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自豪

怎么教巴里.摩根做人,宋嫣会去处理,不过叶落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宋嫣虽然霸气,但性子太直了,阴人这种事情,她不一定擅长。

所以叶落打了个电话给丁少阳,让老丁给宋嫣出出主意。

这种事情,找老丁准没错。

“嚯,瞧摩根唱片这副作死的样子呦。”丁少阳一听乐了,“那行,我问问你啊,你是想巴里.摩根直接死呢,还是生不如死?”

叶落眉头一皱,语重心长地劝道:“咱是音乐人,又不是杀手,不至于要见生死嘛。

生不如死就可以了。”

“了解。”丁少阳说道,“那这事儿你别管了,让宋总跟我联系就好。”

结束跟老丁的通话,叶落发现宋嫣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很和善。

“这个……”叶落斟酌着用词,缓缓说道,“你宋总,是正义和智慧的化身,对吧,这种歪门邪道,你不要去多沾。老丁那是泥浆里打过滚的人物,一肚子坏水,有他给你出主意,你省心,我也放心。”

“嗯,这个解释还不错。”宋嫣点点头,心满意足地收回了目光,“对了,你已经十多天没去看沫儿了,这周末你要是再不去,我就要把你赶下船了。”

叶落一听乐了:“这是什么情况?”

宋嫣淡淡说道:“这两天她跟我聊电话的时候,提起过这个事情。她说你越是派更多的人,她反而越没安全感。人再多,都不如你亲自去一趟。

正宫娘娘都对我这个女宰相说这种话了,我要是再不让你去,我离革职流放就不远咯。”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正宫娘娘,难道还有西宫娘娘?”叶落白了宋嫣一眼,“行了,这礼拜我本来就是要过去的。被你这一说,反而走味了。”

宋嫣笑了笑:“去吧去吧,顺便看看我给你们挑的新房子,精装拎包入住的房子,你们要是还满意的话,就直接住进去好了。”

“嗯。”

……

之后的两天工作日,叶落手上没什么活儿,他就泡在录音棚里,听达蒙.斯帕克的新作品。

达蒙.斯帕克加入灯塔之后,倒是挺努力的,手脚也快,现在已经在录制第二张唱片了,这张唱片,是他写给一个新歌手的,曲风是乡村音乐。

两天听下来,叶落对达蒙.斯帕克的专业技术很满意。这小子没说谎,摇滚确实是他不擅长的音乐类型,做乡村音乐,显然更好。

只是跟达蒙.斯帕克相处,确实不太容易,这小子对身边的一切事物都万般挑剔,对生活品味的追求近乎病态。

比如午饭,其他人,包括老板叶落,一份盒饭就能对付过去了,斯帕克不行,他必须驱车去蒙托克湖边餐厅吃,因为那是这儿附近唯一一家米其林星级餐厅。

业余活动,叶落和查维斯喜欢钓鱼,偶尔健身,达蒙.斯帕克则喜欢高尔夫,或者把玩自己收藏的欧洲古董,这小子有收藏的癖好。

比如现在,在录音棚里,一边录制唱片,作为制作人,达蒙.斯帕克却在把玩一枚单簧管的簧片。

“老板,猜猜看,谁曾经含过这枚簧片。”斯帕克笑着问道。

单簧管是木管乐器的一种。通常用非洲黑木制造,也叫竖笛。

吹奏这种乐器的时候,会在吹口处固定一枚簧片。吹奏者通过簧片和吹口的空间吹气时,配合下唇适当的压力,薄薄的簧片尖产生振动,使乐器管内的空气柱开始振动,因而发出柔美的音色。

练习单簧管吹奏,其中一项重要的技术,就是口型对簧片的把控。

叶落看着达蒙.斯帕克手里的这枚含片,见他时不时地用鼻子闻一闻,觉得怪恶心的,摇了摇头:“猜不到。”

“法国单簧管女王雅克琳。”达蒙.斯帕克冲叶落挑了挑眉毛,“这个女人的口活儿,非常好。”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雅克琳现在应该已经五十多了。”叶落翻了翻白眼,“达蒙,你小子口味挺重啊。”

“十年前她四十岁左右的时候,还是风韵犹存的。”达蒙.斯帕克笑道,“老板,你要相信我,无论对古董,还是女人、美食,我都是鉴赏家。”

叶落摸了摸额头,觉得这儿他待不下去了,还是去宋嫣身边比较适应。

“嘿,达蒙。”录音师查理笑道,“那你觉得,我们老板身边的那几个女人,什么水准?”

“哇哦,老板的艳福,是个男人都会眼红。”达蒙.斯帕克笑道,“不过在这儿,我可不敢妄加评论,不然宋总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算你小子识相。”叶落白了他一眼,随后起身离开了录音棚。

今天是周五,叶落手里没什么事儿,索性就早点去茱莉亚学院。

跟楚沫儿近两周没见面,怪想她的。

好在茱莉亚学院快放暑假了,那时候楚沫儿就能来蒙托克住两周。

美国这边大学的暑假,并不统一,持续的时间也比国内的学校要短很多,一般是一到两周。

比如茱莉亚学院,暑假时间是八月中旬到八月末。

下午两点不到出发,叶落的车子在茱莉亚学院门口停下来时,已经四点半了。

之前叶落还想稍微低调一点儿,不过眼下是没必要了,随着那个视频在网上一流传,自己是楚沫儿男友这个事实,已经无可辩驳,而且路人皆知。

既然这样,就别藏着掖着了,自己偶尔去学校刷刷存在感,挺有必要的,这个其实比宋嫣花几十万美金一天雇保镖强。

这天下午,楚沫儿还是有课。

叶落没有打电话打扰她,想直接进去往课堂上一坐,给她一个惊喜。

走到阶梯教室门前,叶落愣了一下。

人也太多了,里面什么情况叶落暂时看不到,但是教室后门附近,居然也站了不少学生,可想而知里面挤成什么样。

玛丽教授的学术地位,在美国的音乐教育界屈指可数,但是她讲课略显枯燥,报名听她课的学生原先一直不太多。

如今在职业生涯晚年,公开课能有这种上座率,叶落倒也为她感到高兴。毕竟两人之前通过电话,也算结下了友谊。

走进几步,听到里面的动静,叶落又觉得不对。

讲课的不是玛丽教授,这声线叶落太熟悉了,是楚沫儿。

楚沫儿正在用英语,给茱莉亚学院的声乐系学生讲课。

“这是什么情况?”叶落轻声问站在阶梯教室后门的一个学生,“玛丽教授呢?”

“咦?你是……”这个男学生看了看叶落,好像认了出来。

叶落只能点点头:“是我。”

“哦。”那学生说道,“玛丽教授今天上课上了几分钟,身体忽然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接下来的课,让楚小姐代替上完。”

叶落微微颔首,明白了。

美国的大学,一些年纪比较大,或者身体状况不太好的教授,学校会配给他们教学助手。这些助手,平时教授讲课,他们作一些辅助工作。一旦教授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助手就会接手,把剩下的课讲完。

而美国教育体系中的大学教师,很多都是从教学助手开始做起。

一般来说,这种教学助手,都是研究生以上的学历,并且是毕业生。

楚沫儿以一个在校留学生的身份,成为教学助手,并且代替玛丽教授接管课堂,这至少在茱莉亚学院上百年的历史中,是绝无仅有的。

叶落在门口学生们的夹缝中,看到了阶梯教室尽头,神情温婉、但是充满自信,正在娓娓道来为学生们上课的楚沫儿。

她才二十岁不到,这里在座的学生,年纪都比她大。

整个课堂非常安静,秩序井然,学生们一边听,一边刷刷地记着笔记。

叶落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

自己这个未来的妻子,无论在哪里,都能够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