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大家伙

吴迪带上门,想了想,又回去拿上车钥匙,或许看到这东西,他会少解释很多东西。

照例是早会,早会后赵经理就急匆匆的和冷姐出门去了,他们九点半要投一个标,据说把握挺大的。吴迪通知业务部诸人,中午他请吃饭,几人纷纷猜测他有什么目的,他神秘兮兮的说道:

“呵呵,发了一笔小财,请大家搓一顿。”

离开公司吴迪直奔潘家园,停好车才刚刚九点钟,他来到明堂斋,温亚儒刚吃完早饭,正在看晨报。看到他过来,很惊奇,问道:

“不上班?怎么又来了?对了,上次忘了问你,那砖砚的重量,是不是里边还填充了什么金属啊?”

吴迪一伸大拇指,说道:

“没错,将铅水均匀的在洞壁上涂抹了一层,我估计铅水的重量应该和他挖出来的东西重量相同。对了,我拍了照片,上次太乱,忘了拿出来。”

古董级金立直板手机拍的,效果不算太好,温亚儒看了两眼,摇头叹道:

“这古人的心思,哎,我又找到那个败家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老爷子从哪弄到那方砖砚的,甚至什么时候收藏的都不知道,连个大概的时间都说不清楚。这其实是很多藏友的悲哀,费尽心机的搜集了一大堆宝贝,后继有人还好说,如果后辈里没个喜欢的,这些东西多半落得个拍卖的命运。”

吴迪不知道怎么接话,讪讪的赔笑。温亚儒笑道:

“老喽,感慨日多啊,对了,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我准备辞职了,想学点鉴定知识,温老哥,以后你就当我师傅吧。”

“这可使不得,你认识常老那样的大家,怎么不去求他?”

吴迪苦笑,这哪跟哪儿,还待再说,温亚儒摆手道:

“你要学什么,我可以教你,但是拜师这一说,再也休提。”

吴迪看到他态度坚决,只好点点头。温亚儒看着他似笑非笑,吴迪被他看得很不自在,连忙检查自己的衣服,问道:

“温老哥,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当然大大的不对了,你小子既然跟我学鉴定,虽然我不是你师父,不过这称呼你是不是该改改了?”

“哦,温老哥,不,温叔,我以后喊你温叔成不成?”

“老头子奔六的人了,当你个叔叔绰绰有余。哎,这心里舒坦啊,火车上一时大意,让你叫温老哥叫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终于把辈分正过来了。”

吴迪苦笑道:

“温叔,你有意见就早说嘛,话说我喊你老哥哥也把自己喊老了不少哎。”

“别废话,想学什么?瓷器?玉器?还是杂项?”

“玉器主要是指古玉吧,那我还是先学瓷器吧。”

温亚儒站起来,从身后的书柜中抽出几本书,递给吴迪,

“先看这几本,一个月后过来考试,不合格就别再提玩收藏的事!”

吴迪拿起书一看,耿宝昌的《明清瓷器鉴定》,叶喆民《中国陶瓷史》,冯先铭《中国陶瓷》,民国许之衡的《饮流斋说瓷》。整整四部大奔头,不禁叫苦连天。温亚儒脸带笑容,却绝不宽容,说道:

“想学东西还不想吃苦,哪有的事?今天不留你了,回家用功去吧。”

吴迪苦笑出门,朝石头城走去。

周一,石头城没什么人,因为解出了玻璃种,所以店员们都认识吴迪,一个个热情招呼。吴迪一一回礼,快步来到后院,他怕一会儿钱老板下来陪着,他手心的秘密就更加的容易暴露了。

吴迪昨天想了半夜,又用双面胶反复做了实验,发现无字天书的封皮虽然是纸质,却像是打了蜡或者镀了膜一样,用完双面胶以后很容易就能揭下来,于是就用一点点双面胶将内页固定,然后从温亚儒店里出来后将天书黏在了左手手心。

吴迪左手虚握,走入了后院,后院没什么人,只有小刘跟了进来,吴迪挥手赶人,

“你先忙去吧,挑好了我喊你。”

小刘答应一声走了,吴迪抓紧时间朝地上的小石头堆走去,一个、两个、三个……一连抓了十个,按顺序放在一边,刚刚直起腰,就听见钱胖子的声音,

“哎呦,小老弟来了,你别急,慢慢挑,你知不知道昨天你走了之后,胖哥我这里的石头都快被抢空了,这些还都是从仓库紧急调的货呢!”

“真的?”

“哈哈,这都拜小老弟的玻璃种之赐啊。”

“我说怎么觉得今天这堆石头和原来有点不太一样。”

钱胖子放低声音,

“五百现大洋一块,不二价,结果那些人听说玻璃种是从这堆石头里开出来的,二话不说,都是十几二十个的往兜里装。昨天我又运了一车过来,喏,就剩这点了。”

“那你卖一百一个给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哈哈,还问你要钱?打你胖哥脸不是?我今天这话放这了,这种石头你拿多少都行,我要是收你钱,我就不是个爷们儿!”

吴迪随着胖子来到院内的石桌上喝茶,路过一块大石头,顺手摸了一把,觉得表面比较光滑,问道:

“钱老哥,这块石头以前似乎没见过。”

“兄弟你先看看再说。”

吴迪先仔细打量了一下大石头,这家伙长有一米左右,宽和高都超过五十厘米,在毛料里面是标准的大家伙,吴迪运用温亚儒教的方法,先看藓、看裂,再找松花,最后找蟒带,绕着石头转了一圈,蹲的腿都麻了,愣是一个没发现!

吴迪疑惑的看着钱胖子,胖子苦笑道:

“你别迷糊,所有看过的人都跟你一个表情,其实更惨的在下边那一面,我开了三个窗,都他妈的是石头。这料子可是实打实的老坑料,在我这儿都放了七八年了。前几年还拿出来摆摆,后来老朋友们嘲笑我太抠,一气之下就扔仓库里了,昨天拉货的时候看见,就拉过来摆几天,结果还是没人要。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鬼迷了心窍,买了这么块大石头回来,我真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吴迪笑笑,不再看石头,和胖子喝茶聊天起来。

吴迪找钱胖子是有理由的,他的天书虽然能分辨出毛料里的翡翠,但是没有数量,而且他不知道翡翠的价值。这样就可能发生一些乌龙事件,比如天书判断有翡翠,吴迪掏钱买下后,发现这种种水的翡翠还不如买价值钱。如果是因为体积的原因也就罢了,如果是因为不了解各种翡翠的价值,吴迪估计会郁闷的吐血,这种事又不能找人诉苦,难道能拿个大喇叭告诉别人,我知道里边是什么种的翡翠,可我不知道它值多少钱,所以切垮了,还不让人笑死?

钱胖子前边的大厅里,各种翡翠成品品种齐全,又经常有人在院子里竞购明料,钱胖子对翡翠价格的掌握一定是最及时、最准确的,不趁机好好学学,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周一人少,钱胖子也没什么事,就把各种翡翠的价格和吴迪深入交流了一番。期间,谈到兴处,更是拿了各种翡翠的成品来,给吴迪讲起成品和明料之间的价差、南北派雕工的区别、各种翡翠制假手段等等,吴迪眼前仿佛被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听得如痴如醉。

钱胖子一顿胡侃海吹,内院告急,卫生间去了,吴迪乘机拿出放大镜,扫了一眼天书的提示,方法果然有效,前十块有石头有原石,但是没翡翠,第十一块比较复杂,里边竟然含有豆种、糯种和冰种三种翡翠,但色一般,以飘花为主。还有第十二块,里边竟然有一块高冰高翠菠菜绿的料子。

吴迪将天书贴身收好,开始琢磨,这第十一块应该就是那块没人要的大石头,没想到也是块宝,一块毛料里三个种水,块头必然不小。可这第十二块到底是那块?难道自己记错了数量?不可能啊,那十块小石头还整整齐齐的摆在那儿呢。

钱胖子解决了个人问题,匆匆的走来,吴迪下意识的将左手朝桌子底下藏,碰到屁股下的石墩,吴迪恍然大悟,这石墩竟然也是毛料。

钱胖子请吴迪一起吃午饭,吴迪才想起要请部门人吃饭,看了一下表,十一点多了,不禁暗暗叫苦,连忙拿出电话打了一通,约好后给钱胖子解释了原因。胖子在旁边听着电话,知道他确实有事,也就没有强留,只是欢迎他时常来坐坐。

吴迪站起来,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下手为强,万一吃饭这一阵有人来搬走了那个大块头,岂不是后悔莫及?他指着没人要的那块大石头,问道:

“钱哥,这块石头怎么卖?”

“怎么,兄弟想买?你买的话……我给你二十万,呵呵,那块肯定是老坑料,就是赌性比较大。”

吴迪麻溜的刷卡付账,走时交代胖子,聚完餐回来解石。至于那个高冰的石墩,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先放放再说吧。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