吧,当时温叔推荐我买的晋元康砖砚。”

“今年六月?”

“嗯!”

“真的?”

“嗯!”

“天啊,你们别拦着我,让我去死!”

“你这几块翡翠也是这几个月开出来的吧?”

杨林学插嘴问道。

“是的。”

“那你想没想过是什么让你忽然鸿运当头?是一件东西?还是一件事情?还是一个人?”

杨林学一下直指问题本质,吴迪心下凛然,不算还好,一算,自己这一段实在是太张扬了!不但次数多,而且,全是惊天的大漏!幸好天书已经隐形,否则会大大增加暴露的危险。

“应该是从帮欧部长家找回孩子开始,我的运气就好的不得了。还不止这些,谈项目时也有如神助,几下就搞定,仿佛别人就在等着我一样。”

“话不能这么说,这些东西一直都在那儿放着,为什么别人发现不了?”

“其实我也想过,试图找一个科学的理由。我是做销售的,平时观察的比较仔细。另外,我花钱贪便宜,不懂的时候更是这样。翡翠都是从废料里开出来的就可以证明。然后古玩这边,说句实在话,我都是冲着项目去,以买古玩的名义变相送点钱出去,没想到……”

“偶然中有必然啊!真不愧是强运小超人!”

杨林学惊叹不止,脸上的表情都丰富了不少。

“做什么项目?我也准备改行了!这简直比抢银行还厉害呀!”

宋鸿雁两眼赤红,趴过来咬耳根。

“还有几天就是瑞丽公盘,到时候咱们一起去,沾沾你的运气。”

“以后吴迪还是先学瓷器,等你大师兄有机会,带你进故宫看看历朝历代的真品。记住,鉴定古玩是一个推理活动,先假定它是真的,再找反证,证明它是假的。只要发现有一个疑点,那它就绝对不真!”

吴迪点头受教。

“鸿雁,你和吴迪去赌石,顺便教一下玉器珠宝,古今中外都要学。回来我要看进度。”

“是,师傅!”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