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假毛料

吴迪回到家,老爸还没下班,老妈看到他买了一堆的东西,说道:

“还不如哪天去玉雕乡,买的便宜些。”

“哪天我跑一趟。”

玉雕之乡,有上百个村庄,家家户户都有玉雕机。什么黄玉、阿富汗玉、俄罗斯玉等等廉价的玉料都是从那传出来的。全国各地都有来自玉雕乡的玉货,鱼龙混杂,真假难辨,不过大多都是中低档货色。

吴迪想去不是为看这些,他主要是想去赌石,不靠天书,就是练练手。听说玉雕乡的毛料可以组成一个做假毛料大全,这也是他想去的原因之一。

吴迪把后买的那副围棋黑子倒到床上,开始一颗一颗的辨认。他先找出来一颗有包浆的老棋子,让吴丹比着这个模样找。两人翻了大概半个小时,找出了二十几颗不一样的棋子。吴迪又检查了一遍,扔回去几颗,留下了一共十八颗棋子,是明显和其他棋子不同的。然后上网开始查黑色宝石的信息。

黑曜石、黑玛瑙、墨玉、墨翠……

网上黑色宝石的资料不少,以墨翠和墨玉最贵,吴迪找出强光小手电,一颗一颗对着看,有两颗透出绿意,似乎是墨翠,但也不敢肯定,剩下的都没有什么反应。

吴迪没打算用天书去甄别,他耗费不起,况且,就算全部是顶级墨翠,这么点东西,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还是拿回京城找人帮着看吧。只要知道两千块钱没买亏就行了。

吴迪浏览了一会赌石论坛,巩固了一下能够在网上学到的知识,又提了几个问题,就不再管了。拿出《中国陶瓷史》,继续学习。

第二天,吴迪借口有事,把老妹留在家里,驱车直奔玉雕乡。

玉雕乡主要有三条街,街上都是一间间的小门面,街的中间还有一条河,河边全是散摊。吴迪找人问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赌石的地方。是一条小街,有十几家店铺的样子,每家门外都摆着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一家人最多,也最夸张,因为它家门外堆着一座小山一样的毛料堆,全是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明码标价,五十大毛一枚。

吴迪来的比较早,人不多,他从第一家开始看起。

这家店铺的名字叫做赌石大世界,名字挺大,店铺面积还不到三十个平方。吴迪先从开窗的毛料看起,看完一遍,再看那店家的名头,分明就是假石大世界,这也太他妈的欺负人了!什么贴片、还原、沾粉、打洞无一不有。吴迪本来还怕自己认不出来,没想到一看就和资料上的联系起来了。试着问了两个价格,都不贵,想必这也是店主作假都不用心的缘故吧。

连逛三家店,没有出手一次。表现好的价钱高,又怕作假自己看不出来,表现差的连他都不看好,买来做什么?真当自己是强运小超人啊?

走出店铺,吴迪在太阳底下发了片刻的呆,他醒悟到,以他此时的水平,这一趟只怕是白来了。只想着大涨,没相应的水平不说,还疑神疑鬼,这样的话不如直接回去算了。

第四家店名叫翠玉轩,没看到伙计,只有一个老头坐在门口打瞌睡。吴迪一眼就看中了一块毛料,那是一块不规则的方形,看大小足有两百斤开外,皮色灰白,与动物园大象身上的皮无异。

吴迪是第一次见到老象皮的实物,居然一眼就能认出来,不禁有些欣喜,快步抢了上去,这老象皮可是传说中的毛料,很多都是玻璃种或高冰,有绿就是高翠!这可不能让人抢走了。

吴迪蹲下来,绕着石头先看了一圈,没开窗,全赌石。接着再看裂,也没有,而且还发现了两处脱砂的地方,看表现有可能达到玻璃种。运气会这么好?这种石头应该是一出现就被人抢走了才是!

吴迪定下心来,掏出手电,准备抵近脱砂的地方看色,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叫声:

“老象皮!”

吴迪扶着石头站起来,不远处有三个人正快步向他走来,当先是一个大肚子的中年人,偏分头梳的溜光水滑,一派成功人士的模样。剩下的两个一看就是跟班。

一个年轻人指着吴迪手上的石头问道:

“这块怎么卖?”

打瞌睡的老头早醒了,看了一眼吴迪,说道:

“那小兄弟还看着呢!”

年轻人转向吴迪,问道:

“兄弟,石头让哥们看一眼?”

吴迪摇摇头,问老头:

“这石头多少钱?”

老头面无表情,答道:

“五百万,不讲价。”

另一个年轻人刚想说话,被中年人瞪了一眼,讪讪的低下了头。看到吴迪沉吟,那中年人走上来,递给吴迪一张名片,同时用蹩脚的普通话说道:

“小兄弟,我在羊城有一家店,规矩我懂,你们先谈,谈不下来再说我的事。唉,摩西沙的老象皮啊,一年多快两年没见过了,这块居然这么大个头!我说秦老头,你太不地道了,我昨天就来过了,怎么不拿出来给我看?怕我出不起钱吗?”

吴迪笑笑没有说话,转身蹲下,借着身体的掩护,悄悄的拿出了天书,印完扫了一眼,看到有十几个小黑块,放下心来。

跟着那商人的一个年轻人用当地话冲着老头喊道:

“就是!老秦头,昨天我们过来怎么没见这东西?”

秦老头翻了翻白眼,懒洋洋说道:

“昨天半夜刚到一批货,强子他们还在仓库分类呢,先扔了两块在这儿,估计就能下午全摆上来。”

“太好了,看来我这次要出点血了。秦老板的石头料好,不做假,听说在这条街上是这个。”

中年人一口的粤省普通话,说罢还比了个大拇指。

“少在那儿拍马屁,石头该啥价还啥价,想便宜毛都没有!”

老秦头很倔,一点面子都不给。

中年人尴尬的摸着大肚子傻笑,回头一招手,在一个年轻人的耳边说了一句,那年轻人点点头,凑过去低声和老秦头商量,

“老爷子,毛先生想去咱仓库进一批货,您看行不行?”

“不行,仓库不对外。要看昨天晚上的货,屋里还有几块,去仓库绝对不行。”

年轻人转身一摊手,那毛先生笑道:

“那行,我们就先去前边看看,这位小兄弟如果不要,麻烦您老给我们留一会儿?”

“我不管,有人要我就卖!”

老头冲的很。

中年人为难的朝吴迪说道:

“小兄弟,你想好没?”

吴迪已经想清楚了,天书既然显示十几个文字,证明里边一定有东西,否则就只会显示翡翠原石四个字,这块石头一定要买下!听到毛先生问他,就点点头,直接问老秦头:

“老板,能不能再便宜点?”

老秦头把下巴朝那中年人一努,连话都懒得说。吴迪苦笑道:

“那好吧,我买了。”

中年人哀嚎一声,很有风度的恭喜了吴迪,带着跟班朝另一家店走去。

刷卡付了帐,吴迪拍了几张石头的照片,将石头存在了秦老头的柜台,继续朝前逛。

前边一家店看到吴迪买了一块五百万的石头,连价都没还,知道冤大头来了,连忙迎了上来,直接领到屋里,神秘兮兮的从保险柜里抱出两块毛料。

毛料都不大,一块有西瓜大小,一块是不规则的形状,看个头不超过五公斤。吴迪拿出强光手电,先看那块西瓜大小的毛料。黑乌砂皮,像煤炭似的,吴迪拿不准是老帕敢的还是麻蒙的,上手摸了一下,石质比较细腻,水头应该不错。在右上方有一片明显的松花,强光手电照射上去,却看不出绿意,看来皮壳比较厚。他现在看蟒还看不太准,找了半天才发现两条疑似蟒带。在毛料的背面有零星的癣伴着一簇松花。

吴迪将毛料上下看了一阵,没有发现明显的作假痕迹。随即开始看第二块。第二块的表现更好,小小的石头上竟有三片松花,皮质温润细腻,是标准的达摩坎水石,强光手电一照,透出莹莹的绿色来,可见皮壳很薄。当然也有可能是皮下高绿,不过达摩坎的水石就是这样,虽能见色,但不入里,赌性反而比刚才那块毛料更大。不过这两块毛料都不会太便宜。

果然,一问价钱,西瓜状的开价一百二十万,另一块更是直接飙到了二百七十万。吴迪连还价的心思都没有,直接摇头走人,还真把自己当小白了?老板知道开高了,吓跑了肥羊,喊了两声,眼看留不住,后悔的在屋子里一个劲的抽自己嘴巴。

接下来的几家毛料表现都很一般,但作假的很少,吴迪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光来,难道在第一家是他疑心起暗鬼,看错了?这里价格和京城相比还算公道,就凭眼力花十万块钱买了一大五小六块毛料。

看看时近中午,吴迪准备将那块新买的大毛料解开。说大其实也不对,不过五公斤左右,还不如小孩头大。可是那老板竟然推脱摊位上不让解石,说是市场上的规定,因为紧邻几条街都是成品销售区,怕影响其他顾客,不过镇郊倒是有专门的解石场,拿着毛料过去,他给开条子,可以免费解石。

吴迪转的差不多了,而且天气也热起来,就准备回头拿上老象皮开路,经过一个摊点时看到那个广东的中年人,这厮似乎又在和别人抢料子,吴迪也没多想,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在老秦头那里一问,果然市场有规定,街上不让解石,在镇郊有专门的解石厂。老秦头派了几个伙计帮吴迪把毛料装上车,指明方向。吴迪驱车朝解石厂赶去。

车内响起“为你而活”的音乐声,打开一看,庞宽的电话。一听吴迪在玉雕乡赌石,这小子嚷嚷开了,

“靠,这么好玩的事情居然不叫我,还是不是兄弟?你小子可小心点,听说那边假毛料比真毛料都多。我有个亲戚,开了个解石厂,你一会找他混饭去。真想买,找他带你买,最少买不着假货。”

“晚了,我现在正找地儿解石呢!”

“靠,你小子多半掉里头了。花了多少钱?”

吴迪怕吓着他,打了个埋伏,笑道:

“不多,十万!”

“靠!十万!十万还不多!老子十年都攒不出来!不过也是,对你小子来说,那就是毛毛雨了,记得,再买的话一定叫上我那亲戚。一会儿我就把他电话给你发过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