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干妈

四个老人是欧长青和钟情的父母,欧老爷子吴迪在电视上见过,钟老爷子虽然电视上没见过,可三颗金星,那是上将啊!吴迪暗暗咋舌,有点后怕,刚才这要不是在演戏,估计现在他已经被拖出去枪毙个百十回了。他看着欧长青面带歉意的笑脸,寻思着是不是该向这哥们发一个小金人,后来一想,这要论演技,官场得有一多半都够得上这标准,那还不把人发垮了?

被小舅故意领出去的欧豆豆回来了,看到吴迪,欢呼一声扑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看的周围几个人满眼的羡慕,钟老太太长出了口气,原来这孩子不是自闭,是不熟啊。

“钟棋,不务正业的纨绔,吴迪,谢谢你。”

“不客气。”

钟老爷子一巴掌呼在钟棋的后脑勺上,

“滚犊子!”

老太太一把把他手扯开,

“那么大个人了,怎么能伸手就打,打坏了不是你的儿啊。”

钟棋躲在钟情的身后猫着腰冲着老爷子龇牙咧嘴,欧豆豆显然有点害怕钟老头,却很仗义,用颤抖的声音大声道:

“不准打舅舅,舅舅是好人!”

钟棋得意的双手摆出胜利的手势,却又被老太太给了一下子,

“没大没小的。”

吴迪看的目瞪口呆,这和电视里演的怎么不一样?这样的家庭不都应该是,嗯,应该是……好像在家里应该是这样。

钟情笑着说:

“好了,人齐了,准备吃晚饭吧。吴迪,我还有两个哥哥,都在外地,前几天回来又走了,下回带你过来认识一下。老欧在他们家是独苗,爸和妈今天也都在这儿。对了,豆豆的户口上了,大名叫做欧幸福。”

吴迪想起山村里的老人,眼眶有点红,绷着嘴点了点头,欧豆豆兴奋的在吴迪耳边悄悄说道:

“我们后天回靠山屯,妈妈让我问你有没有空一起去。”

吴迪趴在小家伙耳朵边小声说:

“有空。”

小家伙又跑去和钟情咬耳朵,看着钟情那像要流出蜜的眼神,吴迪很开心。

晚上欧部长一个人回家,钟情和钟棋带着孩子住在了这边,吴迪要回去,老太太坚决不允许,后来还是钟情出面,让吴迪明天晚上过来住,后天一块儿从这儿出发。

周一乐经理顺利的签订了合同,而且带回了百分之三十的预付款,赵浩然弹着支票感叹:

“吴老弟,这关系做的,哥哥我半辈子都没碰上一个这么爽的单子!小乐,赶快安排人把发票送去。”

吴迪确认了是一个月后供货,又和老袁头通了电话,就回公司找经理请假,

老赵惊诧莫名,刚回来又要走,时间还不确定,吴迪这小子不会有什么想法吧?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拦是拦不住的,就很是试探了一番,弄的吴迪哭笑不得,他还真没有另谋高就的意思。不过老赵的话却提醒了他,可以自己做啊,这样就不必背负什么负罪感,实在不行做一个自由职业者,想做什么做什么,反正有天书在手,虽不敢多用,一年成个一、两单,怕不是要多舒服。

吴迪又去买了个碟机,搬了一大堆书,在家等着钟情来接,三点多的时候,车到了,是一辆军车,哈弗,吴迪不禁惊诧莫名,现在还有这节省的公车?

欧豆豆和钟情随车而来,现在这娘俩几乎形影不离,路上吴迪才了解了钟情一家,老爷子快七十了,在军委,干满这一届就退了。豆豆是三岁四个月时跟着姥姥去公园遛弯时丢的,当年刚满五十的老太太当时就垮了,一个人躲到黑省老家不见人。从那时起钟情就没上过班,一直往返与京城和黑省之间,这孩子回来了,可救了老太太的命,多年的郁结一扫而空,身体虽然还是不太好,却不像前两年随时会有生命之忧。钟情和欧长青年纪相差较大,今年还不满三十二,这精神一缓过来,立即流露出花信少妇的迷人风情。

钟情有两个双胞胎哥哥,一个在部队,上校团长,还有一个在南方某市当副书记。老爷子第一个夫人病逝,没有留下子女,后来这些出生太晚,没一个能挑起大梁的,不过只要老爷子还在世一天,就没有一个人敢拿钟家说话。弟弟钟棋最小,成天不务正业,什么都倒腾,最近又迷上了赌石,没少被老爷子收拾。

欧长青今年四十二岁,是下一届部长的热门人选。可他家三代一脉单传,钟情又不能生,如果不是欧长青坚决不同意,两个人早就离了,现在一切都恢复正常,钟情的俏脸上整日笑容不断。

钟情笑眯眯的看着吴迪,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吗?”

吴迪傻乎乎的摇摇头,钟情点了他脑门一指头,

“傻弟弟,姐姐是告诉你以后谁要是惹了你,你尽管给我打回去,有什么事姐姐给你兜了。豆豆,以后叫舅舅,不准再叫叔叔了,听见没?”

吴迪笑的脸都烂了,靠,难道以后咱也可以试着横着走?

钟情虽然带欧豆豆的多,但孩子其实跟钟棋最亲。因为当妈的虽然溺爱,却总想管着儿子,小舅舅就不同了,摸鱼打鸟,上山下河,想干啥干啥,还不一下就俘获了小家伙的心?但是即便这样也不如吴迪,欧豆豆就如重生的雏鸟,第一次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吴迪,这份感情是谁也抢不走的。钟棋还没结婚,很是嫉妒吴迪,嘟哝着自己造一个小人玩,被老太太听见,一阵狠念叨。说自己在黑省几年让这小子撒了欢,现在非给他配个笼头不行。

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吴迪不由的想起了经常拿相亲威胁自己的老妈,从小就跟在屁股后头长大的老妹,和那看似严厉却对自己鼎力支持的老爸,不由得有些痴了。

下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连钟情的大哥二哥都带着家人回来了,对吴迪都很和气。吴迪惊诧莫名,悄悄地问钟情什么事?钟情笑而不答,吴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而且跟他有关,可就是问不出来,只好听天由命了。

晚饭在家吃的,整整摆了三大桌,开动之前,老太太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宣布:

“今天召集大家,主要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家又添丁进口了。”

吴迪以为他们到现在才庆祝欧豆豆回归,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大家都在看他,老太太的眼光更是一直没有挪窝,不由得手足无措起来。此时,一声惊雷在他耳边响起:

“吴迪,愿不愿意认我这个干妈?”

“啊?”

吴迪呆了,嘟嘟哝哝的说不出话来,老太太身份平常倒也罢了,是个富家婆他可能跑的更快些,可是……

“臭小子,拿出你昨天收拾欧小子的劲来。”

欧长青也在座,闻言红了脸皮,钟情不依的叫了一声:

“爸——”

声音绵软,余韵悠长,老头子开怀大笑,

“情丫头又回来了。”

一句话惊醒有心人,钟情这几年过的极苦,这些亲戚们都看在眼里,老太太更是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整个钟家见了欧家都抬不起头。可现在娘俩一个笑颜如花,一个没事人似的,老爷子也敢拿欧长青开玩笑了,这一切,都是这个年轻人所赐啊!当时就鼓噪起来,纷纷让吴迪改口。

老太太扬扬手,大家安静下来,

“没别的顾虑,就是怕你爸妈不舒服,对吧?”

没想起这个正当理由的吴迪拼命地点头,老太太狡黠的一笑,颇有点钟情的味道,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哝了一句“路堵死了就行”。回头从保姆手上拿过一个DV,递到吴迪手中,吴迪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就好像当年他在写毕业论文时故意留下一些粗浅的漏洞,好让老师粗粗浏览就能发现不少问题,从而在答辩时就不会问更高深的问题时的感觉一样。

硬着头皮打开DV,老妈豪爽的声音传来,

“臭小子,赶快认干妈,这下在京城可有人管了,我跟你干妈说了,年底我要见到未来的儿媳妇。”

一群人哄堂大笑,吴迪把DV关上,想递给老太太,奈何老太太不伸手,吴迪张了几次嘴,欲言又止,看着老太太笑眯眯的样子,这一刻,仿佛和靠山屯初见宋阿姨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心中一动,一声响亮的“干妈”脱口而出!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