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三千里河山

看着账号里的数字,吴迪自信的一笑,或许过不了多久,后边会再加一个零。

回家接了欧豆豆,去卢校长那里吃饭,经过一个多月的疗养,夫妇俩的脸色都好了很多,一些陈年旧疾也大有改善。宋阿姨看着一大一小在那里狼吞虎咽,不禁暗暗的用袖子沾了沾眼角。

“慢点吃,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快开学了,开学豆豆该上三年级了吧?”

“奶奶,早着呢,还有一个月呢!”

“呵呵,我和你爷爷商量了,再住一个星期就走,以后,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为什么啊?你们不要豆豆了吗?”

“豆豆乖,爷爷放不下你那些同学们,那帮小崽子,除了我没人镇得住他们!”

卢校长脸上浮起骄傲的笑容。

“就是,就是,回去要帮我打狗蛋的屁股,他那次把我推了个屁墩,还要打二丫的手板心,她借我的橡皮一直没还……爷爷,我跟你们一块回去吧,在这里上学,我怕……”

“豆豆乖,别怕,谁敢欺负你,你给奶奶打电话,奶奶打他屁股……”

吴迪没有说话,他知道,卢校长夫妇和他父母一样,他们不属于这里,他们有他们的根。故土难离,越是老人越是这样。

在疗养院睡了一晚,宋阿姨和吴迪聊了很多,聊豆豆,聊卢校长,聊她自己,一直到很晚,才各自睡去。

第二天的早饭吃到了十点多,吴迪算算时间,干脆吃了午饭再走。带着豆豆和卢校长夫妇进市里逛了一会街,给豆豆买了几件玩具,时针直指三点。

吴迪苦笑,这时间还真是不经逛。算了,明天吧。

第二天一早,吴迪把豆豆留给卢校长夫妇,回钟家搬了石头,驱车直奔常老山庄。老太太一个劲的在后边喊:

“带个人去,别一个人搬,闪了腰可怎么办?”

十一点钟,吴迪赶到了常老住处,像往日的钟棋一样,在门口就大声叫道:

“常爷爷,宝贝搬来了。四哥,快来帮忙啊!”

钟棋穿着短裤背心,摇着大蒲扇,跟在一样打扮的常老爷子身后,一摇一晃的踱了出来,别说,还真有点爷孙相。老杨头一边甩手,一边在后边跑,

“什么宝贝?什么宝贝?老头子我可是把救心丸都准备好了。”

看到吴迪从车上抱下来一个被单裹住的大家伙,很是吃力的样子,杨老爷子怒气勃发:

“你小子,就知道拿被单包东西,上次瓷板画是,这次还是!”

吴迪无语,

“这么大,不拿被单我拿什么包啊?”

抱着六七十斤的东西穿过两进院子,着实把吴迪累的不轻,将石头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吴迪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水杯就是一阵猛喝,气的钟棋跳脚大骂:

“兔崽子,快放下,那是你嫂子的杯子!”

老杨头解开了神作神秘的面纱,傻眼了,

“老常,我没眼花吧,就这东西也叫宝贝?”

常老摇摇头,上前轻轻抚摸玉面,然后开始绕着石头打转,不时的随意敲两下。

吴迪吃了一惊,也不知道常老是真厉害,还是习惯使然,居然就发现了石头真正地秘密。

“奇怪,小五,知道这里边是什么吗?”

“不知道,不过我估计是玉器摆件,否则不会这么重。”

“这么大的玉器摆件?如果比外边这层玉年代更早,又是名家雕刻的话,也算是一件宝贝。”

吴迪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摸出一个手持式电锯,笑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就给它来个开膛破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看到吴迪准备从中间下刀,常老爷子连忙拦住,吴迪指着他前两天弄出来的一道缝说道:

“我估计是两个半块从这里粘和的,从这儿来一刀绝对没错。”

“就知道你小子不靠谱,用这个!”

常老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长条形的东西,前边伸出了一个小小的刀头,

“玻璃刀?”

“这叫金刚石切割槽刀,专门用来掏石头的。你那电锯留着锯木头玩吧。”

“啊?原来想跟你们开个玩笑的,没想到老爷子威武,家伙这么齐全。”

吴迪讪笑着从背包里拿出一把一模一样的东西来。

老杨头笑着一巴掌拍在吴迪的后脑勺上:

“小猴子,还反了天不成?”

常琳琳掩着嘴笑着和钟棋咬耳朵,

“缁衣从小就被这样骂。”

吴迪准备动刀,常老又拦住了他,让他从上边揭盖。

“为什么,我判断是两块整料从这里粘上的,划开两边一分不就都出来了?”

“你平时搬动的时候觉得里边晃动吗?”

“没觉得。”

“那就对了,要不就是四面的板直接粘在底座上,要不就是你说那样,但底座也被粘住了,你划开了也拿不出来。”

吴迪终于明白,是他想岔了,就算锯成两半,敢硬往两边拉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吴迪在辛勤的劳动,钟棋看的只打呵欠,常老摇了摇头,喊来两个警卫员,把吴迪赶一边凉快去了。

一个小时之后,顶盖被掀开,几个人围了上去,脑袋把光线挡的一丝不剩,常老不客气的送了几个爆栗,三小抚头败退。

“果然是玉雕,似乎还有微透雕的手法,那面石板有字。让我看看。”

常老拿来电筒,仔细的看着,片刻,兴奋道:

“是子冈玉,万历三十二年开始雕,三年才成,听听,定型之日,风起云涌,大雨滂沱,山河变色,历三日而不息!厉害呀!小李,你扶着,让小宋划,小心,那块板有可能是两半,别弄碎了。”

又是一个多小时,匆匆吃过饭的几人快步走回客厅,四块侧板都被拆掉了,长条形玉雕完整的显露了出来。

常老没有去看玉雕,反而先去细看那刻有文字的一面侧板。

“爷爷,你看这是什么呀,一点都看不清,一坨一坨的,不会是都化了吧?”

常老一惊,转身道:

“我看看,哦,是微雕,不得了,当时的条件下,能雕的这么小,这么多,怪不得以陆子冈之能,也要整整三年呕心沥血。琳琳,把爷爷的放大镜拿来。”

玉雕的底座有刻字,“山河”,常老先看玉质,再看整体,不由赞叹道:

“怪不得陆子冈说神玉,你们看,白色、青色、翠色、黑色、褐色、黄色、红色,竟是一块七彩玉,这么大一块七彩玉!小五,连我都有点嫉妒你的运气了。”

东西的来历吴迪早已交代明白,此时几人想到这宝贝竟是别人赖着要卖给他的,不由得一个个摇头叹息。

常琳琳拿来了一堆放大镜,还有几把小手电。一人一个放大镜,趴在玉雕上观看,反正玉雕够长,也不怕挤。常琳琳看了一阵,直起腰说道:

“我的天啊,看起来太累了,这玉雕这么大,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明天找人订做一个超大的放大镜,放在这个玉雕面前!”

钟棋出了个馊主意。

“嘿嘿,拿电筒照照看看。”

常琳琳拿起一只手电筒,照在了石雕上,一不小心,竟晃到了对面常老的眼。常老直起腰,喝道:

“琳琳,别胡闹,快关了……”

忽然,他指着屋角嚷道:

“快看,那是什么?”

几个人连忙朝屋角看去,什么也没看到,常老低头沉思片刻,说道:

“琳琳,把电筒打开,还从刚才那个角度照过来。”

常琳琳答应一声,支起了电筒。

片刻,半座褐色的山峰漂浮在屋角的半空中。

“缓慢移动电筒。”

山峰消失,随即沿着屋檐的方向开始出现树林、田地、人群、集市,几个人都看傻了。忽然,景物消失,常老失魂道:

“完了?”

“不是,是琳琳电筒掉了。”

“琳琳、小四、小五,每人拿两颗电筒从不同角度照射进去!”

屋内出现了半座城池、一些残破的山水河流。

“房子矮了,光线也不均匀……”

杨老边看边皱眉。

“小李,搬一张桌子,放到院子里没有遮挡的地方!小四,小五,把它抬出去。小心手滑。”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抬着玉雕挪出门外,将玉雕放到了客厅门前的一张桌子上。盛夏的正午,正是最热的时候,阳光异常毒辣,当阳光照射在玉雕表面半分钟后,空中开始出现海市蜃楼般的景象,以玉雕正上方为中心点,向四周扩散,很快越过了院墙。

“小李,到外边去看延伸到什么地方。小刘,另一个方向。我们再把桌子往外移移,房子有点碍事。”

常老指挥淡定。吴迪一直仰着脖子在打量,玉雕的正上方是一座没有底的城池,高大厚实的城墙,街上如织的人群,亭台、楼榭、商铺、酒家,无不栩栩如生。

“应天府,这是当时NJ的盛况,天,他怎么做到的?”

“还有驿站、树林、乡村,这是长江,这是镇江府,这是……,小刘,你那边到哪儿了,是什么?”

“大概出围墙一百米,有一片大海,还有一条大河,我看看,HUATING县,HANGZHOU府……”

“老中海!”

“常老,我这边远一些,快两百米了,有山城府,蓉城府、宜昌府……这个被树影破坏了,这个应该是武昌府……”

小李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回走。

“这是大明朝长江沿线地形图!疯子,他是个真正地疯子!这到底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呢?”

老杨头瘫坐在地上,慌得三名医务人员连忙吃药、听诊。

“山河,河山,河山,山河,哈哈哈哈,这哪里是什么山河玉雕,这分明是大明朝的三千里锦绣河山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