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升级

晚餐老爷子在座,自从欧豆豆回来,家宴老爷子一般都不缺席。席间杨烟缁的表现很符合大家闺秀的身份,只是某些时候瞟向吴迪的眼神仿佛带着某种说不清楚的意味,让吴迪觉得胆寒。可惜他们都没注意到席间其他人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在他两人身上掠过。

吃完晚饭,吴迪借口报表未写,让干妈安排车送他回家,杨烟缁趁机拉着常琳琳告辞,钟情笑道:

“原来想留你们多坐一会儿,年轻人嘛,总有许多共同话题,既然大家都有事,正好我也要回去,那就我送你们吧。豆豆,你跟我回去还是留下?”

吴迪谄笑道:

“姐姐你也是年轻人啊,谁要敢说你老,我揍他。”

钟情浅笑着手指转了一圈,指向了某人,某人打了自己一巴掌,是谁说的女人就和计算机一样,不该忘得绝对忘不掉?

吴迪自告奋勇的要开车,在知道他只有几天的驾龄后,杨烟缁坚决反对,无奈,吴迪抱着欧豆豆坐上了副驾驶。

一路上三女谈笑风生,吴迪乐得清静,盘算着回去先看哪块石头,不一会儿就到了常琳琳的家。

常琳琳的家也是一个别墅区,武警站岗,戒备森严,不下于钟老将军的小院,吴迪没有注意这是哪里,反正有那样的爷爷,常琳琳的父母也绝不会简单就是。

杨烟缁临走时的一句话,让吴迪的好心情破坏殆尽,

“情姐姐,你们家小五好像不大喜欢我……”

“哈哈,听见没,小五,赶快哄哄缁衣,你明天请假,陪缁衣逛逛京城,否则的话,用钱的申请我可一个都不会批。”

杨烟缁连忙追问什么申请,钟情笑着讲了,杨烟缁一幅恍然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原来是还没长大的小孩子啊,算了,姐姐大人大量,原谅你了。”

吴迪沉默表示抗议。

送吴迪回家的路上,钟情问了几句他和杨烟缁的事,吴迪哪搞得清楚原委,只说那个女人和他不对眼,钟情笑笑,没有多说。

回家,净手,请出无字天书。

第一块石头,显示翡翠原石。

第二块石头,显示翡翠原石。

第三块石头,还是显示翡翠原石。

吴迪抱着那块边角料,一边寻找放上去的角度,一边琢磨,要是挑了一块石头回来,会不会显示石头?

看了半天,要想不扎破天书,还是将切开那一面放上去更好,吴迪找来抹布,将切过一刀的表面擦干净,轻轻的放在了天书上。

片刻,抱下石头,天书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有指示。

翡翠原石,细豆高翠,正阳绿。

吴迪大喜,看来自己这运气还真不一般,别人扔了的石头都能赌出翡翠,赌石有这么容易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十赌九输?

吴迪上网查了一阵,豆种翡翠算是比较低端的品种,价格便宜,是市场消费的主流。现在佩戴翡翠饰品成风,需要大量的原料,不过哪有那么多精品?于是一些无良商人就诱导人们看色,对种只字不提或大肆贬低。很多消费者对此都是一知半解,哪搞的清楚其中的门道?所以现在市场上高翠的翡翠往往也能卖个好价钱。这块石头是细豆,高翠的话绿一定不少,又是大家最喜欢的正阳绿,要是块头够大的话,想必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吴迪想起了自己的工作,业务都是相通的,这种手法叫做避重就轻,种好色差就强调种,色好种差就强调色,色种双差就作假,看来,各行各业都不例外啊。

吴迪开始认真思索自己的未来,原来以为自己可以踏踏实实的在天书的帮助下,开一个公司一路走下去,可是连续数次的暴发让他有了一丝浮躁。辛辛苦苦的求人,最后换来几万块钱,拿到天书上放一放,就是成百上千万的往兜里装,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把工作辞了,专门玩翡翠?也不贪求每次都是玻璃种,只要有的赚,就行。可是,毛料要放在天书上才能显示,难道他能把天书拿到石头城,挨个搬石头往上放?

他拍了自己脑袋一把,忘了,应该拿天书放在石头上试试有没有显示,如果有,每次悄悄的少试几块石头还是能行的,看来,明天得再去买两块石头回来试试,不过,天书要是能小点就好了。

吴迪捧着天书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到页面的最下端多了一行小字,

“条件符合,升级开始。”

吴迪想了很多,古玩,是可以试试的,不说多厉害,能达到温亚儒的水平就OK了,至不济也能找个古玩店坐堂。不过,听说学出来都是白发苍苍了,毕竟那一行靠眼力、经验吃饭,没一定积累,始终都是小白。

赌石也能学,不过要找一个高手拜师,到时候凭借天书,大杀四方。想到得意处,吴迪几乎笑出声来。不过仔细一想,这条路似乎不通,再找高手拜师也要把石头买回来才知道结果,可买都买回来了,知不知道结果又有什么关系?看来想要混得好,还要天书来的小,可以趁人不注意,现场提示

难道,就只能老老实实的靠天书做业务?可是,工夫没下到,指望摸到客户底牌强攻,成功率倒是不必担心,可如果倒霉,哪天客户进去了,一个行贿罪是跑不了,如果再加上数额巨大,进去几年都正常。

想了一圈,路都被堵死了,难道就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混着?虽然他不是什么有追求的人,可是年纪轻轻就过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是他所愿,如果,如果天书能小一点,最好是像烟盒,不对,有火柴盒大小就最好了。

吴迪习惯性的去摸桌上的天书,一摸摸了个空,赶快起身找了一下,没有找到。仔细回想,他是双手捧着天书躺在椅子上的,天书应该在他手上啊?难道,刚才质疑天书的能力,天书一生气跑了?吴迪有点慌了,这些作弊工具没有则罢,一旦拥有还尝到了甜头,没有人能平静的面对。他先翻电脑旁边的乱纸堆,都是些报价和厂家资料,没有,再检查椅子和地上,也没有。

吴迪在床上坐了下来,他需要静心,然后再仔细回想在他刚才犯迷糊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是老爷子偶尔说过的一句话,他认为很有道理。

脑子高速运转,眼睛也没闲着,地上,椅子,桌角那边地上怎么有个小纸片?多半刚才翻桌子的时候弄掉的,一般都记有客户电话。吴迪思索着弯腰捡起,不对,这好像是一本书,看了一眼上边比蚂蚁还小的黑字,吴迪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压抑着心中的狂喜,吴迪默念,大大大大,嗯,开什么玩笑,怎么还那么点大?小,小,小心翼翼的叫了两声小,也没见小。他疑惑的将小书合上,果然,还是蓝皮,只是四个字实在太小了,有点看不清楚,不过无字天书几个字比较简单,还是能认得出来。

吴迪努力回想刚才的情景,试着想到:

“如果能再大点就好了,最好像烟盒那么大。”

天书没有动静。

“如果能再小点就好了,像邮票那么大就最好。”

天书还是没有动静。

试验了一番,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吴迪承认,

“好吧,它是天书,不是如意金箍棒。”

不过,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将天书藏在手心,放在原石上检测到底有没有翡翠了,明天,明天就去石头城试试!貌似……貌似明天是星期一,还要上班……

经历了这一番波折,吴迪下定了决心,明天先去辞职吧。毕竟,不能专心工作是对项目的浪费,与其这样,还不如把机会留给别人。主意既定,他开始筹划起明天的事,怎样才能将天书固定在手心?显示的字不拿放大镜根本看不清楚,该怎么样才能迅速知道结果?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