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玉器街

老妈醒时吴迪还在绕着石头打转,他拿着放大镜一寸一寸的看了若干遍,愣没从四边找到一丝裂缝,不由得苦恼万分。放着好东西而不能一窥真面目,本身也是一种煎熬。

老妈疑惑的问道“

“这孩子,你一直在看这东西?没睡午觉?”

“呵呵,有点看不懂,这明明是大明朝的东西,可谁这么没意思,整这么大一块石头放这么多年?”

“你才学了几天?就会乱花钱。我看那三兄弟就没一个好货,这里边不定藏得是什么烂东西。”

吴迪不禁暗赞老妈直觉惊人,她怎么就知道这里边藏着东西?不过不是烂东西,是一件惊天的好东西!

吴迪正待用床单将东西包上,被老妈拦住了。老妈让他将石头抱起来,把床单抽走,扔到垃圾桶里,又从柜子里拿了一个旧床单,示意吴迪用这个。

吴迪苦笑着将玉石倒腾回房间,虽然上了几十斤就感觉不出来具体重量,但吴迪觉得这玩意绝对没有三十八公斤,本来应该很生气,可是现在占了个大便宜,还是没事偷着乐吧。

晚上,老爸和老妹对着那个大家伙研究了一阵,说不出什么好来,就没人再管它了。吴迪偷偷交代老妈,这东西谁来也不给看,谁来要也不给。老妈一下紧张了起来:

“你说,这是个好东西?”

“反正有古怪,等我带回京城再说。”

不一会儿,家里来了客人,一波接一波,都是当年老厂的邻居,还有几个老妈的牌友。有几个阿姨坐下就开始问吴迪在京城的情况,比查户口的民警都仔细。不一会,吴迪就顶不住了,举着电话逃跑,找庞宽、朱子明压马路去了。

第二天,和老妈老妹回了一趟老家,祭了姥姥姥爷的坟,又去了一趟小叔家,吴迪回家必修的功课算是做完了。

星期三,吴迪带着吴丹开始逛玉器市场。

玉都是独山玉的产地,独山玉号称华夏四大名玉,其硬度几可与翡翠媲美,故有“玉都翡翠”之称。独山玉以色正、透明度高、质地细腻和无杂质裂纹者为最佳。其中以芙蓉石、透水白玉、绿玉价值较高。另外,因为颜色驳杂,多被利用玉块不同颜色模仿自然制作成俏色玉雕。

玉都的玉器街主要有两块,鱼龙混杂的是卧龙岗下的那一片,玉都玉器厂所在的七一路也有市场,档次稍高。

吴迪先从卧龙岗逛起。卧龙岗建在半山,他还是上小学春游的时候来过,前几年和樊城争那个草庐争得头破血流。

卧龙岗大门斜对着那条街都是经营玉器的店铺,什么玛瑙水晶也不在少数。不过吴迪一看都是烧出来、染出来的东西,天然玛瑙如果纯净到那种地步,得要多少钱?这一副镯子才五十块钱,不是玻璃的就算是有良心了。

一路走过去,翡翠、黄玉、阿富汗玉、俄罗斯玉、白玉、岫玉……简直是各种玉石的大杂烩,最主要的当然还是独山玉。

独玉摆件主要分为两种。褐色、绿色、白色等混色的山水、花鸟题材和黑白二色为主的动物石雕,价钱都不贵,三千元打住。

手镯、挂件的颜色也是混色为主,偶有绿色,价钱都比较高,不过很少有上千的东西。玉石的底子都比较干,作工粗糙,打蜡遗留的痕迹明显。

逛了一圈,吴迪一样也没看上,倒是吴丹买了几个小挂坠,有佛有观音,最贵的一块也没超过五十。

吴迪摇摇头,这些店里可能会有好东西,但一般人看不到。吴迪不准备在这些地方动用天书,也不相信自己的眼力,所以只是逛逛,感受一下市场的繁华。

玉都玉器厂又是一番气象,几个展厅都以翡翠为主,主要是独山玉适合做摆件,放在玻璃柜台里的还是翡翠首饰吸引人。吴迪看中了一副紫罗兰的镯子,不透,但通体粉紫,打完折才三千多块钱。想想自己在京城开出的几块石头,又摇着头放下了,这要是真的A货,这种满色的手镯怕不是要好几十万?

吴迪还看到了一块无色玻璃种的笑佛,十八万,里边飘着几块白棉。这也就是块冰种,连高冰都算不上,看来这都是忽悠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的。

转到烙画厂,吴迪决定买几包烙画筷子给干妈家的筷子换换代。烙画厂也有玉器柜台,水准比玉器厂稍差。吴迪正在感慨没什么好东西时,一个闲人模样的中年人叫住了他,翻开自己的衣领,让吴迪看他那块玉怎么样。

那是一个通体透明的观音,晴水底子,上边均匀的分布着十数条一毫米长短的绿色细丝,很好看。吴迪问多少钱买的,那人答道:

“五百万买了块石头,就成了这么个东西,你说这玩意值多少钱?”

吴迪注意到挂件比一般的都要薄,多半是靠皮绿的石头上解出来的。因为薄,所以透,连带着种水也升了一级。待那人走后,服务员说是他们厂长。这厂长都不靠谱,还是别看了,换地儿吧。

旁边是玉雕大世界,项链、手链、佛珠、镯子、挂件,各种小玩意成堆的堆在柜台上,让吴迪看的兴趣都没有,有些纯粹就是玻璃的,听说这玩意在玉雕乡都论锨卖(土话,锨就是挖地的铁锨)。

转了一圈,吴迪发现了一个好东西,玛瑙象棋。仿红木盒子,打开是一个烫金的棋盘,红色的玛瑙棋子看着很是晶莹剔透,也不贵,一二百块钱一副,拿来当个小礼品不错。买了几副又想起围棋,用这东西做的总比那些塑料子强吧?

问了一下,还真有。店主拿出几个袋子让吴迪挑,吴迪选了两副,问道:

“老板,还有没有更好点的啊?”

老板笑咪咪的,看着吴迪就像灰太狼看见了喜洋洋,

“有,还有一副是天然玛瑙的,不过那价钱就老了去了。”

“哎呦,原来这些都不是天然玛瑙的啊?不会是玻璃的吧?”

“小哥你是明白人,几百块钱哪能买到什么真东西?不过这绝对是天然玛瑙,就是烧过了。”

玛瑙是玉髓的一个亚种,结构松散,内部存在大量的微孔隙,这种结构决定了玛瑙的某些性质,如微透明,韧性好,渗透性好等,也为玛瑙的人工加色处理创造了条件。

还有一些玛瑙经过加温工艺,但在鉴定上因为没有添加其他非天然成分,故仍属天然,且不会褪色。老板显然在玩避重就轻的手法。

“那你那副天然的多少钱?”

“小兄弟你先看看货再说。”

老板从柜台底下摸出一副棋子,吴迪拿在手上仔细观赏。棋子琢磨的饱满圆润,富有光泽。透明度比较差,尤其是白子,还能隐约看见其中的杂物。吴迪抓了一把试了试手感,又放下了,他感觉这东西还是骗人的。

他将棋盒推给老板,老板笑笑,抓起一把棋子任其一颗颗落入棋盒,笑道:

“好东西啊,小兄弟不再看看?”

“我看不准,还是算了吧。”

好东西你会玩高空坠物?吴迪扭头去看别的小玩意,忽然眼角的余光觉得有异,包浆?似乎有一颗黑子上有包浆?他装作不在意问道:

“那老板这副围棋准备卖多少钱?”

“十万,这可是阜新进来的真正的天然玛瑙。”

“呵呵,就算是天然的也没有这么贵。一千。”

“小兄弟,你不诚心买吧,再给个价,合适我就当帮你带一副。”

“那两副才九百块钱,这一副一千,已经很高了。”

“这价钱不中,我来都来不了。”

“都是玉都人,说恁多木用,一千二,成我就掏钱走人,不成我就拿这两幅。”

吴迪也换上了玉都话。

“不说了,三幅三千,你看咋样?”

“两千四,能行我都拿上。”

“两千八,一分不少!”

“两千六,数钱吧。给我找个结实的袋子。”

老板把棋子倒出来,装到两个袋子中,说道:

“盒子不卖。”

吴迪笑笑,本来他是要一个大塑料袋,这老板倒机灵,又省了几块钱。他也没有计较,两个塑料藤编的盒子,本来就不能用,这礼品的包装可是个学问。

吴迪大概数了一下,期间又发现了几颗似乎有包浆的棋子,怕老板发觉,就匆匆的交钱走人。

将东西放到车上,又逛了一会,找了家店,价值几十块钱的翡翠挂件买了几件,准备回京城送给李庆龙他们。然后就带着吴丹,满载而归。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