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危机与八卦

吴迪三人吃了晚饭,尽兴而归。官窑六瓣花口瓶则留在了常老爷子的家里,那地方安全,再说老爷子也可以时时把玩。本来放钟家也可以,不过家里没人玩这一行,保管起来当然不如常老爷子尽心。

吴迪回到出租屋,拿出天书,习惯性的将下午捡到的籽料放了上去,片刻,天书有了答案:

“洒金皮羊脂白玉。”

吴迪兴奋了一阵,把玩着玉石,上网去了。

收好天书、籽料,躺在床上,想着这一个多月梦幻般的生活,吴迪忽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怕这一切是梦,是一场接近真实的梦。他忍不住咬了咬指头,疼,可是,为什么会感觉到不真实呢?

二机厂项目、山水图、翡翠、官窑瓷器、羊脂玉,这一切都是他拥有天书之后才有的际遇,对了,天书,如果这时天书出了意外,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挺得过去。天书,天书能出什么意外?

赌石,天书能告诉翡翠的种和色,却不能告诉翡翠的重量,以后他有可能花大价钱买一块含有很少玉料的石头,不过,那又怎样?无非是赔点钱罢了。

捡漏?那也得碰得到才行,要是碰不到,就是把天书都显示完了,也撞不到一个。对了,就是这个,天书显示完了!

吴迪跳下床,拿出天书,仔细的翻看起来。

天书很小,因而显得很厚,吴迪小心翼翼的将天书的页数数了一遍,一共二十页,去掉头尾,还有十八页可用。因为不知道,二机厂的项目占去了一页,后两个项目占去了一页,砖砚、翡翠又占去了一页,还剩十五页!

吴迪仔细数了数,砖砚、石涛画、玻璃种、开出玻璃种后买的四块石头、后来的十二块石头,宋官窑,羊脂玉,一条信息一行,一共二十一行,占了满满的一页!剩下十五页,也就是说他只能再看三百一十五块原石!只能再鉴别三百一十五个古董!

按照翡翠十赌九跨的概率,他还有三十一次切涨的机会!按照捡漏的概率,他可能一次机会都没有!

怎么办?这三百多次机会太少了,不要说参加翡翠公盘,连钱胖子那里的石头都看不完!连一个古玩店里十分之一的货都看不完!

珍惜机会?学点微雕的手法,在天书上画脉络图,应该可以画三到四十个项目,成功百分之七十的话,也能挣不少钱,最主要的是可以有事情干。一年用上三四次,可以用十年,可除开做项目的时间,剩下的就准备混过去吗?

不,要学习,如果在用天书验证之前,他就有了八分的把握,岂不是大大提高了天书的使用效率?赌石、捡漏,这么多姿多彩的生活怎么可能让它远去?项目,靠边站吧,我要过我吴迪精彩的人生!

吴迪感觉到了危机,也激起了他的斗志。赌石,别人能学会,他也能学会。如果对照天书的提示观察,他学起来的成本要比别人低太多太多。古玩,碰到高价交易时最后用天书验证,就算不捡漏,他也会是一个让人羡慕的成功古玩商!那剩下的三百一十五行就是吴迪的信心。

想明白了这点,吴迪不再郁闷,生活,果然是光明的,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已经悄悄打开了一扇窗,就看你能不能找到它了。

吴迪拿出温亚儒借给他的四本书,认真的翻看起来。明天,还要找到学习赌石的路子。先用赌石积累资金,再去做一个古玩商人!像温亚儒他们那样,流连于祖国的大好河山,收收货,赌赌石,还有大把的钱赚,天不收地不管,难道不是他一直的梦想吗?

吴迪看书很细,看一阵想一阵。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大大增强,不管什么内容,最多两遍,就会记得一丝不差。这让从大三开始就没有好好看过书的吴迪信心大为增强。从这一段时间来看,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也说不定。

折腾到半夜,《说瓷》竟啃了三分之一。想到明天还要尽快交接项目,然后回老家,吴迪强抑兴奋,爬上了床。

今天的安排是先陪冷姐跑三个项目,再陪小高跑三个,十个比较主要的项目就完事了,晚上去干妈家吃顿饭,明天再带欧豆豆去卢校长那玩一天,就可以回家了!

心中阴霾尽去,交接起项目也变得顺利起来,往常去几次都未必碰得到的人,今天竟遇到了大半,十一点钟,上午的三个项目就交接完了。谢绝了冷姐请吃饭的建议,吴迪马不停蹄的跑到潘家园,早上出门的时候,他接到钱胖子的电话,让他午饭前抽空过去一趟,属于他的玻璃种戒面已经雕好了。

吴迪停好车,给温亚儒打了个电话,人都在钱胖子那里,现在就差他了。

吴迪匆匆忙忙的赶到钱胖子店里,直冲后院,钱胖子、唐老、曾老板、齐氏姐妹都在,几个人正在观赏唐老爷子雕出的首饰。吴迪还没站稳,上次就有点和他不对盘的小丫头“哼”了一声,冲他挥了挥小拳头,说道:

“就你架子大,我们都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吴迪连声的说着对不起,眼光却不由自主的被另一个齐姓美女拿在手中的挂件吸引过去,那是一个翡翠弥勒,在透过小院顶棚的阳光的照射下,那枚挂件显得苍翠欲滴,通体都闪烁着莹莹的光芒。

钱胖子笑道:

“本来准备在贵宾室的,可是大家说自然光下看翡翠更真实。吴老弟,说真的,看到这些东西,我都后悔当时没有抢一件下来。”

吴迪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如果现在他再开出一块玻璃种帝王绿,一定不会出售,而是做成各种首饰,拿来送给家人。

不提吴迪上前细细观赏,唐老看人到齐了,说道:

“大家都到了,因为当时只是说雕成两套首饰,没有说哪一套归哪一个人,所以还是要大家聚齐了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分配。”

吴迪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们先挑,挑好后剩下的那个戒面就是我的。”

温亚儒也表示押后,小丫头不客气,上去拿了一个戒面和耳坠,加上她姐姐手里的挂件,剩下的自然是曾老板的。看来在吴迪到达之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分配方案。

唐老笑道:

“你们都是给老太太贺寿用的,否则雕成一片叶子,戴在齐小姐这样的年轻人身上,那才叫绝配。”

齐小姐莞尔一笑,说道:

“谢谢唐大师,家祖要是知道这首饰出自唐老爷子之手,不知道该高兴成什么样子。这料子,反而是其次了。不过,还是非常感谢吴迪先生出让的帝王绿,毕竟,好料才能配得上好工,要是一般的料子,唐爷爷也就不会出手了。”

听到姐姐的话,小丫头得意的冲吴迪挑了挑下巴。吴迪摇摇头,美女说什么都是对的,一段话从唐大师,到唐老爷子再到唐爷爷,不留痕迹的将关系拉近了无数倍,厉害。

分赃完毕,众人散去,吴迪谢绝了钱胖子和温亚儒吃饭的邀请,径自联系小高,下午还有三个项目要跑呢。

他也从钱胖子那里知道了大小两位美女的名字,齐言语、齐言宁,想起小丫头似乎和他天生的不对盘,吴迪只剩下苦笑,貌似自己还是很有孩子缘的,可为什么和这个小丫头一见面就掐呢?

交接完项目,吴迪回到了钟家的小楼,欧豆豆和钟棋正在院子里玩,钟情在楼里和老太太说话。

见到吴迪,欧豆豆上来亲热了一会,钟棋也挤眉弄眼的说道:

“嘿嘿,老妈已经同意了,我跟你一块回家探望叔叔阿姨。不用关禁闭,爽啊!”

吴迪摇着头进了小楼,他发现自从得了天书之后,他摇头的次数竟比前半生加起来还多,可见这一段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什么事!

见到钟情正在下楼,吴迪赶紧跑过去,搂着钟情的肩膀将她往二楼的书房推,一边悄声问道:

“老爷子不在家吧?”

“还没回来呢!好弟弟,有什么要关照姐姐的?”

“嘿嘿,有,有,这个绝对有。走,悄悄地干活,打枪的不要。”

从门缝里看到姐弟两个搂抱着走进书房,老太太奇怪的“咦”了一声,偷偷地溜出来听起了墙根。

吴迪拿出帝王绿戒面,讨好的送到钟情面前,钟情吃了一惊,叫道:

“啊!你不要告诉我这是玻璃种帝王绿!”

“嘿嘿,还偏偏就是玻璃种帝王绿!北派大家唐老爷子的手艺!”

老太太听到钟情“啊”的一声,差点破门而入,又听到钟情后边的话,不由暗怪自己多心。

钟情把玩着小小的戒面,片刻恢复了宁静。将戒面一放,板着脸问道:

“说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什么事让老姐帮忙?”

“没有,没有,呵呵,就是想到老姐您配得上这戒面,就给您送过来了。”

“算你有良心,这么说小四说的都是真的?”

吴迪暗骂一声,幸亏留了个心眼,这钟棋真是个大嘴巴,这次回家本想多住两天,带上那家伙,能安生几天?要想个法子让他去不成才行。不好,要是老太太知道自己有那么多钱,还不得全收了去?

吴迪讪讪问道:

“姐,这事老太太不知道吧?”

“什么事啊?难道你还有什么坏事我们都不知道?”

“不是不是,这不是怕干妈把我的钱都收走了吗?”

钟情戳了吴迪脑门一指,

“看你那点心思!明白告诉你,这个小玩意想收买你姐姐可不够,貌似还是个半成品,姐姐还得往里搭金子呢!”

吴迪暗道:

“果然这越漂亮的女子越难伺候。”

眼珠一转,对不起了四哥,他准备祭出大杀器!

“姐,其实还有一件事,是有关四哥的。”

“哦,小四还有什么秘密?”

吴迪咬着耳朵把自己对常琳琳的观察告诉了钟情,急的外边听不到墙根的老太太抓耳挠腮。屋里诡秘,屋外着急,都没注意到钟老爷子蹑手蹑脚的凑了过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