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跪主板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梦想总部大厅里的四个楼层,所有学员们都感受到了一种空前的压力。

仅仅有争分夺秒的态度,是不够的。

八个小时,两首歌曲,换作平时,如果状态好,确实能够做出来。但是眼下是全国直播,他们手上的每一个操作,每一个音符的选择,都会被摄像机摄录,并且被无数的业内外人士解读。

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没法不紧张。

与学员们相反的是,导师们眼下却很轻松,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中午十一点不到,导师们在十五楼的会议室集合,开始喝咖啡聊天。

聚在一起喝咖啡,这事儿是丁少阳提议的。

“昨天不是约好了嘛,编曲学员们来。反正我们暂时没事情做,不如大家去叶落那聊会儿天吧。”

对于丁少阳的用意,所有人都很清楚。无非是仗着自己手里有李逸鸣,生怕其他导师对学员指点过多。

“根据时间安排,下午五点,是制作的截止时间,五点半彩排,八点正式竞演。”丁少阳看着表说道,“我们在这儿待到下午一点,留四个小时去修改排练,可以吧?”

“可以。”叶落点点头。

陈天华和双鬼也答应了。

五个导师坐下没多久,盒饭就来了。

主持人也跟着进来,作为现场直播的一种过渡,这段导师们在一起闲聊的时间,上都电视台自然不会放过。毕竟今天这十二小时的直播,他们才是主角。

花了很短的时间吃完午饭,五个导师坐在一块儿,喝着茶聊着天。

而会议室的电视屏幕上,画面给的是学员们的做歌过程,导师们会做一些解析。

“你们看这祖兰,技术可以啊。”丁少阳对着屏幕说道,“在软件上码音符,动作很快嘛。”

“这应该是一组弦乐。”俞佐看着音符哼了几句,“好听。陈总监,这段放在哪里?前奏?”

“嗯。”陈天华点点头,“祖兰的基本功很好,平时储备也足。所以她编曲,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不仅仅是技术好,嘿,你们看这姿势,一只手拿鼠标划拉着,另一只手呢,这叫玉手托香腮。”丁少阳笑道,“女人什么时候最美,思考的时候最美。”

“这明显是思路卡壳了。”陈天华摇头笑道。

正说着,画面镜头一切,切到了丁少阳那一组,李逸鸣正在摆弄一架midi键盘。

李逸鸣面前,其他三个学员放下了手里的活儿,正在听他弹。

“前奏用这段,钢琴,你们听。”李逸鸣一边弹奏,一边说道。

弹完一段优美的旋律之后,李逸鸣换了一下键盘的模式,又说道:“这个是萨克斯间奏,用高音萨克斯。”

“弦乐用这组。”

……

连续四大段的旋律,李逸鸣毫无停顿,一气儿弹了下来。其他个学员只有听的份儿,一边听一边记谱。

“老丁你耍赖就耍赖在这儿了。”叶落说道,“别的组,导师是导师,学员是学员。你们组呢,李逸鸣就是打入学员内部的导师。”

“这话我同意。”俞佐点头道,“老丁的这个得意门生,水准跟我们几个导师差不多。”

“这也是少年俊才啊。”陈天华说道,“如果这世上,没有咱们身边这位存在的话,国内第三代音乐人,他将是领军人物。”

“您这话不对。”叶落微微笑道,“无论有我没我,逸鸣都是第三代头号人物。”

“没错。”丁少阳笑道,“叶落虽然年纪小,但是师承牛学义,牛学义跟我们差不多大,不过他和沙赴海是师兄弟。所以严格论起来的话,牛学义也是第一代,跟阎老、老沙是并列的。

这样说起来的话,叶落就算是第二代,跟我们同辈。”

“哎呀,老丁,听到你这番解释,我心里舒服多了。”俞佑笑道,“原来我们一直在输给同辈人,脸就不算丢得太大。”

“可不是。”丁少阳说道,“他师父还被你们哥俩吊打过呢。”

听着丁少阳和双鬼这种强行要脸面的对话,让叶落只能摇头。

时间过得很快,聊着聊着就一点了,丁少阳拍拍屁股起身就走,其他三个导师也赶紧离开。

别看他们刚才谈笑风生,其实心里面都有事儿,刚才学员们制作歌曲的情况一直看在眼里,怎么改,他们心里估计也有数了。

等导师们离去,叶落也晃晃悠悠地走到虞依依他们的工作间,看看进度如何。

几个学员之间如今工作起来,已经开始有默契了,九点多到下午一点,四个小时左右,两首歌已经初具规模。

要说现在定稿,其实问题也不大。

一首歌曲的伴奏,简单有简单的办法,哪怕一把吉他或者一架钢琴伴奏都可以。毕竟歌曲意境的表达,不在于乐器的多寡,而是要一种情绪上的协调感。

不过既然是八个小时的制作时间,不是即兴伴奏,那么对于编曲,叶落还是要精益求精的,时间花下去不怕,还有四个小时,对他来说绰绰有余。

把郭振和虞依依分别主导的两首编曲都听了一遍,叶落开始着手修改。

这种修改不是大改,而是修饰。

实际上当郭振和虞依依把这两首歌编出来之后,已经跟另一个世界的原曲,完全是两个样子,伴奏旋律是不一样的。

不过同样的一首歌,编曲的方式有无数种,这之间并没有对和错的说法,只有合不合适,或者是更倾向于哪种意境的表达,甚至是配合哪种表演环境。

四个学员编出来的歌曲,整体是可以的。叶落只是在前奏,中段的间奏,以及结尾上面,又做了一些改动,优化了一部分旋律,让歌曲听起来更动听一些。

这些工作对于叶落来说很快,压着速度慢慢走,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两首歌的编曲就出来了。

“老胡,叫乐手,开始排练。”叶落对胡贾宁说道。

梦想唱片十五层有录音棚,叶落曾经在自己的录音棚没有落成的时候借用过,设备、环境都很熟悉。

人也很熟悉,秦时月。

“哎,你总算想起我了?”秦时月一到录音棚,就对叶落笑道,“原创好歌曲这都最后一期了,我都坐了十多期冷板凳了。”

“这叫最后的底牌,不到决战,怎么能轻易丢出来呢?”叶落淡淡笑道。

“算你会说话。”秦时月笑着摇了摇头,取过了叶落给她的人声曲谱,开始准备起来。

眼下两人说话有摄像机盯着,在镜头前,秦时月看起来非常放松,言行举止很从容,影后的气场悠悠地散发出去,到哪儿都是女主角。

不一会儿,罗布也来了,叶落也给了他人声曲谱,这小子往叶落身边一坐,金刀跨马,一脸横相,到哪儿都是一股土匪的模样。

不过罗布虽然看起来不怎么聪明,音乐素养还是很不错的,五分钟看下来,这首歌他心里有数了,抬头道:“我在家看了一上午电视。你上午直接用钢笔写词曲,这逼装得可以。”

叶落翻了翻白眼:“抓紧时间练你的歌,晚上你要是在台上演砸了,我就把家里的电脑拆了。”

“拆电脑干嘛?”罗布不解道。

“要主板啊,把主板拆下来给佳琪,半夜就让你跪那儿。”叶落淡淡地补充道。

“主板算啥啊。”罗布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有时候一时兴起,摔俩啤酒瓶,一地的玻璃渣子归置归置,跪着玩儿。”

“嗯,这逼装得可以。”叶落点头笑道,然后他看了看秦时月和罗布,“那你们谁先来开始试唱啊?”

喜欢重生之歌坛传奇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歌坛传奇新更新速度最快。