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估价

吴迪他们回京的路上,多了一个小客人。可能是怕生,也可能是卢校长夫妇的交代,卢幸福对吴迪特别的依恋。吴迪给众人的解释是小家伙投缘,也很敬重卢校长,反正快放假了,把他带出来见识见识,到时候回来接着上。众人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

吴迪的眼前不停的浮现出离别的情景,老少三人抱头痛哭,哭的全村的人都跟着哭,吴迪差点落荒而逃。老两口坚定地拒绝了同去的请求,只是希望孩子以后有机会能回来看看他们。吴迪将火车上赚到的一万块钱留下了,这可以为山里的孩子买不少的书。同时他暗下决心,如果欧部长他们不允许孩子回来,他就把老两口接走,和他的父母做伴。

回到北京已经是晚上,吴迪带着卢幸福去商场里买了几身衣服,又吃了一顿涮羊肉,就带着孩子休息了,他要考虑怎样和欧部长沟通,怎样把这件事情完美的解决。

吴迪正在沉思,卢幸福却找了过来,他盯着吴迪的眼睛,倔强的问道:

“你们是不是都在骗我?根本不是带我到北京来玩,我的父母是不是没有死?那他们为什么不要我?小时候他们打不赢我就说我是捡来的,叔叔,我是不是真的是捡来的?”

吴迪废了好大劲才把事情给小家伙解释清楚,这也让他下定了决心,明天一早,就快刀斩乱麻,早解决早了。然后不管卢幸福回不回去,操作完二机厂的单子后,他都要再去一趟靠山屯。

电话中传来的声音透着威严,吴迪自失的一笑,问道:

“欧部长,你们是不是有个孩子叫豆豆?五年前走失了?”

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急切而凌厉,一连串的问题如机关枪般向吴迪冲来,吴迪长吸了口气,平静地说道:

“我想,我可能找到他了。”

欧部长来的比吴迪预计的还要快,和他一起的是一个中年美妇,发鬓纷乱,很憔悴,双眼通红,明显哭了不少时间。吴迪开门的时候她向上抢了一步,又停下来,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吴迪先生?豆豆是不是在这里?”

吴迪点点头,侧身让开,美妇几乎是冲入屋内,还不忘说句谢谢,欧部长朝吴迪点点头,也走了进去。

卢幸福紧张的站在屋里,看着快步抢入的两人,身子微微发颤。一看到那酷似欧部长的脸庞,再扫到裸露在外右肘弯上的红痣,美妇瞬间崩溃,她扑过去将卢幸福抱在怀里,放声大哭。

“豆豆,豆豆,真的是你吗?豆豆,是你吗?豆豆……”

卢幸福明显被吓到了,呆呆的没有表情,嘴里无意识的喃喃道:

“囡囡,囡囡……”

美妇惊喜的尖叫起来:

“老欧,他叫我囡囡,他叫我……”

一口气没上来,整个人软了下去。

欧部长也慌了,抢上去将爱人放平,一个劲的掐人中,让吴迪赶快找清凉油,折腾着眼泪也下来了,卢幸福更是哭成一团。

美妇很快就醒了,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抱着小孩一个劲的哭,欧部长抱着两个人默默的垂泪。吴迪扔下一卷卫生纸就上了阳台。抽完第三根烟的时候,感觉到有人过来,一看,是欧部长,手里拿着一包小熊猫,顺给吴迪一支,叹道:

“我在家里叫你钟姐囡囡,豆豆这孩子也怪,三岁后就不叫妈妈,跟着我叫囡囡,为这事你钟姐还跟我急过几回眼。”

狠嘬了一口,一根烟最少下去了一半,欧部长摇摇头,

“原来不会抽,五年前学会了,现在一天两包也打不住,这孩子回来了,要戒了。”

“欧部长,我是做建筑设备的,帮一个同事跑部里危改项目时见过您的照片,后来公司捐款阳县……”

吴迪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欧部长默默无语,不过眼圈更红了。

“做个亲子鉴定吧,您联系医院,估计半天就出结果了。哦,差点忘了,孩子当时穿的衣服卢叔让我带来了,秋裤上还绣着欧豆豆的名字。”

钟姐已经不哭了,抱着卢幸福舍不得撒手,卢幸福也很缠她。看到吴迪拿出几件小人衣服,再看到当年她亲手绣上去的欧豆豆三个字,钟姐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洪水,流湿了自己,也流湿了欧豆豆。

吴迪给卢幸福换了一身衣服,跟着下楼。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楼下,一个三十多岁白面书生模样的人见到他们,连忙迎了上来。

“给医院打电话,准备亲子鉴定,我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小吴,你和我们在后边挤挤吧。”

五个小时之后,结果出来了,卢幸福就是欧豆豆,五年前走失的欧豆豆!欧部长夫妇虽然料到了这个结果,还是又哭又笑了一阵,拿出电话开始打个不停。分手的时候,欧豆豆拉着吴迪的手不放,吴迪劝他:

“你有叔叔的电话,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又趴到他耳朵边小声说道:

“你爸妈要去靠山屯就给我打电话,我也去。记住,保密哦。”

还在医院的走廊上,吴迪就给靠山屯打了个电话,村支书接的,让吴迪等十分钟后再打过来。十分钟后,接电话的变成了宋阿姨,不过卢解放肯定在旁边,吴迪都能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

问了一下两老的身体,接着道: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是建设部欧部长家的孩子,已经领走了,那边是个大家庭,估计要乱上一阵才顾得上找我,一有信儿我就给你们电话。”

宋阿姨抽泣着挂了电话,吴迪刚点上一根烟,就被路过的护士训了一顿,才发现原来还在医院的大楼里。一边道歉,一边灭了烟朝外跑,这时电话响了,赵浩然的。一接通,那洋溢着热情的声音扑面而来:

“兄弟,回来了,瘦了没?晚上过来,哥哥给你接风!”

吴迪翻看着标书,技术上是大众的要求,回款是吴迪提出的条款,下周五上午十点回标,一周内出结果。中标通知书发下来就可以签合同,收到预付款之后一个月到货,一切都没问题。

“怎么样,标书没问题吧?等一会儿乐经理到了,咱们商量商量细节。哦,对了,老大说连办证给你六十八万,其他条件就是那天我说的,不放心的话还可以签协议。”

“我不放心谁也不会不放心你呀,谢了哥哥。”

十分钟后乐经理赶到,三个人开始计算价格,控制之外的是江川和美泉两个厂家,吴迪沉吟道:

“预算价是二百二十万,咱们那三个厂家都贴着报,差价三万以里,咱自己贴着二百报,江川和美泉连甲方都没去过,纯粹是来撞大运的,不过价格也不会太离谱,我估计江川会在一百四到一百六之间,美泉敢飙到一百八,取其中,两家三百二上下,怎么样?”

“你狠!我琢磨这么多天都没你这么清楚。”

“老哥,拍马屁分地儿行不行,可是有美女在这呢。”

“我估计美泉未必敢到一百八,一百七顶天,但江川会稍高些,不过两家三百二合适。”

“算一下均价,两家报到二一九,差别六千,另一家低三万,咱们报一九八,另两家估三百二,均价一九五,合适。”

“差不多,不过有没有可能那两家也贴预算呢?”

“有可能,这样均价就到了二一三,如果一家正常报,一家贴预算,均价是二零五左右,一九八还是比较保险的。”

“妈的,又是一帮子外行按工程标折腾的标书,一堆的废表格,还不能不填,四家标书呢!每家一正五副,还要电子版,真他娘的折腾人!还好是中标后考察,要先考察,还麻烦了呢。”

“皇帝不差饿兵,兄弟们辛苦点,我补助五千块钱,不过赵总你要先替我垫上,我的钱全砸项目里去了,现在就剩几百大毛生活费了。”

“靠,混的那么惨,要不要姐姐资助你点?”

“哈哈,小吴,我们乐经理可是寂寞花枝独自开,名花无主啊,怎么样,今天开始你俩搭个伙?”

吴迪逗李庆龙得心应手,在赵浩然这大流氓面前显然就不是个了,再加上旁边一个挤眉弄眼、搔首弄姿的乐经理,立即走了麦城。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