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石中画

吃过饭,吴迪想起砖砚中的画,悄悄地问钟棋,有没有认识的拍卖公司,钟棋毫不犹豫地答道:

“有啊,四哥我交友满天下,还真有一哥们开拍卖行,你想拍什么?”

“有一幅画,好像是石涛的。想找人鉴定,再装裱一下,可是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怕被人坑了,就想找个拍卖公司,免费鉴定一下,送不送拍再说。”

“石涛!”

钟棋高声叫了起来,马上又捂住嘴,小声道:

“你确定是石涛的?要是大尺幅精品可就抢手了,走,我先过去看看。”

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吴迪哪敢让他跟去?正想辄推辞,老爷子来救驾了,

“往哪走?从今天起,禁足一个月,出了这院门,我打断你的狗腿。”

“爸,我就是送小五回家。”

“回什么家,这不是家啊?小五也不准走,明天直接让人送你上班,要鉴定东西拿过来找你老常叔去。”

吴迪惦记家里的画,可又不敢跟老爷子叫板,咬牙切齿的指着钟棋不敢说话。钟棋跟没事人似的哼着歌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恨的吴迪牙痒痒,只想扑上去啃他一大口。

见火候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小五该恼了,钟棋眼珠子一转,说道:

“走,看看你的车去。”

哪有男孩子不爱车的?吴迪没抵受住诱惑,一边跟着往外走,嘴上还不饶人:

“四哥,这事还没完……”

“嘿嘿,兄弟俩就该同甘共苦不是?再说了,你真不拿这边当家,行,我给老爷子说去,保管以后没人敢管你!”

“……你狠!”

第二天,到公司报完到,吴迪直奔出租屋,路上忽然想起一事,忍不住大叫糟糕,恨不得直接飞回去,原来他想起走的时候那砖砚被他扔到了水中,画哪经得起水泡?要是砖砚露出一丝缝隙,只怕那画就毁了!

飞奔上楼,冲进卧室,还好!吴迪长出了一口气,一地的水,塑料盆不知何时漏了,砖砚好好的在盆里放着,除了底部有点湿,其他部位都已经干了。吴迪顾不上打扫卫生,拿起砖砚仔细检查了一番,包浆有点暗,但还是没有露缝隙。

要不要拿刀撬呢?忽然想起还有一块毛料,顾不上砖砚,拿起放在显示器旁的石头,郑重的放在天书上。

一片刻,吴迪拿开毛料,天书果然有指示,

“天然翡翠,玻璃种,帝王满绿!”

逆天了,运气真的逆天了!温亚儒找了多年而不得的石头竟然被吴迪随手捡了回来,还过了他的手,这算不算是走宝了?吴迪忍不住想给温亚儒打个电话,忽然警觉,这还是一块石头呢!嗯,解石的时候叫上他就行。

吴迪大概知道翡翠的价格,这块玻璃种虽然不会很大,但只要有鸡蛋黄那么大块,就够他买车买房了。既然这样,画就先不急着取了,想起要破坏那块砖砚,他忽然有点不忍心。

可转眼吴迪又叫起糟糕来,这事不但钟棋知道,老爷子也有指示,到时候见不到东西怎么办?再说,吴迪对自己的判断也有些不放心,算了,还是拿刀划吧,命苦啊。

吴迪拿出裁纸刀,继续伟大的革命事业,东划西划,愣是没看到丝毫的缝隙!正闹的满头包,电话忽然响了,拿刀的手一滑,将左手开了个大口子,气的吴迪狠狠地把砚台拍在桌子上,去找电话,一边恨恨的骂道:

“要是小四这东西打的,我一定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果真是钟棋!

“叫魂呢!还有事,忙着呢!“

没等钟棋说话,吴迪就把电话摁断,找东西止血去了。

钟棋气的不行,好小子,翅膀硬了,竟然敢吼你四哥,还敢挂我电话,知不知道这四九城里就没几个人敢跟我叫板?不行,得打电话骂回来!

抓起电话又打,兔崽子,竟然关机!钟棋气的恨不得把手机都摔了。

吴迪包好伤口,拿纸去擦砚台上的血,一提,觉得不对劲,砚台竟然松动了,拿起一看,有一条缝隙纵贯整个砚台,几乎将它分成两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吴迪双手拿起砚台小心的上下活动了几下,砚台就彻底断开了,露出了一个卡在石缝里的油纸包。吴迪大喜,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抽出油纸包,打开,取出一幅折叠了几道的画来。

轻手轻脚的打开画纸,只见折痕处都垫有类似海绵的东西,松了口气,不必担心这画四分五裂了。画打开后,是一张长近一米,宽有六十的立轴画,吴迪不懂欣赏,只知道是山水画没错,去看款识,在电脑的帮助下认出是:大涤子阿长五个字。钤印有两个,吴迪只认识个别字,猜出来一个是收尽奇峰打草稿,一个是靖江后人。画的左下角还有一个鉴藏印,吴迪没查着。

看了一会儿,他知道刚刚拿出来的东西不能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应该马上拿去装裱,就小心翼翼的按照刚才的样子折起来,又用油纸包好,轻轻的拿在手上,就待出门。又想了一下,将砚台也装到包里,找了个大塑料袋,将油纸包放进去,扎死,才出门打车去了。

吴迪打开手机,果然马上进来了三个短信提醒,都是钟棋的未接电话,这哥哥的气可不好消啊!没办法,拿领导顶缸吧,死道友不死贫道。

正琢磨着,电话忽然响了,还是钟棋,吴迪接起电话,就听见钟棋在电话里哀声道:

“小五啊,你在哪?快来救救四哥吧,老妈和老姐带豆豆出去玩了,老爷子派了个警卫看着我,说只有见了你才放我出去,电脑不让用,小说家里又没有,我好可怜啊。”

吴迪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愣了一下莞尔道:

“刚才你打电话那会儿正挨领导批呢,对不起啊,领导让关的机。”

“啊?什么混蛋领导?居然敢批我们老五,你过来,把我接出去,咱们收拾他去!”

“好了,四哥,我已经上车,大概半个小时到,待会给你打电话,你到门口接我一下。”

搞定那边,吴迪想起自己刚刚的疑惑,就打开包,掏出断砖,仔细研究起来。砖砚虽然被掏空了,但重量却没有减轻,否则一定会被温亚儒发现。可是,如果放铅坠,又会重量不均,真是想不通。

吴迪把砖砚拿在手上,仔细打量,洞很大,他的手指都能伸进去,伸指摸了摸内壁,很光滑,不像是石头的材质,再说石头的内洞有必要打磨这么光滑吗?想了想,吴迪用随身的裁纸刀伸进去轻轻刮了刮,结果车一晃,不小心撬了一块下来,放在手上捏捏,应该是铅,又摸了摸洞的四壁都有,不禁感慨藏画的人用心良苦。

接吴迪的是老爷子的一个警卫员,看样子老爷子来真的,不见着吴迪决不让钟棋出门。

吴迪一进小楼,就被钟棋拉进了书房,接过吴迪手上的塑料袋,小心翼翼的打开,简单翻看了一下后就说道:

“刚从什么东西里弄出来没多久吧?那多半是真的。可不能这样放着,要马上装裱。”

吴迪掏出断成两截的砖砚,说道:

“买来送客户的砖砚,不小心打破了,才露出来的。”

钟棋看了一下,说道:

“这砖砚也是个好东西,烂成这样,可不能让常叔看见,否则又该骂我们糟蹋东西。”

走了几步又道:

“带上吧,否则这画还真不好解释出处,老头可不好糊弄,当成从地下起出来的可就糟了。”

看两人出门,警卫果真没拦,钟棋快步朝车库里的揽胜走去,没走两步,老太太回来了,高叫一声:

“兔崽子,胆肥了,往哪跑?”

钟棋苦笑着说:

“这不带小五找老常叔鉴定去嘛。”

“那也得吃了饭再走。”

吴迪看到卢校长夫妇也在,连忙过去问好。

“妈,这画刚见空气,不赶快裱起来就坏了,上千万的东西呢!”

“真的假的,你可不能糊弄我。”

钟情说道:

“妈,让他们去吧,旧纸见了空气容易朽。”

欧豆豆在一边哼哼唧唧,老太太见状,笑骂道:

“这会儿你不喊饿了?去吧,零嘴带上,哎我说四儿,路上慢点,豆豆掉了一根汗毛我找你算账!”

“那我把他当小祖宗供起来行不行?”

“呸呸,童言无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