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钓鱼人

龙哥酒量差,酒品好,还没喝多少就昏昏欲睡。吴迪酒量好,心情差,也没喝多少就不行了。挣扎着将车开回解石厂,龙哥拉着吴迪,钻进晚上值班看厂子的小屋,一头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吴迪做了一个梦,一个很诡异的梦,梦中他化身为一名身披重甲,手执丈八长矛的大将军,领军和敌人在一处山谷血战。战场上刀光剑影,鲜血横流,刺耳的兵器撞击交错之声充满了整个山谷,忽然,山谷周边的石山都变成了一块块巨大的毛料……

吴迪猛地坐了起来,发了半分钟呆,刺耳的解石声由远及近,慢慢的钻入耳中,他才想起此刻身在何处。看了一下表,三点多,龙哥也没在床上,想必是干活去了。

吴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如果龙哥没说错的话,这第一次以自己能力赌石的行动将以完败告终。他苦笑着爬起来,看来这条路也不是那么好走,任重而道远啊。

吴迪正在洗脸,龙哥走了进来,笑道:

“想着你小子也该起来了,怎么样?那块老象皮解不解?”

吴迪想了一下说道:

“先不急吧,让我多做几天梦也好。”

“哈哈哈哈,赌石的人都是这样!你好的没学来,毛病倒是不少!”

看到吴迪有点尴尬,龙哥说道:

“如果真想学赌石,你就在这儿多留两天,我先把你放到仓库里看石,然后看他们怎么解,再对照你的判断,虽然不一定能学到什么东西,但见得多了,一些小伎俩也唬不了你,怎么样?”

吴迪怦然心动。想了一会,躲屋里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是在高中同学家,要明天才能回去。老妈没有多说,只让他少喝酒,而且明天一定要回来,老爸已经联系了几个老头,周末要一块去钓鱼。

院子里人不多,但很热闹,十台解石机一字排开,都在忙活。龙哥和一个中年人说了几句,领着吴迪来到了后边的仓库,指着地上分成十几堆的毛料,说道:

“每堆都有编号,这些今天都要解,你先在这儿看,石头拉出去的时候你再去看结果,记住,多看不说!”

吴迪连声道谢,龙哥拍拍他的肩膀出去了。

仓库里的石堆有大有小,有些石堆旁还有人在划线。吴迪看了一下,编号从19号开始,到32号为止,不由咋舌解石厂生意之好。他记得龙哥好像说过这解石厂也不是谁都能开的,镇政府以污染为由将解石的权力收到了手上,又以招标的名义分包下去,能开解石厂的都是当地有关系的人,怪不得他敢叫嚣着找老秦头算账。。

吴迪凑到正在划线的那些人身边,一个老头奇怪的看着他,吴迪连忙解释道:

“新来的,先学学。”

老头刚才看见龙哥交代吴迪,也就不再理他,继续和旁边的人商量如何开窗,如何擦石,如何划线。虽然吴迪不敢凑得太近,毛料有些地方看不清,但听了一会,也自觉获益匪浅。

一堆堆石头看下去,有人划线就旁听,没人看就自己判断,再跑到院里看看解出的石头,一直到晚上十点解石厂收工,吴迪才感觉到饿。龙哥看着衣服、头发上都是细灰的吴迪,笑道: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上心,喊你都爱搭不理的。饿了吧,走,跟我回家弄点吃的去。”

吴迪跟龙哥回家,嫂子给下了碗苋菜蒜汁面条,吴迪吃的很香。善良的女人看着他,眼中满是同情以及说不出来的味道,让吴迪很是不自在,想必在他们的眼里,自己不是个纨绔就是个傻瓜了吧?也是,一上午甩出去五百多万打水漂,在这街上还真不多见。

晚上吴迪打了个地铺,一觉睡到大天亮。

解石厂从六点半就开始忙碌,吴迪紧赶慢赶的看完了三十堆石头,发现太阳已经落山,连忙告辞。临走,经得货主同意,抱了扔在解石机旁边一块大约五六斤的废边角料,作为纪念。

回到家,洗个澡,吃了老妈留下的饭菜,拱进自己的小屋,开始上论坛验证自己的所学。

经过这一天半填鸭式的教育,吴迪对赌石有了全新的认识,终于脱离了小白的境界,开始触摸到赌石的门槛。

老爸让吴迪早点睡觉,明天五点就要出发,吴迪答应着上了床,忽然又猛地跳了起来,车上还放着两百多斤的石头呢!这明天开车去钓鱼,总不能也拉着吧?可已经这会儿了,怎么办呢?转悠了半天,无计可施,算了,就当又多拉一个大胖子!

听听隔壁响起了鼾声,吴迪拿出天书和放大镜,开始看天书的提示,

翡翠原石,玻璃种高翠,黄杨绿!

吴迪想起车上还有捡来的一块边角料,就悄悄的溜出去抱上来,也用天书盖了个章:

翡翠原石,花青芙蓉种。

吴迪不由得目瞪口呆,难道自己真是所谓的强运小超人不成?糟了,天书只能看出有翡翠,可是到底有多大不知道,五百万买的玻璃种不会亏了吧?

想了一会儿,他咬牙挥舞了一下拳头,下周,要再去玉雕乡,解开这块老象皮,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正地强运小超人!

折腾到一点多才睡下,四点半,他就被做好早饭的老爸叫醒,吴丹也爬起来跟着去凑热闹。五点整,吴迪看到了大包小包等在家属区大门口的三个老头,还好路虎空间大,要不还真装不下。

玉都周边大大小小有十几个水库,离的都不算远,吴迪他们要去的是打磨石岩水库,四十公里的路程,大概要一个小时。

一路上,几个老头随便问了几句车上的大石头,就去逗弄坐在老爸怀里的吴丹,一边还称赞钱掏够了就是不一样,比坐小面强多了。赶到水库边时,五点四十分整,一群人背上家伙,开始朝钓位进发。

老爸选的钓位在一片栗子林旁边,早晚都不晒太阳。钓多少鱼是其次,享受过程才是关键,自然没必要去大太阳底下呆着。吴迪钓鱼是甩手掌柜,老爸准备好杆、线、食,他只管下杆。

老爸给吴迪准备了两根手竿,一长一短,给吴丹发了一根四米五的短手竿,自己弄了八根机竿。剩下的几位也是手竿机竿齐上阵。半个多小时后,都安静了下来。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老爸的机竿,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正悠闲的坐在栗子林里抽烟的老爷子快步跑到水边,开始收线。边收线边和吴迪说道:

“不错,应该有三两多。”

他们的目标是鲫鱼,打磨石岩的鲫鱼最多,老爷子们都钓出了经验,二月末三月,一般是三四两的居多,四月到五月降到一二两,现在这天气除了用机竿,手竿上来的三条能有一两就不错了。

鱼拉上来了,不是鲫鱼,是一条二两多的黄辣丁。老爸说:

“这水库里不但有黄辣丁,还有鲶鱼、团头、撅嘴翘、鲳鱼、草鱼,要是能弄上来一条大点的鲶鱼就算不虚此行。”

老爸将机竿挂好蚯蚓甩出去,向吴迪和吴丹的钓点撒了两把窝子,然后又回去坐着了。

六点多钟,正是鱼群进食的时间,今天的天气很好,不闷。自从老爸的机竿开始起鱼,水边的铃声就没有断过,大家各个慌的手忙脚乱,有时候小指长的麦穗也来凑热闹,将铃铛拉的直响,。

吴迪的窝子也开始起作用,一条条的小麦穗、沙轱辘不停的被提出水面。在老爸嘴里,这些都不叫鱼,钓上来就扔掉。又过了半个小时,吴迪终于上了一条有资格进鱼护的鲫鱼,通体泛黄,鱼鳍张扬。这就是传说中纯天然无污染的野鱼啊!

最是欣喜倒漂那一眨眼的时机!最是痴迷咬钩那一霎那的手沉!看着晒的黑瘦黑瘦的老爸,这钓鱼的人啊!

吴丹玩了一会儿就扔下竿到树林里乱转。不知不觉,太阳爬上头顶,上鱼频率开始减慢,有时候半个小时都提不上来一条。老爸拿出水果开始加餐。吴丹转了一圈回来,一看,惊呼道:

“哥,快看!”

吴迪站起来一看,吴丹的手竿不知何时竟被鱼拖进了水里,离岸已经十几米远了。吴丹兴奋地跳脚:

“快、快,赶快把竿子捞回来,一定是条大鱼!”

老爸看了一眼,开始脱衣服,

“鱼还在,但不会大,大鱼早脱钩了。”

吴迪看老爸准备下水,连忙主动请缨,老爸拦住他,

“你玩吧,我每次来都要下水游一圈的。”

老爸将竿子拉过来,那鱼已经筋疲力尽,虽然有三四两大小,却毫无抵抗的被吴丹直接提出了水面。吴丹又叫又跳,让吴迪帮她换上蚯蚓,然后扔进水里,又跑树林里看书去了。

老爸在水里游了两圈,期间吴迪帮着提了两次机竿,上了一条小鲫鱼。

太阳西沉,一群人收拾家伙撤退,吴迪一家收获最丰,足有七八斤的鲫鱼。吴丹那一条是全场的状元!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