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大出血

中午在小肥羊聚餐,吴迪到的时候,赵经理和冷姐已经先到了,小高几乎和吴迪同时到达,看到吴迪从一辆崭新的路虎上下来,嘴巴张的能吞下头牛,随即这家伙的大嗓门把迎宾的小姐都吓得打了个趔趄,

“好啊,小吴,你小子什么时候开上车了?路虎揽胜,男人的最爱,最低两百万,你小子,比老大的老大开的车还好几倍。”

吴迪摇摇头,说道:

“别人的车,拿来开开。”

“呵呵,不坦诚了是吧,不符合企业文化啊……”

一见老赵,小高就开始了广播,最终一群人拥出去看了一遍车才回来,搞得站在旁边等着点菜的服务员一脸的不爽。

几个人也不问吴迪车的来路,老赵发言:

“现在吴迪也是个款了,那今天中午就没有必要给他省了,本来我还准备他召集我请客呢,看样子这小子是早有预谋啊。若是早看到这辆路虎,我最次也得来个全聚德啊!不对,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就看到辆路虎,小吴,是不是你的?”

吴迪苦笑点头。

“哎呀,伤自尊了,今天中午这顿不成啊,下午要唱歌,我要去嚎一嗓子,要不这口气不顺,大家说怎么样?”

自然是全票通过。

席间,吴迪提出离职,老赵很豁达,笑道:

“你小子,看见你开车过来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前一段时间问你,还给我打埋伏,怎么?怕我给你小鞋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共事两年,就是咱们的缘分。说不定日后再相见,老哥我还要到你手底下混口饭吃,那时,可要高抬贵手啊!来,喝一个!”

吃完饭,赵经理给王总打了个电话,请她来唱歌,告知了吴迪要离职的事。王总见惯了人来人往,首先代表公司保证,人走提成照拿,然后就关心吴迪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吴迪实话实说,准备自己玩石头,搞古玩,听得众人半信半疑,不过没人追究,一个个都朝吴迪举杯,不一会儿就将吴迪灌了个七七八八。吴迪眼看抵挡不住,就给钱胖子打了个电话,告知明天再去解石头,胖子电话里都听出来他大舌头,叮嘱他千万记住喝酒别动车,让吴迪还小感动了一把。

最终吴迪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半夜跑厕所里吐了两次,终于在第二天八点才爬起床。可能因为出了酒的缘故,头倒是不怎么疼,一看时间,赶紧开车朝公司跑,路上拿出手机,十几个未接电话,好几个是赵经理,还有一个是钱胖子的,最新的一个是钟棋的,剩下的都是小高、李庆龙他们的。

吴迪给钱胖子回了一个,说十点多过去。然后给赵经理回了一个,说马上到公司。正回电话时,钟棋的电话又打进来,一接通就开始指责吴迪的不是,埋怨吴迪不够意思,只顾自己,不顾哥哥死活,一堆的大帽子戴了下来,差点让吴迪以为自己就是那忘恩负义、背信弃义、言而无信、大而不当……错了,人见人恨的十大恶人!

吴迪把电话开了免提,远远地扔在副驾驶上,等钟棋哭诉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的当,插嘴道:

“怎么了四哥?谁欺负你了,小老弟给你报仇去。”

说完这句话就觉得不妙,钟棋这几天跟谁在一起还用问吗?

果然,钟棋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声的嚷嚷道:

“太好了兄弟,你不知道那两个丫头这两天把你四哥的腿都逛细了一圈……啊,不,不不,她们两个很好伺候,就是爱进美容院,一进就是半天,你四哥我都快无聊死了。”

也不管吴迪要办离职,钟棋死活要缠住他,要去公司把他劫走。吴迪没办法,一时心软,告诉他待会儿会去石头城解石,钟棋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吴迪离职办的很顺,半个小时就搞定,答应从明天开始交接后,开车直奔石头城。

胖子的小院里已经站了不少人,看到吴迪进来,就有人低声嚷嚷:

“来了来了,上次就是这个年轻人开出来的帝王绿,你没看到,那叫一个流光溢彩啊……”

钱胖子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说道:

“哈哈,兄弟,这些都是圈里的朋友,也都是你胖哥我的好朋友,听说你要解石,就都过来看看。你是不知道你的名声,现在在北京赌石界,那是No.1!”

吴迪低声道:

“老哥哥,他们看就看吧,你要是再乱讲,我估计一会儿得死在大家的目光之下。”

钱胖子嘿嘿直乐,

“别怕,他们都是冲着胖哥这块石头来的,主要是想看看谁不长眼居然赌它!”

这时钟棋领着两女直入后院,一眼看到吴迪,大喜,

“你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一旁钱胖子凑上来,弯腰点头。

“四哥,您老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自从上次缅甸一别,数日不见,老哥我如隔了无数个秋啊……”

钟棋一脚踹了过去,笑骂道:

“你个死胖子,抱别人大腿去,老子可是领着俩美眉的人!”

钱胖子赶紧招呼钟棋身后的两女,人群中也有人认出钟棋,互相打起了招呼,一时院子里乱作一团,吴迪这个正主反而被扔在一边没人理会。这小子一脸正经的跟两女打了招呼,就走到毛料旁边,装模作样的检查起来。让本来因为发现了好玩地方挺兴奋的杨烟缁暗暗冷笑: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骗的了别人骗不过我,等人少的时候,本姑娘一定揭破你色狼的真实面目!”

想他杨大小姐在香港的少爷小姐圈里,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没想到这小子除了一开始露出了猪哥相,后来竟躲得找不着人影,见面也如避蛇蝎,这让杨大小姐情何以堪?

不提杨大妞在这边意淫如何玩弄吴迪的感情,吴迪看人声渐小,就拍了拍巴掌,高声说道:

“多谢大家捧场,希望那个大块头不要让大家失望!时间不早了,升堂!把那个大个子拖出去砍了!”

钱胖子摩拳擦掌,应道:

“喏,待我亲自动手,杀他个七零八落!”

人群中有人起哄,

“胖子的老闺女嫁出去喽,这家伙不要皮,不要脸,准备……”

后边的话呜呜咽咽的没说出来,显然是被发现有女士在场的人捂住了嘴巴。

钱胖子全副武装的站在解石机前,问道:

“老弟,怎么解?”

怎么解?吴迪哪里知道?他问钱胖子,

“不都是解石师傅拿主意吗?”

钱胖子懒得解释太多,直接说道:

“关键是这家伙胖哥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下手啊!”

人群传来一阵哄笑,也是,一点表现都没有,谁知道在哪下刀?

一个声音传来,

“反正也是块石头,干脆来个一刀两断,一了百了。”

说完,杨烟缁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看了哑然的众人一眼,问道:

“怎么?我说错了吗?”

吴迪接口道:

“没错,领导的指示怎么会错呢?领导说出了大家的心声!钱老板,就从那儿,对,就那儿,先来上一刀,再把它大卸八块,省得朋友们等的不耐烦。”

“讲究!”

这一句倒是整齐,一点儿杂音都没有,看来练过。

石头比较大,胖子装的是直径一米的大切刀,一阵刺耳的尖叫后,大石头被一分两半,两个早就准备好水盆的家伙高叫着让让,将水泼在了断面上。好家伙!同时凑上去了好几个脑袋,吴迪这正主反而看不到石头了。

几乎同时,两边分别有人叫了起来,

“涨了,豆种!”“糯种!”“豆种!”“糯种!”“豆种”……

人群里有人叫道:

“老王,你们两个瞎叫什么,你们看的是同一块石头吗?”

人群静了下来,随即又闹起来,两块石头都有翡翠,种水还不一样?不少人都在往前挤,急的钱胖子高叫:

“哎,刀片,注意刀片,素质!素质!还有女士在场呢!”

大家轮流观看了两个切面,翡翠很大,正方形切面上几乎一半都是翡翠,丝丝绿色点缀其中,很是诱人。要是一边渗进去五公分,就算全是豆种,也是大涨,因为有变种,豆种这边,绝不止五公分,就看糯种那边有多厚了。

“兄弟,接下来怎么办?”

钱胖子很激动,这一刀证明他的眼光没错,也微微有些后悔,这石头这么多年都没人要,他怎么就没想着自己切一刀呢?

“先解豆种这一块,好东西留到后边再吃。”

“好嘞,擦还是切?”

人群一下安静下来,虽然是豆种,可切坏了也是钱啊!这事不好出主意,还是吴迪自己来吧。

“擦什么擦啊,这么大块石头,还不得擦到明天去?”

杨大小姐不怕,直接开口,吴迪从善如流,让胖子沿着露出的翡翠边缘来一刀。胖子求稳,扩出去一厘米左右下刀,一刀下去,用强光手电照着能看见绿色,这就正好。接下来三刀,刀刀见绿,从边缘绿色走向判断,翡翠最少渗进去二十公分,只是这一块,只怕就值几百万,大涨啊!尤其是这一块很多人都认为是石头的东西,竟然被一个纯粹赌运的毛头小子赌出了翡翠,让那些自认为水平高人一等的家伙们情何以堪?

钟棋混在人群里,打听清楚了吴迪星期天惊人的一解,又见到今天的场面,心中暗想:

“怪不得这小子三千万被老妈收了都不动声色,原来还有这后手。不对,收钱在先,难道他早知道有帝王绿?”

胖子稳重,离大家判断的距离十厘米远处下刀,然后每隔两厘米一刀,三刀之后,已经能看到隐隐的绿色,现在,这一块豆种算是明料了,方方正正的一块,几近正方,一群人嚷嚷着,“上磅上磅”,自有人拉出磅秤过秤,一称,居然有十一公斤!

接着解另一块,老规矩,沿着翡翠边缘切,四刀之后,切出了一个长条形的方块,看翡翠渗入的深度,竟然比豆种那边还深!众皆哗然,一个哥们高叫道:

“胖子,这块石头你多少钱出的手?”

胖子哭丧着脸嚷嚷道:

“二十万,这么大块石头二十万就出手了!奶奶的,这下出血了,绝对是大出血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