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钟老爷子的关心

连钓了两天鱼的吴迪脸上仿佛被盖了一层黑盖子,有变得乌黑发亮的趋势,用庞宽和朱子明的话说,就是天黑点儿都可以隐形了。

周日晚上吴迪给龙哥打了个电话,想周一继续过去学习,龙哥欣然应诺。

解石厂永远是那么忙碌,吴迪赶到时太阳还软绵绵的没什么火力,工人们已经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龙哥将吴迪领到仓库,指着编号为12和16的两堆毛料说道:

“今天重点看这两堆,一堆赌裂,一堆赌癣,还有18号也可以关注一下,香洞场区的,容易出彩色。21号是会卡的,底子和色变化最大,容易跑翠。22号堆里有几块木那的,都是老坑,自己找一下。解石的时候重点看1号机和3号机,1号是我们的王牌,3号是下梁村自己带过来的,远近闻名的高手……”

吴迪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双手抱拳连连作揖。

先看癣,癣是原石表面或里面可见黑色或黑灰色的条带状色斑,说白了就是杂质。癣的颜色除常见的黑蓝色外,还有白色、灰色、白灰色。癣的形状虽然多种多样,但大体可以分为两类:团块型,比如膏药癣、睡癣、死癣等,是杂质在局部做均匀分布而成。脉状型,如直癣、猪鬃癣、硬癣等,是杂质沿缝隙充填而成。

吴迪看的大呼过瘾,唯一遗憾的就是缺少反面教材,其中有一块死癣中有活癣,活癣中有死癣,不过吴迪看不出来走向,敢赌这块石头的一定是个超级高手。

裂,标准叫法应为绺裂,对原石危害极大,一般分为直线状、曲线状、联接状、涣散状,就是赌石人口中的井字绺、树枝绺、鸡爪绺、马尾绺,还有夹皮绺、跟花绺、隐形绺、飘绺、恶绺等等,叫法不同、区分角度不同而已。

1号机解石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解石手法稳、准、狠、烈。认准划线,往往大开大合,一刀到底。反观3号机的中年人,手法飘逸,看似没费多大力气,已经一刀两半,速度反而更快了几分。看的吴迪大呼过瘾。

龙哥抽空过来指点了吴迪几招,大部分时间吴迪就跟着划线的师傅混。精品的石头不多,不过偶尔从他们嘴里漏出的只言片语都让吴迪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晚上照例在龙哥家打地铺,第二天继续。

今天的毛料较少,以砖头料为主。吃过午饭,吴迪让人将上次没解的废料和老象皮抬了出来,龙哥笑道:

“怎么,不留做纪念了?”

“呵呵,下午就要回去了,也算是做个了结吧。”

龙哥亲自操刀,先解废料,没什么好说的,当中一刀,又快又稳,石头被分成了两半。看了一眼切面,“咦”了一声,龙哥忽然蹲了下去,

“我靠,花青芙蓉种。”

等不及泼水,用袖子擦了擦切面,龙哥就叫了起来。

“兄弟,运气不错,料子再大点,你这一趟就回来不少!”

龙哥兴奋地开始掏翡翠,还不错,两块加起来差不多有两斤,值个二三十万。龙哥兴奋地将翡翠递给吴迪,

“赶明儿,我让他们把所有废料都来上一刀!”

吴迪接过来看了一眼,又递给龙哥,笑道:

“借花献佛,就当是偷师学艺的费用了。”

龙哥愣了一下,接过来交给手下收好,笑道:

“我也不跟兄弟你客气了,这料子确实也配不上你。以后,欢迎随时光临指教。”

吴迪就喜欢这种爽快的人,一指老象皮,豪气道:

“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

龙哥笑问:

“怎么解?还是当中一刀?”

吴迪迟疑道:

“咱先把原来的几个窗口擦出来,再开两个窗,就当学习了,怎么样?”

龙哥兴致正高,自然没有异议,拿起小砂轮,看了一会,就直接动手了。原来的窗口很容易就被擦出来了,足足有八个之多,占了原石的四面,到这时吴迪已经能找出来六个做过假的地方,看到龙哥居然找出来了八个,不禁汗颜了一下。

两人用强光手电仔细看半晌,龙哥方道:

“果然没什么表现,就算有料也不是什么好货。”

吴迪指着其中一面,说道:

“龙哥,这两天我研究了一下,对这一面似乎有感觉。”

“是吗?”

龙哥仔细看了半晌,还用砂轮蹭了蹭,笑道:

“我看都差不多,要不,就从这面开始往里片吧!要是实在没货,最后就给它来个大卸八块。”

吴迪暗道:

“只怕龙哥你没机会把它大卸八块了,到时候不要吃惊的把石头都吞下去就好。”

第一刀片下去,没有任何反应,龙哥的脸沉了下去,再不抱希望,这也是价值五百万的石头啊。

“没事,接着片,我有感觉。”

又片了两厘米厚,龙哥忽然叫了起来:

“有雾,靠,兄弟,有货!”

沿着雾小心的擦下去,半个小时之后,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细腻翡翠露了出来。

“玻璃种!奶奶的,要是能渗进去两指,就能取出镯子,大涨啊!”

旁边的人听到叫声,都围了过来,甚至有几台解石机都停了。龙哥放下换了一面,在原来作假的窗口上向露出翡翠的一面擦。

“好长的龙!”

人群轰的一声炸了窝。龙哥将这一面完全擦开,比原来老秦头他们擦深了两厘米,然后换到相对的一面,接着擦,十分钟后,大概的形状出来了,十厘米左右长条状的高翠黄杨绿玻璃种!

一个小时后,毛料变成了明料,解石厂也被闻讯赶来的观众围得水泄不通,早有人拿出鞭炮在外边放了起来。吴迪拿着三块大板砖大小的高翠黄杨绿玻璃种,眼光仿佛被那纯净的色彩吸了进去,不肯稍移。

“兄弟,卖不卖?我出一千万!”

“三千万!靠,你管我有没那么多钱!”

人群骚乱起来,吴迪高声叫道:

“这块料子不卖!谢谢,谢谢大家,不卖!”

龙哥让吴迪把翡翠收好,开始驱散人群,过了半个多小时,解石厂才恢复了平静。龙哥和吴迪精疲力尽的回到办公室。他们都没注意到刚才人群中老秦头那阴郁的仿佛要滴出水的黑脸。

龙哥喝了口水,苦笑道:

“兄弟,哥哥今天闯祸了,对不住了。你喝口水,马上走,到玉都就准备回京城吧,最好让家里人和你一块去玩几天。我安排人送你。”

“怎么了?”

“财帛动人心啊,这块料子上亿了!就怕有人动了歪心思,唉,都怪我太得意忘形了。”

吴迪笑道:

“无妨,玉都的治安这几年还不错。”

“这可是乡里啊。”

龙哥不敢将话说透,只是一个劲的劝吴迪早作打算,说的吴迪心虚起来。等到龙哥安排的四个壮小伙走进办公室,立刻抱着装有翡翠的棉袋子出发了。

一路无惊无险,顺利到家,吴迪给龙哥打了个电话,半天没人接,就给了那几个送他的小弟一刀人民币,让他们回去告诉龙哥,不必担心,什么事都没有。

半个小时后,龙哥电话回了回来,声音中透着惶急:

“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我都让他们回去了。龙哥你太小心了,要对我党有信心嘛。”

吴迪的语气中透露着轻松。

龙哥的声音低了下去,没有一丝笑意,

“刚才老秦头他儿子的车回来了,车头被撞的稀巴烂,就剩了一个司机,门牙掉了几颗,其他几个人听说都进了医院。”

“啊?”

“不是兄弟你叫人做的?”

“不是啊。你小弟一直和我在一起,我连电话都没打一个。”

“靠,我刚知道,你一走,老秦头他儿子就开着面包车追了上去,看样子是他们出了车祸。你没出事就好,听哥哥的劝,带着家人去京城玩几天吧。”

吴迪挂了电话,有点惊心,发愁着不知道该怎么给家里人说。电话又响了,还是龙哥,

“兄弟,大阵仗,武警、公安、质检、工商、税务联合执法,二十几辆车,赌石街整个都被封了,人抓走了整整一车。听说附近十几个村都被武警围了,我们现在都被赶到家里,不准出门。我说兄弟,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吴迪收了电话,想了一会儿,给钟棋打过去,

“靠,终于想起你四哥了,下个月瑞丽公盘,你可要及时赶回来啊……”

吴迪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四哥,你知道玉雕乡发生什么事了吗?”

“玉雕乡,在什么地方?喂,喂?喂喂!靠,又挂我电话!”

吴迪摁断钟棋的电话,直接给干妈打了过去。

“干妈。”

“呵呵,别怕,你干爸偷偷安排了个人跟着你,没想到还真出事了。一群土匪,我老钟家也是他们能惹的?安心的在家住着,养胖点,回来干妈给你相个媳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