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把钟棋降一辈

将老袁头送回办公室,吴迪和赵浩然讲了项目的事,让他安排三个人,拿三个厂家的资料,明天一块走趟津城,赵浩然笑道:

“好小子,生意都做到海边去了!哥哥是想让你过来帮忙,可水浅养不起你这条大鱼啊。明天哥哥跟着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过几天还要去趟云南,这边要快的话,后续的事还得你安排人跟着,一块过去一趟最好.”

“正好学学兄弟的手法,也算是偷偷师。怎么?云南还有项目?”

“没有,一个朋友让陪他去赌石。”

结束了和赵浩然的通话,老规矩,驱车直奔常老山庄。

“哈哈,你小子又跑来干什么?常老可没有第二个孙女!”

老杨头几个人正在院子里树下喝茶,看到吴迪进来就逗他。常琳琳不依了,

“回头我就给缁衣妹妹打电话,告诉她有人想他了!”

“哎呦,巴不得,我弟弟为那个疯丫头可操了不少心。我看小吴不错,就是脸有点黑,不过,只要心不黑就行!”

吴迪打了个趔趄,差点把手里抱的瓶子扔出去,这是夸人还是骂人呢?

“小五,怎么又拿床单包东西?什么宝贝神神秘秘的,快给我老头子看看。”

吴迪将瓶子在小桌上摆好,拿起空杯,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常老一见瓶子乐了,

“哎呦,小五,这回你可要打眼了。这瓶子不是你从故宫里顺出来的吧?”

老杨头随意的拿起瓶子说道:

“你别说,仿的还真像,是个老物件,应该是民国的吧?哈哈,最大的破绽在这儿,有底款,青花还有晕散,这水平有点太高了吧?”

常老招呼吴迪坐下,笑道:

“小五,这瓷器就几乎没有一模一样的,尤其是这些精品。有些人就专门仿这种,好拿来蒙骗初学者。你不会没看过故宫文物名录吧?”

吴迪苦笑,这叫什么?这就叫灯下黑,又叫经验主义害死人。连常老这种大家都要犯这种错误,看来这瓶子也只是和他有缘。

“我还真没看过,就看这瓶子漂亮,好像还够老。要不,您老再看看。”

“好,我就再看看。别着急,玩咱们这行哪个没打过眼?谁敢说这话我直接打上门去!这东西挺漂亮的,就算是工艺品也很不错。你看,色泽鲜艳亮丽,画工精巧,胎质均匀,釉面呈现蛤蜊光……不对,这怎么像是个真的?我再看看。”

吴迪看钟棋在一边无聊地喝着茶,玩着手机,就小声的逗常琳琳:

“琳琳姐,我有个问题。”

“说,姐就喜欢知道上进的孩子。”

“这到底是你嫁给我四哥呢?还是我四哥嫁给了你?这家伙可有段时间不回家了。”

语速又快又急,说完起身就跑。常琳琳愣了一下,耳朵根子都红了,咬牙切齿的在后边追他,还一边指挥钟棋拦截。

“小五,你给我过来,这瓶子哪儿来的?”

“怎么了?”

“快说,这瓶子哪儿来的?”

“今天去津城见一客户,他办公室里摆着的。我觉得七十万挺值,就收回来了,有问题?”

“七十万?你小子又捡大漏了!不行,我要给老韩打个电话,看他那个还在不在,是不是被人给换了。”

“不会吧?这东西是我那客户两年前从拍卖会上买的!”

“这话你也信?不过应该不会拿拍卖会忽悠人吧?算了,打个电话也不坏事。”

吴迪站在旁边听常老打电话,一只柔嫩滑腻的小手从侧面摸上了他的胳膊。吴迪一愣,转头看到常琳琳的笑脸,

“乖弟弟,让姐姐好好疼疼你!”

小手一紧,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吴迪差点惊叫出声,倒抽了口凉气,不迭声的嚷道:

“疼疼疼疼疼疼疼!”

“哼!”常琳琳头抬得像一只刚刚下了蛋的母鸡,走一边和钟棋腻歪去了。

“老韩头说他先去看看再说,来,让我再欣赏欣赏这瓶子。”

吴迪和钟棋商量着去后边游泳,留下俩老头在这儿研究瓶子,常琳琳吐了吐舌头,说道:

“别管他们,有时候一看就是一天,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太阳西斜,水里感觉有点凉。吴迪爬上来一看,快六点了,这一天过得还真充实,尤其是捡了个大漏更是让人心情愉快。

换好衣服,刚来到后院,就听见有人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

“老常,老常,东西还在吧?快让我看看,我把故宫的也带来了。”

一个老头根本没注意到吴迪,直接跑进了客厅,还有一个中年人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纸盒,远远地跟在后边。

“真像!跟双胞胎似的!这画工精巧,布色亮丽不凡,无价之宝啊!

两个瓶子摆在一起欣赏,韩院长仔细看了一会,叹道。

“可以确定是一个人的画工,不过这一比较,细微的差别还不少。你看,这里的颜色,这里的线条,这里的胎质……最主要的是,一个有款一个无款。”

“这个,这个小吴啊,你上回捐献的瓷板画呢,获得了高度的评价,被我们院专家称为世界第九奇迹。后来那玉雕我也见了,称为神迹也不为过啊。你看,这两个瓶子就像双胞胎,失散了三百多年,今天好不容易见着了,你就忍心让它们再分隔两地?你就忍心让它们承受那种想见不能见的感觉?”

这词怎么这么熟?吴迪根本没把韩院的唠叨当回事,一个劲的琢磨着这老头也挺时髦的嘛,连这歌都听?

“老韩,你职业病又犯了?小五捐了那么贵重的东西,你都还不放过他?”

“嘿嘿,习惯了,习惯了。小五,这次就算了,给你留一件。”

吃完晚饭,吴迪准备回去,明天还要去津城。

常老叫住他,将他领到书房,问道:

“小五,我问你个问题,你,愿不愿意跟我学古玩?”

“啥?”

“跟我学古玩,做我常幼学的关门弟子。”

“愿意!当然愿意!前几天我还在让温叔收我当徒弟呢!结果他说他不收徒。要您老当我师傅,这以前我想都不敢想啊。”

“哦,听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如温亚儒那小子喽?人家不要的我抢着收是不?”

“不是,不是,真的,哎呀,这个……”

“小五,学古玩要有天分,但运气也很重要。试想,你学了一辈子古玩,一身的本领,却只能在博物馆隔着玻璃看展览,一生也没运气见到几件精品,会有多委屈?你有天赋,更有运气,为人又能认清大势,不斤斤计较,只要用心,将来成就只怕比我还高。”

常老摆手制止吴迪说话,:

“古玩讲究传承有序,有没有师傅,谁是你师父,在这一行里都很关键,可以让你迅速的被接纳。但是到底能不能学到东西,能学到多少东西,就要看个人的了。你还有两个师兄,一个叫杨林学,也成老头子了,在故宫博物馆上班,那张臭脸谁见谁躲。你说我当时是不是鬼迷心窍了?怎么收了这么个不知道变通的家伙?”

吴迪哪敢接话,只是一个劲的赔笑。

“二师兄叫宋鸿雁,开了一家拍卖行,有一点和你一样,喜欢但不痴迷赌石。我明天把他们叫过来,你们见见,也算是正式拜师了。”

吴迪探头探脑的到处找东西,常老奇道:

“你干什么呢?”

“师父,我找杯子,给您老磕头敬茶。”

“哈哈,不急不急,明天等你干爸、干妈、师兄他们到了再说。唉,你说,这辈分乱的……”

吴迪眼珠子转了转,小恶魔露出了一对小虎牙:

“要不,咱干脆通知大家把我四哥降一辈,这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嘛!”

“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