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主打歌组合

作为玫瑰乐队的首张专辑的第二主打歌,这首歌叶落花的心力,其实是这张专辑里最小的。

因为这首歌的原曲,在另一个世界也挺新的,距今不过七八年时间,基本不用太大的改动。

这首歌不算老,但是讲述的却是十八世纪末,法国大革命的事情,并且是以法国末代皇帝,路易十六的口吻去演唱的。

因为两个世界的历史基本一致,所以叶落拿这首歌出来,比较省心省力。

这首歌的最大亮点,是前奏。

大提琴的简短急促的拉奏,点缀着完全同步的钢琴敲击,演化出进行感无比强烈而又气势磅礴的四个和弦,仿佛是革命的浪潮汹涌而来,令人无法阻挡。

当然,作为一个摇滚乐队,大提琴钢琴之类乐器,那是不可能摆上舞台的,一个键盘就搞定了。

叶落对这首歌非常钟爱,因为这个前奏,似乎正预示着华人音乐,在世界乐坛的崛起。

这同样是不可阻挡的。

叶落的编曲小样做得非常精细。玫瑰乐队的主唱,兰博.休斯顿一听这个前奏,马上就进入了状态。

“Good!”兰博.休斯顿听完了编曲小样,迫不及待地说道,“老板,我们这就开始吧。”

玫瑰乐队确实是一支出色的乐队,这首编曲小样他们拿到不过半个小时,就能开始尝试录制。

叶落戴上了监听耳机,身边坐着的是胡贾宁和查理两个录音师。

现场插电的乐队,那音色一出来,跟电脑的模拟音色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四和弦前奏一起,叶落倒还好,他知道会是什么效果。胡贾宁、查理两个人受不了,一边听着,一边就跟着节奏一起摇,查理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随着鼓点的加入,兰博.休斯顿开始演唱:

“Iusedtoruletheworld,

我曾经主宰世界,

SeaswouldrisewhenIgavetheword。

就连海面也随我的命令而上升。

NowinthemorningIsleepalone,

如今我清晨独眠,

SweepthestreetsIusedtoown。

在我曾拥有的井巷中彷徨。

Iusedtorollthedice,

我曾经孤注一掷,

Feelthefearinmyenemyseyes,

感受过敌人眼底的不可终日,

Listenasthecrowdwouldsing:

听见过人群们高喊口号:

Nowtheoldkingisdead!Longlivetheking!

‘先王亡矣!我王永世!’

OneminuteIheldthekey,

大权刚刚在手,

Nextthewallswereclosedonme。

城墙即将我禁闭。

AndIdiscoveredthatmycastlesstand,

我这才发现我城堡的基石,

Uponpillarsofsaltandpillarsofsand。

竟如散沙盐粒般脆弱无力。

……”

歌名:《Vivalavida》,这是西班牙语,英文意思为《Longlivelife》,中文译作《生命万岁》。

这首歌,玫瑰乐队用了一个小时时间,就排练成功,显示出了极高的专业素养。

对这种进度,叶落感到满意。

“行了。”胡贾宁笑道,“后期再处理一下,这首歌齐活儿了。”

查理是意大利裔,对欧洲的历史有所了解,他微微笑道:“老板,你这首歌心很大啊,你这是要造反啊?”

“哈哈。”叶落笑了笑,“没错,是要造反。流行音乐界,新的秩序即将到来。”

“叶落,你就应该表现出这种豪气。”胡贾宁说道,“你就是世界上最强的音乐人,就应该有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气。”

“得了吧。”叶落摆了摆手,“现在咱起步比较低。造反嘛,广积粮,缓称王,现在啊,还是稍微低调点,以歌咏志就可以了,没必要到处去显摆。”

“那下一首歌录哪首?”胡贾宁看了看表,“时间还早。”

“既然大家兴致那么高,就把主打歌录了吧。”叶落笑道。

“好。”胡贾宁笑道,“这两首歌是一套,搁一起录有感觉,走着。”

听到胡贾宁这么说,叶落心里还是比较欣慰的。

因为这张专辑的主打歌,虽然在意境上,跟《Vivalavida》是对应的,但实际上,这是一首四十年前的摇滚歌曲。

虽然这首歌非常经典,但是其中大多数的乐器呈现和编曲技法,早就落后时代太多太多了。

叶落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在重新修正这首歌曲。

能让胡贾宁这么专业的耳朵,听起来感觉跟《Vivalavida》这首现代摇滚是一套,这就说明叶落这两天时间没白花。

玫瑰乐队又花了半小时准备时间,兰博.休斯顿冲外面的人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录制了。

这首歌原曲的特点,是层次鲜明,步步递进,主歌婉转动人,副歌高亢入云。

这种特点,是叶落欣赏的,同时也是符合乐理的。只是原曲高潮起势的办法,借助了上世纪中期的合声方式,现在听起来有些落后,叶落自然需要重新设计。

不过跟这张专辑里其他的摇滚老歌不同,这首歌的歌词,叶落没动过。

“Ivepaidmydues,Timeaftertime。

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一次又一次。

Ivedonemysentence,Butcommittednocrime。

我服了刑,却没有犯罪。

Andbadmistakesm,Ivemadeafew。

我犯过一些严重的错误。

Ivehadmyshareofsand,kickedinmyface。

我自作自受。

ButIvecomethrough。

但是我熬过来了。

AndIneedtogoonandonandonandon。

我要继续。

Wearethechampionsmyfriends。

我们是冠军,我的朋友。

Andwellkeeponfightingtilltheend。

我们会一直战斗到最后。

Wearethechampions,

我们是冠军,

Wearethechampions!

我们是冠军!

Notimeforlosers,

世界不属于失败者,

Causewearethechampionsoftheworld!

因为我们是世界冠军!

……”

歌名:《WeAreTheChampions》,译作《我们是冠军》。

这首歌在另一个世界,被广泛地运用于体育竞赛中,作为激励士气、享受胜利的圣歌。

但是冠军的涵义,不仅仅只有体育赛事的第一名,“Champions”这个单词,广义地讲,是胜利者的意思。

把这首歌跟《Vivalavida》放在一起,歌曲的意义就得到了升华。

如果说《Vivalavida》是失败者的喟叹,那么《WeAreTheChampions》就是胜利者的呐喊。

巧合的是,《WeAreTheChampions》前面的服刑含义的歌词,能跟法国大革命扯上关系。

因为巴黎人民攻占法国象征专制统治的巴士底狱,是法国大革命爆发的标志性事件。

当然,这种关系是叶落自己在做音乐时的一些个人趣味,乐迷能不能体会到,问题不大。

“行了。”胡贾宁在这首主打歌录制完成之后,笑道,“玫瑰乐队这张摇滚专辑,必然会是传世经典。”

“同意。”查理点点头,“这两首主打歌的组合,实在是太棒了。”

“其他的歌也不错啊。”胡贾宁笑道,“好了,午饭时间到,下午我们继续。”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