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亏了

“小五,拿被单过来,把玉雕包起来,抱进去。”

“啊?”

“小李,收缴所有人的通讯工具,发现谁刚才向外联系的马上控制起来,同时通知警局控制被联系人。不管使用什么手段,我要你保证,一点消息都不要泄露出去。”

“小四,马上给你老子打电话,两个小时后必须出现在我的面前。不,一个小时后,八达岭高速昌平出口汇合。小刘,你马上准备车,我们回京。通知交管部门,八达岭高速四环内至中南海路段,一个半小时后开始交通管制,留出一个车道。小五,你跟我进来。”

常老像一个威武的大将军,一连串的命令从他的嘴里发出。整个山庄忽然乱了起来,一道道人影从各个地方窜了出来,保姆、医生也都被集中到一个空房间里。

吴迪跟着常老走进卧室,常老满脸的疲惫,说道:

“小五,你知道这个玉雕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什么?”

“河山!大好河山,祖国的大好河山!你觉得,你拥有它会是你的福气吗?”

“河山,三千里锦绣河山?我明白了,常老,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常老拿起屋角一部黑色电话,接通后严肃的说道:

“请转总书记办公室。”

吴迪根本没有听见常老接下来的话,他被总书记办公室那几个字镇住了,要惊动最高层吗?现在尚是如此,可以想象当年陆子冈心中的惶恐。若不是不忍三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若不是不忍这神迹消失人间,只怕现在,他们根本就见不到这惊人的一幕了吧?

电话很短,又似乎很长,常老拉着吴迪走出卧室时,进京的车队已经准备好了。常老让小刘抱上玉雕,坐在最中间的那辆车上,随后他带着吴迪也上了这辆车。常琳琳、钟棋、杨老上了后边一辆车。一个由三辆奥迪组成的车队驶出了山庄。

一个小时后,汇合了钟老爷子的三辆车,常老将吴迪赶到钟棋的车上,把钟老接了上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吴迪终生难忘,他看到了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个第一人,看到了在空旷的广场上玉雕显现出的完整的画面,看到了中南海里那一栋栋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小楼,一切的一切,都仿如梦幻。

他记得,那个老人拉着他的手,拍着他的肩膀大笑:

“老钟,将门出虎子,这螟蛉义子也非池中物啊!”

他还记得,一排的老头排队和他握手,对他表示感谢。

他还记得,最少三个电视上经常露面的老人和他分别合影。

他还记得……除了还记得他一直在傻笑外,其他的一概不记得了。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睡醒。他躺在床上发愣,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用被子捂住了脸。亏了,亏大发了,价值连城的宝贝被一群老头忽悠走了。吴迪赖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在古代,这叫进献祥瑞,是要升官发财的。现在有常老和钟老爷子在,总不至于叫他吃亏吧?这东西可花了他不少钱呢!什么?你说才不过几万块?哼!在一般小城市,一家双职工两年都存不了这么多钱!

你有本事,也用几万块换个这宝贝试试?

起床,洗脸刷牙,多想无益,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餐厅里,吴迪恨恨的咬着油条,想着还有什么事情要办。买房子的钱还给钟棋后,还剩两亿多,够用了。赌石的知识还要巩固一下,毕竟不能靠强运小超人的名头打一辈子天下。还有,那天到底是因为透视自己还是时间到了发晕,要再试一下,要不,随便找个美女美眉试试?

吴迪笑的很邪恶,把刚刚晃过来的钟棋吓了一跳,

“我靠,你小子该不是发春了吧?笑的那么淫贱!”

“滚,吃完饭我给你转账,把钱还给你,省得整天跟我哭穷!”

吴迪被说中了心事,黑脸稍微有一点红,不过钟棋看不出来。

“靠!你有钱还我?小子,快说,究竟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小五当然有钱还你了!小五,昨天的事情做的很好。上边问你想要什么奖励,你干爸替你做主了,要了十亿人民币,呵呵,你现在是个大富翁了!”

“啊?”

两个“啊”是同时发出来的,随后钟棋充满悲愤的说道:

“辛辛苦苦几十年,不如小五睡一晚!还我钱来!”

“钱在我这儿保管着,你要还钱?好啊,吃完饭咱们娘俩仔细算算账。”

“这个,这个,妈,我怎么会让你还钱?我知道钱在你那儿很安全,都在股市里套着没变现,还没亏……”

“兔崽子你长能耐了,找打!”

老太太老羞成怒。

“干妈套了多少钱?”

吴迪悄悄地咬耳朵,钟棋伸出了三根指头。

“三千万?”

钟棋悄悄地摇头,

“啊!三亿?”

老太太拿了一个鸡毛掸子,偷偷的走到钟棋身后,高抬手,轻落下,打了钟棋脑袋一下,还待再给吴迪一下,两个人已经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作鸟兽散。

“图纸还有三天才能出来,开工的手续可以交给曲主任帮着办,石头也都卖完了,哦,没事干了。”

吴迪靠在车座上数指头,干脆,看看老袁头去。吴迪拿出一幅玛瑙围棋,驱车直奔二机厂项目。

老袁头还是老样子,不过看到吴迪后的笑容真诚了不少,互相关注了一下近况后,老袁头起身掩上了门,问道:

“小吴,外地的项目你能做不能?”

“能啊,过几天就要出差。”

“我在津城有一个老伙计,开发了一个城市广场,马上要采购设备了,有没兴趣过去看看?”

“有,当然有兴趣。”

“你等我联系一下。”

片刻,老袁头捂着电话问了吴迪一句:

“今天你有没有时间?”

“啊?有,有。”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

高铁上老袁头给吴迪介绍了一下这个项目的背景,开发商是国营企业,是国资委下属的房地产商,项目很大,一共分三期,现在是第一期,有七套设备。他那个朋友是一把。

吴迪在车上暗自琢磨,这到底是他运气改善引来了天书,还是天书带来了运气?最近一连串的好事向他的头上砸,连以前辛辛苦苦一年才能签两、三个的项目竟也变的如此容易!

老袁头的朋友是一个很壮实的中年人,王庆峰王总,很热情,握手都是用双手,很有力。三个人在办公室落座后,王总直接拿出设备表,问道:

“小吴,你看看你们能做哪一块?”

吴迪翻看了一下,指着设备那一项说道:

“我主要做这一块。”

“这么小一块啊?好办,你到时候听通知就行了,估计过两个月会招标。”

王总转头和老袁头聊了起来,听他的意思,是想要老袁头退休后跟他干,老袁头很动心。吴迪无聊的四处乱看,忽然,房间右面墙边博古架上的一件瓷器映入他的眼帘。

那个博古架的位置放得很有艺术,以吴迪现在坐的位置,不转头根本看不见,这也是他现在才注意到的原因。可是就这一眼,他就坐不住了,因为,博古架上那件瓷器,实在是太耀眼了。

吴迪说了句抱歉后,请示王总能不能看看博古架,王总笑道:

“小吴,听我们说话无聊了吧?当年我也是二机厂的,袁叔还是我师傅呢!这屋里,你想看什么看什么,没一个值钱的玩意,一会十一点,咱们出去吃饭,让你们尝尝津城的海鲜。”

吴迪强抑心中的激动,缓步走到博古架前,弯腰开始查看那件瓷器,边看边暗自赞叹。

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转心上通体绘制胭脂彩山水画,葫芦腰身四开光,开光内为珐琅彩春夏秋冬四季山水风景,充满了诗情画意,极具艺术魅力。

胎壁均匀规整,结合紧密,彩料凝重,色泽鲜艳靓丽,画工精致,栩栩如生。器型端庄大方、古朴自然,这是一件大器,更是一件重宝。

吴迪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双白手套戴上,轻轻拿起瓶子,看了看底足,款识清楚,青花双圈楷书大清乾隆年制,晕散自然,应该是真品无疑。

吴迪将瓶子转了一个方向,又看,颜色依然艳丽,通体无瑕疵。重宝啊,如果上拍,怕是两个亿都下不来。吴迪用尾指轻轻的一碰,信息了然于胸,他的判断果然正确。

大清乾隆珐琅彩四开光山水镂空转心葫芦瓶,真品!

吴迪有点爱不释手,忽然想起:

“这么贵重的东西,竟敢随意的放在这里,难道这王总不识货?”

心思一起,就如汹涌的海浪般难以抑制,怎么办?吴迪强自平静了一下呼吸,将瓶子放回原处。一回头,吓了一跳,王总和老袁头都笑眯眯的站在身后,正看着他呢!

“呵呵,看上那个瓶子了,看上了就拿走,不值个什么钱,哥哥在这上边可是吃了个大亏呢!”

“大亏?只怕你让给我,才是真的大亏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