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翡翠石墩

送走了大多数的人,吴迪终于清净了,钟棋三人又凑了过来,四人围坐到一起,钟棋笑道:

“本来我还担心你没有来钱的门路,考虑着给你一个公司锻炼锻炼,现在看来,你这吸金速度,四哥我拍马都赶不上。小五,接下来你还准备在那个公司混日子?”

“不了,已经在办离职。这人啊,心态变了,怎么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我想过几天先回一趟家。发生了这么多事,又挣了不少钱,总该让老爸老妈也享享福。然后我想找个人跟着学学古玩、赌石,沉淀一段时间再说。”

“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回趟家也好,最好将叔叔阿姨接到北京来。沉淀一段时间是非常必要的,我就怕你脑子一热,把挣来的钱都买了石头。要知道,翡翠的毛料越来越少,这几年,十赌九输都算好的,有多少行里的老人都玩的倾家荡产。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真正玩石头的都是不解石的。等你从老家回来咱们哥俩好好聊聊,一块找条好路子。”

吴迪欣然受教。

钱胖子过来留吴迪吃饭,吴迪才发现,已经一点多了,连忙起身告辞。临走又想起一事,衡量了一下,决定一块办了。他想起了天书上显示的第十二块毛料,高冰高翠菠菜绿,也就是刚才被他坐在屁股底下的那个石墩子。

吴迪组织了一下语言,问道:

“钱老板……”

话刚出口就被钱胖子打断,

“吴老弟,你要是看得起胖子,就叫我一声胖哥,要是看不起,就叫我一声钱胖子,这钱老板,我可实在是当不起。”

“哦,好吧,胖哥,你这块石墩子似乎也是毛料啊?”

“兄弟,这你都看出来了?不是别人告诉你的吧?”

“不是,我就是无聊,随便瞎猜的。”

“你高,兄弟你真是高人,你这随便的瞎猜,唉,羞煞我们这些在这行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人啊!”

“难道这块真是毛料?怎么做成了石墩子?”

“呵呵,兄弟,不嫌弃的话,那边还有几个玩石头的老伙计,大家一起吃个饭吧,边吃边聊。这个石墩子很多人都知道,这可是你胖子老哥辛酸的往事啊。”

“呵呵,几滴辛酸泪,四个石墩子!胖子,又准备讲你那奋斗史了?快点,大餐准备好没?人都饿死了!”

奇石坊的刘老板听胖子说到吃饭,忍不住嚷嚷起来。

胖子连道:

“已经准备好了,就在这个院子,十分钟后送到!”

吴迪无奈的看了钟棋几人一眼,杨烟缁磨了磨满口的小白牙,比了个钻石的口型,吴迪连连点头,这丫头高兴地拉着常琳琳看石头去了。不过,在她的嘴里,石头是以外形来评论的,什么这块好丑啊,那块好乖啊,这一个好有个性啊什么的,让已经和吴迪在临时撑起的大圆桌旁坐下的钟棋脸上一阵阵的发红。

留下来的加上吴迪他们一共有十个人,奇石坊的刘老板、博古斋的方老板、赌石大世界的钱老板(钱胖子的弟弟)和伙计

刘哥,以及吴迪第一次来见到的张老板。张老板算半个行里人,搞物流的,百世亨通就是他的产业。玩石头主要是倒货,看到好的原石放几年再出手,往往翻倍的赚钱。一些好的或者现在便宜的明料他也会出手,因为不是纯粹做这行生意,看好的是后市,所以这类人出价比较狠,最被奇石坊老刘这样的商人痛恨。这不,一坐下来两人就拌上了嘴。

开饭之前,又进来了一个中年人,是号称京城翡翠第一家的翡翠园老板刘枫。除了吴迪,在场诸人都认识,纷纷起身打招呼。

刘枫懊恼的说道:

“本身钱老板昨天通知我,我就准备过来见见老朋友们,没想到临时有事耽搁了,没看到吴老弟开石头。不过,就算我在场,那块料出到那个价位,多半也是让香港人标走!看来我们应该商量一下,是不是行情已经有什么变化了我们不知道?”

钱胖子哈哈笑道:

“刘老板客气,这一行里还会有什么你不知道的?刚才还有几个朋友说你要在,老陈绝对得不了手!不说这些,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先吃饭。”

一顿饭吃到下午三点多,人都走了,吴迪拉着钱胖子,问道:

“现在没人了,胖哥可以给我讲讲石墩的故事了吧?”

“唉,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当年年少轻狂,赌涨了几块石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当时腾冲有一块大石头,两吨多重,很多人看好,但是卖家要价太高,没人敢出手。有人撺掇你胖哥出手,我也存了投机的念头,就卖了房子卖了车,豪赌了一把。结果赔了个底掉。在当时,几千万可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啊。不过也感谢那次豪赌,让我从此不敢再赌石!在家里人的帮助下,凑了点钱,倒腾原石。那时机会确实不错,赶上了好时候,折腾了十几年,挣下了现在这一份家业。那块毛料剩下的部分,被我做成了四个石墩,就是现在我们坐的这几个,留下来警醒我不再碰赌石这玩意。当时这事闹得很大,好多老朋友都知道。”

“胖哥,我觉得这些石墩里有翡翠,最少我觉得我坐的这个里边有,你不妨开开试试。”

“不了,说不碰就不碰,兄弟有兴趣,就送你一个开着玩。”

说出这番话,吴迪是考虑过的,钱胖子虽然狡猾,可是对他不错,是真心的教他辨认翡翠的种水和价格。对于吴迪来说,有天书作弊,以后开到好料子的机会不少,一块高冰的料子交胖子这个朋友还是值得的,所以才建议胖子试试。可是胖子被这块石头害惨了,根本不信石头里有翡翠,当时那块大石头被分尸,剩下的做成石墩都没看见翡翠的影,怎么会相信吴迪这个赌石白痴的信嘴胡说?

吴迪迟疑道:

“送我可不敢接,不如胖哥你开个价,我解着玩玩。”

“你真看好它?”

“呵呵,哥哥你知道我赌石是赌运,趁现在运气还在,抓紧时间多开几块,哪天运气不在了,也就该收手了。”

“哈哈,那胖哥可不客气了,你小子这两天赚了这么多,看得我直眼红。我也就宰你一刀,一百万,一百万我帮你解了!”

“行,准备解石吧。”

钟棋在桌子底下踹了吴迪一脚,吴迪轻轻的摇了摇头,盯着钱胖子。

“哎呦,兄弟你挤兑你胖哥呢!这破石头你随便扔俩钱就是,一百万是跟你开玩笑的。”

“说了一百万,就是一百万,价钱低了我还不要呢!快点转账,省得待会儿解开了你后悔,说我欺负你。”

“臭小子,钱多烧的吧你?这事不行。真想要,你给我扔一万块钱,货不走空,胖哥也不说送你的话了。”

吴迪还待再争,杨烟缁转了转眼珠,笑道:

“胖子老板,这小子现在就是钱多烧的,我要是你,就开价一千万,看他还敢不敢烧包。对吧,琳琳,是烧包,我没说错吧?”

常琳琳苦笑道:

“没说错,缁衣,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怎么能说瞎掺和呢?他们解决不了问题,我帮他们解决嘛!胖子老板,他要出一百万,你就收他一百万,在你这儿吃点亏,他就不会认为自己运气好了,说不定还是好事呢!”

吴迪配合着嚷嚷转账,钱胖子半推半就的接了,然后就准备解石。

胖子一边摇头,一边问道:

“兄弟,怎么切?”

“老规矩,中间一刀!”

胖子也不多说,反正是块破石墩子,早解完早滚蛋,上午解了那么大一块石头,中午又喝了点啤酒,这会儿真的有点累了。

一刀下去,胖子习惯性的弯腰去看,没想到这腰一弯下去,就感觉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再也站不起来了,

“涨了,出绿了!”

钱胖子的声音沙哑而高亢,带着丝丝颤音。钟棋等人连忙跑过去观看。

吴迪不慌不忙的用水冲了切面,一眼就看到了切面上那仿佛初秋的菠菜般嫩嫩的绿意。翡翠很大,距石墩子外立面最近的一处,只有三厘米,而且又是两面有料,同样的,这一块料又被吴迪一刀两断。

胖子的眼珠子直了半天,终于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后直起了腰,仰天嚎丧一声,激动道:

“又是玻璃种!我坐在玻璃种上十几年,还到处找玻璃种!兄弟,你这运气,你这运气!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嘿嘿,我就是运气好,全靠瞎蒙。胖哥,我看这最多不过高冰罢了。哎,咱从这再来一刀。”

“滚犊子!这块即便不到玻璃种,也是冰玻,比高冰还要好。像上次你开出的那块,是真正地玻璃种,可遇不可求啊!要都是那种料才能称为玻璃种,那现在这些做翡翠的老板们就玩不转喽。”

胖子把吴迪赶开,换成砂轮细细打磨,这可是冰玻,不能像上午解豆种那样直接下刀,要是有一点偏差,一刀就会亏出去几十上百万。虽说这钱是吴迪的,可哪个爱翡翠的人能够忍受这种损失?

吴迪乐得清闲,看钱胖子喊了两个伙计帮忙,慢慢的擦石,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翡翠才露出了全部面目。两块个头差不多,都有婴儿头颅大小,阳光下闪着迷离的绿色幽光,晶莹剔透,晃花了钱胖子的眯眯眼!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