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赌石

看看时间,差不多十一点半的样子,吴迪准备请温亚儒去吃饭,毕竟火车上还喝了人家一瓶酒。温亚儒摇摇头,说道:

“外边吃哪里有家里吃舒服,我们专门请了个钟点工,每天的午饭都做好了送店里来,你也一块尝尝吧。”

“好哎,天天吃外边的饭都腻歪死了。正好尝点家常菜,可别让我吃上瘾,否则以后天天跑过来蹭饭。”

“我现在发现你有点像做业务的了,脸皮厚。过来吃没问题,要求也不高,每月来这么一单吧。”

“你脸皮更厚!”

正谈笑间,一阵鞭炮声响起,吴迪还在纳闷谁敢在这禁放区大肆嚣张,却看到温亚儒猛地站了起来,差点把桌上的茶水带倒,他一边快步向外走,一边说道:

“小吴,快,快点跟我走。”

“温老哥,怎么回事?”

“隔壁切出好石头了,快去,看能不能抢着。”

温亚儒头也不回的朝楼下跑,吴迪满脸迷惑的跟在他身后,好石头,好石头是什么东东?

下到楼下大厅,温亚儒加快了步伐,小刚子在门口嚷嚷了一句:

“老板,快点,我看见张老板已经跑进去了。”

温亚儒闻言更是加快了速度,一点都不像一个奔五的人,吴迪抓住小刚子问了一句,

“怎么回事?”

“开出好石头了,冰种以上的才会放鞭炮。”

稍一耽搁,温亚儒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小刚子把手往右一指,

“快去,石头城,晚了就进不去了。”

吴迪满头雾水的朝右跑去,终于在石头城的门口追上了温亚儒,石头城的店门已经关的只留下了一扇,几个店员在门前正跟一群人解释,温亚儒挤到跟前,一个小姑娘苦笑道:

“温叔,是高冰,不是玻璃种。您老不用急。”

“小丫头片子,我还没老呢!高冰我也要去看看。”

吴迪赶紧高声叫道:

“老哥哥,还有我!”

小丫头放了两人进去,转身面对更加激愤的人群,市场的安保人员终于及时赶到,大家一起向一大群明白真相的、凑热闹的、起哄的人解释,终于,人流慢慢散去。

石头城的店面比明堂斋略小,摆货的风格也和明堂斋不一样。温亚儒没有停留,穿过大堂一直向里走,吴迪老远就听见前边有声音传出,似乎是在竞价,穿过大堂这短短的十几秒钟,那东西的价格已经由二百八十万冲到了三百一十万。

穿过大堂,后边竟然是个小院,面积和大堂也没差多少,一群人围在小院的东北角,一层一层密不透风。竞价的声音就是从人丛中传出。吴迪已经知道是在竞购翡翠了,毕竟,从小在玉都长大,对玉石还是有一点粗浅认识的。

两人还未靠近,人群已经开始蠕动,似乎在三百二十万的价格上已经成交了。一个胖子看见温亚儒过来,笑道:

“老温,跑那么快干嘛,就是一块高冰的瓜皮绿。被老张得手了。”

温亚儒摇摇头,叹道:

“这玻璃种高绿也太难找了,今年听说GD那边开出来两块,有一块还是飘花。YN更是一块都没见。”

“这年头,开出来谁还会声张?实在不行你还是缠老张吧,他做了一辈子玉石,肯定有私货。”

“钱胖子,又在背后说我坏话!我现在还缺一块高绿的玻璃种镇店呢。”

温亚儒笑道: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等得起。不像你老张,跑到人家石头城里抢石头,你不想混了?”

钱胖子笑着摆摆手:

“我这儿以赌石为主,这赌石的要参与明料的竞争,离玩完也不远了,再说,我也架不住老张狠砸钱啊。“

人群散的很快,其实也就三十多人,只是刚才地方小,又挤得紧,才看起来热闹。吴迪已经打量了一遍院子,四面都有一些货架,货架上摆的都是各种石头,他知道那是翡翠原石。东北角空地上放着一台切割机,应该是切石头用的,西北角的地上铺着一层小石头,一水儿的黄皮,最大的还没吴迪拳头大,小的跟鸡蛋差不多。

温亚儒和张老板、钱胖子打了招呼,并没有给吴迪介绍的意思,倒是钱胖子凑上来问道:

“老温,不介绍一下?”

“呵呵,上回去眉山收货火车上认识的小老弟,吴迪,今天过来看我,听见你这儿放鞭炮,跟着过来看个新鲜。”

胖子肥手一翻,一张名片出现在吴迪面前,

“敝姓钱,钱大富,经营点翡翠毛料的小本生意,欢迎吴迪老弟光临。”

“幸会,幸会,钱老板,我还从没见过翡翠原石呢。”

“老哥哥这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石头,你随便看,不过千万别听老温的意见,他呀,就是个大臭手,十赌十垮!”

后边几句刻意压低了声音,却偏偏让温亚儒能听到,温亚儒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一边的架子旁,开始看石头。

吴迪笑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钱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多看少买,最好不买。你慢慢看。”

看到吴迪转身去看毛料,胖子晃到温亚儒跟前,扬了扬下巴,温亚儒低声苦笑道:

“就是一比较投缘的小老弟,挺大气一个人。”

胖子点点头,摇头晃脑的和另一群看石头的人打起了招呼。

温亚儒说完,自己倒愣住了,才见了两次面,怎么就感觉这么熟?上午还过得那么开心,难道真的投缘?摇了摇头,接着看石头。

吴迪看了一会儿,看不懂,干脆走马观花转了一圈,凑到了温亚儒旁边。短短的几分钟,他就发现钱老板做生意和别人不一样,反着来,客人明明看好的石头他帮着找缺点,还劝别人谨慎出手。

温亚儒咬吴迪耳朵,

“听听他侃价。”

似乎有客户对钱老板的石头提出了质疑,钱老板笑道:

“其实像我们这种规模一般的毛料商,来货的途径比较单一,你想想,原石挖出来矿上先选一道,缅甸公盘再选一道,平洲公盘、瑞丽公盘再选一道,剩下的才轮到我们这些人。不过我这批石头不一样,一部分是我亲自上缅甸赌回来的,一部分是经腾冲那条线走私过来的。到底是好是坏,我不敢自夸,毕竟各有各的菜。只是这价格肯定不能按照我上边说的那种石头定。那种石头里可开不出冰种。”

高手,先把自己放在客户这一边,再有理有据的告诉客户货不一样,价格自然就不一样,整个过程表现的风轻云淡,毕竟刚开出了冰种,不怕人不上钩。

又一伙客人选好了石头,小孩人头般大小,却掏了二十万。吴迪听到他们不停的说松花、蟒带什么的,赶紧请教老温,温亚儒拿了几块石头,一一指给吴迪。

松花,是指翡翠表皮隐约可见的一些像干了的苔藓一样、具有如松叶般颜色的块、条、带状物。是原来翡翠原石上的绿,经风化已渐失色而留下的痕迹。根据松花颜色的深浅、形状、走向、多寡、疏密程度,可推断其内绿色的深浅,走向,大小,形状等。

蟒带是翡翠原石的表皮上,与表皮一样或深或浅颜色的风化、半风化沙粒,呈带状、环状、块状等有规律有方向性的排列现象,蟒带一般平行于绿的走向。

解石机传来刺耳的声音,那伙客人在擦了两个窗口后没有见绿,就直接动刀切了。一刀切下了大概两公分厚的皮壳,另一个人马上跑过去淋了点水,吴迪站在外围,什么也没看见,就听见他激动地大叫:

“有绿,赌涨了,老板,你这儿的货还真不错。”

一声吼将散在各处的客人全聚到了解石机旁,钱胖子趴在解石机上看了两眼,说道:

“绿色不错,种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应该是豆种,还切不切?不切的话现在就可以卖了。”

“切,再切一刀。”

有起哄的。

老张动作稍慢,没挤进去,急的在外边高喊一声:

“我出四十万!”

随后对前边几个人说道:

“让让,谢谢,让让,我已经出价了。”

现场没有一个人加价,豆种和冰种不同,这块毛料如果解不出高绿或者翡翠不够大,别说四十万,二十万买毛料的钱可能都回不来。

老张挤了进去,趴在切面上用强光手电看了半天,站起来没有说话。那几个解石的人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将毛料卖给老张,因为种不好,接下来还要赌色和翡翠的个头,赌性太大,还不如小赚一笔马上收手。

老张笑呵呵的用钱胖子的电脑转了帐,钱胖子骂道:

“钱多烧的吧你!”

“胖子,你落伍咯,这年头,有翡翠就是好石头,再过两年,只怕豆种都难见到了。”

老张不急着走,让吴迪也有机会欣赏了一下切开的原石,老实说,和他期望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完全没有翡翠成品的光洁和透明,不用强光手电,根本看不出绿意,不过切面比较平滑,和表皮完全是两个天地。

吴迪看的时间有点长,温亚儒以为他有兴趣,指着铺在地上的一片小原石说道:

“怎么?有兴趣?那边的小石头便宜,百十块钱,专门给初学者准备的,可以弄一块试试。”

“哦,这么便宜?”

“没翡翠那就是一块破石头,一块钱都是天价。想玩了弄一块,不想玩的话,咱就回去吃饭。”

吴迪上前看了两眼,直接找了一块最大的,拿给温亚儒看,温亚儒苦笑了一声:

“你倒是挑挑啊。”

“这不急着回去吃饭的嘛。反正也不懂,撞运气呗。”

温亚儒仔细看了看说道:

“还行,是块毛料,不是石头。解不解?这么大的用小砂轮擦一下就知道了。”

“不解了,来一趟,留下是个纪念,咱也算赌了一把石。”

温亚儒一点都没客气,

“屁,你这就叫赌石,那别人那些叫什么?胖子,多少钱?”

“小老弟第一次来,还掏什么钱,拿去玩吧。”

“解出来翡翠算谁的?吴迪,给他扔一百块钱,吃饭去。他亏了也活该,谁让他装大方!”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