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拐卖的儿子

欧长青名字旁边的数行小字让吴迪的头瞬间充血,一个趔趄,栽倒在床上,半晌,他捂着被子狂笑起来,有反应,有回应,神啊,我以后再也不唯物了!

手抚胸口,长呼吸十数次,吴迪轻轻捧起无字天书,薄薄的十几页纸此刻仿佛重若千斤。此时,在欧长青的名字旁边,有着数行小字,

“被拐卖的儿子,卢幸福,蜀省阳县山屯乡靠山屯村卢解放。”

吴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欧部长的儿子都被拐卖了?什么时候的事?这、这怎么可能?无字天书到底是什么东东,连这都整的出来?

吴迪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三遍,怎么办?把这交给警察,只怕警察叔叔第一个先把他铐起来,知道的这么清楚,不是人贩子也逃脱不了干系!告诉欧部长?只怕是同样的下场。怎么办?这已经不是做不做单子的问题,这牵涉到一个家庭的完整,可以想象,那痛失爱子的父母是何等的绝望!不知道则罢,知道了又怎么能束手旁观?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匿名信?不说能不能到欧部长手里,即便到了,一旦找到儿子,也一定会全力追查匿名信的来源,万一不幸查到自己,岂不是更加说不清楚?

吴迪陷入两难之中,他决定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容他好好想个对策再说。

星期一早上,吴迪拉着李庆龙没说两句话,这哥们就被王军叫走了,同行的还有分公司王总。李庆龙在迈出公司大门前朝吴迪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吴迪一拍脑门,兄弟,珍重,回来后哥哥会请你吃顿大餐,安慰你那被蹂躏与践踏的心灵。

吴迪决定先去看看大黑山棚户区改造项目,事情很多也很急,但生活仍然要继续,在没有万全之策前,吴迪绝不会轻举妄动。

大黑山棚户区改造也是政府项目,在工地上负责的是代建方。吴迪聊了几句,没有获得什么实质性的信息,就找了个施工方办公室,散烟、聊天打屁去了。一上午很快就混过去,中间接了李庆龙一个电话,小伙子情绪很低落,什么也没说,只说晚上要请他喝酒。吴迪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也没推辞,只说回公司再约。

中午饭点,施工方的几个工程师都拿着饭缸去食堂打饭,吴迪拿烟喂熟了这些家伙,虽然没喊他一起吃饭,不过也没赶他走。吴迪无聊的坐在椅子上,他也有点饿,不过还得坚持,耗了一上午等的就是这一刻。人都走了,他要好好的翻翻,看看能不能从这个办公室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正准备动手,忽然踱进来一个笑嘻嘻的家伙,吴迪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二十来岁,瘦瘦小小,一张长脸上下巴微微上翘,上身一件花麻布衬衣,下身一条牛仔裤,看着就像一个自来熟的家伙。

“哎呦,您没吃饭去呀,方工让我在这等他们会儿,您贵姓?”

“免贵,姓吴。”

“吴工,您新来的吧,没怎么在工地上见过您,这我名片,小杜,杜启芳,做设备的。”

吴迪接过名片,一看,笑了,竞争对手啊,他看了看名片的背面,问道:

“怎么样,看你这么熟,单子搞定了呗。”

“搞定个屁,这单子早被人玩死了,从设计的时候就没了,有个哥们区建委主任的关系都没辙,听说大河公司搞定了区长!”

“真的假的,那么大能量?”

“您还别不信,就是那个叫李什么的区长,忘记了,前几天还上网查过呢。实话跟您说吧,跟区建委主任有关系的就是哥们我,这不,设备没戏了,想着从你们这整点儿工程干干。”

“主任叫什么名字,谁知道你是不是也从网上查的。”

“天地良心,钱主任跟我可是老乡,追到三代前,还有亲戚关系呢!不信你问方工,我们早就交流过了。”

“行了,我信还不成嘛,你吃饭没,我吃饭去了,你看办公室吧。”

“好嘞,吴工您慢走。”

离开工地,吴迪笑了起来,真笨,差点被武警哥哥送到派出所,不知道上网查。现在政务公开,这些高官的信息都在网上挂着,找个职位、生日还不是小菜一碟?

吴迪等不及回公司,找了个网吧,查到了区长和建委主任的信息,那哥们说的没错,建委主任确实姓钱。区长和常务副区长都姓李,没关系,全写上。搞定这一切,合上封皮,就等着收获。

打了十分钟小游戏,吴迪打开无字天书,一扫之下,不禁瞪大了眼睛,留出的地方空空如也,什么字都没显示!怎么回事?没找到关键人?难不成决策人在市里?还是说这些人根本撬不动?吴迪觉得这两天耗费的脑子比上班两年都多,都是这天书惹的祸!看来晚上得吃火锅,吃火锅有猪脑花,点上两份补补再说。

下午马不停蹄的跑了三个自己的项目,六点钟的时候,准时赶回了公司。

写报表,开晚会,对项目,一套程序走下来,整七点。看看李庆龙的位子,这小子好像还没回来,问了王经理一句,说是请假了。吴迪收拾好东西,出门给李庆龙打了个电话,听到电话里刚睡醒的声音,吴迪暗叹口气,嚷嚷道:

“快爬起来,我请你吃火锅!”

李庆龙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不吃火锅,我要喝酒。”

“行,吃火锅也能喝,整白的,越喝越辣,越辣越喝,爽死。快点去占位置,我半个小时后到。”

吴迪赶到的时候,李庆龙一个人已经喝上了,不过没整白的,一瓶啤酒已经见底,菜还没见影。

“菜点了吗,给我加两份猪脑花,这得狠补补。”

“对,我也要补!吴哥,恨当初没听你的劝啊。”

“怎么啦这是,跟跑了媳妇死了孩子似的。”

“我靠,有你这么恶毒的吗?”

李庆龙一下来了精神。

“得了吧,你小子的媳妇儿还不知道出生没出生呢!老袁那儿搞砸了?”

“你怎么知道?”

“看你这德性,猪都知道这事砸了。”

“我真不该听经理的去找老袁的闺女啊,你是没跟着,那老袁头指着王总的鼻子那一通骂呦,口水能喷三丈远,还说我们是特务,是国民党特务。哎,我说,外地分公司也有摸到客户家里去的,没听说这么离谱啊。”

“前几年还行,这几年去家里也惹人厌了,而且地方不一样,BJ人特反感这个,我不是提醒你了吗?”

“唉,我算啥呀,经理让上,能不上吗?不过王总真是个人物,我们经理一个劲的道歉解释,王总愣是一言不发,等老袁头骂痛快了,干净麻利的起身告辞,出门还整一句这事我担了,你们别影响情绪。我们经理就不成了,那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的,看得我直揪心,这一想啊,得,我先开溜吧,就请假了。”

可能是喝了点酒,李庆龙颓势尽去,讲的是眉飞色舞,口水花子直朝火锅里喷,气的吴迪一个劲的朝后推他。

菜终于上来了,李庆龙也讲完了,这家伙伸了个懒腰,嚷嚷道:

“舒服了,吃菜!”

吃了几口菜,吴迪问道:

“你建设部那项目怎么样了?”

“我靠,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净碰到这种项目,又一个四套,可关系还不如这边呢!一个人都没搞定!我准备放弃了。”

“建设部你们找谁了不行?”

“哎我说,幸亏今儿老袁头整这一出子,要不过两天我们还准备找建设部部长呢!手机都弄来了。老王真厉害,连天都敢捅个窟窿,那可是副部级啊!”

“我靠,还真行,真有手机号!”

李庆龙得意的说道:

“那当然,我冒充XJ办事处的诈来的。这欧部长可是个有来头的人,听说老一辈儿是国字头的。不过他也是个倒霉蛋,官是不小,家里就不行了。”

“怎么不行了?”

“五年前小孩丢了,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出了点意外,不能再生,现在绝后了,倒霉吧?”

吴迪目瞪口呆,这李庆龙到底是什么人啊,连这都知道?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