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回家

老太太一扭头看到钟老爷子,吓了一跳,差点撞到门上。气恼的轻拍了老头子一下,示意他别说话,偷听。那厢吴迪添油加醋的将常琳琳和钟棋的事说了一遍,听的钟情暗笑:

“这哥俩,前几天钟棋说杨老爷子的孙女一见吴迪就掐,现在,吴迪又来翻钟棋的八卦,看样子,把他们两个捆一块,果然是明智之举啊。”

“老妈这几天正到处给钟棋张罗,要是能和琳琳在一起,到时三家合力,老欧别说是部长,再高的位置也能看到。而且听小五这意思,还是琳琳主动,好!”

钟情看了吴迪一眼,满意道:

“这还差不多,这次就放过你小子了,记得,以后要勤请示常汇报!”

“Yessir!”

老太太赶紧拉着老头子往回跑,刚掩上门,就听见吴迪的脚步声下楼去了。不一会儿,钟情摸进了母亲的房间,三人如此这般一嘀咕,老太太一锤定音!

“让李煜送吴迪回家,钟棋留下!明天去把琳琳那丫头接来,你好好问问,要是有意思,这事我和你爸就做主了,小四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吃完晚饭,吴迪提出要和欧豆豆去卢校长那里住,明天晚上再回来,老太太只批了半天假,让他明天中午带卢校长两口子一起过来吃饭。钟棋也想跟去,被老太太留下,派了一个艰巨的任务:明天一大早进山,把常琳琳接过来玩一天。

钟棋欣然应诺,干啥都比禁闭强!可怜的人还不知道自己被兄弟暗算了呢!

吴迪兴冲冲地带着欧豆豆直奔疗养院,明天再坚持一天,后天一早出发,下午就差不多到家了。他根本不知道老太太让他回来吃午饭的含义,钟情把这哥俩都卖了!

第二天中午,一大家子人,很热闹,杨烟缁表现的很淑女,吴迪巴不得她不惹事,更不可能主动招惹。倒是常琳琳,连吴迪这个菜鸟都能看出端倪,更何况被提醒了的老太太和钟情?

打发钟情陪着两女逛街,配给家丁一名,钟棋。然后给吴迪放了大假。

吴迪带着老爷子派给他的帮手李煜一通大采购,将路虎的后备箱和后座堆得放不下为止。结果回家挨了骂,他没给老太太准备的东西留位置。最终忍痛留下了半车厢的东西,才把老太太准备的礼物装完,只是茅台、五粮液就装了十几箱,吴迪正待抗议,老太太一句话就让他闭了嘴:

“你拿钱去买,买的着真的吗?小子,看你要回家,放你一马,回来再收缴你的小金库。”

吴迪灰溜溜的跑回楼上自己的房间,满脑子都是转移资产的事,这女人啊,还真是不能信。却不知道自己冤枉了钟情,这都是老太太听墙根听来的。

钟棋被留下了,吴迪和李煜开车回家。钟棋还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可关键是吴迪现在自身难保,只想先跑了再说,哪里还管得了他的死活?

睡觉前吴迪跟家人一一告别,半夜三点,悄悄的带上李煜踏上了回家的路。

五环绕上京港澳,再转许平南,一路风驰电掣,终于在上午的十一点,钟棋回到了近半年没有回过的家。

吴迪将车停在楼下,三步并作两步的窜上了楼,然后大叫一声:

“妈,开门!”

“回来真早,还没有开始炒菜哩。”

开门的是妹妹吴丹,说话的却是老妈。

没有煽情的拥抱,也没有热烈的欢迎,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却那样的亲切自然。老爸接过吴迪手上的行李,和李煜握了握手,吴迪笑道:

“一个人开车怕累,李哥送我一程,结果直接送回来了。”

“好,好,正好中午准备了你爸钓的鱼和你小姨送的鸡子,尝尝俺们这绿色无污染食品。吴丹,过来帮忙!”

妹妹朝吴迪扮了个苦脸,被吴迪推着走进了厨房。老爸忙着招呼李煜,吴迪也回头扔了一句:

“李哥,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别的。”

娘仨在厨房唠嗑,老爸陪李煜聊天,吴迪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他知道,主要是这一个多月他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小迪,你那干妈是咋回事?”

虽然电话里已经交代清楚了,老妈显然想再听一遍当面汇报,不过吴迪依然隐藏了钟家和欧家的根底,只告诉老妈他找回了人家的孩子,具体的在车上他和李煜都串好了供。

正聊着,楼下传来老爸喊吴丹的声音,让下楼搬东西。原来是李煜顶不住老爸的攻势,只有借搬东西打岔。

四个人跑了好几趟,才把东西都搬完了。厂里不少人都和吴迪他爸打招呼,老爷子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吴迪发财和买车的事没有告诉家人,所以饭桌上一听老爸说儿子开的车价值上百万(消息来源是老妹),再看着满屋的五粮液、茅台,终于没忍住,当着李煜的面审起了吴迪。

吴迪回答道:

“其实我自己也有点蒙,买了一块砖砚送客户,结果还没送,就打烂了,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吴丹是个好听众,追问道:

“发生了什么?出现了一个灯神?”

“长能耐了你,还会接着往下编了?砖砚里面被掏空了,藏了一幅画,你们猜,那幅画值多少钱?”

“快说,兔崽子,吊的我这胃口七上八下的。”

吴迪比划了一个三字,

“三千万!所以我就发财了。”

饭桌上的人齐齐抽了口凉气,半晌,吴迪老妈一筷子敲在吴迪头上,骂道:

“你也长能耐了,忽悠你老妈呢!这么大个厂子,一年才几千万产值,一幅画,值三千万?金子做的?”

“别打岔,金子做的才值几个钱?什么画?我们听说过没有?”

还是老爸淡定。

“石涛的山水图,确实值三千万。后来我就找了个人学古玩,工作也辞了。”

“你可别让人骗了!”

“妈,钱都给了,谁骗谁啊?”

“不行,把钱交上来,看看你,有点钱就烧包,买那么贵的车不说,还买了那么多的酒,谁喝得起?”

“那都是干妈送的好不好?”

天底下的老妈果真都一样,都想没收儿子的钱。

李煜吃完饭就直奔火车站,他的任务是保证吴迪安全到家。吴迪也不强留,约好回京城喝酒,就送他走了。回来一看,满屋的东西已经各归其位,老妈老爸老妹正襟危坐,准备三堂会审吴迪。

一下午就在闲扯中度过,老妈的腰也不疼了,老爸的午觉也不睡了,老妹的作业也不做了,一家人沉浸在吴迪发财的消息中,生怕转过眼就变成了一场美梦。

吃过晚饭,吴迪照常把两个穿开裆裤的朋友喊了出来,胖一点的叫朱子明,瘦一点的叫庞宽,加上吴迪,当年号称“压马路的吴胖猪”。因为他们的保留节目就是光着膀子、提着酒瓶压马路。

三个人从小学开始同学,初中过后,庞宽学习成绩不好,没有考上县里的高中,最后上了一个不入流的大学学财务,毕业回厂当出纳。

国营的厂子搞了一次破产,赖掉了银行的债务,然后通过买断、下岗、内退分流了大批的职工,最后只通过入股的方式留下了一千多人。庞宽现在就在新厂当出纳,手里握着现金,哪个单位报账都要找他,小日子过得还比较舒坦。就是工资只有一千多块,平常小礼品倒是没少捞。

朱子明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吴迪的同学,大学学的机械制造,无奈实在不是那块材料,进厂半年就跳出来了,转行做快速消费品,卖百事可乐。收入比起厂里的同龄人,高了一大截。

三人见面,照例开始压马路。灌了一口啤酒,庞宽问吴迪:

“你家楼下的那辆路虎是你小子开回来的?”

“借的!”

“靠,骗鬼,新路虎借你开?你给我也借一个去。”

“给,钥匙给你,拿走随便开。”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抢银行了?前一段时间还听你老妈说在京城不挣钱,准备把你弄回来找对象呢!”

“呵呵,倒腾古玩捡了个大漏,挣了点钱。”

“什么意思?捡漏?”

“就是别人不认识东西,低价卖给我,我高价卖出去,赚差价。”

“赚了多少?”

吴迪笑笑,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百万?”

朱子明比较保守,

“一边去,赚一百万买一百多万的车,不会是一千万吧?”

庞宽到底是搞财务的,见过大钱,吴迪笑道:

“然也!”

“靠,一千万,一千万到底是多少钱?我怎么觉得有点晕?”

“晕,再整两瓶就不晕了,赶快整完换嘉士伯,靠,喝这玉都啤酒不带劲。”

“瞧你那点出息,一会儿上我家搬箱茅台去!”

“真的假的,我可不想让吴婶把我赶出去!”

“让这小子搬下来,我们再搬走。”

“喝糊涂了吧你,躲着吴婶,你这不是纯粹找菜吗?”

“那你说怎么办?”

“让他小子重新买啊!你傻啊你。”

“我靠,就是,我还要花姑娘。”

“对,把车开上泡小妹妹去!一个人整俩,一个抱着玩,一个放那儿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