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竞价

糯种这一块前边部分是方形,后边一点逐渐收细,到尾端的时候只有儿臂粗细。只是变细的过程非常平滑,还是能出不少镯子。

翡翠明料的价值主要看能出多少成品,价值上以镯子为重,戒面次之,然后是各种挂件。看着两块堪称巨大的明料,众人将眼光都集中向了胖子。

钱胖子洗了把脸,问道:

“小兄弟,这么多材料,出手不?”

吴迪正在对比两块料子的不同,他现在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

“出手,这么多留着也没必要,再说我也不懂这个,哎,钱老板,你来看一下,我怎么觉得这一块前后的底色有点不一样啊?”

钱胖子听说,连忙凑过去,看了一眼吴迪抱在手里的糯种料子,惊叫道:

“我靠,小老弟,你这运气,让胖哥怎么说呢?豆种变糯种,糯种变冰种,这种石头,别说是我,在场的老少爷们听都没听说过吧?”

正在钻研豆种明料的几个家伙闻言把头伸了过来,一看之下,大哗,惊叫声不断。吴迪赶紧将料子放在石桌上。本来分成几个小集团在院里聊天的人听到钱胖子的话,就已经朝这边移动,此刻看到这几人的表现,纷纷朝前挤了过来,搞到最后,石头的主人反而被挤到外边。

杨烟缁恶狠狠的看着吴迪,吴迪心虚的扭过头去,被钟棋抓了个正着,钟棋揪着吴迪的衣领,恶声恶气道:

“小子,你还有多少事瞒着四哥,老实交代?”

杨烟缁也笑眯眯的活动着手部关节踱到吴迪面前,常琳琳在旁边看戏。

吴迪高举双手,

“没有,没有瞒着四哥,我哪敢啊?”

“是吗?那我回家问问老妈知不知道什么玻璃种啊,什么帝王绿的。”

吴迪暗暗叫苦,

“只想到应付了今天,却忘了还有玻璃种的事!”

这会儿后悔也晚了,只好求饶道:

“哥,好四哥,咱一会再说,让我先把这石头处理了成不?”

“成,只是最近有个朋友给我说,新上市的Q7很漂亮啊。”

吴迪苦笑着说不出话来,双手合十在胸前连拜,杨烟缁也来凑热闹:

“琳琳,咱们昨天在周大福看到的那颗钻石好漂亮啊,可惜我都没那么多钱。”

说着说着小嘴就嘟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故意凑趣还是听到珠宝就两眼放光,常琳琳也跳了过来:

“对啊,那颗红宝石好透啊,可惜人家都不敢跟爷爷说啦。”

吴迪看着面前闪着幽光的六只眼睛,看到三人没有一点放行的意思,只好说道:

“好,买,一会儿把这石头卖了,就去买!”

“一言为定!”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女欢呼起来,吴迪心有不甘,眼珠一转,自语道:

“我管老常叔叫叔叔,有人管老常叔叫爷爷,这么说……”

看着脸色骤变,双手成爪状,不停屈伸的两女,吴迪赶紧逃到钱胖子身边,说道:

“钱老板,开始吧,先卖那块豆种的。”

“一百二十万!”

话音刚落就有人出价,接着价格一路走高,一直到了一百九十万才放缓下来,变成一万、两万的往上加。

“二百万!”

一个中年人似有不耐,直接跳了六万,凑了个整数。人群安静下来,钱胖子看了一圈,见没有人说话,就准备问吴迪的意思。这时,外围一个一直没有报过价,身材和钱胖子有一拼的中年人叫道:

“二百一十万!”

人群大哗,一个瘦瘦的老人骂道:

“洪胖子,你又不是这一行的,跟着凑什么热闹?”

“嘿嘿,这么大一块料,你们弄回去都是切镯子,我想用它雕个摆件,自己留着或是送人,关键时候可比钱管用啊。”

众人琢磨了一会儿,没有人再出价,钱胖子让人送来笔记本,现场办了转账,然后接着拍卖另外一块。

豆种无所谓,糯种可是中低档消费的主力,另外的冰种,在现在的市场上,是绝对的高档料子。很多不良的商人都将饰品厚度做的稍薄,冒充玻璃种来卖,更是暴利。

胖子刚宣布竞价开始,

“一千万!“

一个声音就将蠢蠢欲动的人群砸的鸦雀无声,众人纷纷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是一个穿着灰色T恤,五十多岁的老年人。钱胖子叫了声苦,问道:

“陈老哥,您这是?”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有认识老者的开始给朋友介绍,吴迪隐隐听到“香港陈氏珠宝”之类的字样,还有几个人面色阴沉的看着陈老的那个方向,吴迪捅捅钱胖子,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

“这几年,香港、台湾的珠宝玉石大鳄纷纷进军大陆市场,但是大家的竞争都是在销售方面,来货渠道倒是不尽相同。没想到,现在连原材料都争到胖子我这里了。”

吴迪了然的点点头。

“一千二百万!我店里的冰种料子缺货,各位哥哥都让小弟这一把怎么样?”

一个中年人连连拱手,钱胖子低声道:

“这是翠石坊的李老板。”

另一个声音响起,

“一千二百五十万,老李,没办法,兄弟也是等米下锅啊。”

“一千二百六十万!呵呵,大家情况都差不多,上个月缅甸公盘没出什么好料子,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钱胖子将出价的人一一给吴迪指认,这些人待会儿走时,一定会给吴迪名片,现在做个免费的好人,何乐而不为呢?

“一千四百万!老哥哥在缅甸公盘亏了不少,连几个朋友定制的货都供不上,没办法,赔钱也要上啊。”

此价一出,果然没有人再竞争,料子归了陈老板,陈老板给吴迪转了帐,就打电话叫人来押运翡翠,然后趁机和吴迪聊了起来。原来陈氏珠宝北京分店刚刚开张不足半年,正在北京珠宝业的夹攻下苦苦支撑,他本来是跟着朋友来钱胖子这里看看,没想到正好赶上这场热闹,当下毫不犹豫的出手一击中的!抢料子是一方面,也想借机告诉这些同行,陈氏珠宝实力不凡,再想对陈氏出手的人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毕竟大家都是做实业的,除非准备采购原材料,随手能掷出一两千万现金的毕竟是少数。

聊了一会,接陈老板的人来了,他趁机告辞,剩下的人也纷纷离去,不过走之前都要和吴迪交换名片。吴迪解释新名片没印出来也没用,跑业务时用的名片被哄抢一空,这时大家才相信吴迪确实不是圈里人,却在几天内连续切出超过千万的石头,而且都是从公认的废料中切出,很明显靠的不是技术,只是这运气确实是让人无语。嫉妒的、羡慕的、悔恨的……各种表情就像是吴迪一不小心打开了万花筒,照出了赌石众生相。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