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吴迪也是好孩子

出了明堂斋的大门,吴迪掂了掂手上的石头,刚才温亚儒已经告诉他了,像这种石头一般是在国内公盘上弄回来的,论堆卖,一堆有一万块左右,像这种成色的,钱胖子最多花不到十万块钱。卖的时候却论块卖,一般要叫到五百一块,有点表现的还要上千。吴迪吃惊不已,自己卖设备,乘个三就是天价,看人家,几十上百倍的加,知道翡翠利高,没想到原石也这么赚。

吴迪感觉温亚儒不错,是个可交的朋友。他虽然年轻,但对人的感觉很准,这两年做业务凡是他感觉好的单子就没丢过,也交了几个真心的朋友,但像温亚儒这样什么话都能说的还一个也没有,他很珍惜。

还没出旧货市场大门,电话响了,一看,欧部长,他马上接了进来。

欧部长声音很低沉,问明吴迪在什么地方,让他别动,待会儿有人接他。

吴迪没事干,就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老妈一如既往的关心他的私生活,哦,就是有没有女朋友的问题,满嘴都是他的小学同学结婚了,初中同学下崽了,最后更逼他签订了城下之盟,二十五岁还没找到女朋友,就回老家相亲。吴迪算算,还有差不多一年时间,也就没所谓了,万一那会儿自己已经发达了,老妈倒有可能放自己一马,让他再逍遥两年。

电话打的有点长,挂了电话才注意到上回在他家楼下等欧部长的那个白净中年人已经在他身边等一会了,不禁有点不好意思。那人笑笑,示意不碍事,过来和吴迪握手:

“杨君华,老板的秘书,上次太匆忙,没来得及和小兄弟你认识。”

“杨大秘客气,客气,吴迪,小小一名业务人员。”

车一路向西,车上杨大秘给吴迪介绍,这次去的是欧部长的岳父家,一个还在位的老将军。

汽车开到了西山脚下一个掩映在绿树中的大门处,全副武装的武警验看了通行证后挥手放行,然后又经过了两道检查。将吴迪放在一个小院门口后,杨大秘直接和吴迪挥手作别,连车都没下,。

上次去吴迪家接欧豆豆的美妇钟姐迎了出来,一个劲的道歉:

“小吴,不好意思啊,家里人太多,孩子回来都乱套了,也没顾上和你打电话,对不起。”

吴迪打量着这个女人,和第一次见面时已经发生了近乎翻天覆地的变化,淡妆素服,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十岁,浑身散发着一种诱人的魅力,不是诱惑那种,应该是一种母性的光辉。

吴迪一边替她高兴,一边客气的推辞。

小院不是很大,但进门就是一片绿地,绿地上果然有一个秋千。钟情看他注意秋千,隐秘的擦了一下眼角,说道:

“早几年收起来了,前几天刚装上。”

吴迪点点头,上了两层台阶,走入看着有些老旧的三层小楼。

客厅很大,但装饰的很简朴,甚至可以说是简陋,钟情带着吴迪向楼上走,一边说道:

“老欧在书房等你。”

吴迪诧异的四处打量着,小楼里很安静,不像有人的样子,而且老欧要和自己书房谈,看来有点鸿门宴的样子。吴迪微微冷笑,无欲则刚,本就没打算和他们有什么牵连,计较那么多干什么?不过,为了卢老校长和宋阿姨,还得想个法子才是。

书房大概有二十平米,布置的更像个办公室,钟情将吴迪领进来就转身锁上门出去了,欧大部长坐在书桌后边,也没有起身,伸手示意吴迪在他对面坐下,就盯着吴迪的眼睛不说话。

吴迪一时气往上涌,喘了两口又忍住了,凶狠的反瞪过去。欧部长面无表情,

“吴迪,二十四岁,渝城大学毕业,两年前来北京打工,父母均是三线厂职工,有一个十二岁的妹妹,在厂子弟中学……”

吴迪冷笑着打断道:

“不必说了,我说怎么一周没动静,原来你们摸我的底去了。”

欧部长从桌子上拿起烟,抽了一根想点上,又迟疑着放下,将身子向后一倒,一脸的风轻云淡,

“用不着,一天的时间就够了。”

吴迪强压着怒火说道:

“也是,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在你们这些公仆的眼里还真不算什么。好吧,你想说什么,说吧。”

“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你想要什么?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巧了吗?其实即便一切都是巧合,我也不觉得你有那样的决断力。”

“巧?只怕我这儿说错一句话,就会被拖下去查个底掉,看看是不是和人贩子有什么瓜葛了吧?哦,我说错了,是已经被查了个底掉,看来我真的应该庆幸,现在我还能坐在这里。”

欧部长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吴迪,吴迪也不客气,抓起桌上的烟点了一只,自顾自的抽着。

“你想要什么?说吧,我想我都能满足你。”

“我想要什么?”

吴迪眯起了眼,低声自问。

“想发财?给个项目你做或者直接给钱都行,这里有一张三千万的支票,要的话你可以直接带走。想当官?十年之内保你坐到处级,想出国?大学随便选,支票你还带着。”

吴迪摇摇头,狠抽了一口,把烟熄了,说道:

“这么简单就把我打发了?怪不得人说恩大反成仇。我要的你们给不起,你们也没有诚意,告辞了。”

“开出条件来听听,我说不定能满足你。”

“哦?那就试试?我要你们把卢叔和宋姨接到北京,单独购买别墅,不能阻止豆豆去看他们,如果接不来,安排人去给两位老人养老,不能阻止豆豆假期去看老人。”

“这些不用你操心,我会安排人去做。”

“我要你们负担靠山屯孩子以后上学的学费、生活费……”

“没问题,吴迪先生,不用你教我怎么做,我问的是你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

吴迪爆发了,也不管面前坐着的是共和国有数的高官,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咆哮起来:

“我要你们把儿子还给人家!生活在这样没有人情味的家庭能养出什么好人?哦,我要什么?施舍是吧?施舍我不算,还施舍那两个老人?那两个在穷山沟里一待就是三十年,把自己都给了孩子们的老人?施舍那两个连做饭都已经困难了,却依然把孩子还给你们的老人?施舍那些能把解救被拐儿童的警察打的头破血流却让我把豆豆带走的村民?施舍我?你有什么资格?看看吧,睁开眼看看那些大山里的孩子吧,你们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是我混蛋!是我带走了两个老人的希望,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吴迪坐了下来,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却盯着欧部长不肯稍眨,语气也开始变得平和,

“不需要,真的不需要,什么都不需要。两个老人我会养,那些孩子我也会管,我只希望,从此以后你们不要打搅我们,走的远远地。你们继续在天上享受你们的生活,把手抓紧点,千万别漏一点东西给我们这些在生活地上的人们,因为我们不配享受你们的施舍,我们会在你们的光芒下卑微的活着或死去。再见,欧大部长,我说的是永不再见。”

欧部长呆在椅子里,仿佛被吓到了。书房的门忽然打开,钟情冲了进来,抱住吴迪向回推,看到欧部长一动不动,不满的叫了一声:

“老欧!”

欧部长这才像回过魂来一样,啊了一声站起来,双眼通红,几步从书桌后抢了出来,握着吴迪的手,有些无措的说道:

“吴迪,对不起,是我混蛋,这官当得久了,干什么都怕有阴谋。你别生气,别生气,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怎么能、能那么做。”

四个须发花白的老人陆续走进房间,一个国字脸,吴迪好像在电视里见过的老人哼了一声,说道:

“骂得好,小伙子,骂得好啊!他们这些混蛋小子就该这么骂,还应该给他们当头痛击,阴谋论,政争、妥协,政治手法玩的溜熟,有几个把心用到老百姓身上的?骂得好,还应该更狠点。老钟,你看有没有你年轻时的那股子虎劲?”

欧部长尴尬的叫了声爸,低着头不再说话,另一个穿着军装,肩膀上扛着三颗金星的老人双脚啪的一声合拢,向吴迪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说道:

“小兄弟你别怪他们,是老头子我让试试你的。现在啊,你满分过关了,以后,这个家里有你一个位置,啥时候想回来就啥时候回来。”

欧老头诧异地看了钟将军一眼,笑道:

“呦,当年的智狐也有看不准的时候?”

一个面孔一团和气,神色憔悴的老太太走上来,拉着吴迪坐下,柔声说道:

“吴迪救了老太婆的命喽,大恩不言谢,就像你钟伯伯刚才说的那样,干脆,你就住过来和我们两个老东西做个伴吧,这孩子都养大了,一个也不落家。嗯,这孩子,我越看越俊,越看越喜欢。”

一句话让刚翻过来劲的吴迪涨红了脸皮,这黑的都快赶上宋江黑三郎了,还俊什么呀?

钟情见吴迪手足无措,赶紧递过去个毛巾,扯着老太太撒娇:

“妈,谁不落家了,我每年不都陪着你住几个月嘛。”

“呵呵,你好,你是好孩子,吴迪也是好孩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