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玻璃种帝王绿

第二天一早,吴迪上班前,被老太太叫住,支票没收,卡里的钱也搜刮的像被老鼠舔过,拷问了几句,见再没什么油水,老太太大手一挥,说道:

“我们钟家的孩子,在没有自己成家立业前,只有工资归自己支配,其他的一律上缴。小五,以后你的提成就归我保管了,有什么大项开支,打报告给你姐姐,好了,上班去吧。”

钟棋看着不妙,悄悄的往房间里挪,被老太太叫住,

“你这三千万能兑现不?兑现不了我让你好看!”

钟棋的汗当时就下来了,连声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绝对能兑现,现在可没人敢开空头支票。”

老太太横他一眼,转身进屋清理战利品去了,吴迪坐在车上,苦笑不止,这天底下的老妈到哪儿都一样啊。嗯,晚上带欧豆豆去看看宋阿姨,找点安慰。

这一次家庭会议成了吴迪的滑铁卢,也标志着我党的工作从此转为地下,吴迪已经做好了长期艰苦奋斗的准备。

晚上吴迪和欧豆豆在卢校长那里过的夜,老两口住在一个老干部疗养中心,单独一个院子,房间是不缺,欧豆豆一周最少过来住两天。老太太听了欧豆豆断断续续的描述,明白了大概,笑道:

“吴迪是个好孩子。”

卢校长明显对吴迪还有点意见,听罢得意道:

“哼!自作自受!”

吴迪苦笑,可不是,自己那点小伎俩在这些经验丰富的老人面前算什么?反正他现在是想开了,以后给就接,要就交,不过没被发现的收入嘛,嘿嘿。

无心上班,吴迪决定先练会儿车,找了一个陪练,学了两个小时就搞定了。跑回山上偷偷将揽胜开上就跑,气的想让他把自己带出去的钟棋大骂小子没良心。

混到周末,周六照例开会,恰恰躲过了陪常琳琳她们逛街,现在吴迪可不敢让钟棋跟着,否则的话,就算他玻璃种卖的钱不被没收,也会被钟棋拿住小辫子。

吴迪在家里一个劲的团团转,好不容易熬到十点,跳上出租车直奔潘家园,在车上就给温亚儒打电话,说要解那块小石头,问他去不去。

温亚儒笑道:

“就你那破石头,解开了结果都不用告诉我!中午过来吃饭。”

吴迪摊摊手,直接穿过石头城的展厅,朝后院走去。后院里人并不多,只有十几个,吴迪一眼就注意到了站在一排货柜前看石头的女孩。

两个女孩一高一矮,背对吴迪,一个穿一身蓝色飘大花连衣裙,另一个简单的白T恤配热裤。仿佛感觉到有人打量她们一般,那个矮个子的转回头扫了一眼,正好看到吴迪移开目光,小嘴一撇,哼了一声。吴迪听到声音,转过目光看到了女孩的正脸,精灵,一瞬间吴迪心中浮出了这两个字,女孩的年龄绝对不超过十六岁,却长得无比的精致,一时间吴迪根本找不出词汇来形容。

看到吴迪发呆,那女孩更是不喜,回头和高个女孩耳语几句,不再搭理吴迪。

吴迪找到伙计,说要解石,伙计不确定他是否在本店购买的石头,就问有没有收据,拿收据才能免费解石,吴迪苦笑摇头。正沟通时,钱胖子陪着两个老人走进院子,一眼看到吴迪,笑道:

“小老弟,温老哥呢?”

“他听说我来解上次买的那块石头,怕丢人直接躲了。”

钱胖子已经忘了吴迪在他这儿买过什么石头,闻言意动:

“什么石头?竟能让老温退避三舍,快拿出来看看!”

待看到吴迪拿出的石头,不由得哈哈大笑:

“要是我,也要找个地方避一避!不过,大小是块毛料,小刘,拿砂轮帮你吴哥擦一下!”

那两个女孩听说吴迪要解石,就转过身来,等看到吴迪拿在手中的石头,那矮个的女孩不由得哼了一声,把小嘴凑到那高个女孩的耳边,用刚刚能让吴迪听到的声音说道:

“二姐,刚才就是这个家伙偷看你!”

吴迪顿时气结,随后苦笑摇头,和小孩子生什么气?再说,漂亮的女孩有点特权也是应该。等到无意间看到那高个女孩时,却不由的呆住了,他的眼中除了看到一双大的完全可以比拟漫画人物的眼睛外,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哼!色狼!”

一声冷哼将吴迪唤醒,他看到那个高个女孩已经转过身,而那个矮个女孩犟着鼻子在朝他挥舞着小拳头。吴迪不禁奇怪,这些平时一个都见不到的美女,短短几天,他已经看见了四个,而且不管好的坏的,和他都有了交集,难道是他的春天到了?可惜这几个没有一个是他能搞得定的。吴迪忽然想起了李庆龙的话,暗道有道理,这种情况不叫春天来了,叫发春,俗称发骚!

吴迪找了张石凳坐下,谢绝了小刘的帮忙,笨拙的用砂轮在石头上擦出了一个窗口,还未细看,忽然听到有人说:

“这位小哥,这石头能给我看看吗?”

吴迪抬头一看,是和钱胖子一起进来的一位老人,赶快站了起来,说道:

“可以,老人家,反正也不懂,您帮着看看我还巴不得呢!”

钱胖子和另一位老人看到那人的举动,也跟了过来,那人将擦口的粉尘吹掉,仔细看了看,将石头递给了身后的另一位老人,钱胖子伸头一看,仿佛中了定身法一般,张着大嘴愣在了原地。

最初那位老人笑着对吴迪说道:

“小兄弟,你这块石头已经擦涨了,不知道有没有转手的意思啊?我可以买下来。”

“哦?老人家,不知道我擦出的是什么种水?”

那老者苦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拿着石头的老人,说道:

“是玻璃种,帝王绿。”

正在院子里的人听到老者的话,轰的一声朝吴迪他们围了过来,有那过分的更直接去抓老者手中的石头。老者瞪了那人一眼,将石头还给吴迪,吴迪正在暗赞开始那老者有道德,感觉到有人试图从手中将石头拿走,连忙将手举了起来,回头一看,那骂他色狼的女孩正一蹦一跳的试图抓住他的手呢!吴迪赶紧转了个身,将石头抱在怀里。

那丫头见不能得逞,小声道:

“哼,小气鬼,色狼!”

吴迪不由苦笑,

“不就看了两眼吗?能不能把后边两个字去掉?”

钱胖子一边安排人关店门,一边吩咐手下准备鞭炮,那告诉吴迪是玻璃种的老者对吴迪说道:

“小哥,看你的手法,似乎没有解过石头,如果信得过老头子的话,不如让我帮你?”

吴迪迟疑间,看到钱胖子暗暗冲他点头,就将石头交给老者,高声说道:

“大家不要挤,等这位老先生解出来后,一定让大家看,大家请先让一让,别不小心碰到了,好不好?”

那老者接过吴迪手上的砂轮,开始解石,吴迪掏出电话打给温亚儒:

“老哥哥,快来,我解出玻璃种了!”

温亚儒没有听清,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什么?解出玻璃种?”

“对,玻璃种帝王绿!”

然后就听到温亚儒和别人道歉的声音,接着听到他喘着气在电话里高叫:

“吴老弟,报价,绝对不能让人抢走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