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皆大欢喜

石头城外忽然响起鞭炮声,吓了吴迪一跳。那老者的手很稳,根本没受到任何影响,围观的那些人纷纷掏出电话打个不停。石头不大,不一会儿就解完了,一块比鸭蛋黄稍大的暗绿色石头拿在那老者的手中,虽然未经打磨,可那天然的荧光已经晃花了围观诸人的眼。人群喧闹起来,纷纷朝前挤,吴迪环顾四周,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围满了黑压压的人头。

温亚儒的声音传来,

“吴迪,吴迪,买下来没有?”

吴迪苦笑道:

“别急,温老哥,你先进来看看再说!”

温亚儒一边道歉,一边往里挤。开出石头那老者并不将石头还给吴迪,问道:

“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出手?我出两千万!”

“两千两百万!”

“两千三百万!”

“两千五百万!”

听到有人报价,人群激动起来,一个个价格不停报出,听得吴迪头晕目眩,就这么一小块石头,值两千多万?

吴迪说道:

“大家别急,让我老哥哥进来再说,他若不要,到时大家再报价。”

温亚儒终于挤了进来,却是一脸的落寞。吴迪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拉着他的手问道:

“温老哥,这块石头你要不要?”

温亚儒摇摇头,

“我要不了那么多,也出不起这价钱,我最多只能出到一千万,拿什么和人家争?”

站在吴迪身侧的小女孩忽然叫道:

“三千万!”

帮吴迪解石的老者看了一眼身后的老者,那老者沉思了一下,喊道:

“三千二百万!”

“三千三百万!”

这个价格一出,人群变得鸦雀无声。那老者还待再加,钱胖子连忙拦住,双手抱拳,朝四周连连作揖,叫道:

“各位不出价的,请让一让,请让一让。”

他转过身小声对吴迪说:

“小兄弟,算是老哥哥求你,咱们到贵宾室商量如何?老温,你帮着说句话。”

吴迪点点头,

“好吧,这也太乱了,看来我是真的低估了这石头的威力。”

温亚儒到现在都没搞明白状况,他根本没听清吴迪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还在奇怪钱胖子为什么让他帮忙。人群很不情愿的被驱散了,吴迪、温亚儒、两位老者,两个丫头被领进了贵宾室。

钱胖子做了一个团团揖,说道:

“诸位都是我钱胖子的朋友、师长,大家都有非要这块玻璃种的理由,我把大家喊上来,就是想找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再争下去未免伤了和气。”

随后他又低声对吴迪说道:

“小哥,一会儿若开不到三千三百万,不足部分老哥哥给你补足如何?求小兄弟千万给胖哥一个面子。”

吴迪根本没想到这几人会这么疯狂,钱胖子的处置正合他的心意,遂道:

“没事,听凭钱老板处置。”

钱胖子肥厚的手掌重重的拍了吴迪肩膀一把,高声说道:

“我钱胖子知道大家的目的,曾老先生是想给过寿的老母亲寻一套翡翠首饰,齐姑娘也是想给过寿的奶奶送一套首饰,老温呢,是欠媳妇一对耳坠,我有个主意,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

曾老先生说道:

“老钱,你说。”

其余人等也都点头示意,钱胖子转身冲另外一个老者施礼,

“唐老,您看这块料子能出多少东西?”

那老者猜到了钱胖子的想法,暗暗称赞,仔细想了一下说道:

“这块料子若由老头子雕琢,倒是可以出来那么多件,耳坠稍稍小一些的话,还能多出一个戒面。”

钱胖子大喜,说道:

“大家也都听到了,与其争个你死我活,不如求唐大师出手,大家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呢?不过,就是委屈了吴迪小兄弟,容老哥哥后报。”

吴迪笑道:

“没关系,其实卖多少我都是大赚,这石头才花了一百块钱,关键是别耽误大家的事。”

几人纷纷道谢,那个小丫头用手捅了捅吴迪,说道:

“看不出你还是个好人,谢谢了,色狼哥哥。”

吴迪的笑脸登时变成了苦瓜,那高个的女孩有点不好意思,连忙道:

“吴大哥你别在意,小妹太顽皮了。”

吴迪此时才看清那姑娘的面容,真的是动画片里跑出来的精灵,所有的一切都比那小丫头大了一丝,却多了种说不出来的味道,那眉那眼无一处不生动,不由得又呆了一下。看到吴迪的眼神,小姑娘的嘴嘟了起来,却没有再骂吴迪。

吴迪暗自羞愧,难道自己真的是条色狼?嘴上却没停着:

“不客气,不客气,小孩子嘛,活泼点好。”

小姑娘不乐意了,还待再说,被那卡通美女一扯,转过头不理吴迪,生气去了。

曾老笑道:

“有唐大师出手,我自是放心,那一套首饰,我出一千五百万。”

卡通美女也道:

“一千五百万,我没问题。”

温亚儒忙道:

“我出三百万,你们看行吗?”

众人点点头,吴迪却说道:

“大家给的有点高了吧?”

唐大师脸色一整,

“小兄弟,看不起老头子的手艺?”

吴迪说不出话来,双手合十连连讨饶。钱胖子解释道:

“小兄弟,你这块石头,不哄抢的话不过两千多万,可是经过雕琢,就相当于卖成品首饰,价钱上扬个百分之三、四十都是正常。更何况是唐老出手,再贵点都有人要!唐老,这工费由我出,您看一百万合适吗?”

唐老怒道:

“就你钱胖子会做人!老朽这一次是免费出手,还要多谢吴迪小兄弟,让老头子亲手开出一块玻璃种帝王绿!”

小丫头在一旁扳手指,忽然叫道:

“还有一个戒面……”

吴迪连忙抢道:

“戒面不卖,我还要给我姐姐呢!”

小丫头怒视吴迪,忽然扑哧一笑,霎时如千树万树梨花开,晃花了吴迪的双眼。吴迪连忙转过头去,小丫头却不放过他,跑到他身边咬耳朵:

“戒面我给你八百万,另外我再介绍我姐姐给你认识,怎么样?”

吴迪觉得今天自己出丑已经太多了,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管那丫头说什么,只是躲着她的目光,一个劲的摇头。气的小丫头狠狠的骂道:

“胆小鬼,臭色狼,胆小鬼!”

转完帐,吴迪的账户上一下多了三千三百万,顿时又成了千万级富翁,看着手机短信上那一串的零,不禁暗自感慨,

“这些有钱人,还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一群人下了楼,等在楼下的众人虽不知道最后卖了多少钱,但绝不会低于三千三百万!因为之前那个小丫头已经报到了这个价,难不成商量一番还贱卖了不成?一个个交头接耳、咋舌叹息,在钱胖子的规劝下,慢慢散去,后院又恢复了宁静。

唐大师和曾老板联袂离去,小丫头也被姐姐拉走,临走还不忘向吴迪扮鬼脸。钱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叹道:

“多亏吴老弟帮忙,这些人,我一个也惹不起啊。待会儿老弟挑几块石头带回去,算是哥哥我送你的。”

吴迪笑道:

“今天我已经赚的够多了,还要多谢钱老板帮忙呢,怎么能白要你的石头?”

“你错了,这两边都是不差钱的主,都有非要买的理由,又要脸面,争下去还不知道怎么收场,超过四千万都有可能。不过那就把人得罪死了,那钱拿着也不安生。现在好了,吴老弟看似吃亏,却赚了不少人脉,这里边的好处,以后你就知道了。”

“呵呵,我就说嘛,钱我没少赚,还搭上了个大人情,该我谢谢钱老板才是。老哥以后有这种事,还来找我。哈哈。”

“哎呦,这一件事就让我死了无数脑细胞,吃十份猪脑花也补不出来,还敢再来?吴老弟,你在这挑石头,我去一下前面,挑好了让人喊我。”

温亚儒拍了拍吴迪的肩膀,无奈道:

“你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就那块破石头你都能开出帝王绿来?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便宜占大发了。”

“怎么了,温老哥你知道他们的来历?”

“那唐老是全国珠宝玉石协会的副会长,北派雕工的领军人物。曾老板我虽然不认识,但能让唐老人家陪着的,岂是一般人物?那两个小丫头我也不认识,不过姓齐,倒有可能是那家的子弟,这事咱们回去再说。不止他们,连老哥哥我都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你的便宜岂不是占大了?”

“没有吧?不就是让了你们一下吗?你们都出了高价啊?”

“你不是这行里人,你不懂,反正记住老哥的话就行了。去吧,你再挑几块石头,让老哥帮你掌掌眼。”

吴迪去挑石头,温亚儒坐在一边喝茶,看着吴迪充满活力的身躯,不由得感慨万千,谁能想得到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个小兄弟,竟能让他多年夙愿一朝而圆?他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吴迪努力的想在石头上找出松花来,半天后,他终于放弃,看来自己不是这块料,那玻璃种纯粹是撞大运了。他没有想到他挑这一堆本就是最烂的东西,可以说是石头和毛料的混合体,稍稍有点表现的都被钱胖子挑走另标了高价,如果真能从这些废料中找出什么松花之类的东西,那钱胖子都要敬佩他眼力惊人了。

吴迪摇摇头,随手捡了三块看着好看的石头,拿去给温亚儒掌眼,温亚儒合上电话,看了看石头,笑道:

“不错,你运气真的不错,那么多的石头,你随便捡了三块,居然都是毛料,呵呵,运气不错,可以买彩票试试。”

吴迪听出了他的意思,

“我靠,钱胖子这么黑,卖得贵不说,还掺那么多假?”

“买那些石头的都是不懂行的,谁分得清石头和毛料的区别?你没看半天就你一个人在那辛勤耕耘吗?”

吴迪不爽,大叫结账,不一会儿,钱胖子从前边跑来,看到他手上的石头,不由说道:

“老弟,你不是打哥哥的脸吗?快重新挑几块,哥哥绝对不收你钱。”

吴迪没理他,忽然指着解石机旁边一块十多斤重,露着一个三角形切面的石头问道:

“那块也是毛料吗?怎么放在那儿?”

“那是昨天一伙客人切垮的毛料,没顾得上收拾。”

“好了,这三块加上那块,一共五百块钱,这人情,就算你钱老板还了,如何?”

“哎呦,兄弟,这……”

“再说,再说兄弟都没得做了!”

“好,反正胖哥这满身都是膘,脸皮也厚,就谢谢小兄弟你了。”

“这才对嘛,其实,今天的结局是皆大欢喜,钱老板真的不必那么放在心上。”

钱胖子一伸大拇指,

“老弟,你是高人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