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晋元康砖砚

“您看,梅花坑天青雨打芭蕉端砚,老坑耕耘眉纹歙砚,老坑柳叶青龙凤朝阳洮河砚,山东青州九龙龟澄泥砚,还有松花石砚、红丝砚、乌金砚、绿石砚……您老慢慢看。”

“我说哥们,业务挺熟啊,都不带打口的。”

“嘿嘿,指着众位父老乡亲赏碗饭吃。”

“有砖砚吗?”

“您老来过我们店?一句话就问到我们的宝贝上去了。没来过?没关系,我们店还真有一方砖砚,包老保真。”

小伙子走过去和正在看报纸的温亚儒低语了几句,就见温亚儒起身朝吴迪走来,没走两步,显然是认出了他,脸色微怔后布满了笑容,老远就打招呼道:

“吴迪小兄弟来看老哥哥了?就你心眼多,还来个微服私访怎么地?”

跟在温亚儒身后的小伙子一脸的悻悻,原来是东家的朋友,怪不得张嘴就要砖砚,刚才的感情全浪费了。

吴迪上去握住温亚儒的双手,却和小伙子说话:

“小兄弟莫怪,我真是要寻摸一方砖砚,不是来逗你玩的。”

随即对温亚儒笑道:

“老哥哥,上回火车上听得不过瘾啊,待会可得再从你这儿多淘点故事回去,怎么样?上回收到好东西了吗?”

“哈哈,你没听过假货满地走,赝品多如狗,真品只有地下瞅吗?这年头,收货越来越难了,地雷处处啊。”

“不懂。”

“老板的意思是找真品,估计只有那地方才有了。去收货的时候,最怕碰到埋地雷的,城里与农村的不法贩子相互勾结,将酷似真品的假古董转移到乡下农民家里,甚至埋在乱坟堆中,这就是行话埋地雷。”

小伙子看出吴迪是真不懂,帮腔道。

“小刚子,去,给吴老弟倒杯水。”

小伙子嘟嘟囔囔的走了,吴迪隐约听见他说老板欺负人,他又不是太监,非要加个子,不禁莞尔,笑道:

“温老师,你这儿店里很温馨啊。”

“天天对着一堆死物,还有些从地下挖出来的,不整点气氛还真不行,走,咱们上二楼。”

二楼有三间办公室,剩下的是展厅,东西不多,布置的比较精致。温亚儒看吴迪东张西望的,不禁笑道:

“一楼的大多是新东西,二楼的都是老东西,要不咱转转?”

吴迪兴奋的点点头,一马当先的转了起来。

“温老哥,这个不是碗吧?有点像唐僧取经拿那个什么玩意……”

“那是笔洗。”

“嘿,这个我认识,刚才小刚子才说过,好像叫大蒜瓶。”

“我说那叫蒜头瓶好不。”

“我靠,这个都裂成一片一片的了,你也摆出来卖,不怕哪天忽然散架了。”

“这是仿哥窑好不好?这叫开片,这叫金丝铁线!你一边歇着去,合着今天来就是气我的不是?”

吴迪灰溜溜的跟着温亚儒来到了办公室,还一脸的委屈,

“不就是不懂嘛,还不让问咋地?”

温亚儒像没听见,给自己杯里续了水,指了指桌上小刚子给吴迪送上来的纸杯,舒服的在大班椅里坐下,才问道:

“怎么忽然对古玩感起兴趣了?”

“在火车上我就有兴趣好不好?你想啊,下乡收古玩,一般都是去些有历史的地方吧,既游山玩水了,又兼顾了赚钱,多好啊。更别提捡漏了,那可是成百上千倍的增值啊!”

“唉,又一个被忽悠的孩子啊,还捡漏呢,要是打眼了呢?”

“打眼?就当交学费了呗。”

“你学了吗?吴老弟,你这心态可不适合搞收藏。这里边道道太多,有时候会赔的倾家荡产的。”

“我也就过过嘴瘾,主要是有一个客户喜欢砖砚,想给他找一方,别人家的不放心,就想着来老哥哥您这看看。”

“呦,你这话说的直白,你不怕我坑你?”

“我相信我的感觉!”

“屁的感觉!你小子净给我拍马屁,砖砚我这没有,别地儿找去,我最多帮你掌掌眼。”

“据说掌眼要收鉴定费吧?我还是在你这买吧,省鉴定费啊。”

“你小子,来捣乱的吧?赶紧走,我不认识你。”

“唉,就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压力太大,谢谢了。不过我真的要买砖砚,老哥哥你这儿不是有一方吗?还包老保真,直接便宜点卖我得了。”

“你真的是做业务的?你凭什么做业务啊?”

“凭我的热情,真诚,我们公司的产品、文化,还有……”

“有你个头,碰上你这种冤大头不宰平白便宜了别人,说吧,要什么价位的?”

“八万以下吧,我刚上班两年,没多少钱。哦,就算要,也要下个月才有钱,都投到项目上了。”

“你们公司让业务员自己投?什么破公司,趁早别做了。”

“不是,不是那样的……”

“行了,别解释了,我明着告诉你,东西是老物件,价钱我可要下刀了。”

“嘿嘿,别太狠就行,我就这一百三十斤肉。”

“来,先看看东西,上上手,我告诉你名字,你回去也查查。”

“我信得过您。”

“滚,敢再说信不信我把你轰出去。”

温亚儒让吴迪稍等,一会拿了一个木盒进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取出黑乎乎一块砖头,找了块布垫着,放在桌上。

黑砖几近正方,上边盖着一个微微发黄的木盖,一边纹着字,相邻一边是一个大叉叉,剩下两边光秃秃的,吴迪打开木盖,是一个浅浅的倾斜的墨池,最深处接近两公分,最浅处不足半公分,边沿坑坑洼洼,参差不齐。拿起来,底部修的有边,沿也坑坑洼洼,中间刻满了字,吴迪看了看,没认出几个,也就放下了。

“怎么样?”

“原来这就是砖砚啊,还真像一块砖头。”

“什么像,这本来就是。这方砚叫做张廷济晋元康砖砚,张廷济是制作人,清朝金石大家,晋元康是砖的年份。这块砚经清陆心源,近代大石斋唐云收藏,在陆心源的《千甓亭古砖图释》中有记载,可谓流传有序,文脉相承。”

“哦,原来传承有序就是从流传有序,文脉相承来的。”

不知怎么回事,温亚儒看着吴迪那傻乎乎的样子就有气,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

“算了,你自己看吧,我懒得说了。”

“哎,老哥哥,我不说话了,一个劲的记,您赶紧再给扫扫盲?”

温亚儒瞪了他一眼,拿着砖砚,爱不释手,半晌方道:

“你看,这砖坚硬如铁,包浆浑圆,握之抚之,让人爱不释手啊。砚上配的是红木天地盖,随砖型而制,浑朴自然,同古砖相得益彰,刚柔并济。内髹大漆,盖面经人常年摩挲,包浆醇厚,已经呈现出黄花梨金黄缎纹晶莹之色。

此砚当为有血、有肉、有灵的完美之物啊!

你看,侧面砖文:晋元康六年八月丁丑,茅山里氏博所作。

砚底是制作者张廷济的铭文:茅山里砖型不一,百陶楼藏有横画,徐球(字辅)征诸通鉴,丑日宜在七月,抑或史于丁丑上,八月二字写误脱。此文瘦硬势罕匹,施传施博文难执。何如琢作砚田宽,马帐修书供点笔。道光壬寅仲冬廿一日为芙峰先生作,嘉兴张廷济时年七十五。”

温亚儒雄姿英发,挥斥方遒,讲的是口干舌燥,再一看吴迪,一副呆傻样,怒道:

“你说一遍,说不对这砚多少钱也不卖你。”

“啊,那要说对是不是便宜卖我?”

“你!”

“嘿嘿,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说了,温老哥你看对不对。”

吴迪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几近一字不差,温亚儒大惊,难不成这傻小子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吴迪嘿嘿笑道:

“牵扯到要忽悠客户,这方面的东西我基本一遍过。”

温亚儒气结,又不甘心的问道:

“你以前真的没接触过古玩?”

“真没接触过,连故宫博物馆都没进过。这是我上手的第一件古玩。对了,这东西多少钱,贵了我可买不起。”

“这东西一万块钱收上来的,卖你按你开的价,八万,不贵吧?”

“不贵不贵,保真就行。”

“小吴,你真是做业务的?”

“如假包换,像我们这种人,走在茫茫人海中都能让人一眼认出来,因为我们脸上都写着字,业务!再过些年我这种人估计就要跟蝗虫似的,满大街都是。”

“这砚按照现在估价,应该在五到七万之间,上拍的话碰到藏家争抢,二三十万也是小数,我本来准备自己留着的,你若要,就八万转给你了。”

“行,不过得等我一个半月我才有钱。”

“看不出来,价都不带还的,你小子挺有货啊,卖漏喽。”

“嘿嘿,君子一言,一个半月之内我来提货!用不用先签个协议,价格几十一百定金啥的?”

“滚!”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