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再次升级

得到消息的常老在门外不停的踱步,他无法想象纵向两米多,横向三米多的瓷板画会是个什么样子!他怕东西保存的时间太长,酥了,在路上碎了,他怕接触空气的时间长了,釉面褪色了……

杨老头被他晃的眼晕,无奈道:

“老常,淡定!不就是一幅瓷板画吗?整的跟第一次偷摸着惦记李大爷家闺女似的!”

常老刚想驳斥,忽然想起刚才只告诉老杨头吴迪要给他送瓷板画,忘记告诉他尺寸了,连忙捂住嘴,假咳了两声,

“淡定?希望到时候你个老家伙不会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车在路上晃悠了四个小时才赶到,山里的天已经黑了。当吴迪他们抬着瓷板画晃晃悠悠的走进山庄时,老杨头惊奇的问道:

“不是说送瓷板画的吗?整个大框子来干什么?”

几个人都笑而不答,等到吴迪在地上铺上被单,几人小心翼翼的解开包在瓷板画外边的床单后,老杨头的嘴张的可以把自己的拳头塞进去。忽然一阵急喘,手抚心脏,慢慢歪了下去。众人一阵手忙脚乱,差点打碎了瓷板画。

杨老头半歪在沙发上,死活不肯回屋休息,他用颤抖的手指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哑声问道:

“快看看,是不是真迹。”

常老已经看了半天了,闻言答道:

“应该是郎世宁作画,宫廷高手烧制。这么大一件东西,史书一定有记载,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忽然快步走向西厢书房,过了大概十分钟,捧着一本书跑了出来,朗声念道:

“清史稿,本纪十四,四十九年春正月丁未,上南巡归京,匠人献巨制瓷板,郎氏画哨鹿图,上大喜,甚善。国之重宝,国之重宝啊!”

听了常老的话,吴迪的心中一动,国之重宝,也只在天书上显示了一行而已,那陆子冈的神作占了整整一页,又该多么的骇人?如果哪天解开了,到底该不该拿来让两位老人家看呢?这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

常老将书递给老杨头,拿着纱巾细细擦拭瓷板画表面,问道:

“杨老头,还能动不能?”

“呸,你动不了我还能跑呢,我可是比你小不少!”

“不过一岁而已嘛,也能叫不少?”

“那可是365天呐,你敢说我们现在不是在数着天数过日子?”

常琳琳俏声道:

“杨爷爷,你才七十出头,好日子还在后边呢!”

“呵呵呵,丫头这话我爱听。”

“好了,没事就赶紧爬起来,弄点东西把这画保养一下,我怕时间长了颜色有问题。”

“得令!”

当晚,整整忙到十一点,众人才将瓷板画整个擦拭干净,涂上了一层透明的保护液。两个老人筋疲力尽的去睡了,吴迪发起了愁。这么大的东西,到底是该立着放,还是躺着放?立着放,万一滑倒,不就全完了?躺着放?要是半夜有只老鼠来个高空坠物,或者就是一只老鼠从上边蹑手蹑脚的走过,都有脆了这块板的可能,怎么办?

最后几个人商量了半天,决定将瓷板画斜靠在墙上,地上用沙发、茶几、椅子一层层的顶住,才解决了问题。

干完了这一切,几个人顿时觉得筋疲力尽,常琳琳的眼都睁不开了,有气无力的分配了房间,就自己挺尸去了。吴迪匆匆洗了个澡,一沾床就睡死过去。

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的十点钟,吴迪才醒过来。到客厅一看,干爸和干妈竟然都到了,老太太一见吴迪就埋怨他:

“你这个孩子,真不懂事,你看看你弄的这个东西,害的常老爷子觉都没睡好,还差点让杨老爷子犯了心脏病!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以后别什么有的没的就往老爷子这里送!”

常老头本来笑眯眯的看着一出三娘教子,可听到最后一句,急了起来:

“唉,我说丫头,孩子们弄个宝贝让我先看,你嫉妒了是怎么的?不行,小五,以后有什么宝贝第一个拿来给爷爷看!记住没有?”

老太太隐蔽的朝吴迪使了个眼色,小声嘟哝道:

“看!看!就知道看孩子们的宝贝,自己的东XC得鬼都找不着,哼,小气老头!”

常老爷子明知道是激将也忍不住,

“哎,我说丫头,你今天吃了枪药了吧?我就算把我的宝贝给你看,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吴迪插嘴道:

“常爷爷,我还有一件宝贝,应该不比这件差,在干妈家放着呢!”

“小子,你要是把那件宝贝拿给爷爷看,我就给你看我的珍藏。至于某些人嘛,还是算了吧。”

“哼,光说不练!”

“走,小五,看东西去,你们两个老家伙,在这儿等着吧。”

常琳琳和钟棋连忙追上去嚷嚷着要一块看,只留下老杨头和钟老头夫妇坐在客厅。

“钟家丫头,你那番心机只怕是白费喽。”

“什么心机?”

老杨头不理她,自说自话:

“今天早上,常老头说小五这孩子与奇宝有缘,心性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这鉴赏方面是否有天分。我就说,拿你那些东西试试就知道了。常老头听完就背着手去了后花园,然后就喊有些人过来看宝贝了。”

“你说的是真的?哎呀,我看这孩子天天在潘家园鬼混,这不是怕他被人骗吗?那地方哪有老实人?”

“一竿子打死一大片!我们当年可不都在那儿混?小五跟着混的那个我和老常都认识,故人之后!”

吴迪跟着常老头来到书房,常老头笑着说道:

“这里一共二百三十一件老东西,你只要在一个小时之内找出十件真品,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珍藏。你们两个,跟我回去。”

吴迪掩上门,开始细细观察,书房很大,一共有三个博古架,加上书桌上摆的这些,差不多有二百多件。可为什么说要从二百三十一件老东西里边找真品呢?难道有些老物件也不是真品?

吴迪只学了瓷器,就先从瓷器看起。带上手套,先上手一个白色瓷杯。历代皆有白瓷烧制,以宋、明两朝传世居多,吴迪先看款识:“大明永乐年制”,再看釉面积釉处呈虾青色,迎光透视有极淡的粉红色,应该是永乐甜白釉的真品无疑,可是吴迪偏偏就是感觉有点不舒服,难道这件不是真的?可问题出在哪里?

吴迪反复看了半天,没有找出不对,正待放下看另一件,忽然想起似乎在哪里看过一句介绍,永乐甜白釉由于瓷胎中高岭土的含量增加,同时所含杂质较少,使得瓷胎的白度和透光度都有所增强。增强,这瓷杯的透光度和白度似乎也就一般,明朝的后辈们不可能仿制同朝代的东西,要仿就只能是清仿,民国仿,不过,民国似乎烧不出这种精品吧?

吴迪拿出天书一印证,不错,果然是晚清时期仿制。

又拿起一个霁红釉瓶,釉色光泽明艳,红如鸡血初凝,造型浑圆古朴……这个是釉里红缠枝花卉纹军持,纹饰工整细致,绘画生动豪放,线条舒展流畅……青花鱼龙变化图折沿洗,造型生动,古拙大方……五彩开光团龙纹花觚,绘工精细,红彩浓重艳丽……

一件件精品瓷器看的吴迪如痴如醉,他早已忘了使用天书,也忘了时间,直到常琳琳在外边喊他吃饭,才猛然惊醒,看了一下时间,大叫糟糕,原来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他一边答应,一边匆匆用天书将看过的瓷器都印了一下,然后拿出放大镜,开始浏览提示。一共二十九件瓷器,恰恰有十件为真,其余皆为仿品,不过最早的仿品也是民国时期的,吴迪终于明白了常老的意思。

吃饭时,常老笑眯眯的问吴迪:

“小五,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大家伙啊?常爷爷只怕是操不了这份心啊。”

“唉,早知道还是让它待在墙里边好了。常爷爷,你有什么建议?”

“这个东西太贵重,又太难保存,不如卖给博物馆,你看?”

“连故宫博物馆都不断地传丑闻,还有什么博物馆可以信任的?唉,还是算了,也不要钱了,就捐给故宫好了,找点媒体,闹大一点,让他们不敢不重视,将来这么大一个东西坏了,看他们怎么交代!”

“呵呵,你想出名?”

“不,最好是匿名捐,可怎么才能闹大点呢?”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我认识他们韩院长,不如下午让他来看看?”

“好啊,这事有常爷爷操心,我就省心了。”

“刚才看你看的专心就没喊你,看得怎么样了?”

“哦,我看的太慢了,刚把第一个博古架上的瓷器看完。一共二十九件,其中真品十件,清仿十二件,民国仿七件,应该不会看错。”

常老吃饭的动作停滞下来,他猛地站了起来,拉着吴迪的手就向外走,说道:

“先给我指指哪些是真品,哪些是清仿再回来吃饭。”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这老爷子,至于这么激动吗?

片刻,老爷子哈哈笑着回到了饭桌前,

“中午我睡午觉,吴迪去看我收藏的宝贝,你们其他人自己安排吧。”

常老领吴迪去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室,一共有三道锁,还有指纹、虹膜识别。地下室不大,宝贝也不多,不过一眼看去,似乎宋朝五大瓷器齐聚,另有青花数件,卷轴十数个,如果各个都是五大瓷器水准,此密室称之为重宝之地也不为过。

吴迪依然采用先赏再鉴,最后上天书的步骤,连卷轴都没有放过。直到常老通知他故宫博物院韩院长到了,他才走出地下室,却不知道被他贴身藏在口袋里的天书上悄悄显示出一行文字:

“条件满足,升级开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