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解石

吴迪挂了庞宽电话,开车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解石厂,无奈翻出庞宽亲戚的号码打了过去。接电话的人听起来声音很年轻,庞宽却叫他叔爷,吴迪也不奇怪,农村亲戚的辈分一般都比较高,他还管小叔庄上一个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的小家伙叫爷爷呢。

遵从电话里的指挥,绕了半天,吴迪才看到几个连在一起的解石厂,敢情刚才不止是走错路,而且是直接走反了方向,可那是老秦头伙计指的路啊?吴迪嘴上浮起一丝冷笑,不想我在这里解石,怕拆穿你们?我就偏要解开,让你们这些有眼无珠,一天净想着作假骗人的家伙们看看,里边到底藏着什么宝贝!

吴迪将车停好,提着装了六块毛料的袋子走进了一个解石厂。院子很大,生意也很兴隆,刺耳的砂轮声远远地就让吴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迎了出来,一问,果然是庞宽的叔爷,看吴迪张不开嘴,那人笑道:

“咱们各论各的,你叫我一声龙哥就行。你看咱是先解石还是先吃饭?”

“龙哥客气,吃饭就不必了,咱先解石吧,解完还有点事。”

“也成,先解石。不过饭必须得吃,天大的事也比不过吃饭。要是让我那小孙子知道没把你招呼好了,找他奶奶告状,我可受不了。”

吴迪听着他那略带调侃的话语,不禁莞尔。

找了一台解石机,掏出吴迪买的石头,龙哥笑问道:

“花了十万?被宰的还不狠,看样子你也知道点,小石头难做假,主要是懒得做,你这几块还行,有点眼力。”

吴迪笑道:

“本来就是买着玩的,没必要花大钱。”

龙哥拿起那块稍大的石头,问道:

“这块多少钱买的?”

“七万二。我看表现好像不错。”

“是有点表现,不过不是什么好场口的东西,这里有点问题,你看。”

龙哥指着石头上一块凹下去的地方说道。

“啊?有问题?”

吴迪连忙看去,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龙哥指着那地方说道:

“你看,这个地方稍稍下凹,用手指感觉石质和其他地方有细微的差别,应该是开过窗,表现不好,又将皮壳处理了一下粘回去了。倒不算假毛料。不过,开窗的地方一般是表现最好的地方。开窗了没表现的石头,和没开窗表现都很好的石头完全是两个价。兄弟,我说话比较直,你别介意,你这七万二,只怕是打水漂了。”

吴迪用手指细细的感受了一下皮壳,果然,区别还不小,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龙哥拍了拍吴迪的肩膀,笑道:

“没事,见多了就知道了,咱们先开这一块,怎么开?”

“从中间直接切!”

“你是不是没解过石?哪有这样切的?有翡翠也被切跑了。咱先把这开过窗的地方擦一下,看看再说。”

吴迪确实没解过石,闻言点头受教。

果然,砂轮一上,那地方的皮壳就碎掉了,看了看里边,只有一些结晶颗粒,一丝绿色也无。龙哥说道:

“这块石头基本上废了,直接切吧。”

说罢,固定好毛料,将手柄交到吴迪手中,

“来,撒撒气!”

吴迪握住手柄,打开开关,按了下去。刀片接触毛料的时候,吴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反冲力袭来,连忙双手握柄,加力下压。石头不大,分分钟就变成了两半,里边都是一些很粗的结晶颗粒。龙哥看了一眼说道:

“是新场口的石头,再过个几十万年,也能变成翡翠,呵呵。”

随即拿起另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笑道:

“别气馁,赌石就是这样,不求颗颗有翠,只盼一块大涨!来,拿个砂轮,咱们把这几个小家伙都擦出来,说不定还能整出个玻璃种呢!”

龙哥显然没有一语成谶的本事。五块石头龙哥擦了四块,吴迪才擦了一块,除了一块里边有结晶的迹象,剩下的根本就是石头,估计再埋个百八十万年还差不多。

吴迪狠狠的吐了口吐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忽然笑道:

“有赌不算输,要各个都开出翡翠来,上哪找赌涨的刺激去?”

“行,有兄弟这句话,今天中午要多整一瓶!”

吴迪连忙推辞,他可是深刻的理解过玉都的酒文化,只有一句话,不喝倒那就叫没喝好。

洗过手,龙哥换了身衣服,要带吴迪去吃手拉手和东方不败,据他说那个店的手拉手是一绝,经常有市里的驱车过来就为了吃那个玩意。吴迪追问到底是什么,龙哥卖了个关子,说看了就知道,说了没意思。

龙哥的车是一辆QQ,停在揽胜的旁边,更显得吴迪的车是个庞然大物。老远就看见自己的车旁边停了辆路虎,龙哥疑惑道:

“今天没听说有什么豪客过来解石啊,这车还京牌呢!”

吴迪不好意思道:

“龙哥,那是我的车,借朋友的。”

“行啊,你小子,比龙哥混得开,居然有人借你路虎,那这切垮的十万算个屁啊!想玩的话,下午我带你去他们仓库直接买,绝对没人敢拿假货糊弄。”

一上车,龙哥一眼就看到后备厢里的大石头,叫道:

“靠!这不是老秦头的老象皮嘛!兄弟你咋给整过来了?”

“咋整过来?掏钱买的呗?”

“多少钱?”

龙哥紧张的问道,

“嘿嘿,五百万!”

“靠,不吃饭了,找他退钱去!不给个说法老子灭了那死老头!”

“别,千万别,我还指望这石头出块玻璃种呢!”

“玻璃种?我说你小子有没有长脑袋?能出玻璃种还轮得到你?这块石头最少做了十处假!”

龙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靠!我只看出了两处!”

“看出了两处你还买?你是猪啊!”

龙哥要吐血了,不行,回头得让自己那小孙子离这货远点,他脑袋不正常。

吴迪看着气鼓鼓的龙哥,知道这龙哥是个热心肠,真把自己当朋友了,诚恳地说道:

“龙哥,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明知道作假也买,是因为这块石头另有玄虚,待会儿吃完饭解开就知道了。”

龙哥也冷静下来,道歉道:

“对不起,小吴,我……”

“什么也别说了,我知道龙哥把我当庞宽一样看才教训我,我明白。对了,龙哥认不认识一个胖胖的,三十多岁,一口粤省普通话的商人?”

吴迪把毛老板的样子形容了一下。

龙哥一听就破口大骂:

“我他妈就知道是二子这混蛋!他是不是在旁边等着,说你不买了他要买?”

“是啊。”

“那小子是个流氓,当年砍了人跑路,在羊城混了几年,今年事情解决就跑回来了,听说在外边挣了点钱,后来又赌石输的倾家荡产,这一回来就和那条街上的老板勾结,合伙专骗外地人。一定是你的这辆车让他们盯上了,你也不想想羊城是什么地方,收石头会跑到我们这穷乡僻壤?不行,我还得找他们,最少把你的钱退回来一部分。”

“龙哥,不急,石头解开你就知道谁吃亏了。看来这老象皮很出名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块老象皮老是老秦头他儿子两年前从缅甸赌回来的,据说花了大价钱,一运回来就轰动了整个玉雕乡。可解石的时候是秘密进行的,据说擦了几个窗口后,老秦家就死活不敢再下刀了。后来听说找高手花了大工夫,将擦开的窗口又修复好,这半年才拿出来卖。没想到让你栽了个大跟头。”

吴迪笑笑,转移了话题,

“龙哥,我没见几个人买石头,怎么解石厂那么多人?”

“你忘了咱这地儿是干什么的?家家都有玉雕机!政府一共发了五个解石厂的牌照,私下解石的污染费收的你倾家荡产,现在十里八乡的都把石头拉过来解,生意当然好了。”

饭店是路边一个挺破烂的地儿,不过人很多。龙哥和老板很熟,一看没位置,直接在路边树荫下支了张桌子。不一会,酒菜上桌,吴迪看了半天,没认出哪个是东方不败和手拉手,不由问道:

“龙哥?”

龙哥一指花生米,说道:

“一颗一颗吃不完,东方不败。猪手拉人手,啃啃好下酒,这可都是玉都名菜啊!”

吴迪一听,哈哈大笑,

“再来一份手拉手,直接打包!”

酒是赊店老酒,吴迪再三强调只喝一瓶,才开酒满上。别说,这猪蹄的味道是不一般,怪不得那么出名。酒至半酣,龙哥的话头也打开了,这玉雕乡的赌石市场不是个老手,根本就玩不转。可赌石老手谁会来这里?这里家家户户都做玉雕,岂有不认识石头之礼?表现稍好点的都被解开了,剩下些砖头料油头粉面的打扮一下,唬唬外地来的游客,生意倒也做的风生水起。尤其稍大一点的石头,百分之八十都有问题!

龙哥说的是口沫横飞,吴迪听得是面红耳赤,除了赌石大世界那家,他今天上午可真没看出几块假毛料!。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