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砖砚的秘密

没想到这么快搞定建设部,吴迪开始考虑马上走还是再待一段时间,想到还有一个项目也快了,就决定再待一个月,不用天书帮忙,就靠这一段的气场,看看能不能搞定,省得以后离了天书没法生活。

七月上旬,吴迪拿到了双核公司给的七十八万现金,塞给了送他下楼的赵浩然八万,然后怀着激动的心情,抱着鼓囊囊的手提袋,坐在银行里排队存款。面对甜美的柜台服务员,将钱塞进去了一多半,很牛气的说道:

“存四十万,活期。”

忽然想起该买砚台了,就想拿回来八万,又一想,可以刷卡的嘛!烧包糊涂了吧。

吴迪给老袁头送去了三十万,掏出电话给温亚儒拨了一个,叫嚣着给他留饭,就打车直奔潘家园。

“你真确定要?到时候后悔可退不了货啊?”

“别废话,赶快给东西我走人。”

“你真不讲讲价?”

“我靠,你不会是给我个假货吧,这会儿良心发现,要给我算便宜点。”

“一边去,小刚子,拿份合同上来,这算你的单子。”

温亚儒深情的抚摸着砚台,像在抚摸着自己的情人,迟疑道:

“吴迪,我就把它交给你了,送不出去就给我还回来,我原价收你的。”

吴迪看他真的不舍,犹豫道:

“温老哥,要不你带我出去另找一方吧。”

“唉,收藏,收藏,要以藏养藏,更何况我还是个俗人,这生意,我做了。”

吴迪抱着砖砚一溜烟的跑了,坐在车上,暗自忖道:

“就这一块破砖头,八万块钱就没了?”

回到出租屋,吴迪小心翼翼的拿出那黑乎乎的八万块钱,随手从旁边拉了一个翻开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将砚台放了上去,仔细打量起来。

砚台安静的待在桌上,吴迪看着看着,仿佛看到它散发出了一层幽黑的暗光,不由拿了起来,那滑、润、腻的感觉让他一下喜欢上了这方砚台,抚摸着那浑厚的包浆,不禁有点理解了温亚儒的感受,他喃喃道:

“我错了,这不是破砖头,是真的好东西,好宝贝啊。”

想到要将它送出去,心中有了丝丝不舍,忽然,他大叫一声,

“不好!”

原来,他只顾买,忘了根本没送!人家可是区长,贸然摸上门,不说能不能见着,就算见着这东西只怕也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是好?难道又要找欧长青,找他还送个屁的东西呀,估计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找钟棋?那还不和找欧长青一个样?

北京地面真的邪,吴迪正无计可施呢,电话响了,钟棋那邪邪的声音传来:

“小五,想四哥没?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待会接你回家吃晚饭,顺便给你讲讲缅甸公盘的惊心动魄!早知道这么好玩,说什么也把你小子带去。好了,下午见。”

赌石?赌石很好玩吗?我也是赌过的人哎!

一打岔,吴迪烦心的事就忘了,将砚台收起来,算了,实在送不出去,就自己留着,不是还赚了三十万吗?

看了看表,两点不到,下午又没心思去跑项目了,这人啊,真的不能懈怠,越偷懒越想懒。不过,考虑到晚上要去老爷子家吃饭,就再原谅自己这一次好了。

吴迪准备上会网,拿开刚才垫砚台的笔记本,一看,赶紧拍打起来,拿天书这个宝贝当垫子,也不知道老人家生气了没?吴迪忽然忽然呆住了,天书上竟然多了两行娟秀的正楷!

清张廷济晋元康砖砚,残,真品。

清石涛,《山水图》。真品。

这是什么状况?天书认识张廷济的砖砚?!有朝代,作者,还能判定真假,如果,我去倒腾古玩,岂不是没有一个赝品能逃出我的眼睛?

镇定,吴迪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根据他的经验,天书做出这些判定是有条件的,最好还是到温亚儒的店里多找几件便宜的试试。

吴迪将提示又看了一遍,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呢?这明明是一块砖砚,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山水图》?石涛又是谁?很有名吗?

吴迪放下心思,上网百度起来。不一会儿,就搞明白了石涛在书画界的地位,天哪,这是一幅画价值几千万的牛人!如果我有一幅,岂不是大大的发达了?第二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吴迪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是他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天书说砖砚是残的,可是现在完好无缺,就证明被人修补过。那修补的时候,会不会把画藏到了砖砚里边?这么厚拙笨重的一大块石头,里边藏几张纸还是很容易的!

被修补就一定有破绽!吴迪抱起砚台,挪过台灯,仔细的看了起来。整块砚台包浆浑厚,没有一丝裂缝,吴迪不甘心,又逐寸的摸过,可是仍然没有找到问题。再拿温亚儒送的放大镜,仔细的看了数遍,还是没发现缝隙。难道是因为这些包浆?时间太长,包浆又厚,将缝隙堵住了?

经历过两个项目的成功,吴迪对天书深信不疑,天书说有问题就一定有问题!吴迪决定再找一遍,如果还是发现不了问题,就算把包浆全部刮去,就算把砖砚四分五裂,也一定要找到那幅可以改变他命运的《山水图》!

吴迪拿起放大镜,一毫米一毫米的往前挪,终于在砚台的正中部发现了一个比头发丝还细的一厘米左右的横缝。怪不得,一直以为会是一条纵缝,没想到会是一条横缝!

弄开!

吴迪拿刀子在横缝附近划了一阵,将包浆划坏了不少,可缝隙一点都没扩大,怎么办?找人?不行,连李庆龙都在说“这世界上八卦的事儿不多,可从来不缺八卦的人。”他能犯这个错误吗?

既然有缝,一定要拿东西来粘,是什么?问百度!

可是百度这一次让吴迪失望了,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很少,少数几个论坛讲的还都是现代的方法——502!那古人会用什么?浆糊?还是米汤?总不会是什么化学的东西吧?拿水泡一定起作用!

吴迪端来一盆凉水,把砚台放了进去。五分钟后拿起,然后放下。十分钟后又拿起,然后放下。半个小时后又拿起,放下……

正折腾着,电话响了,看了一下时间,吓了一跳,四点多了!他和这块砖砚居然斗争了两个多小时!多半是钟棋接他来了,一看,果然是,顺手将砖砚放到水盆里,收拾东西下楼。

钟棋黑了不少,看起来和他更加的像一对兄弟,看样子缅甸的太阳挺毒。这家伙一路上滔滔不绝,讲的都是赌石的见闻,吴迪开始有些没精打采,渐渐的也活泛起来。明标那一掷千金的豪赌,暗标那患得患失的投注,解石那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刺激,这些都是是每个身体里流着不安分血液的男人所无法拒绝的!吴迪岂能例外?

钟棋一边说一边暗自打量吴迪,看来小五很容易忽悠啊,这次他去缅甸事先没和家里打招呼,回来后也没敢直接回家。他先确定了姐姐和欧豆豆在家,然后再拉上吴迪,这样,老爷子就不会直接动手了吧?

“缅甸公盘一年一般有三次,最重要的有两个,一个是珠宝交易会:每年的3月举办,每届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25左右。另一个是缅甸年度中期珠宝交易会,每年的11月举办一届,每届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25左右。第三是缅甸珠宝特别交易会,由缅甸国营大型珠宝公司自行组织货源选择在每年的1月或6月不定期地进行。政府负责监盘。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15左右。四哥我这次参加的就是这种公盘,十一月份那个大的,到时咱们一起去。你有护照没?没有我给你办去。”

吴迪欣然应诺,刚才他就想到,如果砖腹内藏画是真,那天书一定能看透毛料!神仙难断寸玉?哈哈!到时,他吴迪就是神仙!翡翠神仙?翡翠仙子?呸呸,童言无忌!怎么能当人妖呢?吴迪的嘴角挂上了一缕白痴笑容,忽然想起家里还有一块放了一个多月的原石,登时恨不得让钟棋马上掉头,好跑回家实验一番。

“哎,我说,哎,小子,发白日梦呢!赶快下车,到了!”

老爷子没给吴迪面子,操起拐杖将钟棋赶得满屋乱窜,最后老老实实的站着挨了几下了事。钟情早就见怪不怪,和吴迪在一边聊天,本来腻着吴迪的欧豆豆看到家里展开全武行,连忙站到屋子中间给小舅当柱子,看到三代人闹得不可开交,钟老太太又悄悄的抹泪珠子,不过,那是幸福的眼泪。

“小五,我在西城有一套房子,姐姐的小金库买的,你先拿去住吧,别租房子了,条件又不好。”

“不用,情姐,我刚挣了一笔钱,还没到手,到手就能付首付了。”

“是你三哥单位那个?哎,能挣多少,偷偷给姐透个信?”

钟情满脸的八卦。

“哪儿,三哥那个是跟公司签的,还是和别人合作,能有十万就不错了。”

“才十万,你怎么不狠狠的宰他一刀,弄个百儿八十万的,反正又不是他的钱!回头我找他去,他的脸面就值那点钱?”

“哎,姐,我的亲姐,是我没加价,就是因为公家的钱,我才不能伸手,那不是坑三哥吗?”

“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了?要不这样,你把上次拿的红包掏出来,姐再给你添点,咱自己买一套。”

“那不行,那是留着给我娶媳妇用的。”

“财迷!你知不知道,都怪那个老头子,本来妈准备给你个几十几百万的,结果老头子说会害了你,只让给一万。后来妈发火了,他才和妈一人给你十万,别人还都是一万封顶,要不光你上次认干妈收的钱,就够买栋别墅了。”

吴迪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笑道:

“呵呵,其实豆豆的事情能圆满解决,我已经很满足了。钱嘛,多少算够?我可不想花家里的。”

“嗯,这话干妈听着舒心,我们家小五有志气。”

“干妈。”

老太太不知道何时溜了过来听墙根。

“可小五现在没房子住啊!老欧给他一个工程,还不让他挣钱,不行,我找老欧去。”

“姐,这跟三哥无关,你真别去……”

钟情眼珠子一转,说道:

“让我不去也行,我有辆车不想开了,你开走,我就当这事没发生,放老欧一马。”

吴迪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我又不会开,要车干嘛,再说,路上堵得那么厉害。”

“做业务怎么能没车呢?你不是有本吗?四哥教你,保管一天就会。”

钟棋也过来凑热闹,就剩下老头在那逗外孙。

“可我不喜欢小车,我喜欢SUV。”

“哈哈,看你还有什么说的,姐当年外号京中一女侠,就爱摆弄大个的,别说了,那辆路虎揽胜归你了。”

“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