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长者赐

最后一期节目散场之后,叶落跟三个评委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

这顿饭没有去饭店,叶落自己亲自做,食材早就准备好了,叶落一到家就开始动手。

客厅里,楚沫儿帮着叶落招待着客人,今天人其实不少,主要是劳伦斯来了一家子,他夫人,还有他那位十二岁的小公主。

楚沫儿作为女主人,在客厅里陪着理查德、劳伦斯夫妇说着话,秦时月则牵着劳伦斯女儿的小手,两人走进了厨房。

叶落正在打奶油,要做一个烤箱烘焙的巧克力水果蛋糕出来,作为甜品。

这种脂肪含量百分之四十二以上的双重奶油,打发起来需要花一点时间和力气,不过叶落乐在其中,因为这是很好的健身运动。

看到小家伙进来,叶落稍稍一打量,立刻被萌翻了。

小姑娘名字叫安娜,长得跟瓷娃娃一样,漂亮极了。叶落马上放下碗,切了半个苹果递给她,这原本是蛋糕的馅料。

小女孩接过苹果,就这么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着叶落做菜。

秦时月则用盥洗台上的洗手液净了净手,笑道:“大厨,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秤一百七十五克的黄油给我。”叶落也不客气,指了指厨房边上的电子秤,反正秦时月上家来吃饭,肯定会进来帮厨,叶落早就习惯了。

“好的。”秦时月马上照办,这女子看着电子秤上的读数,往秤盘里加着面粉,一边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国?”

“下周就回去了。”叶落挥着胳膊打奶油,“音乐拯救录完,我今年的工作就算全部结束了,需要一段休假时间,处理一下私事。”

“你跟沫儿的蜜月,打算去哪里过呢?”秦时月把装着面粉的盘子推给叶落,“还要什么?”

“一百七十五克白糖。”叶落说道,“蜜月的地点我还没决定下来,怎么?秦姐有好的推荐?”

秦时月摇了摇头:“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去考虑蜜月的事情。”

正说着,一旁在啃苹果的小姑娘,却忽然放声大哭起来,把两人吓了一跳。

“安娜,怎么了?”秦时月转身面对女孩蹲了下来,关切地问道。

“叶先生要度蜜月,他是要快结婚了对吗?”小安娜抽抽搭搭地问道。

“嗯。”秦时月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嫁给谁去啊?”安娜放声大哭,看上去伤心极了。

叶落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哭笑不得,幸好劳伦斯夫人听见哭声赶来,一边对叶落致歉,一边把安娜抱了出去。

秦时月背对着叶落站起身来,扭头问道:“需要我切洋葱吗?”

“呃……也行。”叶落点了点头,随后似是想起什么来,提醒道,“洋葱的根部别去切,否则蒜胺酸酶会挥发,让人流眼泪的,你只要顺着……”

话还没说完,秦时月已经干脆利落地一刀,把洋葱根部给切开了,叶落一看为时已晚,只好悻悻住嘴。

“哎呀,你早说嘛。”秦时月一边笑着,一边抹着眼泪,“你看,来不及了。”

“这颗洋葱劲儿倒是挺大。”叶落说道。

“嗯。”秦时月抽了抽鼻子,泪流满面,看上去有些狼狈,随后她看了看叶落,“都怪你。”

叶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

这顿晚宴,虽然叶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做了一段丰盛的西餐,但是效果却很一般。

不是叶落做得不好吃,而是楚沫儿和秦时月因为注意身材,不敢多吃,劳伦斯一家,则受困于小女儿的情绪。

安娜在知道了楚沫儿将会是叶落的妻子时候,整个人情绪都不对了,看着楚沫儿的眼神满是敌意,也不肯吃饭。

这让劳伦斯夫妇非常尴尬,只好不断地对叶落和楚沫儿致歉,他们自己自然也没什么心思吃饭。

反倒是这群人中最不应该放开吃的理查德,吃得非常开心,甚至还开口问叶落要酒喝。

“理查德先生,您的身体……”叶落当然不敢应允他,以他的健康状况,这么个胡吃海喝法,那基本等于找死。

“无妨,无妨。”理查德摆了摆手,“今天我非常高兴,要尽兴。”

看老爷子兴致这么高,叶落心肠也就硬不起来了。

老人家时间不多了,能高兴一晚上是一晚上吧,既然佐餐的香槟还没让老爷子过瘾,叶落干脆亲自去酒窖,又拿了一瓶红酒出来。

叶落对葡萄酒没有过于细致的研究,不过这不要紧,反正他酒窖里的酒都是宋嫣送的,宋二小姐拿出手的酒,差不了。

红酒倒出来,在酒杯里醒着,劳伦斯一家却起身告辞了。

没办法,小孩儿不高兴,待在这里讨人嫌,劳伦斯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小女孩不懂事,叶落和楚沫儿自然不会往心里去,两人亲自把劳伦斯一家送出门外,叶落握着劳伦斯的手:“下一季,琼斯你可要续约哦。”

“好的,好的。”劳伦斯连连点头。

“我长大了一定会比你更漂亮。”旁边安娜对楚沫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楚沫儿忍住笑,“我相信这一点。”

送走了劳伦斯一家,叶落和楚沫儿返回屋内,屋里一下子清静了不少,理查德冲叶落举了举酒杯:“陪我喝一会儿?”

“好。”叶落坐下身来。

楚沫儿和秦时月则站起身来,留了几份下酒的菜肴,其他的全部收拾干净,端进了厨房。

这两个女子冰雪聪明,自然是知道理查德有话跟叶落说。

叶落也明白,他表面上不动神色,心里可一直在打鼓,不知道理查德会说什么。

结果理查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开心地喝着酒,跟叶落聊着自己音乐上的趣事。

比如他小时候很淘气,上自家庄园的大树掏鸟蛋,结果摔下来,左手摔断了,落下病根,左手从此以后不能伸直。

左手不能伸直怎么办呢?理查德看到别人拉小提琴,左手就是弯的,他于是也去尝试着拉小提琴,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再比如他上大学的时候,看中了一个姑娘……

总之就是纯粹的闲聊,正事儿一件没有,听着听着,叶落也放松下来。

只是今晚,理查德说话的风格跟以往不太一样,以往这个老人在闲聊的时候会旁征博引,广阔的知识面,会让他显得极有魅力。

今天晚上,理查德说话却没那股子味道了,反而像个英国乡下老头儿,说着不着边的话,逻辑有时候会混乱,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两句脏话来,也不知道这是他真正的说话风格,还是喝醉了。

不过叶落却感到这很有趣,老头儿这样更可爱。

两人就这么聊着,几乎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深夜了。

理查德不经意间看到了客厅里的时钟,这才觉醒过来:“哈哈,我不能再说下去了,不然楚小姐要恨我了。”

“哪里,哪里。”叶落笑了笑,“要不是顾及到您的身体,聊到天亮也无妨。”

“呵呵,你别嘴硬了,说不定不仅楚小姐会恨我,秦小姐也会哦。”理查德冲叶落眨了眨眼,“我可注意到了,秦小姐可没跟我们辞行,她今晚住在这里吧?”

“住是住在这里,但是您说得,完全不搭边。”叶落赶紧摆手。

“我虽然老了,但是有些事情,瞒不过我的眼睛。”理查德笑道,“不过你们东方人含蓄,有些事情不愿意摆在明面上说,那就算了。

对了,叶落,有纸笔吗?”

“当然。”叶落点点头,“怎么,理查德先生灵感迸发,要现场谱曲?”

理查德笑了笑,没说什么。

叶落去了趟书房,拿过来一支钢笔、一张白纸,推到理查德面前。

理查德取过笔,脸上出现了凝重的神色,开始在白纸上写字。

他的字迹非常端正,一笔一划,似是怕自己会写错。

叶落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不是什么曲谱,也不是什么诗句,而是一个接一个的人名。

叶落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正事儿终于来了。

理查德写了足有二十三个名字,又停笔思考了一会,再加了两个名字,总共二十五个,然后把白纸推给叶落。

“叶落。这二十五个人,我给他们都买了基金,他们后半生在经济上应该是无忧的。”理查德郑重其事地说道,“但是以后基金执行起来可能会出意外,你帮我盯着一点,确保他们可以拿到那笔钱。”

“好。”叶落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我的女儿卡米拉,出嫁已经十年了,目前她的生活还算幸福,如果以后万一有什么不幸,你替我关照一下她,别让她受苦。”理查德又说道。

“嗯。”叶落说道。

“谢谢。”理查德舒出一口气,随后笑道,“我原本想在第二季的音乐拯救,做出我这一生最美妙的音乐。

可是听过你今天的这六首歌曲,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必要再殊死一搏了。

最美妙的音乐,我已经听到了,无论出自你的手,还是我的手,其实都一样。

因为音乐,是全人类的珍宝,谁创作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让大家都听到。”

说完这番话,理查德站起来,向叶落告辞。

叶落把老人送到门外,亲自搀扶他上车。

临别之际,理查德握着叶落的手,笑道:“我知道以你的才学,华纳交给你,你其实是看不上眼的,因为你完全有能力创造一个更为庞大的音乐帝国。

不过华纳是我一生的心血,我不想让庸才玷污了它。

叶落,一切拜托你了。”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长者赐,不敢辞。”叶落说道,“理查德先生,您放心吧,我会竭尽所能。”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