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杨烟缁

问明院子可以随便转后,吴迪和欧豆豆从前院开始参观,钟棋直接表示看伤了,瘫在客厅等饭。

大门处是一个砖瓦结构的独立照壁,吴迪老家一般叫做影墙,那是过去大户人家才会有的东西。照壁中间,镶着一块松鹤延年的瓷板画,虽然有点俗,但是应景。照壁两边各有一个大缸,里边养着几条金鱼。像这种宅院,一定有风水高手看过,吴迪不懂,也不在意,不过他看了那两个大缸一阵,觉得这个两个大缸应该不简单,但是再让他多说点什么,就不是目前他古玩白痴这个级别能够知道的了。

照壁后是第一进院子,院子的中庭有一颗不高,但很大的树,枝叶几乎覆盖了整个院落,估计是盖房子时就有的。第二进院子主要是水,一条小溪从堂屋的房后流出,蜿蜒穿过院落内的假山、木桥、小水池,从另一个方向隐入屋后。院子里没有高大的树木,几乎都是花,各种各样,有不少蝴蝶、蜜蜂在其中起起落落。

沿着小溪走到屋后,眼界豁然开朗,原来这里还藏着一个花园。吴迪除了吃惊就是感慨,世人都说神仙好,哪知权力让仙倒啊。

吴迪大概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地方本就是半山一个缓坡,经过平整,再向山体里深挖了一部分,就势建成了这处宅子。屋后不远是一个狭长的小湖,稍远处内收,连着另一个水潭,像一个长着大扁肚子的葫芦。山壁处,一道半尺宽的小瀑布急坠数米,撞在山壁上数块突出的岩石上,飞溅成阵阵水雾,洒入水潭。

小湖上有亭子,葫芦收口处有桥,站在桥上,可以享受水雾的洗礼。再打量四周,奇石、草亭、回廊、异树,错落有致,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这地方出自大师手笔。

吴迪转了一圈,用了近二十分钟,这片小花园竟然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感叹之余又不禁咋舌,这不要说钱,级别要差点,只怕连知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世外桃源。

欧豆豆三转两不转,从石壁旁的灌木丛中露出一个小脑袋,叫道:

“小舅舅,快看,这里有个小门。”

吴迪过去一看,果然,一条掩映在绿树红花中的小路直接通往后山的院墙,小路的尽头有一扇铁门,不过上了锁。吴迪看了看隐藏在院墙上方的摄像头,摸了摸豆豆的头,说道:

“估计能从这里直接上山,想去的话哪天早点来,走,跟小舅舅淋雨去!”

欧豆豆一马当先,冲上水潭上的木桥,吴迪正准备跟上,忽然听到有声音从小门后的山上传来,是一个女孩在埋怨另一个人:

“你说你,嚷嚷着要爬山,不但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还一出门就扭脚,我说,你能不能再笨点?”

吴迪莞尔,朝欧豆豆招招手,示意他赶快下来,别真淋湿了。一回头,发现两个女孩没有任何征兆的忽然出现在小门外,一水的白色太阳帽,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一个人与其说是搀着另一个,不如说是扭着,另一个的手也不老实,似乎一直在挠那个女孩的痒痒,欧豆豆忽然问了一句,这一句话足足让吴迪后悔了若干年,当时没有及时把他的嘴封上。

“小小舅,她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忽然听到有人说话,两个女孩“啊”了一声,各自跳开,然后轻拍着胸脯朝门里看来,吴迪眼尖,发现右边那个女孩还真有料,刚才跳开的时候就有点波涛汹涌的架势,这一轻拍,更是多了一种触目惊心的颤动,让吴迪的心仿佛也跟着颤悠了几下。右边那个好像也不小,而且拍的更狠,部位似乎也没拍对,让吴迪更是感觉口干舌燥。

先看胸,再看腰臀,后看脸,一般是老色狼的看法。吴迪不是,所以他的目光向上移,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两张脸,他有一种顿悟的感觉,天然去雕饰,秋水出芙蓉,原来,美丽是这样。

女孩带帽,本来就俏。左边的女孩长着一双杏眼,此刻瞪大,更显浑圆,白皙的小脸上飞起两片红晕,美艳不可方物。右边那个女孩则有点媚,吴迪不敢多看,只是觉得眉眼唇鼻,无一处长得不好,尤其是那个尖下巴,和那个影视大腕什么爷也有一拼。

左边那个女孩掏出钥匙,打开小门,问道:

“你们是……?”

吴迪连忙回答:

“我们是跟着钟棋过来的,我是吴迪,这是欧豆豆……”

不待吴迪说完,右边那个女孩就尖叫一声,翘着一只脚跳到了欧豆豆面前,双手抱住欧豆豆的头,一边揉捏,一边说道:

“哇哇,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欧豆豆,好嫩,好滑!这位想必就是吴迪吴大侠了,真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天才算是见到真人了!”

一口港式的普通话让吴迪仿佛回到了大学期间狂看港片的年代。

另一个女孩的脸更红了,连耳根都隐隐发赤,看着迷惑的吴迪,解释道:

“这是我杨爷爷的侄孙女杨烟缁,家在港岛,呵呵,所以有点,有点……”

吴迪了然点头,伸手把欧豆豆救了出来,小家伙立马一溜烟跑了,吴迪暗骂不讲义气,这边肩膀就被人轻轻戳了两下,

“大侠,能不能教我华夏功夫?”

“什么?华夏功夫?”

“系啊,听说你力敌数十名把警察都打的头破血流的山民,带着欧豆豆在山上转了三天才成功的把他解救回来,这简直就是新时代的黄飞鸿啊!”

吴迪觉得自己有点像大脑袋范伟,跟不上这妞的节奏,正待问清怎么回事,那朵奇葩居然转向旁边的女孩,不迭声的叫道:

“哎呀,糟了,哎呀,人家的样子丑死了,琳琳,都怪你,非要爬什么山,搞得我这么狼狈,又正好碰到传说中的英雄……”

一瞥间见到吴迪黑脸涨的通红,那女子眼波中流露出一丝狡黠,双手托腮,两眼朝吴迪狂放高压电,

“英雄……”

声音仿佛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婉转顿挫,余音缭绕,吴迪浑身寒毛直竖,恨不得也像欧豆豆那样,转身就跑,

“活该!敢说本小姐是拉拉,还敢盯着本小姐的胸!哼!”

敢情她把欧豆豆的帐算到吴迪头上了,也没错,小朋友无知,犯错了是该大人顶。

那个叫琳琳的女孩看到杨烟缁的眼光,抿嘴笑道:

“好了,缁衣,别闹了,人家第一次过来,要好好接待……”

远处,脚步声传来,欧豆豆领着钟棋快步跑来,钟棋老远就叫道:

“琳琳,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个电话,你爷爷这深山老林有什么好玩待的,回头跟我玩去!”

吴迪松了口气,暗暗地朝气喘吁吁的欧豆豆比了个大拇指,侧身看着钟棋和她们打交道。

“钟……这是杨爷爷的侄孙女,杨烟缁,你还没见过吧?”

“哦,原来是传说中的烟缁……侄女啊,来,叫一声叔叔有糖吃。”

那杨烟缁眼波一阵流转,笑道:

“原来你就是琳琳姐念念不忘的钟——大叔啊。怎么这么年轻,整容了?”

“哈哈,看到烟缁侄女学业有成,老怀大慰,所以看着有些面嫩,嘿嘿。”

常琳琳扭了杨烟缁一把,尴尬的笑道:

“缁衣性子活泼,比较爱闹一点,平时挺好的。”

杨烟缁就势偃旗息鼓,低头玩着衣角,一幅乖乖女的模样,暗自琢磨还是吴迪好欺负,这个大叔再逗一下就交给琳琳对付吧。眼珠子一转,又有了计较,用小声的,却又让几人能够听清的声音扭捏道:

“人家以为大叔都是长着胡子,满脸沧桑的颓废派嘛,谁知道他那么帅,让人家的小心肝到现在都在砰砰砰的跳,琳琳,你摸摸,你摸摸……”

吴迪闭眼不敢再看,妖精,妖精一定说的就是这种小女子。

忽然,常琳琳一声惊叫,就听见杨烟缁脆生生笑道:

“哈哈,琳琳姐心跳的比我还厉害呦!”

常琳琳双手捂胸,羞得脸上能滴下红色的胭脂来,再加上杨烟缁的调笑,吴迪不用看也知道她刚才被杨烟缁袭了胸,双脚不由的悄悄朝后蹭。保护生命财产安全,远离危险。吴迪转身欲溜,却又不甘心,忽然童心大起,嘴上大叫一声,拉着欧豆豆转身就跑:

“妖精,快跑啊!”

杨烟缁登时气结,常琳琳笑得直不起腰来,那双杏眼却时不时无意的扫过钟棋,钟棋没有注意常琳琳,却看到了杨烟缁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

“走吧,正好我们还没吃饭,吃完你想怎么收拾那小子,我没意见。”

一顿饭吃的是刀光剑影,火星四溅,吴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容不迫,再不见初时的窘迫,让常琳琳和钟棋大感意外,殊不知吴迪在想:

“这种贵家女,和她又不会有什么交集,等会开车一走,说不定一辈子都不会再见,怕她作甚?”

常琳琳在上大学时就被送到了伦敦,四年间只回来了两次,这次毕业回来,就不再出去了,夏天山上凉快,所以一回来就跑到爷爷这里,正好杨老在港岛的哥哥把孙女送到了京城,就一块跟了过来。几天的时间,两女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今天本来安排的是爬山,结果杨缁衣赖床,将近中午才出发,没爬多远,又崴了脚,回来正好和吴迪撞上。

吴迪虽然因为不高、不富、不帅,在大学里没捞着女朋友,却不代表他没眼色,看常琳琳那欲语还休的样子,心中明了,一边帮钟棋抵挡来自杨烟缁的子弹,一边暗骂:

“连侄女都染指,回头不给一笔大大的封嘴费,非告诉干妈不可。”

杨烟缁可很少见到这种华夏式的含蓄,屡屡发飚,奈何大多被吴迪接招,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恨不得用高跟鞋一点一点的把这个不识趣的黑小子敲死算了,殊不知吴迪此时也在咬牙:

“这个不识趣的疯丫头,看戏就好了,急匆匆的跳出来演什么?不演要死啊?要死也不要拖着哥哥我!”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