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行里人

吴迪抱着几块石头跟着温亚儒混饭,吃完饭,两人来到经理室喝茶,温亚儒说道:

“刚才在那边不好多说,姓齐的那俩丫头,她们家在传统珠宝业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哦,传统珠宝业?”

“对,包括珍珠、翡翠、和田玉、田黄石等这些有历史的物件,钻石和红蓝宝石这些,都不算华夏传统的珠宝。这一行里有两句谚语,说的就是排名前列的这几家,齐家榜上有名。”

“快说说,是什么?”

“齐珠沈翠三石头,王爷能顶半边天。齐珠就是指齐氏珠宝,南方珠宝世家,据说淡水珍珠、海水珍珠销量能占国内市场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沈翠是指传世翡翠的掌门人沈家,高端翡翠的出货量能占全国的一半以上。沈老爷子更是名斐海内外的翡翠王。三石头是指恒昌李家、合宝宋家、赢石王家三家国内最大的翡翠原石供应商,平洲和瑞丽等地的公盘就是由他们掌控。王爷是指XJ的哈里克艾买提,汉名韩振邦,市场上百分之八十的和田玉出自他之手,人称玉王爷。”

吴迪听得悠然神往,这些人就和江湖上的绝顶高手一样,站在行业的顶端让万众敬仰,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站到那个位置上去风光两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过这珠宝、古玩行业更加讲求传承,有很多老规矩,所以更像旧时的江湖,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老哥哥倒腾古玩?”

“呵呵,我就是买了块砖砚送礼,我估计自己没什么天赋。”

温亚儒还想再劝,忽然想起砖砚,问道:

“你看,老哥哥这记性,你那砖砚客户喜欢吗?事情办成了吗?”

吴迪迟疑了一下,苦笑道:

“老哥哥,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那块砖砚被我不小心打破了。”

温亚儒眼睛瞪了起来,就待呵斥,想起是人家买走的东西,他又有什么立场生气?遂苦笑道:

“打破就打破了吧,哪天拿来,让我看看能不能找个人修补一下,可惜了一件好东西。”

“我不是说打破了怕您生气,实际上那块砖砚本来就是两截修补过的,一摔,就直接分成两半了!”

“啊,那岂不是你老哥哥走眼了?收上来的时候仔细检查过的呀?兄弟,你把它拿来,老哥哥原款退还,再找一方好的送你。”

“喂喂,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估计那砖砚修补的时间最少在百年前,后来的包浆掩盖了痕迹,我可不是指责你老大哥骗我,实在是这砖砚还有故事。”

“还有?都两半了还有什么故事?小子,你要敢怀疑老哥哥拿残品坑你,以后就不要进这个门!”

“我啥时候敢怀疑您老哥,那砖砚摔开后,我发现里边竟然被人掏空了!”

“那不可能,砖砚的重量绝对没问题,要不我早发现了,还轮得到你小子去摔?”

“是真的,在掏空的地方藏着一个油布包,里边是……”

“是什么?快说!哎,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消遣我来着?”

吴迪很淡定,不理会温亚儒杀人般的目光,自顾自喝了口茶水,方才说道:

“里边是一幅画,猜猜是谁的?”

温亚儒狐疑的看着吴迪,终于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逼问道:

“快说,别跟我卖关子,否则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吴迪起身欲走,看到温亚儒眼睛立起来又哈哈笑着坐了下来,

“石涛,山水图!”

“真的?”

“真的,已经找人看过了,千真万确!”

“好小子,我就说你和这一行有缘。画在哪儿,拿来让你老哥哥看看?”

“已经送人了,老哥哥,你不生气?”

“我生气?我当然生气了!你小子有好东西居然不先拿给我看就送人!”

吴迪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画是从砖砚里取出来的……”

“哈哈,就说你小子不是行里人,这叫捡漏,懂不?东西在我手上三年了,我却没看出所以然,上了你手就出来宝贝,只能说明你眼力高明,和宝物有缘,我羡慕还来不及,生哪门子气?再说,做我们这一行,谁没打过眼、走过宝?每次都生气,还活不活了?不过,石涛的画可不便宜,怕不是上千万了吧?”

“嗯,应该值三千万。”

“靠,这么重的礼,哪个大人物受得起?兄弟,你做什么大买卖的?”

“没有,被家里人拿去送给一个老爷子。对了,你要想看,我哪天联系一下,就说你是那砖砚的原主人,说不定能从砖砚的来历上找到画的传承,他肯定乐意见你。”

“能不能小小的透露一下,谁啊?”

“常幼学,常老爷子。”

温亚儒张大了嘴巴,半晌方指了指天上,问道:

“你是说常老?”

吴迪点点头,温亚儒苦笑,本来他有意收吴迪为徒,可看这架势,这小子家室不凡,来这玩纯粹是扮猪吃老虎啊。他搓搓手,笑道:

“当然,能拜访常老最好,不过,我这砖砚就是从一个败家子手上收的,哪有什么来历?嘿嘿,忽悠其他人可以,可谁敢忽悠他老人家?”

“没事,改天我带你去看看,主要是现在那里住着一个我惹不起的人,不敢去啊。”

吴迪想起杨烟缁,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急,不急,只要能去就成。啊,差点忘了,你老嫂子让你今天晚上去家里吃饭,一会儿你跟我回去吧。”

“今天恐怕不行,我答应老妈回去吃饭的,有客人。”

吴迪客气的推掉了,温亚儒想起吴迪身世,也不再勉强,只交待他有空就过来坐,一起交流一下古玩知识。

吴迪满载而归,正在出租车上看石头,想在天书提示前猜出哪一块里有货,电话响了,

“小五,你忙完了吗?忙完了早点回家吃饭。”

吴迪原来打算回家放下石头再开揽胜去,但兴奋了半天,有点倦,看到路上也堵,就吩咐出租车改道,直奔西山。

还没进家,就听到杨烟缁的笑声,说不出的娇媚,吴迪打了个寒战,想到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干脆光棍点,遂大步迈入客厅。

钟棋眼尖,一眼看到吴迪背后的大包,连忙迎上来,笑道:

“人来就行了,还送什么东西,你看……”

吴迪将大包递给他,说道:

“就几块破石头,送给你你都不要。”

钟棋狐疑的打开看了一眼,说道:

“小子,这是翡翠原石啊,没想到你还玩赌石?这、这品相也太差了吧?”

“不是我玩,一个朋友送的。”

“谁?我可是柯南他叔,你骗不过我的。”

“潘家园,明堂斋,温亚儒,就是卖我砖砚的人。”

“啊,你告诉他砖里藏画的事了?”

“对啊,他说他没发现是残品,所以送了我几块石头赔礼。”

吴迪瞎话张嘴就来。

“你没告诉他画的价值?那他生气没有?”

“没有,人家是职业的行里人,你以为跟你一样?我这叫捡漏知道不?对了,哪天方便的话,带他去看看老常叔,说不定能从砖砚的来历上找出那画的传承。”

“这个简单,明天就去。”

“一边去,我还上班的好不好?”

“就你那破班,上个什么劲,跟哥哥混,我给你开天价年薪!”

“开多少?我可不想落个像你一样终日无所事事,禁足玩啊!”

“小子,骂人不揭短,我跟你拼了!”

两个人闹成一团,杨烟缁一个劲的在旁边冷笑,装,让你装,没看见美女是吧?待会就让你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