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以歌咏志

叶落今天穿着一身银色的修身西装,配着宝石蓝带白细花的胸巾,坐在导师席上玉树临风。

眼下他站了起来,把这件西装缓缓脱下,披在了导师椅的椅背上。

外套里面的衬衫是白色的,上面有淡淡的金色纹路,叶落解开了胸前的第三颗纽扣,又慢慢松开了袖口,又把袖子往胳膊肘上卷了三卷。

叶落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不急不缓,其他几个导师,都愣愣地看着他。

而他身后,是现场观众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叶落走出导师席,马上有工作人员递给他一把电吉他。

这个场景是如此的熟悉,因为丁少阳之前也玩过这手,不过叶落今天可没丁少阳那么嚣张,丁少阳是举着吉他上舞台的,叶落则是老老实实地挎在了自己肩膀上,然后手臂一夹,稳稳地往舞台上走。

等到了舞台,接电线插口的时候,现场也没有上次那么夸张的音效。

但无论形式动作怎么低调,叶落身后的音噪却是货真价实。

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兴奋之极。

走上舞台,叶落转过身来,一只手摸上了自己的头发,把原先被化妆师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弄得稍微凌乱了一些。

而此时叶落身后,天穹乐队已经就位。

叶落弄乱了头发,然后两手往身边一摊,罗布从身后,为他披上了一件金色的皮马甲。

叶落微笑地面对全场的观众,缓缓地扣上马甲前胸上的几颗金属钮扣。

所有的一切动作,叶落都放得很慢。

现场的观众就跟疯了一样。

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叶落如今已经站在了华语乐坛的巅峰,而作为一名歌手,他同样是光芒璀璨。

马上要进行的这场表演,所有人都那么地期待,但对于叶落这种吊胃口的准备工作,却又很容忍。

这就是被观众认可,并且喜欢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美妙,叶落很享受。

所有的准备工作就绪,舞台上的灯光一变,观众又马上安静下来。

电子鼓,人声呼麦,再上电吉他的前奏一出来,丁少阳便是全身一震。

这是金属摇滚,又是叶落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曲风。

他手里到底还有多少法宝?

就在丁少阳愣神的瞬间,叶落的第一局歌词已经唱了出来。

“Thisaintasongforthebroken-hearted。

这不是一首给伤心人的歌。

Nosilentprayerforthefaith-departed。

上帝不会庇护那些没有信仰的祈祷者。

Iaintgonnabejustafaceinthecrowd。

我不希望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之一。

Youregonnahearmyvoice,WhenIshoutitoutloud。

你将会听到我的心声,当我大声喊出来。

……

Itsmylife。

这就是我的人生。

Itsnowornever。

把握现在,一切稍纵即逝。

Iaintgonnaliveforever,

我不祈望能够长生不老,

IjustwanttolivewhileImalive。

我只想每天都能活得精彩。

……”

歌名:《Itsmylife》。

这首歌在演唱的时候,对于叶落来说有两个难点。

一个是手里的电吉他,叶落会吉他,电吉他也会,但是相对于键盘来说,叶落并不擅长这种乐器,更何况今天他是主音吉他手,在所有乐器中比较出挑。

其实本来他想拿一个肩挎式键盘,但是做为一支摇滚乐队的主唱,在舞台拿这种更像一种玩具的肩挎式键盘,叶落觉得不得劲儿,该背吉他就要背吉他。

所幸这是一首旋律金属,吉他没有solo部分,纯伴奏,叶落还能应付,昨天排练几遍练下来,问题不大。

第二个难点,是唱。

叶落天生嗓音清亮,唱这种金属摇滚,格格不入。他必须用技巧来弥补天生的声线问题,全程压着嗓子唱,通过喉部的高度紧张,以及远比平时消耗更大的气息量,来营造火山音效果。

这种演唱方式,其实是不科学的,对声带的损害很大,用行话来说,是野路子。

叶落的作曲是牛学义教的,而他的唱歌技巧,在遇上车祸之前,其实比他作曲还强。叶落有唱歌的天赋,但要达到这种水平,并不是无师自通,而是由师娘齐萱悉心教导的结果。

齐萱是民族歌唱家,长江以南第一金嗓,叶落在她的教导下,功架很正,平时唱歌从来不会这样去发声。

但是既然唱这种金属摇滚,想要现场的气势,必须这么来。

这种唱法,一旦破音,那是神仙难救,现场就不说了,就算节目播出的时候可以修音,哪怕让世界上最好的修音师来,也无可奈何。

对叶落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冒险。

但是这首歌叶落又太喜欢了。正如歌里唱的那样:把握现在,才能无限精彩。

冒险不算什么,有挑战才过瘾。

好在整首歌唱下来,叶落的嗓子还是顶住了,自我感觉还不错。

整首歌唱完,叶落就开始犯愁,因为就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这谢幕又是个老大难问题,得很久。

花了一分多钟谢幕,底下观众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叶落回到了导师席上,也不说话,等着丁少阳起话头。

今天这四位导师,不像之前那样,一旦叶落有好歌出来的时候,他们会起立鼓掌,而是都愣愣地坐着,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自己这群人,这次是只要里子,不要面子,合起伙儿来做今晚的竞演,四人联手,黑眼圈都熬出来了,终于做到了那种效果,大家都很满意。

结果呢,刚才这首歌,是叶落出道以来的第二首英文歌曲,第一首《becauseofyou》水准虽然高,但至少还能让大家看到赶超的希望,而第二首,直接是这个水准。

最近几年欧美的流行乐,最好听的几首歌,最多也就这样了吧?

怎么办,还活不活?

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

丁少阳双手捂脸,用手在脸上搓了搓,终于从打击中苏醒了过来,看着叶落,说道:“我了个去,你小子做英文歌,怎么比做中文歌还强?”

陈天华也幽幽吐出一句:“这还有天理吗?”

听到这句话,叶落也颇有些自责,下手太重了,把老丁他们刺激到了。

叶落只得摸了摸鼻子,说道:“凑巧,凑巧,真不是有意的。”

俞佐叹息道:“哎,这真是机关算尽,还是功亏一篑啊。叶总监,只凭这一首歌,无论是摇滚,还是英文歌曲,我们兄弟俩自叹不如。”

相比于陈天华和双鬼,丁少阳的性子到底洒脱一些,几句话的工夫,他已经慢慢调整过来了,说道:“好了,我们还是说说这首歌吧,到底好在哪儿?陈总监,你先来。”

陈天华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胸膛,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沮丧情绪,随后说道:“这首歌,在音乐分类上,是金属摇滚。从一开始的呼麦,以及叶总监的唱法来看,甚至还有一些死亡金属的味道。

非常硬,非常粗犷的一首摇滚歌曲,但是又演绎得非常精妙。

我们知道,摇滚没有确切的定义,只有一种态度。叶总监这首歌曲,唱得就是一种态度,很坚决,很狂放,而在音乐语言的应用上,又丝丝入扣,跟这种态度非常呼应,所以又显得很妙。

这首歌的水准,毫无疑问,是国际级的。”

俞佐这时候接道:“Itsmylife,这是我的人生,这首歌唱得就是叶总监的人生态度。

歌如心声,从这首歌中,我听得出来,叶总监渴望挑战。

而现在,我们几个,作为目前中国除了叶总监之外,最拔尖的那拨音乐人的代表,已经无法让他继续挑战下去。

因为他已经超过了我们。我们这几座山,他已经跨过去了。

可是山外有山,在我们之外,还有更多、更高的山,等待着他去攀登。

我听说,叶总监今年会出国,叶总监,是真的吗?”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等待着叶落的答案。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