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故事

吴迪被老袁头拉着,王总看他欲言又止,笑道:

“不着急,那瓶子在那放了两年了,又跑不了,吃完饭回来给你装包带走。走,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今天要和师父多喝几杯。”

“呵呵。老了,喝不动了,倒是小苏,你要和王总多喝几个,这项目就他一句话的事。”

“两三百万的小事,分分钟搞定,走,喝酒去。”

吴迪知道急不得,跟在老袁头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酒菜上齐,先干三个,然后开始吃菜聊天。喝了点酒的王总更加随和:

“小吴,没想到你挺专业,还随身带着白手套!怎么样,摸了一手灰吧?”

吴迪暗骂暴殄天物,一边笑道:

“呵呵,最近迷上了这个,有点失礼了,我喝一个赔罪,王总您随意。”

“看上你王哥那瓶子了?来,让王哥听听,有什么说法?”

“重宝啊!乾隆年间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可遇不可求啊。”

“哈哈哈哈,小吴你看走眼了吧?学这一行多久了?”

“嘿嘿,两个月。”

“那去过故宫博物馆吗?手头上有故宫珍藏的资料吗?”

“没有。”

“我就知道你没有!故宫博物馆里有一件几乎一模一样的,那件还没有底款!”

“啊?”

“这件瓷器是你王哥我上拍花了三千万拍回来的,你说我是不是亏大发了?”

吴迪哀叹,完了,人家认识,就是放在那儿显摆用的,大气魄啊!

“亏?怎么会亏?赚大发了才是!”

“你不知道,这件瓷器背后有故事,师父应该知道一些吧?”

“我,我知道什么?”

“你们知道当时这块地争得有多厉害吗?我们虽然有关系,又是国营,可现在玩房地产,谁没有几个关系?一切还得靠钱说话!可是,没有关系,你提着钱也送不出去。有了关系,送的方法不对也送不出去!”

吴迪隐隐有点明白,又感觉很糊涂,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些话?

老袁头已经有点明白了,笑道:

“你个王大炮,能说不能说都往外喷,喝酒。”

“没事,师傅,这不是在你面前吗?再说,这事在行里传遍了,谁也拿不住把柄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行里混,就要遵守行里的规矩。”

看着吴迪一头雾水,王总笑道:

“敬王哥一杯酒,就给你讲个故事。”

吴迪喝了一个,王总抿了一口,笑眯眯地说道:

“话说这地块竞争激烈,开标前达到了白热化,我们老大天天出去灌一肚子酒回来,终于摸上了一个大人物家的门。这老大发愁啊,关系归关系,没点利益,怎么求人?多方打听之下,发现那人喜欢古董,就想着收一件好东西送过去。紧急找了朋友,高价买了一件康熙青花龙纹盆,拿着去了。”

“领导一看,爱不释手,但是最后又放下了。说道,这东西我不能要,太贵重,你这是行贿!老大软磨硬泡半天,硬是被逼着将青花装了回去。这急啊,三天时间嘴上长了两个大泡!后来没办法,备了一份重礼,通过一个朋友,联系上那位的秘书。那秘书够朋友,透露了一个消息,最近领导手头紧,要拍卖一件珍贵藏品,就是这件大清乾隆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

听到这里,吴迪已经明白了。他看过一本书,叫做《青瓷》,讲的就是这种道道,没想到在现实中居然让他给碰上了。这到底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呢?还是艺术教会了人学习,让人邯郸学步了呢?吴迪知道王总为什么不把三千万拍回来的东西当回事了,这谁求财会拿真宝贝去换?还是一个超低价、一个亏得底裤都没了的价格去换?

“我们老总一听,大喜。第二天就和我去参加了那个拍卖会,一掷千金,以三千万的全场最高价夺宝而回。当场付清了全部款项。一个月后地块招标,开出天价。上边紧急干预,这与国家调控房价的初衷相悖,一定要将地价打压下去,随后津城出具红头文件,标明指导价格,又对参加投标的地产商做了一番资审,什么信誉要好,经验要足,资金要充裕之类种种。最后只批了五家参加第二次竞标,并郑重声明因为第一次竞标哄抬物价的原因,价格并不作为此次招标中标的唯一要素。于是,我们中标了,指导价中标!这里边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你们是没见过啊,那才叫做业务。”

王总感慨的独浮一大白,吴迪陪了一杯,这才叫玩家,同样的手法,在他这种层次,就叫小儿科。当标的被放大了无数倍后,那就叫战役!在这种惊天的波涛中畅泳的人,才是真正有大能量的弄潮儿!不过吴迪可不愿意去做这种弄潮儿,虽惊心动魄,刺激引人,但干的都是违法的事啊!小打小闹也就罢了,求生嘛!往大了玩,靠这种手段挣来的钱,他花的不踏实。

“后来,我又在老大办公室看到了这玩意,就问他要过来玩。老大大手一挥,三千万送你了,回头给我卖命还钱。,于是就放到了我的办公室。说实在的,哥们要这东西是存了点小心思,这万一要是真的呢?”

吴迪暗暗接道:

“它还就是真的。”

“我偷偷找了个朋友看了看,那哥们在津城古玩圈里很有点名头,拿起来一看款识,就笑了,说,行啊哥们,从哪弄这么个唬人的玩意,做的这么真?花了不少钱吧?改天你进故宫看看,那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还没您这好呢!而且人家那个还没底款。这我算死了心了,想着挺漂亮的,放着吧。没过几天,去见老大,老大神神秘秘的问了我一句,找人看过了?我说,啊。他又说,我也找人看过了,还找了俩,都是一眼就帕斯了,说让我去故宫看。我说,那咱哥俩哪天一块去故宫看看吧?我说,我找那位也这么说。老大又说,找个机会不小心把它碎了吧。我答应了,可后来看着挺漂亮的,有点舍不得,拖啊拖的,这两年看顺眼了,倒把老大的交代故意给忘了,今天小兄弟喜欢,也算和这东西有缘。王哥做主,送你了。”

吴迪连忙推辞,王总也不再提,三人继续喝酒。

面红耳赤的回到办公室,喝了杯茶,老袁头准备告辞。吴迪迟疑道:

“王哥,我确实喜欢那个瓶子,要不您开个价,让我得了?”

王总沉吟着,老袁头站起来往外走,边走边说道:

“我去个卫生间。”

王总说道:

“这东西真的不值钱,你想要就拿回去玩……”

吴迪截话道:

“王哥,我出七十万,你看怎么样?而且,我准备了一份协议,毕竟这东西要有个来龙去脉不是?钱是小弟自己的,与公司无关。”

王总笑道:

“没看出小吴还是个有钱人啊!”

“有钱大家赚嘛,做了几年业务,交了一帮朋友,大家你漏点、他漏点,让我捡了不少钱。”

“呵呵,你搞古董明白,这协议有没有法律效力?”

“应该有,最少在古董这一行里大家都认,王总要担心,咱们喊两个公证也行。”

“不用,不用,协议有效就行,最近我们家那小子看上了一款豪车,我正在这儿发愁呢!小吴,你看能不能这样,咱们协议上写两百万如何?”

吴迪迟疑了一下,要两千万都没问题啊!但是买卖就是这样,不能让人感觉你太爽快。

王总看吴迪迟疑,笑道:

“兄弟你误会了,哥哥可不是那么贪的人,我这儿有一百三十万的现金,正好一会儿你拿去存上,再从你账上给我划两百万过来,你看怎么样?”

吴迪恍然大悟,洗钱!当下点头笑道:

“没问题,不用先去存,我卡上有。”

王总让吴迪等一会儿,跑到休息间打开保险柜,拿出一个旅行袋,拉开,说道:

“还没来得及去存,一百三十万,兄弟你数数?”

吴迪暗自鄙夷,

“你敢去存?还不知道在这儿放了多少天了呢!”

接过旅行袋,看都不看拉上拉链,笑道:

“我不信谁也不能不信王哥不是?我这就写协议,划款。”

“兄弟,你那设备的事放心,我待会安排个人你见一下,最好喊几个朋友过来一起投,你知道,这国营单位,就这点儿麻烦。”

“没问题。”

签字,画押,转账,事情办完,老袁头刚好上厕所回来,看这点儿掐的。

王总打电话喊了一个人进来,名片上印着招标办主任,吴迪约好明天带厂家过来细谈,拿上旅行包,抱上瓶子准备出发。王总看了看,从休息室拿了一个床单出来,帮吴迪把瓶子包好,放到旅行包里,安排人送他们去火车站。

吴迪乐了,又是床单?看来这玩意也是个大杀器啊!

上了高铁,老袁头问道:

“买了?这瓶子花了多少钱?”

离开车还有点时间,车厢里没几个人,吴迪看了看左右,拿过老袁头的包,直接往里边塞了一大捆老人头,足有十多万,再将交易一说,老袁头笑道:

“这些人都泼皮胆大的,你小心点。不过这种人也有个好处,就是讲信用,你就等着签合同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