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官窑青釉六瓣花口瓶

吴迪重重的倒在床上,这一天太累了,虽然大多时间是在看,可经不住精神高度紧张,晚饭又喝了点酒,这一躺下就不想再起来,澡也懒得洗,沉沉睡去。

早上,被一阵铃声惊醒,一看,李庆龙。吴迪拿起电话,迷糊道:

“兄弟,什么事?”

“快起床,吴哥!我抽到你两个项目,你赶快过来帮我搞定,我好最后再沾你老大一点光。”

挂了电话,吴迪看看时间,刚刚七点半,不禁暗骂:

“这不上班了也不让睡个懒觉,李庆龙这死小子,见了面再收拾你!”

起床、刷牙、洗澡,想着以后不用再早出晚归,更有大把的时间来泡小妹妹,吴迪的心情大好,隐约中听得手机铃声不断,也不理会,悠然自得的搓洗着。

花了半个小时收拾清爽,拿起手机一看,靠,足足十个未接电话,打开一看,全是钟棋的。吴迪赶紧拨了回去,

“你个死小子,大清早的死哪去了,快想个办法把四哥接出去,老头子动真格的了,这回要禁足两个月!”

“怎么回事?”

“这几天大赦让给琳琳她们当三陪,可是昨天晚上打了一架,听说琳琳也被她爷爷接走了。你老哥我更惨,禁足俩月,快来接我,不来我死定了。”

吴迪一听,哪里敢往枪口上撞,连忙说道:

“我还要交接项目呢!四哥你自求多福吧!”

说罢径自挂了电话,然后调成静音,任由电话响去。

晃晃悠悠的出了楼门,看见李庆龙跑的满头大汗,奇道:

“小子,你怎么跑过来了?”

“吴哥,你电话怎么一直占线,给谁打电话呢?”

“没有,一个骚扰电话,不接一直打,不管他。吃早饭没?没吃我请,庆丰包子铺!”

“还真没吃,不过今天我请。吴哥,你其他的项目留组里了,分出来的两个都给了我,嘿嘿,有缘吧?”

“有缘,我就跟胖小子有缘,说说,哪两个?”

“庆隆花园和交通局办公楼。他们都说以我的名字盖的楼肯定有戏。”

“庆隆花园你可以节哀了,交通局倒可以试试,局里人滴水不漏,不过能把代建搞定,估计这事就能成。”

“能成一个就行,老大的老大不都说了吗,A类项目能成一半,都算高成功率了。”

吴迪公司将项目按照关系好坏分为ABCD四类,A类为关系最好,最接近签约的。即便这样,这类项目也只有一半不到的成功率,可见做项目之难。

优哉优哉的坐在副驾驶位上,李庆龙嘴就没闲过,将公司这两天对吴迪的议论全倒了出来,无非就是一些中大奖了,倒单子了,被富婆包了之类。吴迪微笑不语。看来这个社会说真话反而没人信,大家都靠臆测来满足自己那扭曲的价值观。

交通局根本就进不去,吴迪也不着急,开着车绕来绕去,停在了一个小巷子里,推开一扇没有任何标示的小门,走了进去。里边是一个很破的小院子,有一栋看着摇摇欲坠的二层小楼,吴迪沿着楼梯走上二楼,敲开了一个破木门。

房间不超过十平方,对着门口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倒是很干净,不过看一下其他地方就知道它干净的原因了。侧面沿着墙摆了两张书桌,上边乱糟糟的堆着一堆破图纸,地上放着小山般的标书,好多厂家的产品样册就那样随意的丢在地上。

坐在办公桌后边的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一看就不太好打交道,吴迪走上去哈腰问好,那人翻了一下眼皮,说道:

“小吴,我给你说,你来的勤也没用,我就是个破代建,这事你还是要找交通局的人。”

“王总,今天来也没别的事,就是带个小兄弟过来认认门,以后可能他跑的更多一些。”

“怎么,升官了?升官就不来了?”

“哪里,哪里,别说没升官,就算真升了,您这也得亲自跑。”

吴迪正琢磨着应不应该告诉他自己不干了的时候,忽然看到桌上摆了一个瓷瓶。那是一个颜色发青黄,满布裂纹的六棱瓶,高只有十几厘米,看着很精致,不过瓶口一圈有点发黑,底部也露出一点铁褐色。

吴迪指着那个小瓶子转移话题,

“王总,这东西从哪弄来的?挺精致的。”

“怎么?喜欢?喜欢拿去玩去。”

“哎,怎么能拿王总的东西呢?这小瓶子怎么裂成这样都不烂?有点奇怪。”

“你小子,不学无术,这叫开片,这纹叫蟹爪纹,知道吗?这是宋朝的官窑瓷器,是古董!”

“我靠,那肯定很值钱,王总您就放在这儿,不怕被人顺了去?”

吴迪赶紧将手上的瓶子放到桌子上。

“这件是仿品,真正宋朝的官窑价值几千万,当然不能随便放在这了。你看这东西的品相如此完美,根本就不可能是真的。”

吴迪做出一副想拿又不敢拿的样子,心底暗恨:

“书到用时方恨少,要是把温叔那拿来的几本书看一遍,也能跟老王多聊几句,哪用得着现在这样装小丑?”

王总斜瞥了他一眼,笑道:

“怎么?真喜欢?真喜欢让你了,一口价,五万!”

吴迪心思电转,接口道:

“好,庆龙,跟我取钱去。王总,一会儿见。”

说罢,拉着目瞪口呆的李庆龙走了出去。

“吴哥,你真要买那玩意?那破瓶子,送给我我都不要。”

李庆龙看吴迪真要进银行拿号取钱,连忙拦着。吴迪点着他那胖脑袋恨声说道:

“你小子听不出来啊,老王开价了!”

回到王总办公室,吴迪把档案袋往桌子上一放,拿起小瓶子,说道:

“这玩意归我了。”

王总顺手将钱放入抽屉,笑道:

“两套设备预算才七十多万,用得着那么费劲吗?”

“呵呵,我们公司有一个宗旨,绝不因为单子的大小来区别对待朋友,更要随时把客户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宁肯丢单,不能做危害客户安全的事。王总,我还有几个朋友也都是做这一行的,改天我让他们来看看?”

“行,多交朋友嘛,我们也希望多了解几个厂家。”

上了车,李庆龙高兴地叫了起来:

“吴哥,没想到真成了!这小瓶还真是个宝贝啊。”

看了看拿在手上的瓷瓶,又随手往后座一扔,说道:

“吴哥,不过这钱……”

“你回去跟老王商量,这事要成了,就还给我,要不成,就不用你们管了。”

“谢谢吴哥,不过业绩算我的,提成我可不能拿,建设部都欠着你呢。”

“我也不缺这点钱,该你拿的,你拿着吧。”

李庆龙盯着吴迪,半晌笑道:

“好,说多了反而显得我矫情,走,吴哥,大餐伺候。”

“不急,先去庆隆花园转一圈。”

庆隆花园自然没这么好的运气,吴迪领着李庆龙认了一圈的办公室,介绍了几个人,就算完成了交接。两个人找了个小馆子,享受大餐去了。

下午吴迪陪着小高转了两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今天的交接任务。开车回到家,锁上车门正准备上楼,忽然想起了花五万块钱买来的瓶子,就又打开车门,想拿上楼。找了半天没找到,弯腰看了半天,才发现瓶子掉到了车座下,吴迪捡起来,把玩着走进了电梯。

锁好门,换了一身背心短裤,吴迪翻开了《中国陶瓷》,他要看看宋官窑瓷器到底是什么样子。看了一会,觉得这东西仿的挺像,又上网搜了一会,不禁暗暗咋舌,就这么个小玩意,要是真的的话,竟然价值几千万!即便是明清的仿品,也价值不菲,就算是民国仿的,也能值个十几二十万的。

眼珠一转,吴迪拿出藏在资料堆里的天书,翻开,将瓷瓶放了上去,笑道:

“验明正身!保佑我捡个大漏!”

拿开瓷瓶,天书上果然多了一行东西,拿出放大镜一看,吴迪的嘴张的能将瓷瓶吞进去。

“南宋,官窑青釉六瓣花口瓶,真品。”

吴迪拿着放大镜的手都在哆嗦,他赶紧将小瓶珍而重之的放在书桌上,想了想,又怕随手碰掉了,拿起来找个盒子塞了件衣服进去,这才将瓷瓶放好,收到抽屉里。

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始上网搜索南宋官窑。

“釉质如玉石般的光亮莹润,釉面上显露横竖交织的蟹爪纹片或层层叠错的冰裂纹片……口沿处釉层较薄,泛出比黑胎稍浅的紫色;底足无釉处则呈现胎的颜色。瓷器上口沿薄釉处露出灰黑泛紫色,足部无釉处呈现铁褐色的现象,即所谓“紫口铁足”,是鉴定官窑瓷器的重要依据……”

吴迪激动的只想骂人,这运气,这运气!本来想捡套设备,没想到捡了一栋小楼!不行,忍不住了,给温叔打个电话!

温亚儒正在吃饭,一听吴迪可能收到了一件官窑瓷器,登时笑了起来:

“小吴,这宋官窑瓷器除了故宫博物馆里有几件真品,市面上几乎没有流传,有人估计,传世不足百件,你运气就那么好,收到了一件真品?”

吴迪无语,这东西确实太珍贵了,可是,天书说它是真的啊?

“你吃饭了没?没吃饭过来一起吃,我叫你阿姨给你加菜,正好把东西带过来看看。”

吴迪当然没话说,问明了地址,抱上盒子,飞奔而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