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家庭会议

常老醒了,看到几个小辈很融洽的样子,也很高兴,临时抓了钟棋的壮丁,让他负责带两女去市内玩。钟棋满嘴的包票,又想拉吴迪的壮丁,吴迪刚刚爬上岸,哪里肯再去趟这池浑水,拼命推脱,惹得杨烟缁在老爷子面前一阵撒娇,让两位老人很是体会了一回含饴弄孙的乐趣,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孙似乎有点大了,不过情趣更甚。

常琳琳要陪爷爷多住几天才回北京的家,约好周末相聚,钟棋带着吴迪和欧豆豆走了,车上,欧豆豆悄悄的和吴迪咬耳朵:

“小小舅,杨姐姐好可怕呦。”

吴迪抱过欧豆豆,在他明显上了一层膘的小脸上一阵揉搓,笑道:

“那你追常姐姐好了,她温柔。”

一语出口,顿时招来了两个人的口诛笔伐。

吴迪哀叹一声,今天周三,又是一天没跑项目,这样堕落下去可怎么得了?转眼想起家里的玻璃种,兴致又高了起来,恨不得马上飞回市里,将石头解开。可是理智告诉他,最好是周末再去,因为那天选石头的人比较多,卖的时候竞价的人就会多,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对了,还得先问问温老哥要不要,要的话直接卖给他得了。

车上,钟棋将早就开好的三千万支票递给吴迪,吴迪一句话没说,直接装了起来。

进入主城区很荣幸的赶上了下班高峰,虽然钟棋恨不得给车子扎上两个翅膀,可明显航空管制更强大,所以老老实实的堵回了姐姐家,因为今天是欧部长请客,可偏偏上班时间欧部长都住在西二环。

一顿饭吃的很简单,只有四菜一汤,却是欧部长亲自下厨弄的,味道很不错。吃完饭剩下三个人剪刀石头布争抢洗碗权,很不幸,钟棋光荣中标,他成功地忽悠欧豆豆和他一起进了厨房,欧部长回房间还有一些公务,吴迪趁机对钟情说道:

“情姐,我想召开一个家庭会议,你看什么时间合适?”

钟情显然没搞清楚状况,不知道吴迪在说什么,吴迪又说了一遍之后,钟情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笑着问道:

“包括老头子?”

吴迪点点头。

钟情竖起大拇指,想了想,说道:

“择日不如撞日,让我给老妈打个电话先。”

电话打完,她让吴迪等一会,她去叫欧部长,吴迪伸手欲拦,想想又算了。

不一会儿,欧部长出现在客厅,笑眯眯的,钟情一把将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钟棋抓起来,说道:

“去开车,回家。”

“不是吧?还没玩呢!哦——,我明白了,豆豆,吴迪,跟我出去玩一会,给老姐点空间。”

表错了情的钟棋挨了老姐一个脑崩,嘟哝着开车去了,欧部长拍拍吴迪的肩膀,没有说话,眼神却告诉吴迪:

“你小子强,连老头子都敢支使。”

一家人围坐在客厅,与会人员共计七人,老头一家,钟情一家,还有钟棋、吴迪两个光棍。

在众人的眼光下,吴迪明显有些紧张,他连喝了几大口水,才稳定了情绪,说道:

“我爸爸和妈妈都是三线厂职工,我们厂没搬出来之前,一直在山里。我没见过我奶奶,所以小时候大多数时间在姥姥家度过,那里的情况比靠山屯好点……”

钟棋听得不明所以,正想发话,被老爷子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吴迪显然已经进入了状况,双眼有点迷离,语气也越发的轻柔:

“我上大学的时候,厂里效益很差,破产了,妈妈又早办了内退,所以我花钱很省。我记得大一一年我只花了两千四百元,还包括买了一把红棉吉他……上班后两年存了十万块钱,我很满足。然后就是近期这一些事情了。

我很感激,我真的很感激,我刚看到豆豆的时候我觉得我机会来了,建设部的项目跑不掉了,真的,我的胃口真的很小。可是,当我见到卢校长和宋阿姨后,我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钱没了可以挣,人一旦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是一般人家,我会很爽快的认个干妈。如果是个富婆,我甚至会飞扑过去。可是你们,我真的是顾虑重重。这一段时间的事实证明,你们也没有真心拿我当一家人。”

钟棋忍不住跳起来,又被老头子瞪回去。

吴迪平静的喝了口水,接着道:

“从三哥给我工程,到情姐给要给我房,又给我车,到今天四哥给我的三千万,我知道你们是好心,想报答我,想让我过上好生活,可是,你们忽略了我的感受。我从本质上还是那个有点小狡猾的穷人的孩子。你们这样做,分明是没有把我当一家人!试想,你们会在四哥没提要求的时候就主动给他房给他车吗?你们拿四哥一幅画去送礼会给他钱吗?虽然那幅画确实不便宜!可对我,你们这样做了。我不敢奢望和四哥比,可是,看到这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我也想加入进来,可我总感觉自己是个外人,不过我本来也就是个外人……”

老太太眼泪下来了,一把抱住吴迪,哭道:

“是妈不好,是妈不好,没想到我们小五这么要强……”

老爷子大手一摆,说道:

“小子,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没有把你当一家人,你有没有想过是你不把自己当成我们家老五,才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你问问小四,他老姐要给他房子,给他车子,他姐夫要给他工程,他还不屁颠屁颠的照单全收?他老子用他的东西送礼,别说是三千万,就是三毛钱的东西,他都会处心积虑的从他老子这里挖点好处去,你说,换成是你亲爹亲妈,你会不会那么干?哼,开家庭会议,瞎胡闹!以后再不把自己位置摆正,我收拾不服你!还敢把老太婆惹哭?自己惹的祸自己擦屁股去!哄不好小心老子揍你!散会!”

吴迪呆了,隐隐的听见钟棋追着老头儿要好处,他可是送了三千万出去,结果老爷子一扬拐杖,吓得兔子一样窜了,又蹭到吴迪身边,笑道:

“小五,看不上哥那钱,还来?哥最近正好手头比较紧。”

吴迪眼睛一瞪,

“别想!”

然后又挪到瞪着他的钟情跟前,讨好道:

“姐,您老那套房在哪儿,明天带我去看看呗?”

钟情杏眼一立,一只纤手抚上了吴迪的耳朵,

“现在想要,晚了!你小子胆肥了,敢说我老,还敢在你姐夫面前说我有房子,你不想活了!”

吴迪落荒而逃,他大叫一声:

“豆豆,走,跟舅舅睡觉去!”

晚上,老太太和老头子靠在床头聊天,老太太笑道:

“是我多心了,又试了他这一番。”

“这下你放心了,这孩子就是做业务做的有点油,又刻意讨好咱们,才让你看着起疑,人品是没问题。我智狐还没有老眼昏花!”

“就你得意!哼,明天我就把这小子手上的钱收上来,又没结婚,又没事业,要那么多闲钱干什么?让我算算,钟棋给他三千万,二机厂挣七十万,原来的存款十万,建设部十万……哇,还是个小富翁!我把这钱收了炒股去!也算他孝敬老妈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